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宣传、金融贷、退费难……成人教育乱象难止

500

对于刚刚步入社会,憧憬着提升学历、技能赚钱的年轻人,可能还没挣到钱,就先摔了一跤。

撰 文 | 一 晖

“为报考二级注册建筑师缴费8000元,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报名了某大学的工程管理课程。最后却疑似因所学专业不符合报名要求,考证失败;寻求退款却遭拒绝。”

成都商报日前报道了一起关于学慧网退费难的事件。

实际上这并非个例。去年,QTV-2(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也报道了一起关于学慧网的纠纷,涉及金额达9370元。

学慧网甚至也不是唯一一家有相关问题的企业。在成人教育市场,始终存在着虚假宣传、金融贷、退费难等乱象。

“重灾区”

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相比于K12、学前教育等培训机构,成人教育培训是投诉的绝对重灾区。

以在B站做过投放的潭州教育为例。在黑猫平台上,这家机构的投诉案例数量竟高达8396起。这个数字有多夸张呢?对比登上黑猫投诉月度“黑榜”的乐乐课堂,其投诉量只有33起;瑞思英语投诉量只有51起。甚至去年“倒下”的学霸君,其投诉量也只有3418起。潭州教育的投诉量,是学霸君的两倍还多。

500

而开篇提到的学慧网,其投诉量也高达4732起。另一家机构师大教育,其投诉量也将近3000起。

除了投诉量大这一典型特征,关于成人教育的相关投诉,往往涉及金额也较大。比如6月16日,一则关于潭州教育退款难的投诉,涉及金额为9680元。6月17日,师大教育的一则投诉,涉及金额则为9648元。更为夸张的是,一家名为“天公华师”的平台,有学员被引导考了12个证,涉及金额9万元。

500500

在投诉缘由上,大多数都是退费难。据消费者的投诉,多数人在各大平台看到宣传,进而在销售人员的引导下付费,实际发现并不符合个人情况。而在寻求退款时,工作人员则用“打太极”、“要求等待”等方式迟迟不予退款。

比如,有学员在潭州教育上报名学习音乐制作,缴费第二天试图退费,却被要求等待15天。还有报名了的学员在未上过课的情况下协商退费,对方却先以“考籍补录”的名义拒绝退款,后以“不符合协议退费条件”拒绝。从4月开始的退费申请,直到6月仍然未能顺利退费。

500500

蓝鲸教育发现,诸多投诉里有不少学员背上了金融贷。例如上述两名学员,分别使用了分期乐支付和支付宝的花呗分期。在这些投诉的学员中,有不少是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在没有丰厚收入的情况下早早背上了债务,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个人征信。

实际上,早在去年315,央视就曾曝光了培训机构诱导消费者贷款。当时英孚、北大青鸟、仁和会计纷纷被点名。可一年后,很多教培机构依然存在这些乱象。

投诉数量多、涉及金额大,且乱象始终没有消减,成人教育目前已是教培行业投诉的“重灾区”。

需要深思的是,在有如此多投诉的情况下,为何仍然有学员不停坠入这个漩涡?

“坑蒙拐骗”

实际上,从很多学员的反馈来看,这些教培机构的方式都令人防不胜防。

在前期招生上,成人教培机构的广告投放往往采用更有吸引力的方式。比如,在B站投放广告的师大教育,其“广告”非常模糊且难以察觉,但主体部分却十分强调“成为UP主接广告”。

500

而在非品牌广告投放上,机构通常打着“免费资料分享”的名义吸引学员。而这些资料通常都导流到个人微信,随后推销课程。对于很多想提升学历、或创造一份副业收入的学员来说,这些方式不容易察觉且往往有着不错的转化效率。

500

对于有意向交费学习的学员,招生人员或是宣称考试很简单,或是宣称“不过退费”。甚至还会用“优惠时间有限”等套路,鼓动学员报名交费。

500

而这些机构的官网信息披露往往相当不到位,学员很难查询到有用的信息。比如,在师大教育的官网上,从6800元的课程到17000元的课程,授课老师竟然是同一位。这位老师的介绍也十分简单,只是号称“自考授课1000余小时,指导超过10000名学生通过考试”,根本没有教师资格证等相关信息。

500

除此之外,这些不同价位的班型,连课程介绍都几乎一样。价值17000元的无忧至尊班,其课程安排竟然只写了一个“略”字。

500

而潭州教育的官网上,售价近5000元的“成为rapper”课程,其讲师的介绍竟然是“急事打电话”。

500

在如此有限的信息下,学员往往无法辨别真伪,更无法判定这些课程是否有价值、是否适合自己的专业、能力等等。不少课程的价格动辄上万元,当学员无法负担如此高昂的学费时,不少机构又会推荐金融贷: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解决了”学员的学费压力。

500

金融借贷渗透成人教育,虽然屡屡引发争议、甚至被官媒点名,但仍屡禁不止。很多培训机构在其中赚得盆满钵满。比如,上市公司达内科技的年报显示,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有45.6%、52.3%和15%的学生使用贷款支付学费。贷款转介服务费收入分别是1809.6万元、1993.9万元、780.1万元,三年共计赚了4583.6万元。

用免费、赚钱等方式吸引,变相夸大课程吸引力,以金融贷进一步诱惑学员报名高价课程。通过一环套一环的方式,让学员一步步掏空腰包。

一旦学员发现课程名不副实,往往陷入退费无门的境地,甚至连机构也都关门大吉。

相比其他赛道的教培机构,成人教育机构出现经营异常、倒闭、跑路的情况更加隐性。比如,今年5月,有消费者在北京市朝阳区领导留言板上投诉称,“天公华师教育以承诺证书挂靠为名,欺骗我先后报名了智慧消防、智慧建造,全过程项目管理共计16000元。又以出售名额为名报考了BIM花费了9000元,现在微信、电话均联系不上了,请求退费。”

区市场监管局则表示,被诉企业未在注册地经营,且查无下落,已将被举报方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500

蓝鲸教育查询天眼查发现,天公华师的实体公司北京天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早在今年4月就被列入异常经营,原因也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可一直到今年5月10日,其还在发布招聘信息。

500

鱼龙混杂的市场现状,对刚刚步入社会,憧憬着提升学历/技能赚钱、把爱好变职业的年轻人来说,可能还没挣到钱就先遭遇了当头一棒。而这些现象,也必将受到进一步监管。

今年3月,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针对专业技术类职业资格培训机构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举办注册消防工程师、建造师、造价工程师等24类职业资格培训的社会机构,明确了培训基本规范的“负面清单”。包括发布虚假广告、夸大培训效果等,并专项治理培训机构宣传“考试包过”、“不过退费”等行为。对于成人教育机构来说,也应当摒弃当前零和游戏的做法,真正不辜负学员的期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