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讲】日本“赤军”失败史:左翼如何混成恐怖组织?

大家好,我是在观网陪你看日本的谷智轩。上月底,日本新左翼活动家、“日本赤军”前领袖重信房子,在蹲了20年大牢后,刑满出狱。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左翼社会运动陷入低潮后,出现过许多主张“武装斗争”的激进组织,“日本赤军”就曾经是其中一个分支。他们自诩为“新左翼”,曾把日本社会搅得天翻地覆,后来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是如何产生的?后来又为何失败?本期《轩讲》我们继续“左翼系列”,来聊一聊,坚持武装斗争的日本“新左翼”为何失败?

1945年日本战败,美军占领日本,麦克阿瑟成了实际的日本最高统治者。“麦天皇”来到日本后,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造政坛,将大量战犯、法西斯分子和军国主义者关进了监狱,同时解散财阀、在农村进行土地改革,还释放了大批战前被关押的政治犯。这些政治犯中,就有不少像宫本显治、德田球一这样,因反战而被法西斯政权拘禁的日本共产党干部。

战后,日本出现了空前的粮食危机,百姓生活困苦,工人的劳动条件也十分恶劣,社会渴望变革。大量日共党员被释放后,迅速受到了群众的拥护。日本共产党、日本社会党等进步政党,组织工人们进行罢工,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在议会选举中高歌猛进,大有夺取政权、让日本从此姓“社”的趋势。然而1950年,中国军队跨过鸭绿江对美作战,世界逐渐形成“两极格局”,促使美国改变了此前的对日方针。麦克阿瑟发布一系列命令,剥夺政府里共产党员的公职,开除企业中的共产党员,准备将日本建设成反共的“防波堤”。

在美国的高压反共下,日共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面对新形势,日共内部分裂成了“激进派”与“温和派”,爆发了激烈的“路线之争”。激进派认为,应该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而温和派则认为,应该走议会路线选举。激进派与温和派,都各自进行了实践。激进派在城市和农村成立“中核自卫队”和“山村工作队”,袭击派出所、投掷燃烧瓶,试图武装夺权。然而,此时日本已经在麦克阿瑟的指导下,完成了土地改革,每个农户,都分到了至少15亩地,成了自给自足的小农,不愿再跟着“闹革命”。而日共在城市开展的暴力斗争,也遭到了美军与日本政府的强力镇压,不仅无法取得进展,还失去了工会和一些群众的支持。激进派的“武装斗争”碰壁后,1955年,日共召开“六中全会”,宣布放弃暴力革命,转而通过温和的议会路线,争取民众支持,结束了过去半合法、半地下的状态,拥有了合法的正式身份。

日共宣布放弃武装路线后,遭到了一些左翼大学生的不满。这些学生认为,日共背叛了革命,于是在1958年,另外成立了“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继续进行武装斗争,并且宣布与日本共产党、日本社会党这些传统左翼政党“割席”,以“新左翼”自居,这就是极端组织——“日本赤军”的前身。

1960年,日本首相岸信介操纵国会,以非法手段强行修订《日美安保条约》,导致在几乎所有的日本城市,都爆发了规模巨大的抗议。学生罢课、工人罢工,超过2000万人次参与了抗议活动。激进派学生与强力部门进行了多次攻防战,甚至还一度闯进了国会。虽然《日美安保条约》最终还是通过了,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也使得岸信介不得不下台,从此淡出日本政坛。

“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领导了1960年的“安保斗争”,因此名声大噪。岸信介下台后,财政官僚池田勇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日本首相。为了平息社会不满,池田勇人提出“收入倍增计划”,宣布要在十年内,使得国民收入翻倍,借此转移日本人的注意力。池田勇人的计划十分成功,只花了六年,就提前实现了国民收入翻倍的计划,这段期间日本经济飞速发展,左翼社会运动逐渐退潮,工人和企业员工忙着赚钱,不再参加街头抗争。慢慢地,热心于参与社会运动的,只剩下一群少不经事的大学生了。

1969年,京都大学文学部学生盐见孝也,大阪市立大学经济学部学生田宫高麿(mó )、文学部学生森恒夫,明治大学文学部学生重信房子等,共三十名学生,在神奈川县的城之岛,宣布成立“共产主义者同盟赤军派”,简称“赤军派”,盐见孝也担任议长,田宫高麿担任中央军事委员长,森恒夫担任中央委员长,重信房子等二十四人则是中央委员。“赤军派”主张要把日本建设成“世界革命的根据地”,与“美帝国主义”进行环太平洋总决战。

刚成立不久,“赤军派”就宣布要“搞个大的”,策划赤军版“二二六事件”,袭击并占领日本首相官邸。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五十多名学生,在山梨县甲州市的“大菩萨岭”,进行秘密军事训练,并且提前放出消息,要在十一月进行“武装斗争”,还让《读卖新闻》的记者在附近投宿,以便第一时间“跟踪报导”。结果这些学生保密工作没做好,警方一早就知道他们要“搞事”,11月5日,警视厅联合山梨县共250名警察,包围了他们的“秘密基地”,53人被当场抓获,七名“中央委员”中的四名被逮捕。“赤军派”刚成立不久,就遭遇了重大打击。

“大菩萨岭事件”后,剩下的赤军派高层认为,日本国土狭小,警察的情报网遍布全国,斗争形势十分严峻,有必要在海外建立“国际根据地”,于是打算劫持一架客机,跑到一个比较友好的社会主义国家去。1970年3月,赤军派的“灵魂人物”盐见孝也,在东京丰岛区和同学们商量“劫机事宜”。讨论结束后,盐见孝也和其中一个同学搭出租车去地铁站,结果在途中被警察拦下来问话。盐见孝也一见到警察,怕了,推开车门撒腿就往外跑。警察看见他跑,就在后面追,高喊“站住不许动!”当时路边还有六七个中小学生,听见警察大喊,以为是在追什么小偷,于是也跟着警察一起追。就这样,一个警察带着六七个小朋友,把盐见孝也逼入了绝境。盐见孝也走投无路,悲愤地说:“我做这些是为了人民,可如今连小屁孩都要追我!”说完就被警察带走了,后来被判了20年,在监狱里写了不少回忆录。

盐见孝也被捕后,警察在他的身上,搜出了一张写着“H·J”的便条。“H·J”是啥意思呢?其实就是英文的“Hijack”,“劫持”的意思。但起初警察们都以为,这个“H·J”,应该是两个什么词的缩写,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是哪两个。所以盐见孝也虽然被捕了,但警方一开始,并不知道赤军派有劫机的计划。“灵魂人物”被抓后,赤军派的其他成员们商量了一下,认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劫机计划不能中止,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行事。3月31号,赤军派“军事委员长”田宫高麿带领九名同学,带着仿制的日本刀和匕首,劫持了日航351号航班,闯进驾驶室,命令机长调转方向,越过三八线,降落到了平壤,从此再也没有回国。

劫机事件惊动了全日本,警方根据被捕成员供出的情报,开展了“公寓地毯式搜查”,在学生公寓中,逮捕了两百多名赤军派的激进成员。经过一系列事件,赤军派核心成员被捕的被捕,流亡的流亡,规模大不如前。剩下的学生们经过研判,认为城市内的帝国主义势力过于强大,不能继续在城市里潜伏了,有必要转移到山区里打“游击战”,建立根据地。说干就干,1971年11月下旬,赤军派“中央委员长”森恒夫,带领9名成员,联合了被日本共产党开除以及退党的19名激进派“前党员”,外加一名“外部人士”,一共29人,组成了“联合赤军”,打出“反米爱国”的旗号,跑到了群马县的秋名山,在村民用来伐木的临时小屋里,建立了“作战本部”,每天练习格斗和射击,偶尔袭击附近的派出所和枪支商店。

“联合赤军”的想法很好,但学生们平时在城里住惯了,冬季的严寒、秋名山恶劣的环境,以及食物的匮乏,很快就让一些人受不了了。再加上所谓“根据地”,说到底就是个简陋的小木屋,到了晚上,年轻的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睡觉,难免会有些肢体接触,于是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痴汉行为”。领导赤军派的森恒夫,看见有同学信念出现了动摇、纪律涣散,还有人打情骂俏、卿卿我我,感到非常气愤,于是就教训大家说:咱们可是革命战士,是来战斗的,不是来郊游的,你们要有钢铁的意志、“玉碎”的觉悟!这么没有精神,到时候怎么跟“美帝国主义”进行总对决呢?

于是,森恒夫组建了“裁判大会”,开始对同学们的思想进行“提纯”。如果有人看上去意志不够坚定,或是对森恒夫表达出不满,就会被说成是“反革命”,被要求进行“总结反思”,遭到“肃清”而被“裁判大会”判处死刑。在森恒夫的“肃清”下,团队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最终,29名成员中有12名“同志”,因为信念不够坚定,而遭到自己人折磨杀害,被抛尸在山林里,“联合赤军”只剩下了17个人。

由于害怕遭到“肃清”,中途又有4个人,趁着其他人不注意,逃了出来,“联合赤军”只剩下了13个人。警察在进山搜查的过程中,沿途不断发现有死者的遗体和衣物,意识到事情可能比想象的还严重,于是加大了搜山的力度。剩下的13个人,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一路跋涉20多公里,从秋名山转移到了妙义山。在妙义山,森恒夫等4人被警察逮捕。剩下的9个人继续逃跑,从妙义山跑到了轻井泽。

轻井泽是日本著名的旅游胜地,附近有不少商场。9个人到了以后,决定买点衣服和吃的,结果在车站买东西的时候,又有4个人被警察抓了。剩下5人发觉不妙,继续逃跑,逃到了一个叫“浅间山庄”的屋子里,把山庄管理员的妻子扣为人质,用家具构筑栅栏,与前来追捕的警察对峙了九天九夜。

这场对峙,由于被NHK全程直播,在日本全国上下引起了极大的震撼。NHK的电视直播,收视率将近90%,创下的收视纪录,到现在也没被打破。冬季的长野高原十分寒冷,食堂给警察们送来的盒饭,都凉得不能吃了,警局因此给警员们配发了当时极为先进的泡面,拿开水泡一下就能趁热吃。警察吃泡面的画面,经过电视直播,一下让泡面成了火遍全日本的国民方便食品。

1972年,在国际上闹得最大的事情是越南战争,日本由于一味追随美国,在国内引发了巨大的反战热潮,有很多人同情这5名“联合赤军”的学生。在现场,都有不少左翼团体来凑热闹,跑到警局去,要求警察停止围攻“联合赤军”。当时负责指挥营救人质的警察厅长官,担心当着全国媒体的直播击毙这些人,会让他们变成“殉道者”,出现更多人效仿,于是就下令“打枪的不要,必须捉活的”。

起初,警察们还想采取“心理战”,根据在附近发现的指纹,确认了其中两人的身份,联系到了两名学生的母亲,让她们坐在警车里,拿着麦克风喊话,劝里面的人投降。可警察们没想到,里面的学生毫无顾忌,直接朝着自己的亲妈开枪。子弹射偏了,打中了警车,警车里的母亲受到了惊吓,大喊“你打你妈呢?”话音未落,里面的人又开了一枪。这一幕经电视直播,又在全日本造成了极大的震撼。最终,参与营救的两名警察与一名上前劝降的平民牺牲、27名警察负伤,警方靠着催泪弹、烟雾弹、高压水枪和橡皮子弹,将人质成功救了出来,5名“联合赤军”成员全部被捕。

成功营救出人质后,警察将媒体带到之前已经被确认过的“案发现场”,当着全国电视媒体的直播,将12具被私刑杀害的学生的遗体挖出。此后,“新左翼”运动在日本彻底退潮,日本再也没爆发过大规模的学生运动,校园里不再以热衷于谈论国事为荣,也不再有人相信,可以通过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日本的激进学生运动,从过热到过冷,只经历了一场连续十天的电视直播。

“浅间山庄”事件后,赤军派只剩最后几名骨干成员。为首的人,就是本期开头新闻的主角——重信房子。重信房子颜值挺高,大学时被人称作“京都第一美人”。她爸叫重信末夫,是日本极右翼暗杀组织“血盟团”的成员。爸爸是极右,女儿是极左,一家子性格都比较极端。重信房子从小就受到父亲影响,对政治非常热心,是“赤军派”创始人中地位最高的女性成员。

赤军派“灵魂人物”盐见孝也被捕后,重信房子与森恒夫爆发了激烈的争论。重信房子既不认同田宫高麿跑到朝鲜去的行为,也不支持森恒夫跑到秋名山里打游击的想法,而是觉得应该跑到巴勒斯坦去,在那儿建立“根据地”,直接对“美帝的爪牙”给予沉痛打击。正当森恒夫还带着同学在秋名山“打游击”的时候,重信房子偷偷跑到了神户市,和一个叫奥平刚士的激进学生假结婚,改了个名字叫“奥平房子”,躲过日本警察的眼线,跟几个同学用假身份去了巴勒斯坦。重信房子刚下飞机,就在新闻上,看到了国内刚刚发生的“浅间山庄事件”,觉得这事儿离了大谱,大家居然在秋名山里头自相残杀,被杀的人里面居然还有她的好朋友,感到非常痛心。于是,重信房子发布了一份声明,与国内的赤军派决裂,加入了巴解组织,后来又成立了名为“日本赤军”的新组织,以独立身份开展运动,不断在世界各地发动袭击。

1972年5月,奥平刚士、冈本公三和安田安之三人,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罗德国际机场,用自动步枪无差别扫射,造成24名旅客当场死亡,76人受伤,奥平刚士和安田安之也自杀身亡。1973年7月,“日本赤军”劫持了一架从阿姆斯特丹飞往东京的飞机,要求日本政府支付赎金,释放在国内被捕的赤军成员。1974年1月,“日本赤军”袭击了一家新加坡的炼油厂,并且劫持了一艘油轮,把所有船员扣为人质,原因是这家炼油厂在越战期间为美军提供过石油。同年9月,“日本赤军”又袭击了法国驻荷兰海牙的大使馆,将法国大使扣为人质,要求法国政府释放关押的日本赤军成员。1975年,又袭击了吉隆坡的美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和同一层的瑞典大使馆,将美国领事和瑞典代理大使扣为人质,要求释放在日本被拘留的赤军派成员。1977年又在印度劫持了一家从巴黎飞往东京的飞机,要求日本政府支付赎金并释放被捕的赤军成员。“日本赤军”一系列行动屡屡得手,制造了远超其规模的影响力,在国际社会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也让日本政府脸上无光。

曾经,有人问过重信房子她爸,说你女儿是极左,而你自己却是个极右,你会不会对你的女儿感到耻辱呢?然而,重信末夫却说,极左和极右,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女儿年轻时高度欣赏北一辉的理论,渴望革新国家,如果是生在战前,一定会被人们说成是右翼,可如今人们却认为她是左翼。重信末夫坚持认为女儿不是左翼,而是右翼,因为自己和女儿没啥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人们看事情的尺度。

“日本赤军”在多次袭击中屡屡得手,但他们在战略上,却是失败的。因为不管“日本赤军”有什么“宏大理想”,他们实现这些目标的手段,都只有绑架、无差别袭击和暗杀,他们做的越多,只会让日本国内的民众越感到恐惧,而离他们自己的目标也只会越来越远。虽然“日本赤军”只是日本激进学生组织中的一个规模极小的分支,但他们所实施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却让日本国内的民众对全国的左翼政党和社会组织,都产生了十分恶劣的印象。70年代以后,日本社会再也没有大规模的左翼学生运动。1991年苏联解体,两极格局瓦解。中东阿拉伯国家们,也纷纷改变了过去的对外政策,开始注重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不再欢迎像“日本赤军”这样的极端组织,“日本赤军”的活动范围被大幅压缩。

2000年,重信房子决定将根据地转移回日本,偷偷回国考察新据点,结果在大阪府的高槻(guī )市被捕,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在狱中宣布了“日本赤军”的解散。赤军,就这样以一个恐怖组织的形象,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节目最后,又到了大家喜闻乐见的吟唱环节了。感谢各位观众对我们一如既往地疼爱,观察者网是一家独立而负责任的新闻网站,我们秉持全球视野、中国关怀的理念,为大家制作节目。想要支持我们的朋友,可以加入付费会员频道观察员,年费198,使用我的邀请码007可立减十元。现在充值,还有机会领取观网限量版徽章一套,一套五枚,大家赶紧行动吧!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轩讲》的全部内容,节目的文字版,我会放在我的公众号@real谷智轩,欢迎大家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