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阻止中国崛起”, 连基辛格都跳船了吗?

在华盛顿各路政治人物中,基辛格一直被广泛认为是“亲中派”,上世纪七十年代,正是在他和尼克松的推动下,美国与中国改善了关系,并致力于一道对付前苏联带来的安全威胁。

在过去几十年中,中美关系虽然多次遭遇挫折,但总体而言一直在克服危机不断发展,2011年的《中美联合声明》确认“中美双方将共同努力,建设互相尊重、互利共赢的中美合作伙伴关系。”

考虑到苏联解体后中美已经失去了需要共同面对的敌人,双边关系能持续发展到如此高水平的程度,实在是殊为不易,两国政府、商界与人民都展现了极大合作诚意,与处理复杂双边关系的政治智慧。

在此期间,基辛格一直是倡导中美友好的符号性人物,只要中美关系遇到挑战,人们首先会想到看看基辛格怎么判断,都乐意听听他的看法。事实上,在此期间,他也多次利用个人影响,为稳定中美关系做出了不少贡献。

在特朗普时代,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严重恶化了中美关系,导致双方一度走到热战边缘,基辛格还多次在国际场合发言,提醒中美应该建立冲突解决机制,划定冲突边界,以避免出现一战时英德开战的危险局面。

上个月24日,中国官方举办了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纪念活动,基辛格在发表视频致辞时还强调说,“乒乓外交”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要事件,这一事件代表了我们许多人对未来的一份期待,那就是美中两国人民能够基于两国在世界格局和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在彼此之间达成一种谅解,“期待美中两国都确认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和平与繁荣的世界秩序”。

因为对中美关系的突出贡献,基辛格也因此而在中国具有很深厚的人脉关系,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几乎每年都到中国各地进行访问,并获得了从毛泽东开始历任中国领导人的敬重与友谊。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被认为是华盛顿最亲中的人物,最近在谈到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时,也开始发出和原来明显不一样的声音。

美国《商业内幕》4月25日发表了对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专访。

在谈及中美关系时,基辛格表示,美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基辛格认为,这是美国有史以来头一次面对一个在经济领域可以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国家,而这个国家自古以来就很擅长处理国际事务。因此,阻止中国崛起是美国必须实现的目标,这是美国所要应对的重大问题。

4月30日,在麦凯恩研究所(McCain Institute)的塞多纳论坛(Sedona Forum)上,基辛格又进一步表示说,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更加单一,集中在核武器竞争上。苏联有军事技术能力,但没有经济能力,没有中国的技术能力,“中国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军事强国,还是一个巨大的经济强国。”

因此基辛格表示,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是“美国最大的问题,也是世界最大的问题”,他并且警告称,中美关系紧张可能会席卷整个世界,并可能导致这两个军事和科技巨头之间爆发一场类似世界末日的冲突。

从“合作伙伴”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并且将“阻止中国崛起”视为“美国必须实现的目标”,基辛格的这一表述和他之前的“亲中”形象反差巨大,对中美关系的定位也存在颠覆性变化。

从这一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拜登时代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圈中,阻止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一个普遍共识,甚至连一向“亲中”的基辛格都开始改变自己。

不过,基辛格毕竟是个“鸽派”,在阻止中国崛起的同时,就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还是和华盛顿的极端“鹰派”有所不同,他在接受采访时还提出了“共存”这个概念,并强调说美国仍需要与像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学会“共存”。

基辛格表示,美国必须做好反对中国建立霸权的准备,但与此同时,也应该对接受共存保持开放态度。他认为,美国“当然必须阻止中国崛起”,但同时也需要学会和中国这样的大国“共存”。

——如果说差异,这大概就是他和那些华盛顿“鹰派”政客的差异吧,中美关系势必要在未来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