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可以苦,但我嗑的CP必须甜”

  如果说时下哪一种社会现象最能点燃群体高潮,那嗑CP自然当仁不让。

  耽改剧《山河令》的热播,让张哲瀚与龚俊两位青年演员成为了CP界最新的香饽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粉丝关注与品牌青睐。他们不是第一对吃到螃蟹的CP,理所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对。生命不息,嗑CP不止。

500

  只有你想不到

  没有我不能嗑

  

  从甜宠剧到兄弟情,从剧集到综艺,处处掉落着CP的原始素材,关键看粉丝创作者如何料理。

  CP界的规则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不能嗑。

  各类热播剧集犹如量产CP的黄埔军校。嗑CP入门,先来一对甜宠CP尝尝味道:《亲爱的热爱的》杨紫李现创造的“佟言夫妇”,《我的时代你的时代》胡一天李一桐搭配的“吾爱夫妇”,均为郎才女貌的甜宠界代表选手。海外也有实力参赛者,韩剧《爱的迫降》玄彬孙艺珍,这一对更是因戏生情,在剧外成了一对真恋人。

500

  (图源:网络)

  虽然有CP的剧不一定火,但爆款剧必有能够引起讨论的热门CP。2020年微博热搜话题上榜次数TOP10剧集榜单中名列前茅的《三十而已》、《安家》和《以家人之名》,无论是婚姻家庭题材还是青春治愈主题,CP都是观众热烈讨论的话题。

  但说到内娱CP,最盛之处还是兄弟情。前有《陈情令》“忘羡”的神仙爱情,今则有《山河令》“浪浪钉”的缠绵悱恻。本就是耽美小说改编的剧集,编剧对双男主温客行、周子舒相识相知的故事极尽还原,让《山河令》点燃了粉丝熊熊燃烧的CP之魂。

  目前“浪浪钉”超话阅读量超过22亿,发帖量突破12万,获得了接近40万关注,这些数据还处于不断增长的阶段。

500

  饰演周子舒的张哲瀚成为万千粉丝的新晋“老婆”,粉丝们日日夜夜为他和温客行的爱情流泪。剧情要反复琢磨,采访视频要细抠字眼,每一次对视都是发糖,每一次接触都是过年,CP视频剪辑与同人文的创作更是如火如荼。

500

  (图源:网络)

  去年的话题网剧《隐秘的角落》,除了“一起爬山吗?”等热梗,主要角色的CP也在B站掀起了创作热潮:张东升X朱朝阳、严良X朱朝阳、朱朝阳X叶驰敏、朱朝阳X叶军等等搭配各具特色。“朝阳东升”CP视频最高点击量突破了115万。

500

  (图源:网络)

  角色、性别对于CP党来说通通不是障碍,能嗑的对象不局限于有感情线的主角们。义父义子可以嗑,《山河令》赵敬与蝎王的“找鞋CP”让粉丝直呼“不对劲”;闺蜜可以嗑,《流金岁月》朱锁锁和蒋南孙“比官方CP还好嗑”;甚至连张小斐和贾玲这对不知该定义为“母女CP”还是“姐妹CP”的组合,也有了“斐玲CP”这一朗朗上口的名称。

  剧产CP容易沉浸,黏性较高,商业开发空间大,是CP造星的首选,与之相对,综艺CP则自成一派,以快餐式的产量和自由的风格成为CP界“量大管饱”的高性价比产品。

  恋爱主题综艺自不必说,不是提供了已有CP就是在配对CP的路上。非恋爱主题综艺在造CP上也手到擒来。《创造营2021》帅哥扎堆,不出几对CP是不可能的:两位日本选手组成的“赞就丸了”CP跻身中国微博超话CP榜前10,国风少年和街舞冠军组成的中日CP“好多宇”同样让人上头。《演员请就位》中李成儒与郭敬明的互动在CP粉眼中,也成了嘴硬大叔和傲娇小伙的口是心非。

  语言类综艺同样是造CP大户,前有李雪琴王建国“雪国列车”CP上演一段闷骚男女从暧昧到公开的故事,现有《吐槽大会5》王勉和杨笠逐渐“变质”的同事关系……

500

  (图源:网络)

  CP文化真爱至上的核心与娱乐文化相结合,展现出了强大的包容性:万物皆可组CP。上述CP尽管有些天马行空,但也并非不能理解,但诸如闰土和猹、林黛玉和孙悟空、林黛玉和伏地魔、容嬷嬷和皇上、小沈阳和金秀贤、Alpha go与柯洁等“拉郎配”CP就真是让人怀疑人生。只有路人想不到的CP,没有CP粉嗑不动的糖。

  也许嗑CP走火入魔到了这一步,CP本身早已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在嗑CP过程中展示的脑洞和剪辑技巧以及对美好情感的推崇。毕竟比起有可能塌房的现实CP,完全按照创作者心中最理想状态去发展的CP才是最安全的。

500

  “最长的CP之路

  是你的营业套路”

  

  今时今日,CP等于热度,社交媒体围绕CP频繁掀起流量狂欢。CP粉活跃度高、消费意愿强,利益方自然也投桃报李,通过迎合CP套路、挖掘CP玩法进行流量大战。

  《时尚芭莎》已经成为“带头嗑CP的知名婚庆公司”,从“胡霍CP”开始,没有一对流量CP能逃离芭莎封面。根据《时尚芭莎》官方数据,肖战王一博定价6元的“不问来路只问归处”电子刊,一个月订阅量突破了100万。

500

  CP针对的受众大多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她们既是娱乐内容的主要消费群体,也对建立亲密关系有着迫切的需求。CP粉这一身份,能够让她们在互联网世界中找到归属感,满足她们参与互动的诉求。

  嗑CP是非常容易把观众之间连接起来的“相同语言”。如今的粉丝系观众,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早已经有“代入真实演员”来看戏的习惯,另一个是:不只是看,也需要有更多二次创造,更多参与感。为此,一对优质的CP需要不断为粉丝创造谈资,激发她们创作的欲望。

  以正在热播的《山河令》为例,剧情本就是耽改,处处透露着让人浮想联翩的细节,近日两位主演在戏外的同框也肉眼可见地增多:合体采访直播、结伴出席活动等等,这都是维持CP热度的必要手段。在这个阶段,任何商业活动都会被解释为“公费约会”,对品牌方来说,着实是一手润物细无声的高招。

500

  (图源:网络)

  CP营销是一门暧昧的艺术,当事人通常都不会澄清,即便表现了一丝对炒CP的不认可,在CP粉铺天盖地的论证攻势以及市场热度的加持下,负隅顽抗最终也阻挡不了CP大潮。

500

  为什么嗑CP变成最上头的娱乐方式?

  

  嗑CP这门学问,有心理学、社会学、传播学、经济学等众多观察角度,无论从文化角度还是商业角度都具有让人“上头”的魅力。

  CP文化发展到今日,微博、B站、LOFTER等兴趣社区均为嗑CP大开方便之门,粉丝获取认同感和归属感的成本大大降低。CP圈也是一个令行禁止的统一集体,形成了圈地自萌、OOC(完全脱离人物原型)、不上升真人等诸多规矩,嗑CP入门甚至形成教学攻略,包括关注正主微博,下载追星APP,收藏相关豆瓣小组,关注超话和CP粉大触等一系列流程。

  微博CP榜、豆瓣嗑组(耽改101)等都是嗑CP的大本营,在圈子里分享“抠糖”的成果,人人都能为CP的爱情尽一份力。

500

  (图源:豆瓣)

  在这些平台活跃的CP粉,不仅在一个集体中找到了归处,在很多时候,提炼出人类关系中最美好部分的CP文化,更给予了粉丝一段替代性满足的体验。在嗑CP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担心那些柴米油盐、狗血背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蒙上了一层最甜蜜的滤镜。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只要CP是幸福的,现实的不完美似乎就能被想象成我们自愿为别人的幸福牺牲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丝无私奉献的味道,这都给了我们一个平静接受现实的理由。

  CP文化在很多方面契合现代人的心理需求,这也促使受众不断通过创作来完善CP构筑的精神世界。亨利·詹金斯在《文本盗猎者》中认为,粉丝们是媒体内容的积极消费者、熟练的参与者,“他们洗劫大众文化,从中攫取可运用的资源,并在此基础上二次创作,作为自己的文化创作与社会交流的一部分。”

500

  (图源:微博)

  以嗑CP为题材的耽美小说《我嗑了对家x我的CP》中有一句话:“试问当全网都在撕你和你对家根本不存在的仇与恨,却有这么一小部分人坚持相信着你和你对家根本不存在的情与爱。”即便素昧平生,但看见CP互送秋波,我们就不再是陌路人,我们成为了理解者,并对这段恋爱的情节发展倾注了最大的热情。这么看来,嗑CP似乎也是一种浪漫主义的产物了。

  互联网时代,在文化和商业的双重作用下,嗑CP或许已经成为动辄对立的现实之中,人们弘扬真爱存在的一种行为艺术。无论如何,世人皆爱有情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