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个饭圈富婆,在闲鱼打了一架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500

作者 | 林默

1

这世界上,少有比买卖更直接表达的爱与厌弃。

互联网上,少有比闲鱼更直接的,观测一个爱豆火与糊的集散地。

一个疑似顶流艺人,在各大排行榜、微博、超话的数据都还说的过去,但是到了闲鱼上,可能就是另一番光景。

也许每天都有人在卖他的周边和应援物,价格一发低过一发。也许压根儿没有什么交易量。

而当他真的火的时候,一件剧里的道具都可以卖出22万。

最近龚俊在《山河令》里穿的那套红色戏服,在闲鱼上被粉丝以22.46万元拍下,并以“山河令全体粉丝”的名义捐赠给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非遗保护”公益项目,来支持非遗手工艺的传承和发展。

500

网友戏称拍卖现场为围观富婆打架,龚俊穿的红色戏服10分钟就拍到了3万,还有“偷塔”的,果然“应了鬼谷谷主温客行的话,自己这身衣服确实贵!”

2

山河令女孩们最高兴的事儿莫过于《山河令》确实火出圈了!

我妈说,她都知道龚俊和张哲瀚了。她没看剧,但两位从《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百变大咖秀》一直上到《极限挑战》,还合体成为了综艺《我就是女演员》的代课老师。于是我妈想不知道都不行。

新晋顶流的新晋粉丝们说,看代言还看不出来嘛?我们刚粉上的时候想去买他俩代言的产品,结果发现,龚俊没有代言。张哲瀚也是在剧播出之后,才拍了出道十年之后的第一支代言广告。但是你看看今天,两人的十几个广告代言纷至沓来,微博发广告比你们公号狗发的都勤。

一个做微博营销的朋友说,看数据还看不出来嘛?龚俊微博粉丝破千万那天,他晒了腹肌照作为福利,当天就涨了26万粉。现在龚俊的微博粉丝已经到1300多万了,张哲瀚的粉丝也突破了1400万,两个人都已飞升千万顶流俱乐部。

500

一个资深饭圈女孩说,《山河令》开播以来,闲鱼上该剧及主演相关的周边的发布量、搜索量、求购量都呈现了直线上升。

张哲瀚穿过的浅灰色长袍、翠绿色长袍在闲鱼都拍到了8万左右,温客行用过的扇子、发簪也拍到了7万左右。网友们纷纷自嘲“只有我是鬼谷里的穷鬼”。

500

连优酷官方都下场劝了,“冲动是魔鬼,大家理性出价。”网友也是直接怼,“你见过拍卖场理性消费的吗?”

此前,包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等影视IP也都在闲鱼进行过道具拍卖,粉丝参与热情度、拍卖金额、围观人数,都赤果果地证明了,谁真的火过。

《长安十二时辰》里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的角色,戏服也拍到了1.6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杨幂穿过的戏服也被拍到了8000多。

饭圈有言,观测一部影视剧火没火?一看豆瓣,二看闲鱼。

《山河令》豆瓣评分是8.6。

而在闲鱼搜“龚俊同款”、“张哲瀚同款”、“张哲瀚杂志”等等,根本滑不到底,从签名照、海报、代言的护肤品、代言的香水、同款衣服、同款鞋、各种周边到封面杂志等等,易烊千玺、肖战、王一博等顶流明星同款的价格最高达到3万多。

《司藤》的豆瓣评分也有7.6。

《山河令》之后,最近闲鱼上热度最高的是景甜在《司藤》里穿的各种旗袍和斗篷。

500

第一季度,因为有《山河令》、《司藤》两部热播剧,优酷在闲鱼的官方号粉丝一路上涨到30多万。

影视剧“闲鱼指数”,俨然成为了量影视剧火热程度的又一标尺:影视剧越火热,闲鱼上相关应援物的发布量及求购信息越多,与此同时价格也跟着自然上涨。

反之,反之你懂的。

3

看到“闲鱼指数”的饭圈女孩,大概会留下一捧辛酸泪,饭圈的活儿真的是越来越难干了。

初代顶流的粉丝,只要单纯地做好数据类的工作,你就是一个合格的粉丝。

鹿晗的粉丝,当年给鹿晗搞了一个微博粉丝吉尼斯世界纪录,特别出彩。

但是,这个工作放在今天,就是饭圈的入门款。

各种粉丝后援会,都有专门的数据组,每天每周做各种数据汇总,制定数据目标,号召粉丝们全情投入实现数据目标,还有全过程的流程管理,投票的方法、转发评论的文案、微博超话使用指南。

500

即使你是从未追过星的小白,只要你听组织的指引,就可以依靠各种操作指引,完成数据任务。

当然,还有一些纯靠体力和网费不能完成的数据。

比如为了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爱豆商业能力不强,粉丝就要主动秀出购买力。

爱豆登上封面杂志的销量、爱豆代言商品的销量,都是购买力的象征。

很多时候,甚至比拼的都不仅是销量,还有销售速度。几秒之内抢光的记录,就是粉丝为爱豆打下的江山。

当故事到了,第二代顶流粉丝,光做可量化的数据已经不够了,还要做出圈数据,和社会影响力的行为数据。

毕竟,爱豆的发展,不能只是老粉丝内部的圈地自萌,所谓路人盘才能提升爱豆的整个社会影响力,爱豆才能踏上可持续的发展之路。

500

而爱豆的生日,则是饭圈女孩展现自己整合营销能力的时候。

如果爱豆在拍戏,就去给爱豆剧组做应援,从过生日、送礼物到给整个剧组的各位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的应援,吃喝玩乐礼物应有尽有。

如果爱豆参加活动,必须在活动场地外,给够爱豆排面,场外的大旗摇起来,易拉宝能摆多少就摆多少,鲜花墙能做多大就做多大,还要装有屏幕的车辆,全程播放爱豆安利视频。

爱豆的家乡、爱豆的学校、爱豆的公司、一线城市的地标建筑,都要投放爱豆的各种广告,公交站牌、地铁、高铁、航空公司、机票、商场大屏,必须铺满。

还要给爱豆在宇宙里买个星星,在好莱坞上空让无人机书写爱豆的姓名,甚至为爱豆买下全球旅行通票、以及别墅的永久居住权。

公益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要以爱豆的名义捐建留守儿童阅读教室、领养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粉丝集体去敬老院孝敬老人、集体去植树……

可,即使是这样丰沛的技能,竟然也不够用了。

4

当一个熟练掌握上述所有技能的饭圈女孩,看到“观测一部影视剧火没火?一看豆瓣,二看闲鱼”的标准,只想发一个“裂开”的表情。

如果说,上述所有技能,考验的是粉丝的能力、体力、财力,那么在豆瓣与闲鱼的场子里,深度煎熬的是粉丝的心力。

爱豆的作品如《山河令》般名利双收时,啥都好说。

但是,不是的时候呢?

饭圈维护豆瓣影评是这样一种体验——两者相互凝视,仿佛在看两个人类未解之谜。

前者看着后者,内心只有一句,你瞎啊,这剧这么难看,你们为什么要打五星。

后者看着前者,内心只有一句,你瞎啊,我爱豆这么好看,你们为什么要打一星。

粉丝维持内心平静的重要法门,是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在跟异族对抗。

而到了闲鱼指数这个存在这里,这个法门也不灵了。毕竟每个买方盘都知道,坐在对面挂出应援物的,不是异族,而是曾经的自己人。

当爱豆的一部剧疑似扑了,在这个扑朔迷离的时刻,饭圈女孩还可以凭着内心的信念,在微博评论区,为爱豆吵架;在鹅组首页,给爱豆发帖;在抖音B站,给爱豆混剪了魔性视频。想象着万千粉丝,都如自己般热情,在共同战斗。

可当她打开闲鱼,看着那些挂出的应援物,看着她们此地无银的标注“未脱粉”,她多想大喊一声,“未脱粉为什么要卖呢”。有什么能比“卖出”的行为,下行的价格,不振的闲鱼指数,更诚实地告诉世界,爱豆的这部剧,就是扑了,扑到连自己人都离场了。

500

有时候,压倒一个饭圈女孩的,不是山呼海啸的评论区,只是一个闲鱼上的低价链接。

虽然每个卖家都小心标注上“未脱粉”,但饭圈女孩们明白,她们不爱他了,连跟他相关的一切,都要拿去换钱,作为她们在饭圈再出发的盘缠。

500

没有一种脱粉,比闲鱼式脱粉更绝情。

一个饭圈女孩,能在键盘上欺骗别人,却无法在闲鱼上骗过自己。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