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聊聊生育率

  聊聊生育率的事情。

  “七普”的数据公布好些天了,生育率不乐观,这点大家早有预期。之前写了一篇《魔兽世界》的文章,有读者说:“好家伙,很内涵嘛~”我回复说,这真的就是聊游戏,因为生育问题这么内涵着聊说不明白,是个很复杂的事。

  生育率低,是进入现代社会后全人类都面临的局面,东亚看起来问题更大,不只是因为不生,还因为东亚不像欧美那样有吸收移民这个挂,并且,东亚的人口基数在这,靠外来移民解决人口问题也不现实。何况,如果我们假设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一致,全部进入了现代化,且全面接受了与现代化配套的价值观,那么用移民的方式还能把发达国家的人口坑填上吗?

500

  我估计就不能了,那就成了拆东墙补西墙,就像游戏里服务器合服一样,总人口持续下滑,不管如何往一块集中,鱼塘总有干涸的时候。

  所以,现代社会迄今为止在价值观上存在逻辑不闭合,这应该是人口问题的根本。经济的影响反而是两面的:

  越发达越不生,越穷越生,经济跟生育率成反比;

  但从社会舆论抱怨生不起来看,不生又好像是因为穷。

  只从经济角度,不能解释所有问题。生产力发展让人类实现进步,但不管哪个能存活至今的人类文明,它们在延续之中,必然有超越经济层面的核心价值观,而这种核心价值观一定能支撑生育制度,不然生育这种收益回报慢,且需要持续投入的投资,对于物质匮乏的传统社会来说,本该是予以控制的行为。

  传统社会的价值观,西方跟东方不一样,印度跟中国又不一样,我们就不去关心基督教和印度教如何,只谈我们自己传统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儒家。

  在儒家价值观的道德修养里,“孝”被摆在了第一位。既然要“孝”,那总得有父有子,下无所继也就无所谓“孝”。儒家对君子的要求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和平天下”跟普通人关系不大,“修身齐家”倒是每个人的事。

500

  简单来说,一个普通的传统中国人,他的人生目标可以简单概括为“传宗接代,光宗耀祖”,前一句是人生最基本的目标,后一句差不多是人生最高目标。虽然不管是传宗接代还是光宗耀祖,都需要经济基础是支撑,但这种价值观依然是超越经济的,比如:

  在一个传统社会的中国人看来,一个没儿子的有钱人,未必比自己儿孙满堂更成功,因为这个有钱人甚至没有完成人生最基本的目标;

  不管一个人有多穷,除非是真的随时可能饿死,不然无论如何他都要创造条件生儿子,养儿子。为了这个目标,可以不介意成本,并且,“有个儿子”这件事本身,要远比“养儿防老”或者“填一口劳动力”更重要。

  所以,段延庆在段誉默认了他之后,立刻觉得人生的一切苦楚都值了,即使他既不能享受一天皇帝老子的荣华富贵,这个儿子也不会给自己养老送终。但“有儿子,且儿子完成了自己的夙愿”这件事,就足够他对祖宗有个交代,段延庆觉得,他的人生完整了。

500

  在儒家价值观里,父母与子女的价值深度绑定,甚至可以说,传统社会的最小价值单元并不是个人,而是家庭。那么生育这个行为就赋予了这个最小单元无限时间的价值实现能力,因为一个人自己可以不“光宗耀祖”,但只要他“传宗接代”,未来就有“光宗耀祖”的可能,这相当于一个人获得了价值实现层面的永生。

  undefined

  儒家文化对生育上的影响延续至今。不管如何不情愿,大部分人还是要结婚生子,因为传统价值依然深深印刻在脑海里的上一代人,他们会想尽办法逼你就范。并且,在我们这一代人心里,也普遍觉得“生一个”对家里有个交代是件应然的事情——当你觉得需要给家里有个交代时,就说明传统文化的家庭伦理价值观还在影响你,因为在现代社会的价值体系里,下一代人只对自己负责,成人之后,原生家庭就不能决定你的价值选择了。

  是的,现代社会切断了生育在价值传承性上的意义,因为子女和父母是完全独立的价值单位,社会的最小价值实现单元从家庭缩小到了个人。子女的成就不计入父母的“成就列表”,那么自然,“传宗接代”也就没有了在价值实现上获得永生的意义,自己这辈子活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子孙如何,自己不沾光。

500

  既然没有了超越经济层面的核心价值观驱动,那么生与不生,就不得不考虑收益与成本的计算,因为生儿育女在现代社会不但没有价值实现上的正面意义,反而由于大量成本的投入起到了负面作用,如果这种负面作用大到了影响个人的价值实现,那么人们自然会选择“不生”或者“少生”。由于现代社会的发展极不平衡,价值观念差异也极大,所以在不同人群之中,关于生育的态度也完全不同,可以从三个方面去区分:

  第一,对生育持何种价值观——传统硬驱动,还是现代无驱动;

  第二,对生育收益的预期——事业继承,养儿防老,还是仅仅获得养育体验;

  第三,对生育相对成本的预期——很简单,高还是低;

  举一个例子,一个企业大老板,他这三个方面的态度可能是:

  可能现代,也可能有一部分传统的观念;

  需要子女继承家族企业,也可能完全没有继承上的考虑;

  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培养子女,但成本对他来说可接受。

  如果这个人有较强的传统观念,且所经营的是家族企业,那么某种意义上,子女对家族企业的继承,也是他个人事业的延续,他可以通过生育获得“价值实现层面的永生”,那么培养一个继承人就至关重要。如果是个完全持有现代观念的老板,也可能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这里的关键问题是,生育的相对成本对他来说完全可以接受,即使没有传统观念的驱动,且没有太高的收益期待,由于成本上的不计较,都更可能让他倾向于生。

  这是第一种人。

  再举一个例子,一线城市天天挤地铁的996白领,他这三个方面的态度可能是:

  被大城市的现代化思想深刻影响,但老家人在催婚逼生;

  能获得养成的成就感,但想到娃要继续卷,成就感也不高;

  想到奶粉钱,补习班,从此不能出去浪,就感觉害怕。

  毫无疑问,在观念上,这样的人正在走过从传统到现代的过程,而他们会越来越被现代思想所洗礼,传统的影响会越来越弱。从收益上讲,虽然养成本身有一定的成就感,但对于尚在追求自身价值实现的中产阶级来说,他们对于后代到底能带来什么并没有太高期待,再想到生育过程中消耗的大量金钱和时间成本,这无疑是入不敷出的选择。在现实中,最不想生的基本是这部分人群,而在互联网上,怨言最大的也是这部分人群。

  这是第二种人,估计也就是每天看我文章的读者中的大多数。

500

  最后举个例子,一个在经济文化落后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底层劳动者,他这三个方面的态度很可能是:

  依然相信“传宗接代”的传统价值观;

  认为生育有“养儿防老”的长远意义;

  觉得没上大学也能凑合过。

  毫无疑问,这样的人对生育有相当强烈的愿望。由于生育成本有相当的弹性,不砸入大把金钱也能拉扯大,而当你不把身材走样、度假娱乐、发展个人爱好的可能性,以及个人独处的空间看做成本时,那么对生育的投入也就可以接受。那么为什么不生,不多生?

  undefined

  这是第三种人。

  所以,回到我一开始的那个忧虑:

  现代社会迄今为止在价值观上存在逻辑不闭合,会导致人类社会最终因为没人生娃而走向绝境吗?

  从前面的例子不难看出,在所有人观念从传统转入现代后,缺少了无条件的硬驱动,生育选择会由收益预期与成本预期的对比决定,而收益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有其上限,因为子女在养老、事业继承上都越来越不可能做出大量贡献,如果只是收获养育的乐趣和成就感本身,那就需要生育本身的相对成本极低,才能让生育成为一件普遍接受的事情。

  所以,从根本上讲,这个问题的答案确实是,生产力大发展,在未来的某一天让所有人都变成不在意成本的第一种人,这是现代社会价值观在生育层面实现逻辑闭环的终极办法。

  但在可见的将来,尚无法实现。眼下的办法依然是,把繁衍的希望寄托于第三种人多生。

  那么,对于大家普遍关心的第二种人来说,前景如何呢?

  这又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了,不是一篇文章解决得了的。在这里只能简单说,城市化进程跟产业结构升级之间存在一定的时间差,七普说的“人才红利”也是在解释为什么第二种人如此之卷,那么第二种人不生,进而自我控制规模,不一定是坏事,这实际是在降低内卷的程度。这也意味着,给下一代第二种人的名额很可能不会比现在多,而在可预见的未来,下沉市场所面向的,才是更重要的人群。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