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哥哥爷青回,妹妹毁童年?背后都是资本市场的“阴谋”

题图 / 宇宙巨人:启示录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辉克显灵,我是希曼!”

500

2019年底,Netflix公布了《宇宙的巨人希曼》新作动画《宇宙巨人:启示录》。近日该作发布了先导预告,并预计新作第一季于7月23日在Netflix上线。 

500

从先导预告来看,《宇宙巨人:启示录》还是保持了以往的风格,希曼浑身腱子肉依旧,这让不少在下面留言的粉丝大呼:“爷青回!”也有粉丝表示:“希曼回来了,希瑞还会远吗?”实际上,希曼的妹妹希瑞,这位中国80后童年女神的重制版动画,早于2018年就在Netflix上线。新版希瑞从金发碧眼窈窕性感的欧美辣妹变成了小姑娘,也曾也引起部分老粉丝们的抗议:“这是哪门子希瑞?”

500

问题来了,为什么同样是被Netflix改编,这两兄妹却遭遇了这么大的区别待遇?为啥在中国观众的记忆里,希瑞会比希曼更具影响力?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得从上世纪80年代讲起。

“我叫阿多拉,希曼的亲妹妹……当我抽出剑说道‘赐于我力量吧……SHE-RA,SHE-RA,SHE-RA,SHE-RA,SHE-RA,我是希瑞!!’……我和其他的朋友们一道,为解救以希利亚,与罪恶的霍达克进行着战斗!”

这段《非凡公主希瑞》动画中的开场白,对于80后的中国观众来说可谓是耳熟能详。根据动画制作的时间线来看,诞生于1983年的《宇宙的巨人希曼》比《非凡公主希瑞》在北美电视台上映时间提前了2年。但是在中国市场,先于1988年和中国小观众们见面的是希瑞,比希曼入华时间还提前了近一年,这也是为什么不少80后对女超人希瑞的印象会更加深刻。

1987年,对于中国儿童、中国动画片人以及中国各地电视台来说,发生了一件影响全国动画市场大事,那就是北京电视台举办的“国际动画片展播”。

500

 这场展播活动汇聚了来自全球各地10多个国家的40余部题材多样、风格各异的动画片样片,《非凡公主希瑞》也在此之列。整个活动持续了近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可谓是中国儿童最幸福的电视时间了,同时也为后续地方电视台引进海外动画片做了很好铺垫。活动结束后,包括《非凡公主希瑞》在内的优质动画片便被陆续引进,填补了中国儿童的愉快时光。 

当时的中国画家们(注意:是画家,不是漫画家)也用中式风格对希瑞、希曼进行了全新解读。

500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国内一些画家为了蹭希曼和希瑞的热度,为他们开启了“IP联动”计划,比如《孙悟空三救希瑞公主》《葫芦娃出山助希曼》《希曼大战变形金刚》等等,这些脑洞大开的同人衍生故事书可以说是把小观众脑子里演练的动画角色大战具象化了,在当时非常受欢迎。

500

虽然在国内希瑞先于希曼进入,但是在海外市场,希曼的名号却比希瑞更加响亮。

1981年,作为美泰新玩具的希曼登陆美国玩具市场,这个突然出现的肌肉猛男让当时市场的主力消费人群美国儿童感到莫名其妙,虽然希曼的玩具有附赠漫画书,但是销量并不理想。那么希曼是如何从可动人偶走向动画化的呢?

将希曼作为美泰对抗《星球大战》玩具的重要产品线,是希曼动画化的一个原因。从当时一些新闻的边角余料中,我们发现对抗《星球大战》玩具只是其中一个方向,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在1983年的雅达利大崩溃中,美泰推出的Intellivision游戏机同样死无葬生之地。

500

作为仅次于雅达利的游戏机,Intellivision的失败不仅让美泰背负上了几百万美元的债务,更重要的是损害了美泰与美国最大的玩具商店玩具反斗城之间的渠道关系(当时游戏机都在玩具店里销售),进而影响了美泰旗下其他玩具的销售。或许是为了拓展新渠道,也可能是为了寻找新的营销模式——美泰找到了飞美逊(Filmation),希曼开始动画化。

《宇宙的巨人希曼》在美国娱乐市场开创了几个第一。它不仅是美国少见的以正反两派战斗为主的动画,还是美国国内首个围绕玩具制作的动画片,播放模式的改变则是它在短期内风靡美国儿童市场的关键。

从类型上来看,希曼动画剧情老套,基本上每集都是与对头骷髅王之间战斗,这种以战斗为核心的动画,在当时的美国相当少见。美国某非营利性组织一直抨击了美国动漫作品内含的暴力画面,希曼的出现使得这本来平静的湖面再起涟漪。为了缓解这个问题,制作人员在设计动作场面时大大弱化了暴力效果,还让露姬在每集片尾登场为儿童观众科普教育知识。

另外,动画制作方飞美逊在《宇宙的巨人希曼》的发行上并没有找美国的三大电视台——NBC、ABS和CBS,而是将此片以“节目联卖”的方式卖给了90多家美国独立电视台以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电视台。在这些电视台,这部动画以每周一到周五连播5集的形式在美国儿童观众群体中产生了巨大影响力。

正因为从内容定位到播放形式上的创新突破,《宇宙的巨人希曼》很快在美国市场走红,成为当时的流行文化符号。这一部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动画至今仍在被其它作品引用、恶搞和致敬。比如在《魔兽世界》沙塔斯城中阿拉希盆地的军需官NPC中,联盟这边是希曼和太空虎,而部落那边则是骷髅王。 

500

希曼成功在欧美打开了男孩玩具市场,并且为美泰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女超人希瑞的出现则是美泰希望另辟蹊径的女孩玩具品类。

《非凡公主希瑞》动画里,希瑞定位为起义军的领袖,希曼的妹妹,其动画内容基本沿用了《宇宙的巨人希曼》的风格。但是在玩具的设计上,二者定位就出现了偏差——希瑞的玩具可以换衣服,可以梳头发。

500

熟悉美泰的读者一定看出来了,这参照了美泰旗下最为著名的玩具——芭比娃娃。虽然看起来这种做法没错,但是希瑞玩偶的销量平平,在美国本土的影响力远远不如希曼。

所以,就希曼和希瑞两者之间的商业价值而言,Netflix用不同的内容形式来重启这两部动画,也就说得过去了。虽然新版希瑞的风格大改,但是新版画保留了老版大部分设定,还增加了当下很多流行元素,IMDB的7.9分也证明这样的改动更适合如今的年轻观众。

500

在美泰的发展史上,希曼绝对是一个有着重要战略地位的IP。它不仅仅在80年代帮助美泰抵御了《星球大战》绝地武士的进攻,还成功在美国市场开创了以长篇动画带动玩具销量的商业模式。不过这样的盛况总有一日会落幕。

1987年,美泰希曼玩具年销售额仅为700万美元,而前一年高达4亿美元。两年间希曼玩具销售额的落差比过山车还要夸张,其原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认为是当时NES游戏机的流行对美国整个玩具市场的撼动,有人认为是当年上映的希曼真人电影表现太差所致,有人分析是希曼之前过于成功使得系列产品在终端市场供过于求积压过多,还有人认为是变形金刚等新玩具线的出现外加美泰新高层运营策略的转变——不管原因如何,希曼最终快速淡出了欧美玩具市场。

尽管已经过去了近30年,玩具市场日新月异,但是希曼仍旧拥有一批固定粉丝。在每年的“POWER-CON”展会上,这些已经年过四十、大腹便便的希曼粉丝们,依然会COS出自己喜欢的样子欢聚一堂。

500

面对这些情怀满满的核心粉丝,美泰自然也有“收割”的方法。2002年的新动画《宇宙的巨人希曼2002》虽然在新一代的儿童观众中折戟,但是推出的精致玩具却吸引了已成年的粉丝群体。如今,你可以在漫展里看到美泰和Super-7合作的售价高达近百美元的高端重塑版,也可以把300美元的辉克堡搬回家,甚至还有手游——虽然手游就不那么成功了。 

500

眼下,Netflix请来知名宅男导演凯文·史密斯执导的《宇宙巨人希曼:启示录》将开播,这部动画将补完《宇宙的巨人希曼》故事线中经典的未收尾剧情,也将迎来他与骷髅王的最终大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希曼IP的最终结局。在如今文艺复兴的大浪潮之下,怀旧的希曼和全新的希瑞还将活跃在更多的作品中。

资料参考:

《童话往事》( 作者: 赵丰 / 罗星海)

《The Toys That Made Us》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