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取消“公民出生地原则” 特朗普何以前倨后恭?

北美时间10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将谋求通过行政命令,取消沿袭已久的“公民出生地原则”,也就是说一旦其目的如愿,人们耳熟能详的“只要生在美国领土上就自动成为美国公民”惯例将成为历史。

500

但仅过一天,就在美国乃至全球关注此事的人们议论正炽之际,特朗普却来了个“急刹车”兼“大拐弯”:他在公开场合宣布,经过“深思熟虑”,是否取消“公民出生地原则”这个问题“最好还是交给议会来决定”,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放弃了此前试图绕过立法机构、仅凭自己作为美国最高行政首长的身份和权力改变“公民出生地原则”的尝试。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结果出炉后不到两小时,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就被特朗普扫地出门,极富讽刺意味的是,这位司法部长一直不遗余力支持特朗普排斥非法移民和难民、取消“公民出生地原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贯在推特等平台上“饶舌”的特朗普,却再未对是否取消“公民出生地原则”多置一喙。

特朗普多变世人皆知,尽管如此,在“公民出生地原则”问题上如此迅速而明显的“前倨后恭”,也不免令人瞠目结舌。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问题之所以能掀起轩然大波,争议的关键不是出生公民权本身,而是能否用行政命令废除出生公民权。

美国公民出生地原则(Birthright citizenship in the United States)指凡在美国领土和领地出生的人都能自动成为美国公民,这一原则源于英国普通法,但1857年美国最高法院曾裁定,黑奴在种植园出生的子女不是美国公民,这项歧视性规定在南北战争后遭到严厉批评,为此1868年美国将“公民出生地原则”明文写入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如果仅仅是寻常案例,那么按照美国所遵循的海洋法系惯例,法院可以通过确立新的案例、推动新的立法和修宪来推翻前例,也可以由总统通过行政命令来打破;但倘若案例已成为宪法的组成部分,则除非参众两院以绝对多数通过新的宪法修正案加以推翻,否则任何人和机构都不能违背原宪法及修正案条文规定。

特朗普10月30日宣称要通过行政命令取消公民出生地原则的做法,就明显违背了美国宪法中所规定的宪法修订原则,攘夺了国会的立法权,结果连同属共和党的下院议长瑞安也立即表示不满和公开批评(这等于也攘夺了他这个议长的权力),巨大的压力迫使一向“任性”的特朗普也不得不紧急转向,通过“急刹车”和“大拐弯”含蓄妥协,承认自己没有通过行政命令改变宪法及修正案内容的权利。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自己根本无此权利,之所以明知做不到还要说,是因为11月6日中期选举就要投票了,目前共和党在参院选举中民调形势较好,而在众院选举中民调显示不利,而“洪都拉斯难民大篷车”事件又让他焦头烂额,让非法移民问题愈加突出,此时他故意炒热这一话题,目的无非是借机抛几句狠话,最后取悦一下在这个问题上持强硬立场的保守派基本盘罢了。

无独有偶,11月6日中期选举后被他“秒杀”的塞申斯其实早就传说会丢官,之所以特朗普一直忍到选举尘埃落定才“痛下杀手”,同样是担心自己在此次助选中一直大打特打的“移民及难民牌”受到干扰——众所周知,在如何对待非法移民和难民问题上,这位前司法部长的立场和特朗普如出一辙,这即便在其内阁和“西翼”中也是较为罕见的。

至于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为何要反对“公民出生地原则”,则主要因为这一原则让大量非法移民、难民出生在美国的孩子自动变成美国公民,而这些“另类美国公民”绝大多数成为民主党支持者,这导致共和党在主要“数人头”的众院选举中越来越吃紧,鉴于非法移民、难民生育率偏高,未来长此以往,共和党候选人当选总统概率也会降低。

此次中选投票前,分析家们普遍认为,共和党继续控制每个州固定两席(改选1/3)的参院、甚至稍稍扩大领先优势压力不大,但想保住“数人头”分配席位的众院席位优势就很吃力,中期选举结果证实了这一预测。如果美国未来一直延续“公民出生地原则”,民主党人会在一系列“数人头”选举中占据越来越有利的地位,这是特朗普所不能忍耐和接受的——事实上也是几乎所有共和党人所普遍不能忍耐和接受的。

正因如此,单纯谈是否应继续保留“公民出生地原则”,共和党内分歧很小,比如瑞安本人其实也反对这个原则——但他更反对绕过国会的基本权利,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去废除这一明文载入宪法修正案的原则,因为此例一开,今后变成民主党总统在台上,如法炮制来个反操作,共和党人又如何招架?

种种迹象表明,“用行政命令宣布废除‘公民出生地原则’”,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特朗普一次浅尝辄止的“火力侦察”,从他选后立即“炒”掉塞申斯推测,深知此举阻力巨大的他暂时不会再在这方面轻举妄动,但严厉对待非法移民毕竟是其政治纲领的基础所在,相信稍作蛰伏后他仍会在这一问题上迂回前进。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