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外国去,“解放”说同种语言的人,这种招数该怎么看?

作者丨枫叶君

来源丨枫叶君评(fengyejunping)

这几天,俄罗斯人心情天气晴好,乌克兰人心情阴转多云。因为在顿巴斯,俄军似乎正在取得某种战场上的小胜,乌军仍在坚守北顿涅茨克,但是俄军在夺取战略重镇莱曼后,加大了对北顿涅茨克的进攻,试图合围仍在那里抵抗的乌军。

尽管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的分析师说俄军仍未能包围北顿涅茨克,但是,乌克兰卢甘斯克地区负责人谢尔盖-盖达伊5月30日在Telegram上说:“俄罗斯人正在向北顿涅茨克市中心推进",有巷战发生。“战斗仍在继续,局势非常困难”。有消息说,乌军准备在万不得已时撤出最后的据守地区,以避免出现类似马里乌波尔那样的情况。

500

俄罗斯对顿巴斯的打算已经不是秘密。5月29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接受法国电视一台采访时重申,俄军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是为了阻止乌克兰军事化,并清除受"纳粹"启发的民族主义分子。拉夫罗夫说:"解放被俄罗斯联邦承认为独立国家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是一个无条件优先事项。"

500

至于乌克兰的其它领土,拉夫罗夫表示,人们应自行作出决定。他说:"我不相信他们会乐意回到一个新纳粹政权的管辖之下,这个政权已证明它在本质上是仇视俄罗斯的。这些人必须自己决定。"

拉夫罗夫强调,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军事打击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西方国家没有注意到乌克兰对其境内俄语公民的压迫与攻击。

俄乌战争迄今已持续三个月,这是当前国际上最重要的事件。因为俄罗斯为交战一方,中国人自然格外关心,不是怕老朋友吃亏,而是怕俄罗斯赢得不够漂亮。对于战争爆发原因,现在连老太太也知道,与北约那帮人有关系,乌克兰投错了庙,结果惹火烧身。可是,你应该注意到,莫斯科经常提到的是所谓"纳粹",以及由此引申出的"去军事化"。

500

事实上,两方面原因都有。战争伊始,俄军闪击基辅——当然,没闪成,这实际上是惩罚乌克兰中央,理由要大,谁叫你跟北约勾连,威胁我俄罗斯的安全?至于开战前就已经套在大计划中的小计划,特别是闪击基辅失败后重兵转战顿巴斯,"纳粹"以及说俄语的人受欺负,就成了最有力的理由: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军队要为那里说俄语的人出头,不能让基辅支持的乌东镇关西们猖狂。

不必怀疑,俄罗斯其实更在乎它给乌东贴的这个政治标签,因为它比惩罚乌克兰试图加入北约更实在,涉及到拿地这样一个比房地产更宏大的概念。至于说前者,乌克兰不加入北约,俄罗斯受到的威胁就没有,甚至小了几公分吗?没有,波罗的海三国早就是北约成员国,距离莫斯科更近。现在,与俄罗斯有长达1300公里边界线的芬兰也要加入北约,而且动作更快,俄罗斯只是嘴上抗议,可是并做不了什么。

500

俄罗斯不可能啃一块芬兰的领土,但是却可以顺势拿走顿巴斯。顿巴斯地区已经有两个所谓的亲俄”共和国“,莫斯科也独家承认,再加上战场上如果搞定,在普京看来,将顿巴斯变成俄罗斯的顿巴斯,是顺理成章的事。俄军之所以不遗余力围攻并最终拿下马里乌波尔,就是为了打通俄罗斯本土经顿巴斯到克里米亚的陆路走廊。

拉夫罗夫讲到乌克兰境内讲俄语的公民遭到乌克兰方面的压迫与攻击,而且他用了我们某段时期也经常使用且非常钟情的"解放"一词。也就是说,俄军是奔着拯救人民去的。了解"解放"一词内涵和使用环境的人,一听到它,就能在脑子里联想出凄惨的画面:人民受到压榨,迫害,有事儿没事儿背上就要挨地主或资本家一鞭子,自己被整得七荤八素都是小事儿,就是家破人亡也属于常态化现象。

不过,乌克兰否认有俄罗斯说的这回事儿,西方认为这是俄罗斯为战争寻找的借口,国际社会也几乎见不到对乌克兰人在国内迫害说俄语的乌东居民的谴责。

500

现在,这杆道义的大旗就握在莫斯科手里,在有媒体采访时每次都要晃上几晃——这倒也符合那句话: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这里有一个问题:说同种语言,见面后即便国籍不同,也会有相对的亲近感。但是就国际关系而言,见到说自己语言的人在外国受了欺负,就要撸起袖子去伸张正义,这具体该如何定性?

事实上,打抱不平,以此来伸张正义,本不需要靠语言的相同。比如,在伊拉克吞并科威特后数月后爆发了海湾战争,在联合国授权下,以美军为首的多国联军发起进攻,最终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他们解放了科威特,但是却没用这个词,前期部队集结叫“沙漠盾牌”,后来打起来叫“沙漠风暴”、“沙漠军刀”,地方特色浓郁,但是却没有俄罗斯那么喜欢用“解放”这个词,而且把乌东说俄语群众的日子说得苦不堪言。

500

在更早的西班牙内战中,共产国际、苏联支持共和军和国民军打,更有来自欧洲、北美和拉美等国的人组成国际纵队支持共和派。这种军事上的支持和语言毛关系没有,纯属意识形态,说白了,就是共产主义者和左派联合起来跟法西斯和右翼打。那时候,就是墨西哥人跑去支持共和军,也不会说,我去帮说西班牙语并且受了欺负的马德里市民打仗去,因为,以弗朗哥为核心的国民军和长枪党也说西班牙语。

跟请客和送礼要有个说辞一样,师出更需有名。2014年发生过克里米亚危机,2022年轮到乌克兰和顿巴斯,8年前搞了公投,让当地居民自己说话,我们要换门牌儿啦。在顿巴斯,基础似乎更好,已经有了自行宣布独立但却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的两个所谓国家,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3天前,普京大笔一挥,签署法令承认“两国”的“独立地位”。

500

俄罗斯此次“特别军事行动”,实际上是在完成8年前未竟的事业。克里米亚公投后很快就和俄罗斯签署条约,正式加入俄联邦。而乌东顿巴斯则不同,因为亲俄势力和乌克兰军队自2014年2月至今的战争,莫斯科在此虽有优势但始终壮志未酬。也许8年太久,实在等不下去了,两个人民共和国先往后退退,让俄军直接上场。所以,对莫斯科而言,克里米亚和顿巴斯是一对“双胞胎”,一个收养了,另一个早晚也得“回家”。

可是有一点得留神,让他国领土、语言和解放这几个词搞到一起并不好,因为他很容易让人们想起1938年希特勒在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搞的套路。不过是一个强权,在对方国土上找到一帮说自己语言的人,然后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全是对方无法答应的条件——于是,这才最终有了下文:能怨我动手吗?都是你逼的,我,要保护他们。

500

只是,俄罗斯毕竟是俄罗斯,它有自己独特的思路。有人说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这并不准确,确切叫法应该是"我就这样了你能怎么样民族“。听听拉夫罗夫所说,至于乌克兰的其它领土,人们应自行作出决定。普京光膀子骑马叫霸气,拉夫罗夫对于他国宅基地的去向也不算客气。应该说,换了另外国家的外长,对于他国的领土,是断不会给出如此明确的合理化建议。

还有,仇视是个很主观的词。不仅是乌克兰和俄罗斯,别的国家之间相互仇视也并不鲜见,你可以不承认,但却不能阻止别人这么认为。我们中国不仇视任何国家,我们从来都是本着那几条基本原则和各国交往,即便有时候事情办得不顺,火气大,那也是斗争得有理有节,原因明摆着,是你先不跟我友好的,就别怨我这厢针尖对麦芒了。

500

当然,即便关系不好,有了所谓的仇视,也未必就是”纳粹“。乌克兰政府是”新纳粹政权“吗?首先在这一点上,俄罗斯无法说服国际社会。反证一下就清楚了,我们中国和乌克兰也保持友好关系,如果泽连斯基和他的手下真的混球成那样了,我们的外交部还能让他的代表留在北京?答案显而易见。

不过,对俄罗斯来说,别国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信。就像普京在2月21日签署法令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个”共和国“,派完大使,挂上牌子,一切齐活。

“解放”是个大概念,轻易不敢用。“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这是伟人在说白求恩。白求恩是加拿大人,多伦多大学医学博士,说英语,而他后来来华工作的晋察冀边区那些地方,好像不是说河北话就是山西话。

其实,语言无所谓,共同的目标才是真的。白求恩大夫不远万里,背着药箱来到中国,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解放“。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