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桑拿日记》——《第十八章(2):曲终人散》

第十八章:曲终人散

(2)

于是吸毒人员当场被拷走调查,而给他们开房的刘经理,也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而被带走调查。好好的一个大年夜,整个水会被这件事给搅得人心惶惶,有的客人甚至提前结账走人!

刘董紧急赶回公司,和严总、刘副总商量如何处理。商量后,刘副总赶紧找关系疏通,最终在大年初三把刘经理放了出来。事情虽然暂时解决,但是给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却很大,当时有几个客人看到了警察拷人下楼,一同被带走的还有水会的管理人员。一系列的责任追究下来,当事人刘经理直接被免职,当晚总值严总承担连带责任被罚款1000元,前厅也有几个员工和管理人员,因为没有按照公安机关规定登记客人身份信息而受到相应处罚。楼层的翁部长倒是躲过一劫,她因为全程没有涉及此事,且不需要对上级管理人员的工作失误承担责任,所以没有受到什么处罚,算是虚惊一场。但她和彭、张两位领班都开始忧心忡忡,生怕自己什么时候被客人带进了坑而不自知。而当晚原本在楼梯口站岗的服务员则暗自庆幸自己当时不在,不然要是自己被关进去,公司就未必肯为一个服务员大费周章了。

周涛也松了口气。他跟刘经理没有什么私人交往,所以刘经理被炒,他除了有一点同情外,也没有什么惋惜的。只要其他人,尤其是和他一起相处了这么久的同事不受牵连,他就放心了。

然后,他就在等一个电话了。

不出意外,严总主动给他打电话,催他提前结束休假回去上班,周涛很无奈,因为他的假期本来要到过完元宵节才结束的。但是楼层出了这么大事,他也实在不放心,便同意了。过完初五,他就订票回广州了。周涛一回来,马上召集管理人员和各部门开会、谈话,安抚人心。原本人心浮动的营业部迅速安定下来,大家都觉得,只要周涛在,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严总想要全面掌控营业部的计划再次落空,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把周涛推到前面,他连续几次和周涛一起出现在几个部门的班前例会上,用鲜明的态度表达对周涛的信任和支持。技师部、技工部、钟房再次回归周涛直管,一切都和几个月前一样,但是又有些不一样。是的,人基本上还是那些人,部门还是那些部门,但是,有的人心态已经变了,有些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

周涛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想趁着自己还在,为其他人多做些事。

翁帆交给他一份辞职书,他跟翁帆聊了聊,得知翁帆仍然心有余悸。他很理解,毕竟是女孩子嘛,而且翁帆马上要结婚了,自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再出现什么岔子。他就同意了。他拿给严总,严总似乎有些意外,可能是觉得翁帆本该先跟他说才对,毕竟,这是他亲自招过来的人。可是他也没有挽留,甚至没有找翁帆再谈话,因为他对翁帆也很失望,失望于翁帆来的这近一年没有贯彻自己的意图。

翁帆走后,楼层就剩3个领班,领班轮休的时候,周涛不得不经常客串领班的岗位。他倒是甘之如饴、自得其乐,因为,他不用参加总值了。严总却先有意见了。

“周主管,你是整个营业部的主管,怎么能做领班的事情呢?你要分清轻重才对啊!”严总语重心长地说。这种语气,对周涛来说已经久远得很陌生了。

“没办法,楼层缺部长和领班,我本来打算从楼层提的,又怕严总不满意,所以只好自己来干了。”周涛笑着说,语气有点儿耍赖,似乎和严总的关系回到了几个月前。

严总看了他一会儿,说:“这样吧,你赶紧从楼层里提2个人上来,把部长和领班的缺口补上。你的岗位重点在技师部,不应该在楼层。”

周涛说:“要是提升部长的话,彭华最合适,他比较机灵,处理事情很灵活。提升领班的话,那就只有陈玲,除了她,没有人更合适。”他提出自己的意见。看似意见,实则是要价和条件。而严总安插过来的领班被他自动无视了。

严总摆摆手,说:“你说是谁就是谁吧。你写个申请上来,我给你批。”马上就要开春了,这是员工流失最严重的时节,补充人员不能拖。

严总果然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第二天,当周涛把报告交过去的时候,严总粗略地扫了一眼就签字批准了。

既然严总信守诺言,周涛也不打算让严总为难,他再次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但是,这次不是为了升职,他深知,尽管和严总暂时和解,但是隔阂已经深深埋下,只要严总在一天,主管的职位就是他的上限。他努力地工作,只是希望能够用更好的表现,作为谈判的筹码,为其他人谋取更好的前程。

春天,新老员工持续交替。楼层新员工的培训工作,周涛主要交给了部长彭华,而由领班张霞辅之。他报请严总同意,提升钟房领班小方为技师部长,同时兼管钟房和技师,职权犹在三位技师组长之上。三位组长倒没什么意见,做不做部长都无所谓,除了多200块钱底薪外,并没有其他额外的收益,反而可能要花去更多的精力参与管理,如果影响自己上钟,更不划算。

钟房领班的位置虽然空了出来,但是周涛暂时不打算从现有几名钟房员里提升递补,因为钟房员都还缺额呢。他让陈玲去钟房向小方学习操作,同时代替缺额;小方是在周涛做部长和主管期间,从钟房员一直提升到部长的,自然对他感恩戴德。对于周涛的安排,她明白用意,所以投桃报李,对陈玲尽心指导。

而技工部,虽然从职权上,技工主管还要向他汇报工作,但是他从来不做任何具体业务指导。一来他不愿,二来没必要。技工主管是个资深老技工了,比他这个二半吊子强太多,所以自己没必要外行指导内行,不然平白叫人家在背地里笑话。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也许是老天助他,一开春,水会生意明显有好转,甚至比去年冬季还要好一些。也许是大家觉得严打的风头已经过去了,又按捺不住骚动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了。老严的压力也算是减轻了一些,去年年底一直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心情一好,很多事情便好说话。到了5月份,在周涛的暗示下,小方提交一份报告,申请由陈玲接替钟房领班的职位,理由是在钟房员缺额的情况下,陈玲积极主动到钟房帮忙,并且学习进步很快,已经完全掌握了钟房各项操作,现在已经代管钟房满三个月,完全满足钟房领班的要求。建议严总和周主管把陈玲平调为钟房领班。

周涛事先跟陈玲打过招呼,并且陈述过利害。让陈玲去钟房做领班,有3个原因,1是钟房能更多接触到技师,更快地熟悉技师部运作,任何一个经理要在营业部站稳脚步,都要首先搞定技师部才行,这样钟房领班就会成为必不可少的助手。2是钟房目标小,不容易被人事斗争波及。3是钟房的职能至关重要,钟房一乱,技师上钟秩序就会乱套,所以一般也不会有人乱动钟房的人。周涛这么做,既是为了陈玲以后的长远发展,也是为了保护她。陈玲很感激周涛的良苦用心,完全接受周涛的安排。严总看到小方的报告,找到周涛问了几个问题,又找陈玲谈了话,便批准了。陈玲平调到钟房后,楼层产生一个领班的缺额,周涛便给了小钱——小方的男朋友。小方对周涛这个安排非常感激,自此对周涛更是言听计从。

对于周涛的这一系列安排,严总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只要有周涛在,营业部尤其是技师部就会稳如泰山;只要技师部稳住不乱,自己就能放一半的心,把另一半的心用在提升营业额上。就像他曾经对小严总和周涛说的:“你们俩是我的左膀右臂。”当初也许是玩笑,不料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几个月周涛很忙,忙着为自己的一系列安排做筹划。这些筹划费尽了他所有心血,他把它当做是一场战争来严肃对待,期间各种衡量、谋划,当所有的筹划都落到实处并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终于想起来一件事:徐青应该要生了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