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五八”,瓦解“ G7”

22年前的今天,1999年5月8日。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用B-2隐形轰炸机投下五枚导弹,悍然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历史虽不会重演,却总喜欢押着相同的韵脚。

与如今中欧投资协定、RCEP协议的情况颇为类似。

22年前,中国与美国和欧盟的WTO谈判,完成了条款上面的谈判,最终能否通过,取决于国会(议会)的批准。

可是,风险却在不断的增加。

就像两天前,在拜登执政后的首轮G7外长峰会上,中俄都成为了高频词汇,会后长篇联合声明中对我国内政大放厥词。

500

22年前,也是民主党执政,意识形态也是美国对外高举的旗帜。

尤其是当时,美国主导对原社会主义阵营南斯拉夫的空袭,使得以七国集团(G7)为首的北约,与中俄出现了激烈的对立。

克林顿就说过,“如果现在就签署,我担心大多数议员将会投票反对。”

我们的朱总也表示,主要障碍已经清除了,“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差距有多大,而在于目前的政治气氛”。

对于“拖不得”的我们来说,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气氛都是非常微妙,甚至可以说是不利的......

我们需要一个契机,去改变这个局面。

而1999年5月8日,贝尔格莱德的一声炸响,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朱颖等烈士们的牺牲,不仅使得刚刚经历了大洪水、大下岗剧痛的中国民众紧密的团结了起来,也使得合谋瓜分中国利益的列强们分裂开来。

就像最近张艺谋上映的《悬崖之上》,一群地下工作者不顾牺牲,为了将日军在东北的罪行公之于国际社会,既让国内民众团结起来,也打破G7们的沆瀣一气。

500

背后的逻辑是相似的,虽然1999年欧美列强对华鹰派是共识,但是共识之下也并非铁板一块。

有的是基于旧冷战的意识形态,有的是基于民主人权的伟大理想,有的是为了经济利益来施压。

大使馆的轰炸,既让主张民主人权的势力瞠目结舌,也让谋求对华经济利益的集团胆战心惊。

迅速调转枪口之后,坚定反华的冷战派老古董成为了少数派。

克林顿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不断给中方打电话致歉,并在公众场合不断的道歉,进行了经济赔偿,甚至更换了驻华大使来修复中美关系。

至此,WTO条款里面的妥协与揪着对我大使馆轰炸的斥责,成为了我们的胡萝卜和大棒。

这也使得无论是中美关系还是贸易谈判,我们都从被动变成了主动。

500

从管仲的尊王攘夷到美国的民主人权,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的大旗虽然极其好用,但是也要承担相应的副作用。

国家的政策既会被意识形态所引导,也会被利益集团所引导,而且,对手一旦变成了伙伴,意识形态方面反而会主动给予对方裹上“合法性”的外衣。

就像五八事件之后,虽然中美关系一度因此骤冷,但是主张通过经济合作“影响”中国的力量,成为了西方的主导,中美、中欧的WTO谈判反而迅速驶入正轨。

随着中美的经贸合作成为压舱石,意识形态的冲击也大幅降低,中国在政治经济环境都非常优渥的情况下,借助WTO开启了国内经济的升级与内循环,并与全球经济贸易深度绑定开启了外循环。

通过二十年的高速增长,一举超越了G7中的绝大部分国家,一雪百年耻辱。

500

二十多年后,相似的局面又一次展现,面对新一轮的包围网,中国还需要15年的发展,实现进一步的跨越。

而无论是跨越式的发展,还是打破G7的围剿,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就像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篆刻的那几段话,伟大的胜利背后,是无数为了民族解放和复兴事业前赴后继的无名英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要纪念“五八事件”的三位烈士。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