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剧组数量锐减、五十个人争配角 | 飘HOME、酒仙公寓剧组现状调查

作者 / 嘉栖

编辑 / 白萝卜

最近这里剧组多不多啊?

“确实少了很多,以前这一排没有空房间,都是剧组,现在这一层就剩两个了,”飘HOME的一位制片助理说道。

听说现在戏少了,来试戏的人还多吗?

“挺多的啊,我们上个月见了有600多人呢,”一位星城国际公寓的演员副导演这样说。

都说行业寒冬,你们觉得有影响吗?

“当然有啊,就你现在看到的这楼里的二十来个剧组,可能很多都是开不了机的,”酒仙公寓的一位剧组人员感慨道。

五个月前一纸“阴阳合同”,整个影视圈被搅得天翻地覆,影视寒冬的漫长雾霾中,人心惶惶,那些驻扎在京城各处的剧组们怎么样呢?

500

对此,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实地探访了京城四处以剧组长期驻扎闻名的聚集地——大望路飘HOME酒店,九龙山阳光旅店,酒仙桥的星城国际公寓和酒仙公寓,一看寒冬究竟。

500


500

剧组真的少了

大望路飘HOME酒店中,一排排房间大门紧闭,偶有几个保洁员在打扫卫生;酒店大堂显示组讯的电子显示屏从前多达几十页,如今翻个两三页也就到头了;大厅以往可以从天花板贴到地板的花花绿绿的组讯墙,现在只缩成皱巴巴的一小块——“你能看到的就是全部在这的剧组了,有些还是已经走了组讯还没撕的组,已经半个月没新组进来了。”

“那件事之后,很多项目都黄了,剧组都撤走了。”一个刚刚起床不久、已经在飘HOME住了一个多月的制片助理说道。

500

▲上图是今年六月飘HOME的组讯墙,下图是如今的组讯墙

曾经被誉为“国内最大的网大前期筹备地”的飘HOME,在辉煌时期曾达到一天有40个剧组同时驻扎,怀揣着明星梦想的小演员们来来往往,门庭若市。而如今,一层里只有两个房门上贴着剧组告示,其中一间房门紧闭,另外一间有位中年男子一边抖着脚一边做着海报,对于拍sir的采访还连连摆手:“你们别乱拍啊,我们这个戏是政府的,你们自己惹了事别怪我。”

500

▲飘HOME内安静的走廊

同样的,剧组锐减的情况,在酒仙桥星城国际公寓也很明显。

不同于飘HOME以网大剧组为主,星城国际聚集的剧组相对规模更大,也更规范,且驻扎者多以选角工作室为主。

在星城国际公寓昏暗狭窄的楼道内,仅有一部由博纳出品的《中国机长》还敞开大门,遴选演员;除此之外,还有几家常驻于此的选角工作室,如自在映画、大汉创喜等,各自接有项目,偶尔有经纪人来投递演员资料。

“这边的剧组也不多了,可能就两三个吧,”公寓保安说道。

寒冬之下,项目减产,确确实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剧组的数量,不过剧组生存也正在受到入住酒店的“排挤”。

早些年也有不少剧组驻扎在九龙山地铁口旁边的阳光旅店,在拍sir探访之时,这里仅有三个剧组开张:一部网剧《再见,青春》,两部院线电影《叨叨警察》和《夺宝大师》。

500

“主要是我们酒店接的(剧组)本来就少,也不愿意他们来。他们人杂,也没有素质。你看那烟头,都乱扔。待会儿差不多到点了,我又该去巡视了。”说起剧组,酒店门口的保安大爷抱怨连连。

大望路的飘HOME也因为今年夏天的“打人事件”而接受整改——“打架之后,上面要求酒店进行整顿,大概从10月开始,剧组才慢慢又进来了。而且现在剧组必须得有公司的营业执照、各方相关的证件才能登记,”酒店前台服务员解释说。

如此看来,剧组的寒冬似乎更是雪上加霜。


500

演员上戏更难了

戏少了,剧组少了,演员自然也活少了,竞争也更加激烈了。

驻扎于星城国际公寓,负责给《中国机长》招收演员的CD Home选角工作室负责人告诉拍 sir,仅上个月来试戏的就有600多人——“这还不算那些递资料的,最多的时候一天大概有50个人来试戏,目前还是有一些角色没定。”

500

另外一处剧组聚集地酒仙公寓中,情况更热闹些,这里的剧组有二十多家,当然竞争压力也更大些。

拍sir随机走访了公寓内几个楼层,每层都有剧组,少则一个,平均有两三个,且其中还站着不少来试戏的演员,电梯里也颇为热闹,看上去大多是经纪人带着演员前来面试。

一位超级网剧的副导演几乎一整天没休息,面对拍sir的询问,指了指堆在窗台上和墙边的好几叠简历:“你看那些,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他们(演员)的竞争一直都很激烈。”

还有一位在飘HOME碰到的演员经纪人,在酒店没见成剧组,倒是和我们吐了一番苦水:“以前是组多人少, 你去了,人家就可以定你了。现在是组少人多,你要上戏比之前难了太多了。打个比方,以前一个角色可能就10个人抢,现在即便是一个网大的男一,竞争者可能就有50—100个人。”

这位经纪人平均两三天就要来飘HOME一次,为自家演员寻觅上戏机会,但面临着空荡荡的酒店,他也奔波地颇有些无奈——“跟之前比差太多了,说句不好听的,我恨不得我家艺人天天都在戏上。挣钱是一回事,你想想,他们一个个用那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你,期待着什么时候能有个戏啊,你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啊。

500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人依然在冷若冰霜的环境中寻求生机,也有人直接就歇了,据这位经纪人讲述,随着这场寒冬来临,有不少演员已经不出来找戏了。

“现在确实难啊,希望明年能好点。”采访之后,经纪人背着双肩包继续走进冷风赶去下一个剧组聚集地了,看着他依然走得精神抖擞,突然有点被小人物的努力光环感动到。


500

谁走不出寒冬?

在拍sir走访的四大剧组聚集地中,有萧索的,也有忙碌着的,寒冬之中也可见行业百态。

“影视寒冬影响的都是那些五百万以下的项目,飘HOME那些都是一百来万的网大,我们这种项目不会受影响的。”一位在阳光旅店中吃着麻辣烫的剧组人员说道。

“您这个项目投资是多少啊?”

“一个亿!”

这位剧组人员所说是真是假我们保持怀疑,不过从她的讲述当中也可以看出,不同的剧组聚集地之间还是存在鄙视链的,例如飘HOME当中多是网大剧组,那里的房间租金也相对较低,至于酒仙公寓的房屋租金要在两万到两万五之间,自然也要实力更为雄厚的剧组才能够在此处栖息。

在几位艺人经纪口中,酒仙公寓里也多是大制作、大投资的项目。拍 sir通过实地探访和查阅各类组讯微信号发现,驻扎在酒仙公寓的剧组主要以大型电视剧、超级网剧为主,其中不乏企鹅影视(《外貌至上主义》)、欢瑞世纪(《同桌的你》、《如花·似火》)、博纳影业(《笑昆仑》)等业内大部头公司的身影。

500

其实寒潮来袭亦是大浪淘沙的过程,寒冬不会要了所有人的命,而会断送了那些投机取巧、浑水摸鱼之辈的后路。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文化产业还是需要有一些有文化、有专业度的人去做。那些低门槛进来的人,会因为高要求和高标准而被淘汰。因而在某种程度上,寒冬也许是好事。它会让产业更规范,会淘汰掉那些投机取巧者,大家也会越来越关注真正做内容的项目。”

谈起当下境况,有人认为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住在飘HOME的那位制片助理对拍sir说:“最难的是八、九月份,现在已经有慢慢回暖的趋势了。”

当然,也有人对于这场影视寒冬不甚在意——“我也不管什么寒不寒冬,忙都忙不过来,我只管好自己手上的事就好,”一位穿梭在选角导演和面试演员之间的助力说道。

还有一位夹着一堆材料,从电梯间急匆匆走出来的副导演也说:“没觉得寒冬啊,刚接了三个戏,忙着呢。”

回想此趟探访中,飘HOME一排排房间大门紧闭,几个投递资料的艺人经纪张望着;星城国际公寓昏暗的走廊尽头,忽然蹿出一只胖猫在静谧中吓人一大跳;通往阳光旅店7号楼的路上,金毛和大白鹅同住一窝曲项向天歌,两只孔雀茫然望着路人;酒仙公寓房间里不时传出声情并茂的台词朗诵声,打扮精致的演员们走进这里如同走进星光大道。

500

拍sir眼之所见之魔幻,似乎也印证了影视圈的浮沉虚实。寒冬之下,有人冻其筋骨,大吐苦水;有人不置可否,顾左右而言他;有人依然抱有信心:这不,情况已经好转,春天就要来了。

这四大剧组聚集地也算是如今影视圈生态的一个侧影,一场寒冬“冻死”了许多人,也“冻醒”了许多人,寒冬虽然漫长但也会过去,你将以何种姿态迎接春天,或许是下一个应该思考的问题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