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王归来!

500

  文/Andrea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七七

  封面图:©emka74/Shutterstock

  * * *

  国王节(Koningsdag)是荷兰的一个传统节日,最早可以追溯到1815年,创立者是统一尼德兰(包括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第一位国王、来自奥兰治家族的威廉一世。

500

  低地三国,曾经是在一起的

  威廉一世是奥兰治-拿骚王朝的奠基者,被称为“商人国王”,在国家经济治理上政绩斐然。他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君主,在荷兰经受了被英国夺去海上贸易霸权的屈辱之后,他非常渴望重振奥兰治家族在欧洲的统治威望和政治地位。

500

  威廉一世画像

  图:wiki

  但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艰难。尼德兰地区的内部团结源于中世纪以来共同反抗哈布斯堡王朝残暴统治的需求,而在实现独立之后,尼德兰南部的比利时与荷兰的矛盾却日渐滋长。比利时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信仰地区,与荷兰主流的新教格格不入,同时,在语言上,法语在比利时占据了绝对主导的地位,与荷兰这一方推行荷兰语完全不对盘。

  国内分裂是奥兰治家族面临的重大问题,威廉一世非常渴望团结全尼德兰地区,他创立国王节的初衷绝不仅仅是为给自己庆祝生日,显然,他的意图还在于增强王室家族在尼德兰地区的声望,通过王室走访各地和一系列庆祝活动将普通民众和奥兰治家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威廉一世渴望尼德兰地区完整而强大,但事与愿违,他推行统一宗教和统一语言的策略引发了比利时的强烈反弹,进一步激化了南北矛盾。他的政治抱负没有实现——比利时最终独立。

500

  所以今天的荷兰就只剩下北边这部分了

  威廉一世壮志未酬,但这并不影响国王节作为传统在荷兰保留至今。

  这个节日虽是由国王创立的,但在超过一半的时间里,这个节日都被称为女王节,这是因为,奥兰治-拿骚王朝的王位在现任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继承王位之前,由连续三代女王前后统治了超过120年的时间。

  国王节创立人威廉一世的孙子威廉三世的三个儿子皆早亡,其去世之时仅有一个小女儿幸存,即威廉明娜女王(1890年-1948年在位)。经过威廉三世的争取,威廉明娜获得了继承荷兰王位的资格,但根据欧洲大陆历史悠久的萨克森继承法,作为一名女性,威廉明娜仍无法继承卢森堡大公之位,于是大公头衔被交给了拿骚家族,尼德兰地区正式形成了荷比卢三国并存的格局,延续至今。

500

  威廉明娜1898

  图:wiki

  威廉明娜女王也仅有一个女儿朱丽安娜女王(1948年至1980年在位),而继承朱丽安娜王位的则是其四个女儿中的长女贝娅特丽克丝(1980年至2013年在位)。经过三代女王的传承,贝娅特丽克丝的长子威廉·亚历山大成为了一个多世纪以来荷兰的第一位男性君主,国王节的名号因此重出江湖。

500

  威廉·亚历山大

  图:wikipedia

  国王节的设立名义上是给在位君主庆祝生日,日期为在位君主的生日,比较特殊的是前任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她在位期间继续将母亲的生日4月30日定为女王节,而现任国王继位后,国王节被重新定位在国王的生日4月27日。如今,给君主过生日仅仅停留在名义上,对于绝大部分荷兰人来说,这一天是一个公共假日,更是一年一度货真价实的超级狂欢日。

500

  图:Vladimir Zhoga/Shutterstock

500

  国王节海报

  图:网络

  国王节是荷兰人民最兴奋、最闹腾的一天。在疫情爆发之前,荷兰各地的社团组织都会组织起志愿者,在这一天筹备非常带气氛的狂欢活动。

  在这一天,整个荷兰化为一片橙色的海洋,街边悬挂橙色的装饰品,商店橱窗会展示橙色的商品,走上街头的人们也大多会穿戴橙色的服饰。从经济首都阿姆斯特丹到大学城莱顿再到政治首都海牙,开party的大小船只几乎可以堵住运河河道(运河翻船事故也时有发生),花车巡游、街头派对、露天音乐会、热热闹闹地摆个大型跳蚤市场都是常规操作,王宫所在地海牙的狂欢活动甚至从午夜就已全面开始。

500

  小船堵塞运河

  图:lornet /Shutterstock

500

  图:Rudmer Zwerver/Shutterstock

500

  图:Pieter Roovers/Shutterstock

500

  图:Anastasiia-S/Shutterstock

500

500

500

  街头游行花车

  图:Johnny De Gruyter

  作为一个全国性公共假日,国王节也是一个团聚的日子。在这一天的家族朋友聚会上,人们会共同品尝卡路里爆炸的国王饼(Tompouce)。在这一天,糕点表面的糖浆会被刻意做成橙色的,并且,做饼人会随机在某一块里塞进一个王冠小卡片,吃到这块特制国王饼的幸运儿将会被封为今天宴会的国王,享受到国王级别的特殊优待。

500

  国王饼

  图:Poleijphoto/Shutterstock

  此外,在国王节这一天痛饮苦橙酒也是必不可少的仪式,苦橙酒对于奥兰治家族也有特殊的意义:苦橙酒是17世纪为了庆祝奥兰治亲王弗雷德里克·亨利赢得几场战争而被发明出来的。苦橙酒颜色为亮橙色,喝上去苦味中夹杂橙子的酸甜气息。

500

  苦橙酒

  图:网络

  现在的荷兰王室被公认为是欧洲最亲民的王室家族。在这个狂欢的日子里,王室成员必然也不会缺席。这一天里,王室成员的形象也不再端庄优雅,不管是在墙上,还是在民众眼跟前——是的,国王一大家子(包括平时鲜少履行王室义务的旁支王室成员)历年都会在这一天选择一个城市走上街头,加入到民众队伍当中,和民众一起唱唱跳跳,以及玩各种搞怪的游戏,包括但不限于投掷马桶。

500

  和民众在一起的国王

  图:Marcel Alsemgeest/Shutterstock

500

  墙上的王室成员

  图:Els/flicker

500

  国王投掷马桶

  图:ad.nl

500

  公主们玩游戏

  图:gelderlander.nl

  这两年,由于疫情的特殊原因,国王节不似以往那般锣鼓喧天,但荷兰人骨子里的狂欢基因依旧不安分——即便被困在家,也要想方设法欢度国王节。

  2020年的国王节,各地的组织协会纷纷号召民众在天亮之前在自家大门、窗户和阳台悬挂国旗或者王室家族相关的旗帜和装饰品,大街小巷和往年一样仍是一片橙色的海洋。

  Concertgebouw乐团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民众国王节当天在家演唱荷兰古老的国歌《威廉颂》(Het Wilhelmus),这首歌创作于16世纪,旨在致敬奥兰治家族的开山之祖威廉·冯·奥兰治-拿骚,歌词有些艰涩,为鼓励民众练习,乐团分享了适用于各种乐器演奏的乐谱。这个号召得到了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的亲自背书,他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号召民众学唱《威廉颂》。

500

  Concertgebouw乐团号召唱歌

  图:twitter

500

  国王背书号召唱歌

  图:twitter

  2021年,荷兰人依旧不能完全放开庆祝国王节,各社区协会组织的庆祝活动也依旧不少。Oranje协会、ANBO和Omroep Max联合推出了一项针对老年人的计划,老年人可以给国王写信,分享他们与王室宫殿有关的经历。Oranje还组织了针对青少年儿童的小规模户外活动。当然,上一年的在家齐声演唱《威廉颂》节目继续保留。

  即便没有走上街头与民众一起狂欢,但王室成员也绝不会缺席呢。面对国内严峻的疫情,王室成员作出了表率,支持在公共场所限制人流和居家抗疫的政策。国王一家在家向民众直播,出席严格限制人数的音乐会,惊喜的是,国王夫妇还携三位公主坐进了国家电视台,给全国人民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脱口秀。

500

  国王一家表演脱口秀1

  图:omroepbrabant.nl

  国王节的传统延续至今,以狂欢式的欢声笑语维系了奥兰治家族与荷兰民众之间的纽带,这大概是创立者威廉一世也想不到的吧。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明年的国王节能够恢复往日的风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