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吴亦凡被捕叫好

500

最近这段时间,政事堂写过两个社会事件,一个是故意撞死多人的宝马理发师,一个是吴亦凡和都美竹的大战。

这两篇文章发完后,留言区被狂轰了好几天。

无数的吃瓜群众都在批评我瞎推演,说tony是因为炒币,说资本会死保吴亦凡,总之就是“你对资本的力量一无所知”。

面对这种批评,只能交给时间......

随着昨晚吴亦凡被逮捕,段子手满天飞,政事堂就不在短板上发力了,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热炒吴亦凡,以及背后行为逻辑的内核。

喜欢从历史韵脚找思路的我们,则要从一个历史片段回顾起。

1980年,一位叫做朱国华的大学生毕业,被分配到天津铁路分局自动化指挥部。

被领导们特意照顾的朱少,人长得帅出手也阔绰,很讨女孩子们喜欢,甚至一些崇拜他的女孩子都主动献身。

朱国华利用头上的光环和手中的权力,勾引、诱骗、笼络、控制、要挟女青年,大肆进行流氓、强奸犯罪活动,把天津市和平区睦南道100号变成了一个大淫窝。

甚至还伙同朋友,将玩弄、蹂躏的女青年,互相转让,使受害人继续受害,从而形成以朱国华为首的流氓犯罪团伙。

但是,当时很多人都绝没想到,这个潇洒堪比吴亦凡的公子哥,却在三年之后栽了。

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等三个重大决定。

22天之后,9月24日,星期六,朱国华被反绑双手,在多辆摩托车及警卫车的簇拥下,驶过熙攘的中山路,前往刑场。

判决书显示,他强奸妇女8人,强奸未遂4人,玩弄妇女7人,猥亵6人。

这个历史进程的背景,是1983年初,改革开放全面加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改开与经济取得高速发展的同时,发展的不平衡,使得国内的矛盾冲突迅速激化,尤其是随着开放带来了意识形态冲击,更是让全国的犯罪率激升。

而对朱国华这种先富起来的严厉处置,其震慑力能够极大降低全国犯罪率,也能够让民众得到满足感。就像当年天津统战简报中《一些党外人士对处决朱国华的看法》提到的:

“头批杀40个,是因为他们爸爸官不够大,杀鸡给猴看,但猴子不怕”,

“像朱国华这样高身份的人的子弟被枪毙了,这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了”。

随着这批先富起来的资源垄断者被严厉处置,一方面,受到了制裁的恶势力犯罪率迅速降低,社会稳定性提高,另一方面,在改开中受到冲击的民众,有了共同的敌人,也有了看枪毙的发泄通道,心中的不满也大幅降低。

还记得之前写宝马理发师恶意撞死多人时,政事堂说的么,经济形势决定了,如果不做点什么引导的话,这种恶性伤人事件会有全国泛滥的趋势。

对吴亦凡的热议与严厉处置,就是“做点什么”。

对违法集团的严厉处置,震慑之下能够极大降低全国的犯罪率;同时,让大量群体有了集体发泄的通道和共同的敌人,他们也就不会把怒气发泄在无辜之人的身上。

想明白了这个,对媒体们调侃和抨击吴签,都是要支持和转发的,收拾他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