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要有志愿军“钢少气多”勇气 来重塑全球话语权

面对国际话语权之争,中国智库、学者都要有中国人民志愿军“钢少气多”那样的气概和雄心,对内释放活力、改革机制,对外善于斗争、敢于解构,要有长津湖战役式的勇气,树立真正的中国话语自信,打破西方话语霸权,重塑有利于世界和平发展的全球话语。

“我们有本事做好中国的事情,还没有本事讲好中国的故事?中国学者志当存高远。”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简称:人大重阳)执行院长王文11月25日接受长江日报采访时如是说。

500

文章版面截图

正值《长津湖》票房荣登中国电影史票房冠军之际,王文执笔发布的《全球雄心:中国推进国际话语体系变革的机遇与挑战》研究报告引起网络热议。

王文认为:面对国际话语权之争,中国智库、学者都要有中国人民志愿军“钢少气多”那样的气概和雄心,对内释放活力、改革机制,对外善于斗争、敢于解构,要有长津湖战役式的勇气,树立真正的中国话语自信,打破西方话语霸权,重塑有利于世界和平发展的全球话语。

每天都工作14小时以上

王文很忙,他领衔的人大重阳频繁发布有影响力的研究报告。

今年7月,人大重阳发布全球首个碳达峰、碳中和智慧监测管理平台。王文说:“一场绿色低碳发展的国际话语权之争在所难免,至少面临四大全球新博弈:标准之争、技术之争、经贸之争、资金之争。要对外讲好中国碳中和的故事。”

8月,人大重阳等三家智库联合发布关于美国抗疫真相的研究报告。10月,配合进博会举办的虹桥国际经济论坛,人大重阳发布《后疫情时代的中国经济》研究报告,还首次聚合五大洲学者论“共同富裕”;11月25日,他们牵头举办“共产党领导与国家治理:中越两国的经验”视频研讨会。

王文是“80后”新锐智库学者。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王文作为青年学者发言。次日,人民日报刊发他发言的部分内容,主题是“新一代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探索与使命”。

他很高产,已出版8本专著,40多本合著、编著、译著。2007年就翻译了《世界治理:一种观念史的研究》,对当下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仍有参考意义。2016年出版《美国的焦虑》,多次加印;2020年《百年变局》一书,数周位居新书畅销榜首。

2021年春,他在顶级学术期刊《政治学研究》刊发长篇论文《传染病与大国兴衰》,国内外学术界广泛关注。中国知网上搜索王文的名字,目前有300多篇文章,涉及全球治理、宏观经济、大国关系、绿色金融等,许多文章被大量转引。

认识王文的人都钦佩其勤奋,他几乎每天都工作14小时以上,自我调侃基本的年工作量是“4个一百”:一年大约要写百篇各类文章或采访,讲授百堂课,出百趟差,参加百场研讨会。“还有行政管理等事务,但只要用好闲暇时间,真心喜欢智库工作,自然会有大把时间让自己静下来思考和写作。”

脚底板下出学问

王文的时间表里,常常出现三个月以后的行程安排。探险界的“7+2”目标,即攀登七大洲最高峰,到达南、北极点,王文已完成一半。

“登山是一种自我加压,更多的外部督促会让自己警醒。”他准备疫情结束后登珠峰。

王文铭记他的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张世鹏教授的教诲。“有一次,我的论文被导师批得体无完肤。他说,‘等你毕业,就再也没有人像我这么用心地给你改文章了’。导师已去世9年,我对他十分感激。”王文努力传承导师认真的治学态度。

他曾在媒体工作。“很幸运当过8年评论编辑,我编辑过上千位知名学者的评论文章,他们治学、行文、为人处事的风格,使20多岁时的我深受影响。比如政治学家房宁教授曾说,脚底板下出学问,非常影响我。”

2013年初王文离开媒体,参与创办新型智库人大重阳。几年来,他走访百国,专注全球治理,连续几年参加G20智库峰会,与多国领导人面对面交流;他积极调研与宣讲“一带一路”,用亲身经历讲述学术研究与数据概括之外,“一带一路”上有血有肉的故事。

“中国发展是一场长跑。”他以马拉松作类比:想取得好成绩,前几公里要把速度带到一定的程度,再持续耐力跑。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项目合作、国际洽谈迅速铺开,好比“提速起跑”。现在,总结经验、讲述故事、持续前行,无疑是一场“耐力跑”。

走得越多,感悟越深。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有待进一步提升,王文深有感触。他说,国家的竞争,很多时候也是国家思想力、传播力的竞争。智库是折射一个国家思想力和国际影响力的重要部分。

他说,新中国70多年来,先后解决了挨打、挨饿问题,现在要解决“挨骂”问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常常逆风逆水,需要更多有家国情怀的年轻人站出来,不计得失做实事,提升我们的国际话语权。“国际话语体系的变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知识界还须付出更艰辛的努力。”

解密中国发展的“哥德巴赫猜想”

王文的阅读量大,兴趣广泛,家像一座小型图书馆。他推崇的著作很多,“得拉好几页的书单。最近给六年级的女儿推荐赫拉利‘简史三部曲’:《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赫拉利是富有想象力和资料搜索能力的新生代学者,值得学习”。

他正在写一本关于中国知识崛起的书。“我去过外国100多个城市机场书店,几乎没看到一本中国学者写的书;国际书市的畅销书、国外大学的推荐书目中,很少中国学者的著作;通行世界的社会科学理论鲜有记述中国经验;中国大学的教材标准、研究方法、理论概念等,大多来源于西方。”

“中国货物贸易长期处在顺差,但知识贸易,中国却是逆差。”他说,“近两百年的全球学术延承中,中国知识分子的地位,尤其在哲学与社会科学领域,长期处于从属、学习者的地位。”

近些年的变化让他很高兴: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精准扶贫等体现中国智慧的原创话语,在全球被广泛认可,有些写入多份联合国重要文件。中国原创话语的增长、国际知识界的追随,极大对冲了西方长期把持的国际话语解释定义权、议题设置权、争议裁量权。

“当中国角色在全球治理的作用越来越大时,世界渐渐发现了过去被遗忘的中国知识的重要性。许多从成功实践中得来的中国经验,是西方理论无法解释的。”他举例,任何源于西方实践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理论,都不能解释过去40年中国发展的奇迹:一代人时间、10亿人崛起、0场战争、0场经济危机、没有出现大规模贫民窟。

王文说:“这道犹如数学界‘哥德巴赫猜想’式的题目,等待着中国与世界思想界的贡献,尤其是中国学者。越能解释它,中国知识的价值就越高。”

作为专攻宏观政策研究和智库工作的新生代学者,王文感觉重任在肩。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是新型高校智库的代表,王文说:“国家、时代、人大给了我们机会,鼓励我们去发现时代之问,探索时代之解,讲述时代之事。”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