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毛标兵任正非

你好,我是栩然。

最近,大家都在关注孟晚舟回国事件,前两天我也发了一篇文章,和大家解读背后的形势。

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忘记,孟晚舟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特殊的人。

他就是,任正非。

1

1944年,贵州山区的一个贫困小村庄里,诞生了家中的长子。

 

家里几个人合盖一条棉被,在地坑里做饭,但父母依然发狠一样让7个孩子都坚持上学读书。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作为长子的他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高中时在家复习功课,饿得实在支撑不住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着吃。家里穷得连一个可上锁的柜子都没有,粮食用瓦罐装着,但他决不去随便抓一把,否则弟弟妹妹们都要挨饿。那时候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吃一个白面馒头。

 

1952年,他8岁的时候,国家第一次实行大学统一招生,建立起了新中国的高考制度。

 

又过了11年,1963年,他不负众望,考上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母亲竭尽全力为儿子准备的两件衬衣和一条拼接起来的被单,陪伴他度过了4年艰苦的大学生活。

 

在大学里,他坚持静下心来,把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课程全部自学完了,还自学了3门外语。大学毕业后,他应征入伍成了一名技术干部。

 

1987年,他退伍转业去了深圳,集资2万余元创立一家小小的贸易公司。30年后,这家一直没上市的公司,一年的营收是BAT三家互联网公司的总和。他就是华为教父任正非

 

 

如果,任正非不是后来创办了一家叫华为的小公司的话。

 

很可能现在的他,也就是贵州老家一个普普普通的无名之辈,一个疾病缠身的退伍老军人。

 

每天雷打不动看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偶尔在地方报纸上写一点小文章,弄孙为乐。

 

但命运之线在他1987年南下创业的时候,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如今,那家他用不到2万元资金创办的不起眼的小公司,已经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史上,很可能是最大最厉害的一匹黑马。

 

华为的“黑马效应”还跨过了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直达西方社会。

 

因为华为的崛起,当年那些神一样的对手,被打得满地找牙甚至按在地上摩擦。

 

2

与华为取得的巨大成功对比明显的,则是任正非的刻意低调,甚至一度消失在媒体视野里。

 

他不参加任何社会活动,不玩微博,不玩微信,不搞关系,不参加领奖,不问政谋政,不向任何圈子靠拢。

 

与和他同时期的企业家如柳传志、张瑞敏、王石、王健林等相比,任正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另类。

 

与比他晚一些的企业家如李彦宏、马云、马化腾等相比,任正非就好像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

 

华为在其领导下不干房地产,不涉足资本运营,31年来只做一件事,就是通信制造。

 

华为实际上是一群傻子,所谓的傻就是他们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任正非

 

2002年的北京国际电信展上,任正非正在公司展台前接待客户。一位上年纪的男子走过来问他:华为总裁任正非有没有来?

 

任正非问:你找他有事吗?

 

那人回答,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这位能带领华为走到今天的传奇人物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任正非说,实在不凑巧,他今天没有过来,但我一定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他。

 

有人在出差去美国的飞机上与一位和气的老者天南地北地聊了一路,事后才被告知那就是任正非。

 

2016 年4 月的一个晚上,有人在虹桥机场拍到一张照片,72 岁的任正非独自一人拖着拉杆箱,排队等出租车。过了两个月,又有人在深圳机场的摆渡大巴上,拍到几乎同样的场景。

与他低调可以相提并论的,是任正非在华为的股权比例很低。

 

四通集团联合创始人段永基曾造访华为,问任正非有多少股权,任正非回答:“我占的股份微乎其微,不足1%。高层加起来3%吧。”

 

于是段永基说:“那你有没有考虑到,你们只占3%的股份,有一天别人可能联合起来把你们推翻, 将你赶走?”

 

任正非回答说:“如果他们能够联合起来把我赶走, 我认为这恰恰是企业成熟的表现。如果有一天他们不需要我了,联合起来推翻我,我认为是好事。”

 

但任正非可能记错了,实际他在华为的持股比例超过了1%。

 

根据网上的数据,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的持股比例98.82%,任正非出资比例为1.18%,参与员工持股计划出资占公司总股本的0.21%,两项累计之后,任正非在华为的总持股比例仅为1.4%。

 

这点持股比例,和BATJ等的创始人比,完全不值一提。

 

2016年华为销售收入超过5000亿元。

这个数字意味着以销售收入计,华为大致相当于当年的1.5个联想、5个格力电器、5个阿里巴巴、6个比亚迪、6.5个小米;超过了BAT的总和;约等于万达+万科。

 

我写下这段,不是为了强调华为销售收入有多高,有多牛逼。

 

而是为了提醒下大家:这里面提到的每一家企业的老板,基本都曾经当过中国的首富。

 

只有任正非,别说中国首富了,广东省甚至深圳市首富,估计都没有当过。

 

因为他把钱分给大家了。

 

为人低调、持股比例极低,任正非还能牢牢把控华为,带领华为公司不断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靠的是影响力。

 

尽管他极力躲避媒体的关注,但他的影响力却从来没有被人忽视。

 

2005年,任正非被美国《时代》周刊全球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这惊人的影响力,就来自于他的自身。

500

 

3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这次大会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科学发展计划,确定了108个项目作为全国科技研究的攻关重点,而其目的是“到本世纪末赶上或超过世界水平”。

 

当年,共有6000人参加了这次科学大会,33岁的任正非是最年轻的人之一。

 

他因为刚刚获得了全军技术成果一等奖而意外地得此殊荣。

 

正因为有这些经历,所以他刚去深圳的时候,还准备从事技术工作,或者搞点科研,并且对正火爆的股票和房地产深恶痛绝。

 

但他自己后来说:

如果我选择这条路,早已被时代抛在垃圾堆里了。我后来明白,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更何况在知识爆炸的时代。

 

1987年,已过不惑之年的任正非终于领悟,一个人单打独斗最多能成为一个英雄;要团结带领几十人、几百人乃至最后几十万人的团队,需要依靠组织和思想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的源泉,就是毛泽东。

 

任正非非常注重政治学习,熟读《资本论》等著作,而研读最深的还是《毛泽东选集》。

 

一名跟随任正非多年的老员工说,任正非一有闲工夫,他就琢磨毛泽东的兵法怎样成为华为的战略。

 

而此前,任正非在部队期间就是“学毛标兵”。

 

仔细去研究华为的发展,以及任正非的管理思想、战略方法,不难看到毛泽东思想的深深印记。

 

1995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纪念日,任正非在市场部整训大会上发表了《目前的形势与我们的任务》,题目与毛泽东在1947年发表的文章完全相同。而两篇文章的诞生背景也颇为相似,都是完成了“农村包围城市”,开始向更大目标攻坚的关键时期。

 

1998年,任正非写了一篇《华为的红旗究竟能打多久》,标题就是来自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的那篇著名文章,只不过一个是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一个是深沉的危机意识。

 

同年,在华为举行的“产品研发反幼稚大会”上,任正非以《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为题发表讲话,用毛泽东50年代访问苏联对中国留学生所讲的这句名言,鼓励华为的年轻研发人员对未来充满信心,相信华为经过努力一定能够发展壮大,成为与国际巨头比肩的企业。

 

除了这些,任正非还写过《反骄破满,在思想上艰苦奋斗》、《要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在自我批判中进步》,他的讲话里还经常可以看到诸如“统帅”、“将军”、“正规军”、“土八路”、“新兵蛋子”、“炮火”等军事词汇。

 

字里行间,全是毛主席的影子。

 

华为还有一句话是“集中优势兵力,攻克一个重点市场”。

 

也完全是毛泽东打仗的套路。

4

那么,作为学毛标兵的任正非,都从毛主席身上学到了什么?

 

一曰格局。

什么是格局,我思考了很久,总结为三句话:就是一个人看问题的高度,分析问题的深度,以及解决问题的法度。

最终体现出来,就是一个人为人处世的气度。你看毛主席,思考问题、处理问题,永远有一股吞吐江山、纵横捭阖、舍我其谁的气度,总是一副波澜不起,荣辱不惊的样子,高瞻远瞩放眼全局。

比如,当年秋收起义失利,毛主席的部队撤退到井冈山附近,得知山上有土匪的时候,多数人都主张直接上去灭了抢地盘。

而毛泽东表示不同意。他慢悠悠地抽了一口烟说:你们啊,太狭隘了,度量太小啦, 三山五岳的朋友还多呢!历史上有哪个能把三山五岳的土匪消灭掉?三山五岳联合起来总是大队伍。

他吐出一个烟圈又说:不能只看到这两个土匪头子、几十个人、几十杆枪的问题,这是个政策问题;对他们只能用文,不能用武,要积极地争取改造他们,使他们变成跟我们一道走的真正革命武装。

这就是毛主席一直坚持的法则,尽量团结能够团结的大多数,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任正非也是这样,去年都被欧美打压成这样了,任正非还说: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

并且提出,“我们不会排斥美国,狭隘地自我成长,还是要共同成长”。“迟早我们要与美国相遇的,那我们就要准备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做好一切准备。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

他还强调:把美国和美政客分开,把政客和美国企业分开,把政治和商业分开,把爱国和商品分开,把愤怒和理智分开。

什么是大格局,这就是大格局。

 

二曰使命。

毛主席时代,最伟大的使命是解放人民,建立新中国。1915年,22岁的毛泽东在给好朋友萧子升的信中说:“齑其躬而有益于国与群,仁人君子所欲为也。”意思是,为了国家与百姓,宁愿粉身碎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927年1月,毛泽东回韶山考察农民运动发展情况。曾经对家乡的父老乡亲们说过一段话,他说:

“我搞革命是为了无产阶级事业,我所爱、所交的朋友都是穿草鞋的没有钱的穷人。我们的革命还才开始,要彻底消灭封建地主劣绅,打倒军阀,赶走帝国主义,还得三四十年。革命不成功,我毛润之也不回韶山来了。”

这以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回过韶山。直到建国后,1959年,已经66岁的他回到韶山,睹物思人,感慨万千。提笔写下了《七律·到韶山》,

诗里有两句话,是他一生经历的真实写照: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任正非,之所以能创立出华为这家最伟大的中国企业,让很多人发自内心的尊敬。是因为他的使命感也与众不同。我总结了一下,四个字:家国情怀。

什么是家国情怀,任正非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什么时候你是个中国人呢?当你在任何时候看到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落泪时,你就是个中国人了。

所以,任正非早在多年前就为华为定下了准则:必须使员工的目标远大化,使员工感到他的奋斗与祖国的前途、民族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为伟大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中华民族的振兴,为自己与家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受对美贸易战影响,华为去年日子不好过。不过疫情来后,华为出钱出力,已经默默做了很多,之所以我们知道的很少,只是因为华为很多时候都是只做不说。

早在1月26日,大年初二,华为就宣布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赠3000万人民币,用于疫情防控,并向战斗在前线的医务、防疫工作者们致敬。而更早的时候,大年三十,华为就已经向疫区捐献了一批物资,只是华为自己没有任何宣传。

我们知道这件事,还是从别人邮政官网发的其他消息里才看到。实际上,对华为这样的公司而言,捐款捐物并不是它所作的最大贡献。作为全球最顶尖的通信厂商,在武汉爆发疫情后,华为第一时间是保障通信正常。

整个武汉、乃至湖北,不管如何封城,网是永远没有断的。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5G网络基站,就是华为紧急建设的。疫情期间,湖北官方使用的会议系统、远程会诊系统,从技术到设备,基本都是华为提供的。

任正非曾经表示过,企业属于国家,华为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更多的是分享了与时代、国家共同进步发展的机会。

什么是使命感,这就是企业家的使命感。

500

 

三曰纪律。

共产党的队伍最讲纪律,党纪严于国法,军纪还要更严。这是让我们的革命队伍在只有几百几千号人的时候,就区别于那些割据军阀,地主武装和土匪流氓等的本质区别。

其实一开始,红军队伍的纪律性也不强,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些还是从旧军阀的队伍中而来,很多思维和习惯和土匪流寇一样,他们会去搜俘虏的腰包,部队打进县城,就把商人、小贩的货物没收了,甚至把药店里称药的秤也给拿走了。

但区别还是有的,至少带部队的人不同,毛泽东看到了这个现象,并坚决进行了制止,相继宣布了流传至今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里面的内容都非常实在,比如: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打土豪的钱要交公……

当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理解,之所以制定这样的纪律,可能是因为之前说话有点凶,买卖东西有点横,借了东西忘了还,弄烂了东西忘了赔,连一个红薯都……

毛泽东的这个做法因为当时报纸的宣传很快流传开来,一些有远见的人注意到了这支队伍的不同之处,准确地说是这支队伍的领袖的不同之处。江西的一个国民党师长知道毛的做法后,非常震惊,发出了“毒矣哉”的感叹。

换成现在的说法,有点类似于“细思恐极”啊!

即使长征中最艰难的时候,也始终坚持对老百姓秋毫无犯。蒋介石打来打去,天天不屑地将红军称之为“共匪”,也没有把红军打成流寇、土匪。如果怀疑史料,可以看看对手提供的消息:

……(共匪部队)对人民毫无骚扰,有因饿取食土中萝卜者,每取一头,必置铜元一枚于土中……战电令,爱护民众,勿为匪所利用,为要。-- 蒋中正

华为也同样十分强调纪律。

华为早在90年代就耗费很大的精力,制定《华为基本法》,将华为的价值观、纪律要求以制度的方式规定下来。此后的狼性文化,最突出的也是狼性团队严谨的作风和纪律。

华为绝不允许存在害群之马,内部的监察审计力度之大堪比纪委,甚至对自己的高管也从不放松管理。早在2007年9月29日,华为举行了首次《EMT自律宣言》宣誓大会,就要求高管要宣誓做到:反对官僚主义,反对不作为,反对文山会海,反对繁文缛节,绝不搞迎来送往,不给上级送礼。

2018年的时候,任正非还曾经因为“管理不善”,被公司罚款100万,同时被罚的还有几大轮值CEO、人力总裁等等。

真的是狠起来连自己都打啊。

 

5

格局、使命、纪律,归结到一点,其实就是组织的力量。

任正非从毛主席身上学到的最厉害的东西,其实就是组织。

就像任正非自己说的:我深刻地体会到,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才是无穷的。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

我党的组织能力,红军的组织能力,全世界都罕见对手,在那个人人文盲的时代,我们就能通过组织能力,将广大穷苦的农民、工人召集起来,一起干革命;建国后,又能广泛团结各阶层的人,一起建设国家。这种能力传承至今,形成了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强大的举国动员能力。

就像这次疫情里的表现一样。日本学者加谷珪一写了一篇文章《战时状态凸显中国制度优势》,文章讲了四个方面:

一是中国从基层开始的高度组织动员能力;二是中国人的心很齐,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意识深入骨髓;三是中国的全产业链优势,保证了物资大规模生产与配送;四是基础设施的优势,水电通讯在战时高效正常运行,社会秩序极为平稳。

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是一个“不可与之开战”的国家。

今天的华为,在通信产业、手机制造、云计算等方面,都有了自己独到的核心技术,终于在5G时代站上了信息世界的浪潮之巅。

华为崛起了,西方国家终于害怕了。

他们撕下了人权、民主、法治、开放等面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围追堵截,甚至是不择手段的打击报复。

早在2013年5月,美国《纽约时报》就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等情报机构对外国企业和经济官员进行了广泛的网络监控和窃听,华为公司不仅赫然在列,而且被监听已经长达七年之久。

而任正非的女儿,也是华为高管的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拘押了整整1028天。

岂止是丧心病狂,简直是丧心病狂。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说:这不是简单的司法案件,而是有预谋的政治行动,是美国动用国家权力对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追杀。

 

面对美国的各种打压,华为既然决然地顶住了压力,坚决不投降。

 

孟晚舟被释放后,我看到的非常关键的信息也是“孟晚舟没有认罪”。

 

孟晚舟不认罪,华为公司不接受巨额罚款或赔偿,这是正义的底线。

 

即使女儿被加拿大扣了两年多,任正非仍眼含热泪说:我已经做好一辈子见不到女儿的准备。 

 

然后,继续擦干眼泪,自强不息,站直不认怂。

 

孟晚舟重获自由背后,是我们所无法想象的各种政府博弈,是包括孟晚舟自己在内的坚强不屈意志的胜利。

 

孟晚舟能够顺利归国,再次证明了毛主席说过的8个大字:

 

放弃幻想,准备斗争!

 

长女被囚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难道任正非不难过吗?

 

但无论是任正非还是孟晚舟,都以坚强的意志,从未对外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慌乱,始终是坚定信念、淡定从容。

 

就像孟晚舟曾在公开信中写的那样:

 

这一年,经历了恐惧和痛苦,失望和无奈,煎熬和挣扎。

 

也学会了坚强承受,从容面对,不畏未知。

孟晚舟坚强的背后,其实是站在一个更坚强的任正非。

500

 

古往今来,高明的政治家、军事家,及至后来优秀的革命家、企业家,成功的底层逻辑大都是相通的,就是怎么样能够团结带领更多的人,为了一个目标而矢志奋斗。

也就是《孙子兵法》里的那句核心要义:上下同欲者胜。

基辛格博士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说法:领导就是要让跟随他的人们,从他们现在的地方,努力走向他们还没有去过的地方。

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样才能够让更多的人,愿意追随自己的脚步而前进?

有利于组织的事,想尽办法也要去做;不利于组织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做。

作为组织的负责人,你在前面站着,后面是数万数十万人在看着,你怎么干,后面的人就怎么看。

你如果站得直,走得正,坚忍不拔,不忘初心。你站在前面,就是旗帜就是标杆。所有的后来人,就都能看得到,都能从中得到鼓励和力量。

去年,任正非接受采访,已经七十多岁的他,在回顾了华为员工各种舍身忘死,奋勇拼搏的事迹后说:我个人也到过尼泊尔珠峰5200米的地方,去看附近村庄的基站,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英勇冲锋?

身处风口浪尖上的任正非,面临的险恶环境,承担的巨大压力,都难以想象。

他今年已经70多岁了,这个曾经风华正茂、敢打敢拼的学毛标兵,如果不是因为华为,现在应该是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了。

但他却还不能退休,而且将要面对一个更加复杂的局面和国际环境。

 

华为将何去何从?

 

2015年1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说:沿着主航道,把握好大江大河,我们一定能走到大海。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是一切正义事业发展的历史逻辑。——毛泽东

 

我相信,只要他们一直坚持他们曾经坚持的初心和理想,绝不放弃从未放弃的原则和底线,敢于面对难以面对的一切困难和挑战。

 

那么,未来的华为还将大踏步前进。曾经遭受的种种屈辱、阻碍和不公,都将变成奋进路上不竭的动力。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

 

华为加油!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