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少年刘学州离开了

500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何森 赵佳佳 实习生 肖步云

“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从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也带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寻亲男孩刘学州于2022年1月24日凌晨4点多,因服药抢救无效离世。在长长遗书的末尾,他写下了文初那句话。

约50天前,他在网络发布视频寻亲,想要寻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在近期几个花费一二十年才找到孩子的寻亲新闻中,刘学州这样主动寻亲的孩子,显得罕见。

结果来的很快,寻亲不足10天,生父就被找到。

他通过一张“疫苗本”得知生父姓名后,用网络搜索就找到了疑似电话,最后被确认。这在以往常见的漫长、艰苦的寻亲故事中,已属十分幸运。二十多天后(2021年12月27日),父子相认,随后又找到了生母。

500

刘学州通过这个疫苗本找到了自己生父的电话

在常人眼里,这应该是完美的结局。但事情生变。先是刘学州知晓了自己可能是被生父母“卖掉”,后来生母称他向自己要求买房,并将他拉“黑”。之后,父亲也因此事不再理他。同时,网络中质疑和谩骂他“因钱寻亲”或“因房寻亲”的声音涌入他的生活。

认亲未满一月,刘学州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临终前留下的万字遗书中,他回顾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一出生被卖到几百公里外的地方、4岁时养父母意外去世、2年级开始住校、遭受校园霸凌、疑似被老师猥亵、寻亲后又跟生父母关系破裂······

寻 亲

2021年12月6日,刘学州首次以寻亲人的身份出现在网络中。

在那条视频中,他说想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我大概出生于2004年到2006年之间,在出生大概3个月左右被现在的爸爸妈妈,也就是我的养父母,从山西省大同市买过来的。”刘学州在视频中说,他的养父母在他4岁的时候因为意外去世。

500

图源:青豆视频

他在遗书中讲了自己寻亲的起因。从小时候起,村里就有人说他是买来的“野孩子”,一直到了初中,纠结过后询问养父母家的老人,他们承认了。随后,他去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信息,去公安机关采集了血样,但一直没有音讯。

一直到去年,他看到孙海洋寻子成功后跟孩子拥抱痛哭的视频,寻亲的愿望愈发强烈,就发布了那条寻亲视频。2021年12月11日,在他的第一条微博中,刘学州说“希望有一天可以变成一个普通的小孩, 哪怕一天。”

视频发出后,并无实质进展。12月14日,他再次询问养父母家的爷爷奶奶时,他们想起来一份他的“疫苗本”。刘学州拿到后,看到了自己生父的姓名。他在遗书里提到,这个“疫苗本”让他“内心一麻”,“因为我知道,被拐的希望渺茫,极有可能是被卖的”。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本子很有可能是人贩子伪造的”。

12月16日,他在微博发了一条视频,拍的就是那个“疫苗本”。他说:“看到这个本子的时候这些年经历的苦难和艰难随着泪水一起涌出,突然回想到了这些年走过来遇见的各种不幸。”末尾处,他写道:“你好,丁晶!”丁晶是他最初的名字,是他生父母给他的名字。

拿到“疫苗本”后,他在网络平台搜自己生父的姓名丁某某,找到了一个山西大同的同名人的电话。他打过去问有没有丢失一个叫丁晶的孩子,对方说没有。在媒体报道中,刘学州还说,当时他生父还以为是诈骗电话。之后,通过警察联系,刘学州生父才相信,并跟他视频通话,双方都觉得像。

第二天,他也加上了生母的微信。当天(12月17日),刘学州发微博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生父母,对大家的帮助表示感谢。“很开心,很激动!”

500

刘学州和生母的合照,他表示很开心能够见到妈妈(图源:青豆视频)

同时,他也说已经向警方实名举报了骗卖自己的人贩子。而这个举动,让他跟养父母那边亲戚的关系变差,因为人贩子就是养父母同村的人。刘学州在遗书中说,他最开始也有过纠结,但后面听到有人告诉他,那个人贩子还涉嫌几个被拐卖的孩子,他就下了举报的决心。

12月27日,刘学州在石家庄见到了生父丁某某。两天后,他在微博发了四张相见现场的照片,配文是很多的感谢,说“已经见面了!”四张照片中,刘学州的生父笑得开心,刘学州只有一张在笑。他们俩站在一起,能看到眉眼间的相似。

500

刘学州和生父的合照

在这前两天,刘学州点赞了曾自杀的摄影师鹿道森留下的遗书。

2022年一月初,他去内蒙古见了生母。那天他们拍了合照,刘学州把它发在抖音上,配文说:“今天是个幸福的‘小朋友’。”

“二次抛弃”

找到亲生父母后,变故也在一点点生发。

2022年1月10日,他在微博发了9张照片,有8张拍的是自己,一张是大海。他说:“好好地爱一次这个世界”。刘学州在遗书中说,在那之前,警方告诉他,有可能是他生父母卖掉了他。之后,他给生父打了电话,对方承认当时收了几千块钱。这之后的一次交谈中,生父告诉他,当初卖掉他是为了凑他生母的彩礼。

500

刘学州1月10号发布的微博

同时,他还得知养父母买他花的钱(2万7)和生父收到的(几千元)差很多,他就发了视频谴责人贩子。“就有许多人过来说我是在炒作,拎不清黑白,说不该追究人贩子责任”。

这些让刘学州难以接受,心情很坏,他想去散心。因为喜欢海,他选择了三亚。1月10日那天,他连发了三条微博,都是他在三亚的照片。这也引起了一些网友们的质疑,“你拿着钱为啥不留着交学费而去三亚?”

1月12日,他发了两条微博,前一条说:“哈哈哈生下来就是在赎罪。”底下,有人评论说,“也许你前世欠人家的也不一定”。紧接着第二条说:“每天假笑努力让别人看到我阳光的样子真的很累。哈哈哈哈哈哈哈。痛苦。”

四天后,刘学州在微博告诉大家自己已经找到了住的地方,当地政府也联系他称将继续发放孤儿补助。同时,他声明自己不再接受帮助和募捐。在这第二天,1月17日凌晨,他发出了一张聊天截图,里面好几个红色感叹号,他连说了两句“可笑”。备注上显示的是“妈”。

500

刘学州被生母拉黑

他在遗书中提到,在被生母拉黑前的一次通话中,他因为到处寄住,曾向她表示想要有一个家,有个住所。而生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刘学州要求他们给他买房,还威胁生父母分别离婚。

发了自己被生母拉黑的截图后,刘学州又在另一条微博中表露,生父母骂他是白眼狼,生母说“要是这个养家不抱我走,还会有更好的人家把我抱走。”他说,这让他“三观稀碎”,感到“可笑”。末尾他写道:“亲生父母活在世界上,却要领着‘孤儿补助’……”之后,他公布了一段录音,有位女性生气地说道:“那谁要他们抱呢!他们不抱还有别人家好的抱呢!”

1月18日凌晨两点,他发了一张破败垮塌房屋的照片,说那就是他的家,“我怎么去住?”在这之前,他被指向生父母索要房子而遭到质疑。刘学州说:“那些喷我找他们要房子的,请站出来好好的看一下我的‘家’,不奢求你们理解我,只希望不要再骂了…… ”当天上午,他又发微博说,考虑到生父母现在的孩子,他不打算追究生父母的法律责任。

500

刘学州发布在微博的破败房屋

1月19日凌晨,刘学州发了一张生父母接受采访的报道截图。报道中,生父说刘学州要求他们当下就在河北给他买房子。同时,他还说曾表示刘学州以后可以去大同跟他一起住。另外,他还说刘学州养父母家庭条件并不差。刘学州配文说自己很“无语”,他并没有要求在河北买房,只是想要一个家,还说生父从未说过让他去大同一起生活的话,“就连我去大同你都没让我进你家门”。

随后,刘学州又在微博表示,“本来我考虑到你们的孩子,已经打算放弃了,现在竟然出来颠倒黑白,丝毫不知道自己错了,把卖我能说成只是收了个钱,既然这样,那只能法庭见了。”

两个小时后,刘学州又在抖音上发布了生父向自己道歉的内容。微信聊天中生父称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再也不会(向媒体)说刘学州什么。生父一句“我错了孩子”得到了刘学州“听到后很开心”的回复。

但这句道歉没能带来改变。刘学州和生父母之间的关系,从起初相认时的和谐,走向了反方。

离 世

他的遗书中,讲述了他以往痛苦的经历。但在这些之外,他留下的其他痕迹,并没有显示出他的厌世和绝望,反而透露出了坚强、努力和些许的乐观。

2019年,在南宫双语学校读初二的刘学州,入选了当年学校里的“感动校园十佳人物”。在候选人介绍中,他的人生格言是:上帝给每个人的人生设定了不同的开始,但是人生的结局上帝留给了你自己,去努力创造、奋力拼搏!完善自我,不断攀越。

500

“他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4岁时父母因意外,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是一个典型的孤儿。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一般孤独孩子的叛逆和卑微,相反的处处表现出骄人的佳绩。”学校如此介绍他,此外还说他从初一担任学生会,到初二时已是学生会主席。

在未找到生父母前,刘学州还在抖音拍视频激励和他一样正寻找亲人的小伙伴不要放弃希望。在感谢声明中,他还表示无论寻亲结果如何,自己都会坦然接受,会过好自己的生活,努力在30岁前完成学业并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2022年1月14日,他还在微博的两条视频中,展示了自己获得的奖状和荣誉证书。奖状几乎贴满了一整面墙,荣誉证书摆了一床。有演讲比赛的,有优秀学生会主席,也有疫情防控优秀志愿者。他配文说:“这些,是我在黑暗中,一个个拼出来的。”

500

刘学州的大量奖状和荣誉证书

但仅10天后,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刘学州朋友眼中,死亡几乎没有预兆。但从他的微博内容来看,刘学州的轻生似乎早有了苗头。

2022年1月20日,他再次点赞了路道森的遗书。第二天深夜,从23点09分开始,在半个小时内,刘学州连发了8条微博。前七条内容都是他自己的照片,有笑的很开心的自拍和朋友的合照。这七条的配文都是一个单独的英文字母,七个字母合起来是单词“rebirth”,意为“重生”。第八条是三张大海的照片,是他之前去旅行的三亚的海边,配文只有一个句号。

1月22日晚20:09分,他发了两张机场的照片,定位显示在石家庄正定机场。配文:世俗埋没了一切。2天后的深夜,他分享了一首歌,是陈鸿宇的《理想三旬》。一个小时候后,也即2022年1月24日0点02分,他发布了遗书。他说:“生来即轻,还时亦净。”定位显示在三亚,是之前他去过的三亚。

500

他在遗书里写到,他之前去三亚,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解脱”。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