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太忙了,于是Big Hit投资了一家AI音乐公司

作者 | 迟雨落          编辑 | 范志辉

娱乐业对于新科技总是格外关注。在两种产业都发达的韩国,头部娱乐公司正加速进入技术军备竞赛阶段,也造福了在寻找商业化落地场景的AI企业。

2月25日,据韩媒报道,韩国大热男子偶像组合防弹少年团(BTS)所属公司Big Hit娱乐近日向一家初创科技企业投资4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320万元),引发市场广泛关注。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名为Supertone的AI语音公司成立于2020年,提供语音合成和实时语音增强技术,其核心竞争力在于能够创造出“无法区别于真实人类的,超逼真、富有表现力的声音”。

500

Supertone与Big Hit娱乐之间“眉来眼去”已久。去年两家公司签订了研发合同,今年初就传出高额融资的消息。在短短一年内,Supertone完成了从创立到合作再到融资的三级跳,充分显示出Big Hit娱乐对其AI语音业务的信心。据悉,这笔资金将会被用于进一步改善Supertone的技术,以加快该企业向公众提供媒体内容的速度。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智能为明星创造了完美的“不在场”条件,娱乐产业也为前沿技术提供了更接地气的应用场景。不过,一家以歌手、音乐起家的娱乐经纪公司为何选择加码AI语音企业?想要理解Big Hit娱乐此举的意义,还得先从他们漂亮的财报说起。

疫情之中,逆市上扬

自去年10月在韩上市后,Big Hit娱乐已成为韩娱公司中名副其实的“顶流”。2月23日,Big Hit娱乐发布了未经审计的2020财年Q4季及年报,表现抢眼。

数据显示,该公司业务在疫情中依旧逆势上扬、持续高速增长,去年共产生796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6.2亿元)销售额,同比增长35.6%。营业利润和当期净利润分别为142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86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0亿元),同比增长44.2%和19.0%,创下公司有史以来的最好业绩。

事实上,受到全球冠状肺炎疫情的冲击,Big Hit娱乐旗下艺人线下演出被大规模取消。而此项原本是2019年度Big Hit娱乐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仅此一项就在2020年下降了98%,据推测演唱会相关损失高达2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6亿元)。

与此同时,Big Hit娱乐在唱片销量上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坐拥BTS、Seventeen、TXT、ENHYPEN等热门艺人,仅在2020年,Big Hit娱乐的唱片总销量达到1322万张、销售额达320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6亿元),同比暴增了196%。在唱片业式微的今天,这一成绩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500

除了唱片收入强悍,IP价值的强势转化也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了Big Hit娱乐受冲击的演出市场,使之在危机之中成功过渡。在专门负责Big Hit娱乐IP开发的R&D Studio当中,有50多位具有国内外知名角色和动画制作经验的专业人才,专注于这项业务的自研工作。

去年10月,BTS成员的卡通人物版本“TinyTAN”问世,这也取代了之前BTS与NAVER旗下卡通形象子公司LINE FRIENDS合作的BT21系列,成为粉丝心目中的“正牌”BTS二次元标志。除了玩偶、周边商品外,TinyTAN还代言了宝洁旗下的清洁产品,并持续拓展对外的品牌授权合作。2020年,在周边商品、知识产权和粉丝俱乐部销售方面,Big Hit娱乐的业绩同比增长高达53%、71%和66%,效果可见一斑。

500

尽管财报足够漂亮,但对于Big Hit娱乐来说,达摩克利斯之剑仍然高悬在头上。BTS既是中流砥柱,又是烦恼之源:单一组合的贡献过高,无疑会让公司经营产生极大的不确定性。而七位成员不可避免的兵役空白又近在咫尺,或许比起疫情,这才是更为可怕的。

公司也一直在致力于降低对BTS的过度依赖。从其业务发展趋势上看,除了借助资本并购来扩大平台多元收益来源之外,Big Hit娱乐也热衷于发展明星“不在场”收入,使之成为新的价值增长点。而Supertone的AI语音技术能够解决艺人在兵役等情况下的空白,自然而然成为了Big Hit娱乐的首选。

成立一年,凭什么拿到Big Hit投资?

深入来看,Big Hit娱乐与Supertone的合作并不意外。双方在需求、资源、能力上高度匹配,投资融资也显得水到渠成。

先来看看Supertone的背景:这家初创公司相当年轻,成立于2020年,位于首尔外围京畿道的城南市,当地以“完善的创业环境生态系统”著称,亦有不少由政府资助的创业公司坐落其中。

最近,Supertone因为在几档韩国电视节目上活跃而被大众所熟知,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曾在综艺中“复活”了韩国已故歌手金光石。金光石逝世于1996年,而在节目中由他复刻的AI声音出演,演唱了歌手金范秀2002年热门歌曲《想你》,这也是热播韩剧《天国的阶梯》中的插曲,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耳熟能详,播出后引发了热议。

500

对一家初创企业来说,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高、门槛高、回报周期长,需要大量资金注入,也需要持续产出、发出声音以吸引资本的注意。而对Big Hit娱乐来说,选择与Supertone合作也解决了公司的一部分痛点。今年1月,Supertone公司的COO在接受CNN采访时提及,“BTS现在真的很忙……在制作游戏、有声读物或配音动画时使用我们的技术,那他们就不必亲自录制了。”

确实如此。当前,Big Hit娱乐围绕BTS生产的内容型商品众多,然而其制作流程相当琐碎、繁杂,需要耗费艺人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完成。举例来说,在该公司自制综艺《RUN! BTS》当中,就有对七名成员为经典动画《狮子王》等作品配音的幕后片段呈现出来。

500

为了完成短短几分钟的电影片段配音,组合七人从进入录音棚开始,逐步学习了解故事线及对白、与录音指导沟通、反复录制以达到最佳效果等,全部流程长达数个小时。如果从商业化规模生产角度来看,效率无疑是低下的,更不要说游戏及影视剧旁白、韩语课程讲解、AI音箱语音助手等需要大量语料应用的场景了。

因此,语音合成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切入口。在人工智能领域中,AI语音无疑是更为成熟、应用广泛、具备强变现能力的形式。要知道BTS仅有七名成员,其语音内容较为固定、核心词汇量有限、数据标注难度小,技术侧可以更容易地基于训练循环神经网络,得到对应的语音生成模型;再加上增量样本也具有易输入性、模型可以不断调优,最终能够形成一个“以假乱真”、个性化、私人化的语音内容服务。

500

而考虑到Big Hit娱乐在IP价值、粉丝凝聚力、技术偏好以及资金上的优势,也不难理解为何Supertone选择了这一橄榄枝。

长期来看,AI落地更需要的是用户长期购买力,而不仅仅是一时噱头。登上Big Hit娱乐这一艘快船,Supertone为其产品解决了冷启动,或缺乏持续使用动力和核心场景等问题。未来,游戏、有声读物、配音动画等产品都可以大规模复制,是不错的变现方式。

尽管当下人工智能产业仍是无可置疑的风口,但全球AI领域在资本市场预冷,相关企业融资难度上升。上个月,国内号称要成为“AI语音第一股”、冲击IPO的云知声主动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当泡沫散去,算法和故事不足以打动资本,能够真正落地的应用场景就成为了性命攸关的保命符。

花式圈钱,还是用心宠粉?

声音,具有财产属性。当一个人的声音与某个特定场景关联起来时,能够创造经济价值、催生出“耳朵经济”。李佳琦注册为声音商标的“oh my God”,或是在地图导航里林志玲的声音,都折射出其中蕴藏的商机。

经过众多科技公司高昂投入、声势浩大的市场化教育,Siri、天猫精灵等产品已足够贴近大众,也让消费者更直观地接触到语音交互的实例。而在语音领域,人工智能技术与娱乐结合的案例也并不少见。

去年年底,国内AI语音领域龙头企业科大讯飞与韩国SM娱乐宣布合作,共同发展虚拟偶像;在明星语音产品上,国内外企业均有涉足:韩国SK通信推出的明星人工智能语音服务NUGU Celeb、乐华娱乐在2019年发布的旗下艺人AI智能语音来电产品、网易有道词典推出的TFBOYS王源的明星语音功能等,都早已屡见不鲜。借助大众耳熟能详的艺人,这些品牌合作拉近了产品和用户的距离,也提供了面向粉丝的个性化专属服务。

500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在借助AI实现声音变现的商机背后,还有着更为复杂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声音著作权”,这也格外强调了IP的价值。去年颁布、今年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指出,声音属于一种独立的新型人格权。民法典将“声音权”纳入法律保护,这意味着“人的声音”将与肖像一样受到同等的保护,未经允许进行声音合成的行为可能会构成侵权。

此外,在语音产品规模化商用这条路上,除却法律因素,还有大量涉及到伦理、隐私、创意的问题等待解决。

有意思的是,粉丝对于这类偶像本人“不在场”的产品,具有着完全不同的情感倾向。去年,Big Hit娱乐宣布将推出一部基于BTS世界观的真人电视剧《YOUTH》,讲述了成员七人相遇、成团、出道的真实成长故事。但主角并非由艺人本人出演,而是通过选角来选拔其他演员分别扮演。

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粉丝的大规模反对,以至于该剧在去年10月底暂停拍摄。“实名象征着BTS成员在出道前的个人生活……公司在虚构电视剧中使用成员的真名,将会影响到他们作为自然人的生活,同时以此追求利益,更是非人的行为。”

在粉丝看来,偶像本人的真实经历无可替代,更无法接受不相关的演员蹭热度。然而,同样是讲述BTS成员故事的漫画、游戏等二次元内容商品,却并未在饭圈当中引起如此激烈的抗议。

人与AI的边界究竟在哪里?从技术上来说,AI模拟与人类的学习模仿过程有相似之处:以“模唱”为例,Supertone的AI合成就包括了采集语音样本、数据预处理、模型训练、模型部署、内容校正等过程。对于真人“模唱”来说,同样需要模仿者去收集艺人的丰富语料、分析偶像的特征、模仿学习、不断修正。也许经验丰富的人类模仿者同样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但“AI合成”和“真人扮演”相比,无疑后者会带给粉丝强烈的受骗之感。毕竟,人对于AI或是对一个真实的人所投射的情感浓度完全不同。

500

从这个角度来看,Supertone借由技术来模拟偶像真人的声音,似乎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粉丝在追星过程中,将情感投射至其他真人身上所产生的内心伦理冲突。即,“用欧巴的声音创造出的AI”也是“欧巴”,而不是其他人,更不会出现“被不相干的艺人吸血”的情况。

但值得深思的是,Big Hit娱乐所强调的“通过音乐与艺人给人们带来慰藉与感动”,是否能完全借由技术来实现?当最忠实的粉丝也分辨不出耳中声音是人非人时,又是否会产生混乱之感呢?当然,如果偶像经济本身就是一场愿打愿挨的游戏,那资本所瞄准的,更多还是粉丝真情实感的钱包吧。

参考文章

1.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news/international/9530430/big-hit-entertainment-bts-label-2020-earnings/

2.https://www.musicbusinessworldwide.com/big-hit-invests-3-6m-in-supertone-an-ai-firm-that-just-cloned-a-dead-superstars-voice/

3.https://www.koreastardaily.com/sc/news/129102

4.https://www.koreastardaily.com/sc/news/132222

5.http://www.woshipm.com/ai/1057220.html

先声话题

话题内容:“AI合成”和“真人扮演”相比,是花式圈钱还是用心宠粉?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观点和看法,我们将会在本周发布的文章推送内,从所有留言评论中,择优挑选2位读者,各送出先声精选的好物一份。获奖名单将在每周日的“先声周报”栏目中公布,请保持关注。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