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一恋爱就失控,这样的我令自己厌恶”| 如何区分真正的爱vs.病理性迷恋?

后台收到这样一位粉丝的留言:

“KY小姐姐,有一个问题真的非常困扰我。我平时自认为是个不错的人,可是一旦陷入恋爱就会变得很疯狂——用疯狂这两个字并不夸张。每天的心情就像做过山车,我会变得极度渴望得到对方的关注,如果对方不秒回,就这么一件小事就会让我想要毁掉这段关系。我形容不出来这种状态,但就像是心里的怪兽被激活了一样。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精神病学家Christie(1969)年就提出,在陷入爱情的过程中,人类会并发出令人恐惧的力量来。但他也观点鲜明地提出,所谓“陷入爱情”的状态,其实是一个连续的谱系,谱系的两端,一端是“真正的爱情”,另一端则被称为“病态迷恋(pathological infatuation)”

病态迷恋的状态不但会给自己,也会给对方造成伤害。

我们今天就要和大家聊聊,如何区分自己是真正的陷入爱情,还是陷入了病态的迷恋状态?这种病态迷恋的本质是什么?来看今天的文章。

500

500

我们有时候会感受到与有些人之间,异乎寻常的强烈吸引,身在其中时你能隐约感受到它具有破坏性却在它面前完全无力掌控。Christie(1969)认为,这种吸引力实际上与两个人的潜意识中,刚巧存在“能互相补充的(complementary)”潜意识需求有关,比如一个男性对母亲的移情,和另一个女性对儿子的移情,刚巧互补;比如一个受虐者刚好遇到了一个施虐者;一个寻求拯救者的人和一个渴望拯救别人的人;等等。

我曾试图用更直观的语言描述这种互补性:你的剧本刚巧和ta的剧本能够对上,你的幻想与ta的幻想刚巧能够彼此应和。

体会过这种吸引力的人,都会被这种猫鼠游戏所能带来的情绪张力所震撼,这是一般的亲密关系中难以获得的体验。甚至有一些人会对这种感受上瘾,进而不断渴望寻求重新获得类似的感受。

也许所有的爱情,都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与彼此潜意识的移情有关。Christie(1969)还认为爱情的发展有“走向正常”、以及“走向病态”方向的两种可能。但那些本身病态程度比较高的人,基于移情发生的联结,有更大程度走向病态。

这种病态发展的过程有着明显的特征,即a.不断严重化的“退行(regression,精神分析用语,简单来说是指心智退化到比实际年龄更小的阶段、像比实际年龄更小的样子去反应和表现)”、b.“失去自我的控制(ego control,精神分析用语)”、以及c.“付诸行动(acting out,精神分析用语,简单来说是无法自控地把内在的冲动变成外在的行动,例如“作天作地”就可能是一种付诸行动)”。

Christie(1969)认为,辨别究竟是健康地陷入爱情,还是病态地陷入迷恋是非常重要的,它能让咨询师们去劝退病人,不要基于一种病态、甚至极有可能是短暂的联结(liaison)就去做出那些至关重要的人生选择(例如搬迁、结婚、生育、放弃原计划的人生轨迹等)

500

那么,这两种状态究竟有着哪些不同的表现呢?

*真正陷入爱情的表现

Christie(1969)和Kernberg(1988)都指出,要完全地发育(农药打多了,觉得发育这个用词极为精妙……)到“陷入爱情”的状态里,要求双方的感情必须是互惠/相互的。在正常的状态中,一个爱的对象,如果不回应自己的爱,自己会为这个状态感到悲伤和哀恸,然后在这个过程后抛弃这个爱的对象。

而当这个相互性存在的时候,陷入爱情的状态才会被完全激发。

此时,陷入爱情的人,会较为稳定地一直理想化、或者高估自己所爱对象的价值。Ta会对这个对象产生认同,并因为能够体察到对象的感受,而对这个人怀有温柔的感受(tender feeling)。

陷入爱情的人,健康状况会得到加强。Ta会看起来比平时更年轻有活力、更有魅力。尽管爱情的道理总是不顺畅的,陷入爱情的人有时也会焦虑、沮丧、难过。但这些过程是暂时的,总体来说ta的健康和外表都会比平日更好

陷入爱情的人,自我的功能也会得到增强。自尊水平变得更高,精神面貌和希望感都得到提升,认知能力变得更为敏锐,直觉和创造性也会提高。尽管爱情中一定会有一定程度的“退行”状况出现:人们变得像青少年的时期一样冲动、兴奋,甚至有时变成婴儿般、说一些婴儿般的话语(baby talk)。但这些退行都是“服务于自我的(in service of the ego)”,它给人带来满足感,还能提高人们审美的能力(审美的能力被认为是一种升华了的能力,在精神分析中被认为与更好的发展水平、更高的自我能力相关)。陷入爱情会让人感到生命更为丰富完整,还会提高人的自我实现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地陷入爱情之后,人们爱的对象是相对而言较为稳定的,不会轻易失去对这个人的爱意。

另外一个有标志性的特点在于,真正地陷入爱情后,即便当爱情随着时间消减了,人们还是能够回忆起当初激情的感受,那些过去的情绪和心境也能够在一些怀旧的场景中被重新激发和体验到。在病态性的迷恋中,人们能够记起自己有过这样的阶段,但是无法重新体会到当时对那个人的感情。

在后续关于“病态性的迷恋”的阐述中,我们能够进一步看到它与上述表现之间的差异。

500

*陷入病理性迷恋的表现

陷入病理性迷恋时,人们会有甚至比真正陷入爱情更为激烈、更为全神贯注/难以移开注意力的感受。他们的头脑被所迷恋的对象填满。

但他们对自己所迷恋的对象的态度是模凌两可的:意思是说,他们时而高估对象的价值、时而贬损对象的价值,时而怀有柔情蜜意的感受、时而怀有充满敌意的感受

病理性迷恋经常会随着发展,变得越来越有破坏性:无论是对于自身、还是迷恋对象来说。

病理性迷恋中的性也是特殊的:性在病理性迷恋中出现时,往往带有一些不正常的感受(比较微妙而难以言喻,例如更多关于权力斗争等),而不是一种成熟的、柔情蜜意的表达。

在病理性迷恋中,人们更少考虑到对方的感受,而是经常从自我中心的角度考虑这段关系:比如这种迷恋的状态令“我”很不舒服,我要做些事情让“我”的感受更好。

在病理性的迷恋中,自我功能总是被破坏的。迷恋者工作产出的质量会有明显地下降,或者在ta有义务于关注的事情上(如家务、学习等)显著地无法集中注意力。焦虑、抑郁是常见的、甚至是主导性的感受。

迷恋者会不可自控地感到强烈的内在冲动,随着发展会感到越来越多的破坏性的内在冲动,并难以自控地将这些冲动付诸于关系中的行动。

有时,迷恋者会表现出和通常的自己非常不同的样子,ta的举止可能会让那些熟悉ta的人都感到惊讶。

在这样病理性的迷恋面前,迷恋者会感到无助,因为ta感觉到这是一种强大而陌生的感受,且不受ta意识层面的控制。

退行在病理性的迷恋中也是显著、持久的。迷恋者退行到口欲期,表现出极端强烈的需要(demandingness)、对小挫折感(例如开头粉丝提到的没得到即刻的回应)的难以容忍、以及分离焦虑(经常害怕对方已经抛弃了自己)。

在那些反复经历迷恋的人中,能够发现存在一种特点鲜明的、反复出现的感受和行为模式,例如反复拉黑等。迷恋者自身能够强烈感受到这种模式的熟悉感和重复性。

迷恋比起真正的爱情来说,更是一种难以自控的本能反应。这可能是因为它更加是由强烈的移情驱动的。但当这种迷恋终于消散之后,人们凭借自己的意愿是无法重新唤起这种感受的:你只会记得有过这段经历,但无法重新体会到当时的感受。人们甚至可能会觉得当时的感受是不像自己的、难以解释的。

Christie(1969)用一个表格总结了“真正陷入爱情”与“病理性迷恋之间的区别”

500

500

Kernberg(1988)在论述受虐性的文章中谈到,真正的、正常健康的爱情,与病理性迷恋的区别在于:在正常的关系中,爱如果不是相互性存在的、是单方面的,它会随着时间和主体的哀恸消失。但在病理性的迷恋中,个体会难以抑制地被一个不回应自己的爱的人吸引。

事实上,在严重的病理性迷恋的情况中,个体会不自知地(潜意识中)挑选一个没有能力、或者没有意愿回应自己的爱的人,作为爱的对象。而这也正是这种迷恋本质中的“受虐性”的体现。

这里谈到的受虐,与传统性爱领域里的施虐/受虐(sm)关系并不是一件事。事实上性爱领域中的施虐受虐行为,往往只会发生在稳定的、相互性的、好的亲密关系中。

在病理性的迷恋中,个体往往觉得自己可以为了这个不可获得的/或者是施虐性的爱的对象,为了这个不是和自己互惠、相爱的对象,完全牺牲自己、以及自身的所有利益。

这个痛苦的人,却显然对于自己曾经树立的价值、以及过去做出过的投入,缺乏足够的承诺度——因为这些都可以为了追逐这个不可得的爱的对象,而被轻易放弃。

在严重的个案中,他们反复制造出自己会被拒绝的情境来,他们反复陷入单方面的病态的迷恋中,而对那些能够与自己发生互惠性的关系的人感到兴趣寡淡。而一旦当他们所追逐的对象,给予了他们互惠性的爱,在几周之内他们就会开始贬低这个对象的价值。

那这些人在这种病理性的迷恋中,在这种受虐性中,究竟获得了什么呢?

Kernberg(1988)认为受虐性的发生存在一些复杂的动机。一方面,这些人心中的超我(精神分析用语,认为人的自我分为由外到内的三层,依次是“超我superego”、“自我ego”、“本我id”,超我代表着道德要求,自我代表着运行自己的意识,本我代表潜意识层面的冲动等)是严苛的,他们有着隐藏的愧疚感,因而想要通过受虐性的举动自我惩罚。施展了自我惩罚,能够让自己感受到自己遵循了道德而感觉良好,即便这个过程是发生于潜意识中的,从而让自我评价升高。

第二方面,这些人有着自恋的需求,通过扮演一个最能忍受痛苦、最能自我牺牲的爱人,他们的自恋需求得到满足。

总体来说,受虐是服务于自尊和自恋的。

当然受虐性也有带来兴奋感的目的,从这个层面来说它是娱乐性的。

而人们更容易忽视的是受虐带来的权力感:

受虐性、尤其是自虐型的举动带来的痛苦,有别于“真正的痛苦”,有别于彻底被动、无力动弹的消极位置。它有自我选择性和自我决定性在其中。甚至可以说,潜意识中主动选择了看似最为痛苦的病理性迷恋的这些人,实际上在逃避他们心中更为恐怖的、真正的亲密关系中的风险。

主动选择的不可能,比起没有心理准备、怀有希望的同时要面对的风险来说,是更容易接受的。

500

KY小姐姐有话说:

如果读完今天的文章,你认为自己有病理性迷恋的问题,以下是我给你的建议

1)不要基于这段迷恋做出任何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人生决定;

2)如果你有意控制,可以和迷恋对象进入一个彻底分离的状态,即没有联系、毫无音讯。研究显示,与迷恋对象的彻底分离能够令迷恋消失。如果你无意控制,也可以继续付诸行动,因为病理性迷恋的关系往往不会长久。但是无论哪种情况,都做好你的自我会受到损伤、需要时间疗伤和康复的准备;

3)不要让自己陷入不给自己带来任何成长的、反复的病理性迷恋中,它会让你的生活和自我都支离破碎,在你能把自我修炼得更为强壮之前,可以有意回避罗曼蒂克式的刺激,让自己保持一段时间感情的绝缘;

4)在很少的情况下,病理性的迷恋有可能往正常的爱情的方向发展,不表示你们关系的结果可能改变,因为很有可能你已经选择了一个不可能的人,但意味着你的心智状态会成长。发挥创造性(付诸艺术)是一个被精神分析文献提及的方法路径;

5)在文献中,研究者提到,遇到爱情,可以是对于一个人自我的功能状态的一场考试,这就和遇到巨大的压力、喝醉等其他情形一样,可以检验一个人自我的完整程度和坚韧度。文中提到一位个案,在不同的两段感情中,表现出了自我的成长,其中一个显著的标志是女性在第二次感情失败时,成功应对了,没有出现功能的损伤(如陷入抑郁状态等);

6)改变病理性迷恋的状态并非易事,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你需要发展你的自我水平,让自我更为灵活、柔韧,你需要给自己时间,在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或在生活的智慧中,变成一个更为成熟的人,然后take baby steps、慢慢地迈出亲密关系的尝试。切勿操之过急,或者怀有不现实的、极端化的期待和幻想(比如下一次我一定要彻底改变)。

路漫漫修远,与你共勉。

以上。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