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那些于情可悯于规难容的事儿

首发于公众号“贼叉”

  写下这个标题,感觉亚历山大,但还是想说说。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有个在职老师收了两个孩子补课,结果反手被孩子家长举报,家长的理由是老师收了亲戚孩子补课没收钱,凭什么收他的钱?而且在举报后,这个老师把钱退给了家长,然后和介绍人一人出了一千求他撤销举报。结果这家长收了钱依然把举报进行到底,最后老师辛苦了一场,钱搭进一千块,还挨了个处分,事业上算是到头了。

  然后我又想到了另一个事情:某县城医院收治了一位病人,但是医院的医生水平不够,于是医院出面帮病人家属联系了一位北京的专家,利用周末过来帮着动了个手术,收了一万的酬劳。结果病人在痊愈后反手就把专家给举报了,也是退钱加处分。

  事实上,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也好,医生飞刀走穴也罢,确实不合法合规,但是挺合情合理。这两个案例中,老师和医生也都受到了应有的处罚,那么这个家长和病人呢?

  从维护规则的角度来说,这俩人。。。有功。但是讲真,谁敢和这样的家庭结亲家呢——反正我是不敢,这样的家庭能教出什么样三观的孩子?想来都不寒而栗。

  把孩子教好,把病治好,讲真给钱都是小事。谁要帮我把这两件事摆平别说花钱,我给他立长生牌位都乐意。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但是你架不住总是有马中赤兔人中奇葩的骚操作。

  更何况这个老师和医生都不是属于他自己直接的人脉关系,还有中间人在里面帮忙牵线,直接被他们坑到姥姥家去了。虽然这类人的相对占比是少数,但是绝对数量真不少。这不这几天某平台一个帖子火了:有个家长要求教育局立法,禁止教师给自己孩子补课。

  我真的觉得这哥们是个人才,不说立法的事儿教育局管不了,就算教育局能立法,他能立这个法?

  这种魔幻事情之前已经发生过,还真有人举报自己孩子的老师休息时间辅导学生学业,结果有关部门一查,发现老师是给自己亲娃补课。讲真我要是调查人员真的会殴打举报人。

500

  如果是因为老师或者医生因为钱的事不给你孩子补课或者开刀你去举报我还能想得通,但是你已经得到了利益了还反咬一口,最要命的是直接断了其他人的希望。补课如果硬要往教育公平上说,断了就断了,可是这医生以后不飞刀了,这个县里再有其他危重病人又不方便送北京的不就被你坑死了?

  这道理就是放在那美克星也讲不通。

  而且像这种举报真是一告一个准,铁证如山,但是被人知道了举报人绝对被唾弃到死。说白了它(不是错别字)们都是一类货色:损人利己——当然损人不利己的事它们也干。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总之这一窝子都得当心些,平时离的越远越好,不然富兰克林怕是都救不了你。

  我在神文聊聊你们最想听的两减政策(此文可媲美让子弹飞)中也说了:以后一对一的门槛会大幅提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担心被举报的问题。如果贸然顶风作案,被人举报,那后果会空前的严重。所以不是可靠的人带路,以后想找学科家教辅导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如果你是在职教师有偿家教,学生偷偷给你录音,反手一个举报,学到了东西还拿回了学费,然后你被处分甚至开除;如果你不是在职教师但是有教师资格证,利用周末节假日寒暑假一对一补课,学生偷偷给你录音反手一个举报,学到了东西还拿回了学费,你因为违反双减被处理;如果你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还周末节假日寒暑假一对一补课,学生偷偷给你录音反手一个举报,学到了东西还拿回了学费,最后你因为非法教学进号子都没准。

  你教一百个没出事,被一个举报以后你就不会再对不熟的家长信任了。毕竟和钱比起来,稳当才是要紧的。这也是我说的以后一对一的门槛会非常高的原因:并不是老师少,而是因为老师认为你不够可靠。所以珍惜你身边能教课的朋友吧,以后你很可能会从他们嘴里听到一句话:你的娃教就教了,其他人就算了吧。

  毕竟和被众人的谴责比起来,有的人确实家里差那几千块的学费买骨灰盒,宽容些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