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当年集体经济发展未来也不是不可能有大发展的

【本文由“东八区北京时间”推荐,来自《分田到户导致的生产力大撤退》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这个村子生活我现在也是很怀念的,平和、富裕

相对富裕吧,那时村里买个12寸电视30%人群,我为霍元甲以及邻居赵家小孩打架,亏好没独臂老人。呵呵。现在看穷疯了,儿子一台服务器秒杀他们全家家电。

但当年算可以。靠明城墙的蔬菜队。年底分红百十斤猪肉以及j几条大鱼,平时的水果,主要是村里山地桃子。看守人对我们当年的孩子很宽容,外加野葡或是紫金山上蛇莓、野杏、黄梅等啥的。这个村子不下雨时间,还会请南京电影机械厂或是南京制片人一星期一场电影,这都是靠的很近,几百米距离。老枪、办公室故事什么的都是大队堆场看的

我当年没少吃肉,村里养殖场刚生公牛必须要杀,得省的浪费乳ye资源,猪也不少,蔬菜六成的是废弃物,猪可以消化,        

蔬菜队,跟生产普通大宗商品粮食的生产队不能比,不可能绝对贫困。地域问题

当年集体经济发展未来也不是不可能大发展,如华西或是其他,靠城区近房地产也是可能爆发点,可惜了。我离开时。在这村子就是几年,父亲调拨,实际也就是6-12岁那时几年时间吧,离开是改开年代五六年,跟我出生懂事差不多,眼见村水利荒废,紫金大沟被堵,感触是有的。如果不是后来公园。就平庸化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