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你西方的?中国就不配有?

近日,CGTN记者刘欣,以特邀嘉宾身份参与到“2022伊斯兰堡安全对话”的讨论中。

期间,面对西方记者对中国民主的含沙射影、恶语中伤,刘欣进行了有力还击,

并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国的民主有何不可?为什么一定要按西方的模式来?

500

要我说,刘欣记者还是保守了,我觉得可以这么问:

西式民主就真的可吗?为什么不按照我们的模式来?

毕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谁说东方的思维方式不能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新秩序呢?

平时我们总听西方人聊民主,不少人潜意识里也认同普选、多党制、街头政治。

但别忘了民主概念,我们中国人也玩了几千年了。

我们也有发言权。

1

首先要澄清的是“民主”的概念,

在西方,民主被歪解为“普选”和“多党制”,并将不走西式民主道路的国家都一概而论为“专制”、“威权”、“独裁”,

但是“民主”应该是——

人民所享有的参与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或对国事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

不应该从形式出发定义民主,而应该从实践的效果出发来理解民主。

西式民主的起源是古希腊时代的城邦政治。

城邦政治看似是“一人一票”的直接民主,但这种形式民主不能掩盖其背后的阶级性和愚民政治。

希腊城邦的选民,只包括拥有财产的本城邦的成年男性居民,占人口大多数的无产者、奴隶、女性、异邦者被排斥在民主之外。

而现在的西式民主其本质是“钱主”,是建立在资产阶级所有制基础上的阶级性的民主。

美国的大选结果主要取决于双方筹集的竞选资金的多少,而竞选资金的来源就是资本家的政治献金,

这样选出的官员必定只能是资本的傀儡,所做出的决策也只能是维护资产阶级剥削统治的。

当然,不能否认,民众手中的选票对于资本的无序扩张和无限贪婪,是起到了限制作用的。

希腊城邦的民主尤其强调形式民主,大哲学家苏格拉底为了维护城邦的法治,在可以逃跑的前提下,还是选择了被愚民们处死。

500

可见,形式民主并不能保证实际民主,反而有可能走向“民粹主义”和“愚民政治”。

这样的故事在今天也并不罕见,

政治小白特朗普能通过讨好右翼极端势力、中下阶层白人当上美国总统,八十老翁拜登也就能通过讨好左翼极端势力、LGBTQ、有色人种当上美国总统,

这看似荒诞不羁,但其背后是西式民主先天性缺陷所导致的必然。

比如,特朗普上台后,不负众望,先是退出TPP,后又将美国内部矛盾转嫁中国,与中国进行了持久的贸易战,逼迫制造业回流美国。

一系列短视的政策举措,看似毫无逻辑,但是背后是特朗普对其铁杆选民的讨好与妥协。

目前,普通民众还没有条件接受政治训练、培养政治素养,站位更是决定了他们无法做出前瞻性、全局性的判断。

而民选总统为了讨好选民,往往被民意绑架更加注重眼前的利益。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矛盾和分裂的加剧,西式民主国家的政策延续性、战略持久性不断降低。

而能作出管长远、管未来的百年大计的,是中国。

中国的民主政治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选举民主,二是协商民主,三是基层自治,却仅仅是因为“一党执政”、“间接选举”,就被西方污蔑为“专制独裁”。

而反观备受西方推崇的所谓世界最大民主国家——印度,社会实际上还没有摆脱种姓制度,半文盲率超过50%,这样的民主其意义又何在?

2

二战以来,尤其是冷战结束后,在西方所主导的话语体系中,“民主”已经成为了一个好用标签:

只要是服从我的国家就贴上“民主”的标签,

只要是不听我招呼的国家,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就贴上“专制独裁”的标签,

并以此为借口进行所谓的“民主输出”,名为传播民主,实为干涉内政。

白俄罗斯就曾遭遇过这样的把戏,卢卡申科作为民选总统,多次以压倒性优势连任。

但是2005年,以82.6%高票当选的卢卡申科,却被西方国家指责选举舞弊,不承认选举结果。

欧洲观察员称,白俄罗斯的民主选举(白俄罗斯选举是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不符合自由与公平的标准,是“一场闹剧”。

随后在首都明斯克的广场便爆发了颜色革命,数万民众走向街头打出反对旗号。

有趣的是,有中国驻白外交官在回忆录中写到,那段时间,每到深夜,他总能看见好几辆轿车从美国大使馆驶出,开往明斯克广场,直接给闹事人群发放美金。

到底是谁的民主是“一场闹剧”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更要发扬自己的民主,讲好自己的故事。

虽然,历史上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国家,但即使是君主专制,也是坚持“以民为纲”、“以民为本”的,中国的民主萌芽在春秋战国时期便已出现。

孔子强调“为政以德”,

孟子要求统治者施行“仁政”使“黎民不饥不寒”、“养生丧死无憾”,

孟子更是进一步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

而且统治者虽不是民众选出,却要求必须符合天命,而中国的天命和西方不一样,不是“君权神授”而是“君权民授”。

三千年前的周朝,就已经出现了“天命靡常,唯德是辅”“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的披着天命外壳的“民选”思想。

武王伐纣,以臣弑君,如何服众?

那就必须让所有人都坚信:

只有具有德性、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统治者才是天命所归,而一旦统治者丧失德性,那么就可以有人取而代之。

商能讨桀,武能伐纣。

中国的民主从诞生时便是实质的民主、实践的民主,什么才是真正的民主?

衡量的唯一标准就是实践。

能够使得国民平等、幸福、富足的生活,能够使国民拥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参政议政能力才是真正的民主。

如果不能,那相信也不用麻烦你们洋人了,中国人民自有“彼可取而代之”的传统在此。

500

而中国共产党是人民在历史中自己选择的政党,“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时至今日,也正如刘欣在论坛上所说的那样:

“哈佛大学历经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人民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高达90%”。

客观的数据和发展的事实,已经告诉世人:

只有这样的政党执政,才能真正满足人民需求,才能真正符合民意,才是真正的高水平民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