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渣男”,皇室好为难

10月26日,真子公主与小室圭成婚

500

从今天(10月27日)起,她被称呼为小室真子,而不再是“公主殿下”。

昨天,日本皇储文仁亲王的长女真子,与平民小室圭提交了婚姻申请书。真子就此失去皇室身份,冠以丈夫的姓氏(皇室成员没有姓氏),成为平民。

没有以往公主出嫁都会有的盛大且繁琐的皇室婚仪,没有1.5亿日元(约840万人民币)类似嫁妆的“一时金”,甚至没有广大国民的祝福,真子公主出嫁了。她是第一位既放弃“一时金”、也不举办皇室婚礼的日本皇室女性。

10月26日婚礼当天中午时分,身着简单的浅蓝色裙子,手捧一束小花,在向父母多次鞠躬后,真子一个人离开了她生活三十年的宫邸。

下午的记者会也十分简短,夫妇二人只停留10分钟便离开。

记者会上,真子首次以平民的新身份与公众见面,她说:“圭先生是无可替代的存在,结婚是必要选择”,并表示国民“认可”与否是个人想法问题。她还向担心和帮助她的人表示感谢,对造成困扰的人致歉。小室则就其家族的经济纠纷丑闻回应称将竭尽全力解决,并承诺会尽最大努力带给真子幸福。

皇室与平民相爱,若后者被认可善良纯洁,那是大众乐见其成的“童话故事”;但若“灰公子”频频被扒出“黑历史”,那前者便会被批为“恋爱脑”了。

就像不少英国民众批评梅根“拐走了”他们的哈里王子,日本皇室粉丝的反对声量浩大,民众在东京举行了数次游行,反对她的婚事。同哈里夫妇一样,真子将在婚后随丈夫前往美国生活。

1

迟到三年的婚姻

一周多前的10月18日,真子公主与小室圭时隔三年多重聚。

500

小室圭18日前往东京元赤坂的赤坂御用地,与公主会面

宫内厅工作人员向日媒透露,真子先到达赤坂御用地等待未婚夫的到来。当小室圭的脚步声响起,真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地跑去迎接。小室则向真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2018年8月,小室为取得律师资格证赴美攻读法学硕士,期间整整三年没有回过日本,他现已入职纽约的律师事务所。他于今年9月底回东京,在经过两周隔离和多次核酸检测后,被允许与真子见面。

如果没有一系列波折,他们三年前就结婚了。

2017年9月3日,宫内厅宣布,真子公主与平民小室圭订婚。两人正式的婚礼日期定在2018年11月4日,纳采之仪(类似于民间男方提亲)定在2018年3月4日。

500

2017年9月3日,真子公主与小室圭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讲话,宣布他们订婚

在订婚记者会上,真子说:“今天能得到天皇陛下的许可,正式订婚让我欣喜不已。小室先生一直温暖地鼓励着我,他最开始吸引我的就是如太阳般明媚的笑容”。小室则表白道:“公主殿下是如月亮般宁静地注视着我的重要存在。”

然而,这份喜悦未持续多久,订婚三个月后,日本周刊杂志曝光男方母亲佳代与其前未婚夫的经济纠纷。

小室母亲佳代与前未婚夫2007年开始恋爱,两人曾谈及婚嫁,但之后婚约解除。前未婚夫要求佳代偿还400万日元(约22万人民币)的借款,但佳代认为这笔钱属于赠予,拒绝还款,报道称这笔钱被用于支付小室圭的学费。

后续还有爆料称小室母亲涉嫌违规领取小室圭亡父的遗属年金,并在领取伤病补贴的同时还在为一家餐厅工作,有诈骗嫌疑。

另外,小室圭来自单亲家庭,父亲在其10岁时自杀,其家庭条件也被认为远远配不上皇室公主。

500

小室圭(左)与母亲

负面舆论一时甚嚣尘上。小室母亲的经济纠纷被各家媒体报道,有的还进行了猛烈抨击。多家日本小报批评小室来自“借钱不还的家庭”,并对小室的结婚意图提出质疑,认为他是“拜金男”。之后,小室赴美留学,也被怀疑是通过皇室关系进入美国的法学院,还认为他的学费花费了纳税人的税款。

在日本,皇室相关信息由宫内厅管理,极少外漏。因此,对于很多日本人来说,在皇室身份的敏感下,这个丑闻的冲击力不可谓不大。

2018年2月,宫内厅宣布真子公主的结婚相关仪式延期。真子公主在公开信中所写的理由,是两人还未做好充足准备,但舆论普遍认为延期是受男方丑闻风波影响。

同年11月,真子公主的父亲、秋筱宫文仁亲王在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有想结婚的心情,就应该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并称得到“公众认可”是举行结婚仪式的前提。德仁天皇之后也公开表示,希望婚事能变成让绝大多数人接受并为之感到高兴的局面。

500

秋筱宫一家

2

“皇室妈粉”的反对

等了三年,“公众认可”依然没有到来。

据共同社报道,之所以没有举办皇室传统结婚仪式,是由于真子婚事不断受到公众批评,才将皇室婚仪改为私下举行。

本就因为经济纠纷问题极具争议的小室圭,上月底返回日本时又因为梳了马尾辫,引起舆论不满。报道称日本重视外表和形象,而小室圭的马尾辫“不成体统”,进一步证明他不适合与公主结婚。小室10月18日与公主见面时,将一头长发剪成了短发。

500

梳着小马尾的小室圭

小室在美国留学期间,几次发表关于其母亲经济纠纷的声明。小室方表示,的确从母亲的前未婚夫那里得到了经济支援,但后者曾说过这不是借款:“没打算让你们还钱”,还称有录音证明。小室方表示,如果还款给母亲前未婚夫,反而会被误解为欠债。

声明未能得到广泛的公众支持,负面批评持续围绕小室圭。

10月1日,宫内厅公布具体结婚日期后,东京街头多次出现反对真子和小室结婚的游行。因为疫情,民众并未大声呼喊,而是安静地举牌抗议。还有人向东京地方检察厅举报小室母亲欺诈。26日真子结婚当天,仍有上百抗议者游行,要求公开小室经济情况,怀疑小室圭涉嫌滥用皇室特权。

《每日新闻》近期的民调显示,有38%的受访者对真子公主的婚姻表示祝福的,35%的受访者表示无法祝福,剩余26%的人保留观点。不过《读卖新闻》的民调显示,有61%的人对婚姻表示支持,24%反对,15%表示无法回答。

500

10月1日,宫内厅公布具体结婚日期后,东京街头出现反对真子和小室结婚的游行

 《日本经济新闻》的撰稿人青树明子曾写文章指出,对于日本人来说,终极明星是“皇室公主”,“皇室追星族”非常庞大,以中年女性为主。

真子公主是粉丝最多的“皇室明星”之一。日本民众和媒体对真子公主的评价很高。《读卖新闻》称赞真子是亲近民众的皇室化身。共同社说:“她履行了众多公务并从事国际友好活动,通过与人们交流,支撑了皇室活动。”

在“皇室妈妈粉”们的眼里,“恋爱脑”的真子公主被渣男欺骗。他们的反对声量难以被忽视。在反对公主结婚的游行中,不少民众举着“皇室是日本的珍宝,我们是希望真子幸福”的手牌。

历史学者河西秀哉也分析道,反对公主结婚的声音主要在年长人士中,他们中相当数量的人认为这门婚事不可理喻。

他同时指出,学生群体等年轻人大多对真子婚事持支持态度,因为他们二人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这种个人主张颇受年轻人的欢迎。

在朝日电视网(ANN)近期的采访中,就有年轻人表示:“一个接近30岁的女性能忍耐如此多的质疑,忠贞不渝地爱一个人并坚持要结婚,我觉得是件了不起的事。”还有很多支持者们称赞小室圭顶住了媒体的围攻。

500

真子公主

3

皇室的自由

从订婚到结婚,这近四年间,真子公主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并因此患上了心理疾病。

10月1日,本应充满喜悦的结婚日期发布记者会成了真子病情的说明会。

宫内厅在公布婚期时表示,真子公主被确诊患有复杂性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宫内厅说,这是媒体对两人关系的长时间批评(比如“小室为了获得一次性补贴而结婚”)让她承受了强烈的精神负担,内心遭到严重损害的结果。真子的主治医生在记者会上表明,真子唯有离开日本,换一个环境生活,才不至于出现生命危险。

记者会还提及,真子“开始出现认为自己没有价值、感情出现动摇、与以前相比逃避与他人的关系等情况”。同时,她“一看到特定文字,就出现恐惧感”。 

500

真子(右)与小室圭在记者会上先后发言

据报道,正是因为真子的病,秋筱宫文仁亲王和妻子才决定让两人结婚。去年年底,文仁亲王明确表示“同意结婚”,并提及日本宪法中结婚仅需基于两人同意的规定,表示“如果本人确实想要结婚,家长应该予以尊重”。他同时表示,会寻求应对措施,解决国民中的各种意见。但在女儿病情加重的情况下,这位父亲不再等待“国民认可”。

真子在去年年底就表示,“结婚对我来说是为了珍重地守护内心并活下去的必要选择”。因为外界对小室拜金的舆论质疑,真子坚决不接受1.5亿日元的“一时金”,并在结婚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帮助解释围绕小室家金钱纠纷的批评。

这门婚事,也让很多日本学者,再次思考皇族女性自由和皇族公私问题。

皇室记者友纳尚子近期发文《皇室女性悲剧何时了》,感叹真子并非皇室第一个患上精神病症的女性。皇后雅子、皇太后美智子都曾出现过类似病症。她认为公众给予了皇族女性过多的审视。

500

皇后雅子也出现过PTSD

真子公主的名字中蕴含了秋筱宫夫妇“有一个不失天性、自然而不加修饰的人生”的愿望。支持真子婚姻的人表示,正如父母在名字中所蕴含的心愿,真子也是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伴侣,但反对者却破坏了这份美好。

还有人担忧,对小室家世问题的关注和批评已然形成压力,这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耻辱,也为今后的皇室婚姻埋下祸根。

皇室记者山下晋司认为,公主的婚事在本质上属于私人活动,但是公务活动的皇族与私底下的皇族是一回事,虽说皇室成员同样有个人隐私,但皇族的公私两面该如何界定?国家又以何种形式参与其中,与国民的关系该怎样来定义,都是这场婚事留下的重要问题。

作者 | 汤兴

编辑 | 雷墨 lzh@nfcmag.com

排版 | 王杰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戳这里关注更多精彩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