3.5万宠物狗搭乘顺风车后疑被闷死,谁该为逝去的生命担责?

500

6月14日晚上,超级月亮的盛景再度光临地球,就在所有人都在为自己许下一个美好心愿的时候,南京的丁女士却经历了一次突如其来的离别。

这天,她在嘀嗒出行平台上叫了一辆顺风车,想要将自己养了两年多的宠物狗“蜗蜗”送到杭州去做配种,但经过约12小时后,负责接收蜗蜗的宠物医院却告知丁女士:狗狗抱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去世,身体呈僵硬状态,同时嘴里死死咬着尿垫,看上去去世前十分难受。

500

宠物狗搭上顺风车前(丁女士提供)

丁女士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只两年来陪着她四处搬家,挨过了漫长时光的宠物,上午出发前还活蹦乱跳,怎么晚上就再也见不到了。

她先是找到司机理论,司机承认了自己在被丁女士告知狗狗放在后备箱可能会导致窒息后仍然将其置于后备箱内,表示愿意赔偿。但就在她将此事反馈给嘀嗒出行客服时,客服则表示平台宠物属于“物品”,由于丁女士并没有跟着上车,出事与平台并无责任。

对此,丁女士无法接受,“不仅仅是追究损失的问题,更主要是需要各个责任方有一定的态度,现在司机愿意认错赔偿了,平台却坚持不认错,正是因为平台对接到了不靠谱的司机,才让狗狗出事,平台怎能一句没责任就推脱了呢。”

500

丁女士提供的行程截图

同时,在15日下午嘀嗒出行客服给丁女士最后一次致电时再次强调,平台规则中提到了不能拖运宠物,而对于赔偿和道歉则未提及。

丁女士表示,自己并非第一次通过网络租车平台拖运狗狗,之前也听过周围其他宠友通过嘀嗒出行平台运送宠物到其他城市,并没有被告知“禁止拖运宠物”。

作为一家网络顺风车平台,嘀嗒出行自2014年推出以来,先后接受了4轮资本融资,包括蔚来、易车网等都是嘀嗒出行的投资方。

天眼查显示,其上一次受到资本青睐是2017年,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年,这期间嘀嗒两次冲击IPO,均以失败告终。

致命12小时,宠物是“货物”?

6月15日晚,尽管十分舍不得,事件也还未得到圆满的解决,丁女士还是将蜗蜗埋在了树下。

“两年前在宠物店一眼看到就觉得有眼缘,当时花了3.5万元就买下了。”她向AI蓝媒汇讲述了与宠物的缘分与感情,“这两年蜗蜗已经成了我的精神支柱,陪着我搬家、装修,而我也是从小照顾它,看病、打针,费尽了精力和金钱。”

她向AI蓝媒汇展示了手机里很多她与蜗蜗的照片和视频,从蜗蜗出生三个月到现今的两岁。丁女士说,每天下班之后最期待的事就是,回到家看到蜗蜗冲自己摇尾巴的兴奋样子。

“就是因为想让蜗蜗尝尝做妈妈的滋味,才想着给她送到杭州去配个种。”她说道。

没成想,却是一场告别。

6月14日,为了给蜗蜗配种,丁女士从嘀嗒出行平台叫了一辆顺风车,并跟司机沟通要求早点到。

据她口述,在早上9点左右,她与司机见面。出发前她多次要求司机将狗狗放在后座上,隔段时间喂水,并且还额外支付了水费。“当时司机也都答应了。”

同时,丁女士本人也拍了蜗蜗在安置在后座上的视频,当时蜗蜗状态很好。

在当天中午12点多,丁女士出于不放心,再次给司机打了电话,对方没有接听。于是她反复联系嘀嗒平台,最终被告知,狗狗出现了身体不适。

当晚9点前后,蜗蜗被送到了原定的杭州某宠物店后,宠物店工作人员发现宠物狗已经去世。

“司机起先认为是狗狗身体有问题,我故意害他,后来承认了是中途将狗狗放到了后备箱里,表示愿意赔偿1.2万元,”丁女士告诉AI蓝媒汇,“蜗蜗就是送过去配种的,怎么可能身体有问题。”

相比司机,更让丁女士寒心的是,“嘀嗒平台方则称,宠物属于货物,自己既然没上车,那出事了就与平台无关。”同时还称,规则中提到“不允许运送宠物”,在丁女士总共与平台的7次致电中,平台均维持了这样的说法。

对此,AI蓝媒汇翻看了嘀嗒平台的规则,其中有提到:“平台禁止乘客在不乘坐车辆的情况下,委托车主单独运送物品,对于违反平台规则要求运送物品的订单,车主应当拒绝运送并取消行程。”

500

但显然,此单的司机并未拒绝丁女士的订单,也未告知丁女士不能单独拖运宠物。

同时,据丁女士和一些养宠人士表示,通过各种顺风车平台运送宠物的事很常见,司机将宠物放到后备箱里造成宠物窒息去世的事也有所耳闻,也正因如此,丁女士才特地多次嘱咐司机。

针对此事,AI蓝媒汇致电嘀嗒出行公关部,对方表示会尽快回复,但截止到发稿前,AI蓝媒汇暂未收到回复。

AI蓝媒汇也就这件事咨询了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维维,他表示,“目前平台以宠物是‘物品’为由、以乘客本人未随车合乘为由拒绝承担责任,我认为是不成立的。嘀嗒平台上目前提到宠物的条款是作为‘特殊需求’进行声明的,但该条款主要约束的是司机——也即是说,如果有宠物运输作为‘特殊需求’应该提前告知,否则司机有权拒绝。而在本事件中,司机对此是认可、接受的,也并未拒绝。因此,平台对此订单的安全监管责任也是无法推卸的。”

“曾经发生的顺风车杀人案件为舆论广泛关注,但宠物的生命也同样值得每个人关心。”王维维介绍说,“目前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宠物经济的发展,众多爱宠人士有越来越多的宠物托运需求,对于嘀嗒顺风车等运营商来说,其必须认识到平台上已频繁出现类似宠物托运等的特殊订单,不能蒙着眼睛提成,却不承担责任,应该致力于从完善平台监管规则的角度对此进行处理,从而在行业内部建立起良性的运行规则,而非一味地推脱平台责任。”

加价托运宠物,顺风车业的“潜规则”

顺风车是否能托运宠物?在这次事件中,即便各方说法不一,但事实上在民间已经形成一定的生态。

家中养了两只猫的杨莉先后四五次使用嘀嗒顺风车专门拖运宠物。她告诉AI蓝媒汇,在几次搭乘嘀嗒顺风车的经历中,如果自己带着猫一起坐车的话只需要提前跟同行人及司机沟通好即可,但如果专门托运猫的话,往往需要多交50元。

她将这50块钱称为拖运宠物的“行规”,是每一个宠物主人与司机的“默契”。

“宠物既不能算人,也不能算是物品,没法完全按照平台规则去定性,”杨莉说,“托运宠物难免会有一些卫生困扰,以及需要司机费心看管,所以多交点钱也就认了,但是既然协商好了,司机就不应该再反悔。”

“况且,平台也不应该完全置身事外。”这是杨莉和丁女士传达出来的共识。

去年10月,港交所披露,于2021年4月13日二次申请港交所上市的嘀嗒出行,其招股书文件已经失效,这意味着嘀嗒冲击IPO再次以失败告终。

据悉,自首次递交招股书后,嘀嗒出行便因业务单一、安全合规等问题备受质疑。在顺风车市场监管与安全问题日益受到关注的行业背景下,嘀嗒出行二次IPO的失利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根据嘀嗒出行招股书,其营收主要来自三块业务,即顺风车、网约出租车、平台广告。其中,2018年到2020年的三年中,顺风车业务营收占比为66.3%、91.9%、89.2%,也就是说,顺风车占据了嘀嗒出行营收结构的绝对比重。

500

但在这种情况下,嘀嗒的顺风车业务却屡屡遭受安全、规范等方面的挑战。今年2月,有报道称,嘀嗒司机将女乘客丢在高速应急车道,嘀嗒的安全问题再次引起关注。黑猫投诉平台显示,关于“嘀嗒顺风车”的投诉目前多达2215条。

500

显然,对于目前的嘀嗒出行来说,不光需要解决业务单一的问题,更需要将其安全与监管问题落到实处。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闫烨)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