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被裁掉的房贷

500

文/锌刻度记者 陈邓新

对互联网从业者来说哪年年底不裁员,然而今年互联网公司裁员格外凶猛,令习以为常的从业者都忧心忡忡,会不会下一个就被轮到?未来日子怎么过?背负的房贷怎么办?锌刻度(beefix)深入采访与调查还原裁员风波之下的众生相。

 

 

1/朋友帮推群投简历

张涛在2017年年底入职北京一家社交类互联网公司,跳槽成功工资翻了一翻,喜上眉梢顺其自然贷款买了房,然而当初就有好友相劝暂时别买,北京房价遭调控说不定后续要阴跌,“管它涨不涨,反正我是刚需。”怀揣这个心态张涛成为房奴大军一员。

时间到了2018年年底,公司裁员传闻在部门微信群传得沸沸扬扬,张涛面带愁容静待人事部门正式通知:“讲真,这要搁以前谁会怕裁员?哪次不是说走就走、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回碰到互联网寒冬又买了房,这才怕了。”

虽然只是一套五环区域的二手中户型,但依然每个月要还12800多元,张涛原本计划用年终奖犒劳自己,如今不得不改变计划,将钱留下来以备他用,为此删除购物车中收藏的一块手表、一部相机,也算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清空了购物车。

迎新跨年那一夜,张涛与朋友们在三里屯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所有朋友都安慰他,这不是他的错,但这又有什么用,再兢兢业业也无法避免被裁的结局。

500

酒醒之后,张涛踏上了寻找新工作之路,就算冬天再冷也要出去狩猎,不然有何颜面见父母,所幸认识几个一线大厂的朋友,答应帮忙推荐一下,偶有佳音传回,最好的一次是过了HR却被部门经理否了,迄今还没有收到一份正式Offer。不能坐等朋友介绍,张涛将简历弄了弄上网群发,虽然互联网寒气逼人但总有公司需要招人,从第二天起就时不时接到招聘电话,但听完薪资要求后就没有下文了。

“我想我是飘了,”张涛对自我也有了重新认识:“如果不是这场互联网寒冬,大家继续飘着,认为自己不可或缺,就值那个价……”

张涛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希望能自我抢救,之前经朋友提醒已察觉网络安全的招聘还有不少,选择面多、薪资丰厚、福利多多,几乎不受互联网寒冬影响。

 

500

唯一的问题是他不擅长网络安全,转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是时候爆发小宇宙尽快掌握安全检查、渗透测试、漏洞修复、系统加固、安全事件应急响应、事后复盘等技术。

“今年回家过年,爸妈安排相亲终于有理由不去了。”

 

2/回归二线开源节流

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干了5年,37岁资深员工王宇第一次感觉裁员离自己这么近。不久之后公司调整组织架构,重新定位岗位价值,大面积裁剪项目管理部门,将执行层员工“优化”处理,他的名字出现在第二批名单末尾,此时王宇感叹:“不再是新人被裁、不再是末尾淘汰,那个互联网金饭碗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王宇顺利拿到了十三薪、年终奖和赔偿金,这合起来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再加上之前积攒短时间没有生存危机,当然也要归功于北京的房子买得早,武汉的房子买得相对较晚却单价更便宜,因此每月还贷还不足一万元。

然而王宇烦躁心情并没有消失:“突然发现这几年一直过着温水煮青蛙的日子,浑浑噩噩、混混沌沌,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水开了被煮熟了。”人生过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很难找到一份令人满意的工作,心灰意冷的王宇在年初带着老婆一起回到武汉,收入仅为原先三分之一,老婆依然做全职太太,北京的房子出租补贴家用。

回归后,生活方式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以前王宇夫妇生活惬意,每个月外出吃饭至少要花3000多元,买水果要花一千多元,一件羽绒服要三千多元,一双鞋也要上千元。

女人喜欢包包每年至少要买一个,两三万元起步;男人喜欢电子产品一年也要花两万多元;他们为女儿小洁报了新东方、美术班和长笛班,一周一次课,仅兴趣班一年都要花五六万元;女儿放寒暑假免不了去旅游,一家人去塞班岛看海、去瑞士看雪一年小十万元就没有了……

 

500

如今,王宇夫妇不去Ole'、BHG等精品超市买水果,网上5元2个的哈蜜瓜、10元3斤的苹果也能凑合;衣服包包电子产品能不买就不买,必须买的也考虑选性价比高的;女儿的三项补习不能省,但价格要低一两万元,而旅游也不是次次都要去国外,国内游也是可以考虑的……

当入夜眺望窗外万家灯火,王宇想起《半生缘》中一句名言:“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3/降低预期隐忍蛰伏

2015年正值互联网大潮高峰,从事科研工作的周元被前同事鼓动萌生离职想法:“反正北京户口已到手,早晚也要走。”家中4位老人都反对,翻来覆去强调外面打工风险大、收入不稳定、工作不体面。

周元心中蛰伏着一只雄鹰,渴望翱翔苍窘之下,一朝功成名就,自然嘲笑老人迂腐,坚持己见去了一家蒸蒸日上的互联网公司,薪水多了1.6倍、年终奖是6个月薪资。正所谓有钱说话才有底气,处世才硬气,老人的唠叨消失了、妻子的疑虑打消了,一家人快快乐乐畅想着未来,计划要一个孩子。

梦想在2018年年中出现了一丝裂缝,公司最新一轮融资竟然失败了,而当初想投资的机构可是络绎不绝。此后不好的征兆越来越明显,公司每况愈下人心逐渐散了,元旦过后周元接到通知要么转岗要么离职,离职赔偿N+1、年终奖为0。

这点补偿令周元的生活顿时捉襟见肘,每个月房贷要还约1.1万元,每个月养车要两三千元,每个月吃穿用度要6000元左右,一年到头孝敬双方父母要3万元。还不要说原计划要小孩,仅月子中心28天就要3万多元,这还是入门级的,稍好点的都要四五万元。

生活压力大到周元喘不过气来,他连买醉的资格都没有,重新就业才是燃眉之急,为此甚至降低了要求终谋得一份工作:“税后差不多有9800多元,降薪了,但眼前难关熬过总算有了指望,期待好运早点来。”

是的,周元不相信互联网寒冬会一直持续下去,来的猛也一定会去得快,只要隐忍蛰伏一段时间,等行业转好跳槽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生活总要继续,怀揣希望总是好的:这世界是一面镜子,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看见自己的影子。你对它皱眉,它还给你一副尖酸的嘴脸,你对着它笑,跟着它乐,它就是个高兴的伴侣。

 

500

 4/房贷展期不靠谱

网上有一种声音:如果被裁后房贷压力大,不妨试试向银行申请房贷展期,暂停一段时间还房贷,等资金宽裕之后继续还剩下的房贷。这真的可行吗?

500

理论上说是可行的,因为银保监会在2010年2月 12 日发布《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个人贷款可进行展期,提前30个工作日以上申请即可。但实际操作中极少有成功案例,这是为何?

申请归申请,通过归通过,银行不会轻易接受展期要求,否则容易被人钻空子,例如炒房之人碰到现金流紧张状况时,也以房贷压力大为名向银行申请展期,那不是乱套了吗?另外,房贷展期时间不会太长、展期利率高于原贷利率,这些都会令人望而却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