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米·科尔宾:气候危机是一个阶级问题

500

前工党领袖 杰里米·科尔宾在 2021 年 6 月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Chris J Ratcliffe / GettyImages)

杰里米·科尔宾:气候危机是一个阶级问题

【编者按】2021年8月14日,美国左翼网站“雅各宾”刊发了前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为其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作者认为需要阶级政治来改变经济发展,将人类从气候灾难中拯救出来。

联合国秘书长宣布气候科学家的报告是“人类的红色代码”,并称这是一个严重的警告。

本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报告提到:这是近代史上最热的五年,海平面上升了两倍,冰川和海冰在全球范围内消退。

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科学家们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发出同样的警告,而我们一直未对全球变暖问题采取严厉的措施。

事实上,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曾在20世纪70年代预测过气候变化,又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公开否认气候变化的存在。

我们所处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并不是偶然造成气候变化的,而是有意为之,这使得大型污染者和资源开采者获得了超额利润。

这是我们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英国,帝国时代的财富来自波斯湾等地的石油,上世纪50年代,英国在那里发起了一场反民主政变,以保护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AIOC)的利润。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后来更名为英国石油公司(BP),在从墨西哥湾到里海的多个地点继续向大气排放污染气体。世界上大部分的化石资金都是由伦敦金融城的金融机构管理的,这些金融机构专门管理石油利润。

更多的灾难即将来临

在世界各地,各国政府继续代表这些石化机构采取行动,即使他们声称正在采取气候行动。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甚至抄袭了我们工党发展绿色工业革命的言论,但没有采取行动。今年6月,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Climate Change Committee)表明,按照目前的路线,政府甚至无法实现自己的减排目标。

2019年五一劳动节,我作为反对党领袖,成功动议英国议会发表声明,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英国议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这样做的议会。我过去和现在都坚信工党和我们的运动应该严肃对待气候和环境危机。

如果这一体系再不受到挑战,我们可以预计,在过去一年里席卷澳大利亚、西伯利亚、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东非、加利福尼亚州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洪水、干旱和火灾将迅速增加。本世纪的暴强降雨增加了五分之二。最强飓风的威力比上世纪50年代增强了四分之三,飓风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

但我们需要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些事件的后果,还有政治问题。在希腊,财政紧缩、放松监管和忽视消防服务扩大了埃维亚大火的影响。今年早些时候,在德克萨斯州,州政府允许能源公司在应急电力上进行价格欺诈,让人们背负了无法偿还的债务。

从美国到欧盟,各国政府都在投资监控技术和军事设备。花费在地中海新警卫和无人机上的数十亿美元,并没有用于绿色转型,而是用于与石化经济息息相关的边境、监控和军事装备行业。英国议会目前甚至正在讨论一项严厉的《国籍和边界法案》,目的是将在海上拯救难民生命定为非法——这使得英国与世界海洋法相悖。

随着世界各地军事预算的膨胀,强国正在为应对气候紧急情况准备冲突,而不是合作。这种错误的解决方案将增加人们的灾难,但一如以往,这将有益于少数富人。

我们可以阻止这一切

气候科学家可以准确地告诉我们,气温上升1.5或3或5度会对海平面、水资源稀缺或生物多样性造成什么影响。但他们无法预测幅度上升的原因是,我们不可能预测我们接下来将做出的选择。正如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这些仍然取决于我们。如果我们可以不采取以破坏地球为代价换取快速暴利的做法。这意味着世界各地的工人都将动员起来,争取今年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达成一项全球绿色新政,将碳从大气中清除,同时解决全球南方的不公正和不平等问题。任何地方的城镇都将受益于绿色公共交通,或新森林改造,或当地可再生能源,或未来绿色产业的就业机会。

我们处在个把富人放在第一位、其他人放在最后的体系,因此遭受了从气候变化、贫困和不平等问题,到未能让较贫穷国家高危群体接种新冠疫苗的失败。气候和环境危机是一个阶级问题。在这场危机中,工人阶级社区、污染城市和地势低洼的岛屿社区中最贫困人口首当其冲,受害最严重。

但我们仍有能力改变现状。2019年,为气候行动而罢工的小学生一夜之间引起了全球人民的兴趣和关注。如果他们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我们必须在社区、政治、学校、工作场所和工会努力开展工作,要求保护地球以及建设一个把人类生命和福祉放在首位的制度。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孙宏明 编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