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ACG

父亲的鬼魂,复仇的悲剧—《进击的巨人》中的《哈姆雷特》

本文首发于知乎专栏 调查剧团

动画第三季第6话揭开艾伦父亲失踪的谜底,这个重大情报终于在《进击的巨人》的漫画与动画中全部公开。这节剧情当初给我看《进击的巨人》带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视点,也惊讶地发现这部漫画作品,又比先前认为的还有分量。所以借动画讲到此节点,系统阐述一下,在这个启发视点下所看到的内容。

全文万字出头,正文也有9千余字,本是想拆成分篇系列。但出于完整呈现《进击的巨人》在相关方面的文学造诣,还是决定以连贯篇幅的形态一次放出。

目录:

引言

驱使艾伦复仇的鬼魂

从西方复仇剧看《进击的巨人》

艾伦与哈姆雷特的相似度比照

1、性格缺陷的阴郁复仇者

2、自由意志与命运的对抗

3、私刑、公审与天罚的关系

4、古典审美的健美形象

5、弑父与弑君之罪

6、欺瞒与伪装,戏中戏

7、阿尔敏-霍拉旭的副歌

8、不是王子胜似王子

9、注定的悲剧英雄

另一位哈姆雷特

结语

500

引言

王子受到父亲的鬼魂的告唤,为其复仇。莎士比亚的悲剧名著《哈姆雷特》堪称是后世文学影视引用改编最为广泛的经典母本原型之一,从严肃艺术到ACG流行文化。美国那边,丹麦王子的影子可以从非洲大草原的狮子王,覆盖到哥谭市的蝙蝠老爷。日本二次元作品中,最为著名的《王子复仇记》改编莫过《反叛的鲁路修》。

《进击的巨人》作为当前的现象级作品,其叙事虽以悬疑解谜与残酷战斗闻名,但从某个角度切入,实际上也有着《哈姆雷特》的变体创作。【父亲的鬼魂】,这一《哈姆雷特》标志性的情节与设定,在主人公艾伦的故事中,以不同的形式产生着重大影响。

参考鲁路修是为母亲复仇而掀起叛乱,母亲不明被杀的回忆,成为了驱使他要报仇的鬼魂。而在第二季中,揭露出母亲死前通过GEASS将意识附身于阿尼亚·阿尔斯托莱姆(也跟阿妮一样是个冷面女战士),随后又在【C的世界】以意识体复活现身,【鬼魂】的意象更加明显。《进击的巨人》其实也存在类似的设置。

500

驱使艾伦复仇的鬼魂

艾伦在故事中的大部分时间中,同样是以为母亲复仇为驱动力,看着母亲被巨人吃掉的惨象,成为其巨大的童年创伤,反复出现在回忆中,以至于有了【艾伦妈妈又死一次】这个梗。【目睹母亲被吃的回忆】,可以说是艾伦的第一个【鬼魂】。

500500500

艾伦的父亲格里沙,则在交付巨人之力后就下落不明,只残留零星的记忆碎片,留下的地下室钥匙,成为故事在马莱大陆篇开启之前贯穿全篇的麦高芬。【失踪的父亲】成为了艾伦的第二个【鬼魂】。而格里沙失踪前对艾伦的嘱咐,要掌握巨人之力,为母亲报仇,拯救三笠和阿尔敏,更是明显的【鬼魂呼吁主角报仇】情节。

500

故事发展到王政篇,艾伦通过吃掉父亲继承了巨人之力的剧情插入,智慧巨人宿主的记忆可以传承的设定揭示,【父亲的鬼魂】可以说是正式以超自然元素的形式出现在《进击的巨人》这部作品中。由于智慧巨人传承的是宿主全部的记忆,某种程度上,艾伦拥有的【格里沙的记忆】就代表了完整的父亲,只是没有肉体,作为灵魂,活在艾伦的脑海中。

500

及至大陆篇,艾伦一意孤行血洗马莱,戏里戏外的角色与读者也都在讨论:【艾伦是否还是艾伦,是不是受了记忆中的父亲以及历代进击巨人宿主的意志支配】这样的问题。【鬼魂呼吁主角报仇】这一情节,以较之《哈姆雷特》更加强烈的形式存在于故事中。【鬼魂】直接和主角融为一体,可以和主角一起行动,甚至提供行动力,影响远不止是【呼吁】。

500

有意思的是,《哈姆雷特》中,哈姆雷特的国王父亲死于叔叔的谋杀篡位。而格里沙在成为艾伦的【鬼魂】之前,诛杀雷斯王室夺走【始祖巨人】之力,却也能算是一种弑君篡位的行为。由于智慧巨人之力以及宿主记忆的捆绑,格里沙交给艾伦的【鬼魂】中,还有着【始祖巨人】这一【王】的象征,后来马莱收容区大战时,战锤巨人也将艾伦称为【篡夺者】。父亲与国王的鬼魂、篡位、复仇,这些《哈姆雷特》的经典要素在《进击的巨人》中出现了重组。

500


从西方复仇剧看《进击的巨人》

通过【父亲的鬼魂】的概念引入,从艾伦的角度看待《进击的巨人》的故事,这部漫画作品也与以《哈姆雷特》为巅峰代表的西方复仇戏剧有着很多重合的地方。

正像经典复仇剧总是借着复仇行动对一些沉重命题发出思索拷问,绝非快意恩仇。《进击的巨人》披着【猎奇怪物,热血战斗】的外衣出场,但逐渐展开的内容之复杂厚重,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却也因此让很多奔着看打斗的读者观众觉得【水】。

艾伦相比大多日漫的主角,作为二代的背景要草根了许多,与王子与天之骄子之类的人设几乎沾不上边,但这个人物一路走来,其实倒是一出挺典型的《王子复仇记》。

500

复仇剧的经典套路:由鬼魂呼吁英雄主角为其报仇,随后英雄开始了计划并执行复仇的过程,与复仇对象发生接触与冲突;而在这个过程中,英雄主角往往会陷入是否要继续复仇行动的思考困境,比如哈姆雷特的犹豫不决;最后的结局,英雄主角完成复仇,并以自己的死亡实现升华,比如哈姆雷特与叔叔的同归于尽,比如鲁路修那支荡气回肠的零之镇魂曲。

引申来说,第一话《致两千年后的你》,开场那个艾伦的梦,也有可能是一个【鬼魂】。漫画里,一个女孩(未必就是三笠)说【艾伦,路上小心】,梦醒的艾伦问三笠头发怎么长了,随后莫名流泪。就是当天,艾伦遭遇墙破丧母的人生剧变,立志复仇。这个诡异迷幻的梦,那一句【路上小心】,在复仇的激励事件发生之前,就预示着英雄主角即将踏上一条精神的不归之旅。

动画版本中,梦里没有女孩的叮嘱,梦醒后艾伦没有问三笠头发怎么变长,梦的内容改为一组巨人闪现,士兵惨死的蒙太奇,尤其是母亲被巨人抓起的画面,似乎显示这是一场预知梦,引发了《进击的故事》是轮回故事的猜测。无论谜底如何,这个开场,很像复仇剧中常见的精神暗示,英雄主角重复着做同一件事,期望不同的结局,但似乎总是徒劳无功。

500

随着故事正式展开,玛利亚墙破,艾伦受母亲的死亡刺激,以及父亲的托付,踏上【驱逐巨人】的复仇之路。其计划复仇的过程,多半由军队配合完成,从最初在训练兵团的训练,进入调查兵团后逐渐掌握巨人之力,获得硬化能力,进行各种实验。在执行复仇的作战中,艾伦也一次次陷入过犹豫与挣扎。

对巨人发誓斩尽杀绝,结果自己居然可以变成巨人,三年同窗的战友是巨人,父亲也是巨人,所有巨人全是人变的,最后发现巨人都是同种同族的同胞,吃掉自己母亲的巨人还是父亲的前妻。艾伦的复仇之路,几乎是在一路三观颠覆中走过来的。

得知阿妮是女巨人时变身犹豫;面对莱纳和贝尔托特是铠巨和超大巨的震惊;王政篇中发现自己被迫弑父,父亲又是屠杀王家的凶手,更是放弃了【驱逐巨人】的复仇,【追逐自由】的理想。这些都是复仇剧中英雄主角的犹疑表现,一如哈姆雷特在剧中多数时间都在思考人生。

500500

而像是再次面对吃妈巨人,因为身体未修复完全而无法巨人化,眼睁睁看着汉尼斯大叔被吃掉,重演母亲死亡时的无能为力;这也是艾伦在复仇道路上一次典型的重大挫折。艾伦屡次遭受精神挫折的经历,让看惯了热血少年漫的读者观众感到古怪诧异。男一号会让读者觉得是作者领养的,被谏山创自己调侃为【剧情的奴隶】,这多少也有西方复仇剧式的主角叙事融入的变化影响。

500

及至玛利亚墙夺还战胜利,亲手击杀当初破墙的超大型巨人,艾伦算是在表层上完成了【为母亲复仇】的目标。然而在打开地下室,阅读父亲的书之后,艾伦获悉了墙破丧母的惨剧背后的深层原因,实则为艾尔迪亚与马莱乃至全世界的民族矛盾。

这一陡然展开,也有着《哈姆雷特》的既视感,剧中一干人围绕王位你死我活,末了却突然出现挪威入侵丹麦的大时代风暴。

《进击的巨人》以北欧神话为蓝本素材,故事高潮的最终章势必也将是【诸神的黄昏】的变奏,伴随大规模的死亡与毁灭,再而新生。切换复仇剧的视角,【诸神黄昏】与复仇剧在结局高潮处的集体死亡段落,也有异曲同工。

500


艾伦与哈姆雷特的相似度比照

因为动画版在热血向上用力过猛,导致很多观众对艾伦产生了中二一顿嚎,无脑冲锋怪的印象流。但仔细再看,不难发现,艾伦虽然性格激烈,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狂躁。平心静气地阅读漫画原作,会逐渐看出艾伦是个内里相当复杂的人物,一旦引入西方复仇剧的视角,则会发觉这原来是一位哈姆雷特型的男主角。不止是受鬼魂呼吁而复仇的剧情设置,艾伦本身也很符合复仇剧主角的人设传统。

500

【1】性格缺陷的阴郁复仇者

复仇剧的英雄主角普遍性格阴郁,换句话说就是心理不健康,脑子有病。哈姆雷特本尊就是文学史上最著名的抑郁症患者,美漫里哈姆雷特的典型,布鲁斯.韦恩老爷,堪称阿卡姆疯人院院长,哥谭市头号精神病。

艾伦的精神构造相当异常,相信这一点,喜欢还是不喜欢的人恐怕都能殊途同归达成共识。打小就对墙内封闭社会的直感愤怒,永动机般的斗争意志,这本身就不是正常人。九岁杀死人贩子的童年更是恐怖,审判会上宪兵团长以此事作为艾伦危险性的判断依据并不无道理,艾伦的性格里无疑藏有黑暗元素。

500

希干纳区的吃妈悲剧,如同哥谭小巷是蝙蝠侠一生的痛,给艾伦带来了永久性的精神创伤。当兵上战场,展开复仇后,一系列三观颠覆的打击,又带来了迷茫焦虑,产生了对自我的厌恶与怀疑。

王政篇中,艾伦遭遇最严重的精神危机,几乎丧失求生欲。在希斯托莉亚的鼓舞下重拾意志,准备打倒雷斯.罗德所变的特大号无垢巨人时,艾伦干脆给了自己一拳。【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在艾伦内心是出现过的。

艾伦的上述表现,皆能匹配复仇剧主角的经历套路:有着自身的性格缺陷,陷入过迷茫的困境,同时也会做出反省领悟。

500500500

打开地下室,并解封大量【始祖巨人】与【进击的巨人】的历史记忆之后,艾伦开始面对正邪愈加模糊的世界,潜入马莱后,也对莱纳表现出了【都是一样的】的同理心。但在听到【战锤】家族的宣战宣言后,还是变身巨人,血洗祭典。其后故事又阐明,艾伦此行为一意孤行,与调查兵团产生了裂痕,意图至今不明。艾伦的复仇行动,在上升到民族战争层面后,呈现出更为复杂的意识形态。

500

【2】自由意志与命运的对抗

私人的【为母亲复仇】之外,艾伦的驱动力还有【自由】,身上寄宿的【进击的巨人】也赋予了【在每一个时代都会为自由而战】的宿命。

尽管在阿尔敏与团长的针剂之争上,艾伦曾表示自己只想着报仇,早把看海的事情忘了。但艾伦毕竟在丧母之前,就立志加入调查兵团。父亲格里沙也是在第一话就确认了儿子的自由意志(洗脑教育吉克的前车之鉴),即使没有故乡组来破墙,也打算回来后给看地下室,13年大限将近,恐怕也会选择将【进击的巨人】之力交给儿子。

艾伦的复仇,与哈姆雷特一样,包含着自由意志与命运的对抗。而整部《进击的巨人》对于何为【自由】的思辨,又是另一大话题。从艾伦的追求来说,起初是要看墙外的世界,是个人对命运的对抗;看到更大的世界格局之后,知晓个人的不自由源于民族的不自由,随之加注上艾尔迪亚人与世界命运的对抗,其中也有当代族人与先人命运的对抗。但过去的艾尔迪亚王国究竟在历史上做过什么,故事中尚未揭开,暂时不便讨论。

500500

当破墙和吃妈的巨人都已死亡,站在原本该是梦想境界线的海边,艾伦发现复仇之路尚未到尽头,发出了【海对岸都是敌人,杀光能否获得自由】的诘问。其后马莱大陆的剧情展开,【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已经不止于英雄主角的内心拷问,已经扩展到了整个艾尔迪亚民族的天问。

500


【3】私刑、公审与天罚的关系

艾伦在马莱的行动,是以个人绑架了调查兵团。调查兵团原本更希望能通过和谈争取自由,也就是表面上的外交程序,但显然,艾伦不认为这条路能走通,选择了以战应战。对马莱的主动出击,属于个人私刑的范畴。

以观赏复仇剧的眼光看待,墙内人的路线之争,也是复仇剧中常有的命题,个人的私刑复仇与公开的程序审判,哪种方式才属正义?而当个人决断与组织程序的矛盾出现之后,则往往会在一些形而上的地方寻求意义,涉及宗教神学层面的天罚。要么将自己的行为赋予代行天罚的名义,或者用天罚来解释自身遭遇的苦难。

第一话开篇,超大型巨人在城墙上探头的压迫感,完全一派天罚的末日景象,壁教信徒也是如是宣扬。第一百话,进击的巨人在收容区破楼而出,艾伦给马莱来了一次天道好轮回。艾尔迪亚的民族悲剧,是否是始祖尤弥尔与【大地的恶魔】缔结契约所遭至的天罚,也是故事里的潜藏疑问。艾尔迪亚复权派的视角中是神迹,马莱的宣传中是恶魔行径,但也有【与有机生物起源接触】这种科学向的中立说法。

500

而艾伦自第一次巨人化堵墙后,就有民众称其救世主。四年后艾伦披散长发,巨人躯体两次被战锤巨人的地刺举起,仿佛上架一样,之后获得第三个巨人之力,更是形成某种【三位一体】的状态,耶稣的影子若隐若现。另外格里沙在夺取始祖巨人时,也就是最后一次变成【进击的巨人】,成为艾伦的【鬼魂】之前,巨人化的自残是用手术刀扎穿手掌,为什么要用这么耶稣的动作,也是令人在意的点。

整个潜伏马莱期间,艾伦的冷静与冷漠,都带着一抹淡淡的神性。王政篇中,艾伦囚禁在教堂底下的地下室,双手被铁链吊起,跪在高台,之后又被凯尼割破额头,鲜血盖面,形象姿态明显具有宗教意味。

而雷斯.罗德则宣称拥有【世界记忆】的【始祖巨人】就是全知的神。当前的艾伦拥有九大巨人中堪称三巨头的记忆,照罗德的看法简直超神。基本可以推断,艾伦这个主角的塑造上,存在着西方复仇剧中对于人与神的关系描述。

500

【4】古典审美的健美形象

这是本篇文章我觉得唯一是个人过度解读的地方,古典悲剧的主角,讲究形象健美,符合经典审美。简单来说,就是古希腊雕塑般的健硕躯体,当然用今天的话也叫兄贵(像鲁路修那样的渣体力火柴人是何其异类)。

艾伦的形象看上去与这个感觉相去甚远。但一来,作为12岁就开始当兵的人,其身体肯定是比一般人来得强壮,王政篇里裸半身被绑在水晶洞穴中的段落,也顺便给读者观众秀了下肌肉;二则巨人化的形象身躯,倒是比较符合经典审美的标准。

纵观九大巨人的外形,始祖巨人为女体且偏瘦,女巨人够壮但没皮,超大巨没皮又太壮,铠巨壳太厚,兽巨毛太多,颚巨矮小,车巨四肢着地,锤巨是黑暗佟大为装束,也只有【进击的巨人】最接近健美人类的样子。

500

500


【5】弑父与弑君之罪

哈姆雷特的复仇有所犹疑,一个因素是从伦理道义上,哈姆雷特丧父,叔叔又允诺将来转让王位,哈姆雷特如果贸然杀死叔叔,就相当于弑父又弑君,所以需要找到一些大义名分。《进击的巨人》通过智慧巨人靠吃传承的设定,让艾伦背上了弑父的原罪,即便那是在不知情无意识的情况下由父亲本人安排。

500

同时由于【始祖巨人】的一并继承,艾伦也一度有了弑君的罪恶感。四年后登陆马莱,噬杀与王族合作帕拉迪岛骗局,并留在大陆成为马莱实际统治者的【战锤巨人】家族,艾伦本人也算是变相来了一回弑君。

500

【6】欺瞒与伪装,戏中戏

马莱篇里的艾伦,也上演了复仇剧主角的常规操作:【欺瞒与伪装】,譬如哈姆雷特的装疯,鲁路修的ZERO身份。断腿长发,胡子邋遢的艾伦,伪装成战俘潜入雷贝利欧收容区,欺骗法尔科为自己传递情报,引莱纳入地下室。值得一提的是,艾伦假扮伤兵剧情的主场景是在医院,背景的路人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战后创伤,精神错乱。

与此同时,祭典上的【战锤】家族族长威利,向各国政要演讲着他真假不明的历史内幕,舞台上配合着同步的戏剧表演。这里也使用了复仇剧常用的桥段,戏中戏。譬如哈姆雷特故意排了一出弑君戏演给叔叔看,观察其反应。

而与艾伦联合行动的哥哥,看似忠诚马莱实则早已反水的兽之巨人吉克,亦是在【欺瞒与伪装】,在祭典大战上和兵长演了一出【戏中戏】。

现今的艾伦与调查兵团意见相左,与曾经的敌人吉克联手,而与阿尔敏,三笠,104期战友的疏离,个人感觉却像是有意为之。艾伦在外人看来近乎癫狂的一意孤行,或许亦可能是一场装疯,一出更大的【欺瞒与伪装】,亦或【戏中戏】。先前鲁路修与朱雀联手的零之镇魂曲,创造了这一复仇剧套路在二次元的经典高峰,耶格尔兄弟在这个悲剧现实气息更为浓重的故事,大约只会过之而不及。

500


【7】霍拉旭-阿尔敏的副歌

当把艾伦看作哈姆雷特,阿尔敏这个人物也就自然而然能与霍拉旭对应。作为哈姆雷特的同学,出身相对普通人的霍拉旭却能与丹麦王子结为挚友,助其复仇,深入参与王室内事。阿尔敏作为艾伦的发小、同学、战友,没有拥有巨人之力的父亲,阿克曼的血统,卓绝的战斗素质,但依靠优秀的头脑,在艾伦的复仇之路提供了巨大帮助,自己也凭借屡献计策,跻身为调查兵团的核心骨干。

正如是霍拉旭让哈姆雷特在天台遇见了父亲的鬼魂,展开了一系列复仇故事。艾伦能在玛利亚墙破的灾难中生还,是阿尔敏让汉内斯前往营救,才有了耶格尔父子的进击传承。后来阿尔敏也得到了巨人之力,继承了历代超人型巨人的记忆(鬼魂)。哈姆雷特临死之际,霍拉旭本也打算自尽追随。在艾伦后成为墙内第二名智慧巨人的阿尔敏,也与好友一起进入13年的生命大限,向死而生。

而由于【超大型巨人】之力原本是要用以救活埃尔文团长,阿尔敏也被调查兵团视为承载了团长的生命。马莱作战的飞艇上,韩吉更在台词中明言,阿尔敏的大胆计划是不是被埃尔文的亡灵附身。

霍拉旭最终活了下来,接受哈姆雷特的嘱托,并将其事迹流传下去。《进击的巨人》动画版的旁白,全部由阿尔敏担任,仿佛是整个故事已经结束,由阿尔敏以尘埃落定的口吻娓娓道来。

阿尔敏的旁白,也很类似复仇剧中的【副歌】。副歌是指某个直接参与剧情的人物,或是祭司之类的角色,通过歌曲或舞蹈,描述剧中的情节,烘托情绪,有时还会打破第四面墙,直接向观众说话。阿尔敏在旁白中的措辞语气,完全称得上是《进击的巨人》的副歌。

另外,阿尔敏作为艾伦的霍拉旭很匹配,但鉴于三笠的战斗力,以及阿克曼人特有的主君式死忠,实在很难把这个艾伦身边的女孩与奥菲利亚联系起来。从悲剧气质上,希斯托莉亚,乃至水晶里当了四年睡美人的阿妮,都更相像一些。

500

【8】不是王子胜似王子

复仇剧的男主角身份,多讲究优与雅。艾伦虽不是王公贵族,但细想也不逞多让。硬资源上,九大智慧巨人之力,一人身兼其三,从历史地位上,【始祖】和【战锤】是大小王,而【进击】则像是个BUG,基本算是九大巨人的御三家(另外六大巨人,都更偏向功能型)。【兽之巨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又有王家血脉。巨人副产品,王家武侍【阿克曼】,有一个女孩是他的青梅竹马,死忠护卫,这个女孩的另一半血统,则是东洋国将军的家主继承人。

更重要的是,艾伦整合了巨人御三家的记忆,注意三个巨人,是王族、战锤家族、以及历代进击宿主,三支人的记忆,至少几百上千人,这里边有王侯将相,也有军官医生。如此恐怖的信息量加载在一个19岁青年的身上,会带来怎样的异变。

往后的故事里,艾伦势必将解封越来越多的记忆,耶格尔医生的小儿子,恐怕不是王子,胜似王子。本来艾伦的塑造就有神性的影子,再发展下去,只怕要奔着天人的境界。

500

当然,脑子里想的东西太多,就容易有病,不知道巨人之力的修复能力管不管神经递质分泌。迟早要变成人形历史图书馆的艾伦,如果跟哈姆雷特成了抑郁症病友请不要意外。在一定程度上作为艾伦的镜像的影子主角莱纳,已经得了精神分裂症。时而如天神般冷漠沉郁,又从开篇就没有摆脱躁狂症嫌疑的艾伦,得个双相障碍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顺便一说,艾伦性格中本就有两个抑郁症潜质,自罪与自毁的倾向。超大型巨人第二次破墙,艾伦是现场立即做出反应的士兵,但在其消失后,艾伦的反应却是为自己没能击杀巨人而道歉。与故乡三人组交锋,利威尔班团灭,六成调查兵在营救中牺牲,其实都是非战之罪;王政篇揭露的杀戮往事,是父亲的作为,且罗德说的是一面之词;但艾伦都习惯性将责任归结于自身。

自毁倾向更为明显,得了个【急着送死的混蛋】的诨号。发现有巨人之力后,很自然地把自己当成生物兵器。最外在的表现就是巨人化的自残方式。其他的智慧巨人,在非紧急状态下,都是用利器做个小伤口,只有艾伦把咬手这种极痛的方式当成常规操作(以普通人水准,本人已经属于相对耐痛的主,试着咬出牙印就咬不下去了),每次变身都给人一种【家伙真下得了嘴】的痛感。在马莱伪装成断腿伤兵,大概也是自己动手截肢。

500

【9】注定的悲剧英雄

可以说除了没有关于性的压抑与焦虑(整部《进击的巨人》都没有这方面的描述),艾伦几乎具备了复仇剧的英雄主角的一切特征。艾伦也必将和以哈姆雷特为首的复仇剧主人公一样,追寻着某种【比生命高贵】的东西。

至于英雄主角在复仇剧结局中经常上演的【死亡与升华】,《进击的巨人》的故事讲到现在,演绎了太多令人震撼的死亡,如果谏山创最后给艾伦发了一份盒饭,反倒是最不意外的事情。

艾伦这位巨人世界的哈姆雷特,也完全应了【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名言。二次元的名作大作中,艾伦.耶格尔恐怕是众人意见最不统一的男主角之一。有人觉得他是咆哮的躁狂症,有人觉得他是无脑就是干的楞头娃,有人觉得他是可爱的小天使,有人觉得他是向往自由理想的追梦少年,有人觉得他是为民族存亡而战的解放者,有人觉得他是血腥残暴的军国主义分子,有人觉得他是黑暗森林式时局的威慑执剑人,有人觉得他是要独揽所有罪责的弥赛亚……看似是【剧情的奴隶】,实则性格复杂多面。

或许一切皆有可能,只是在我看来,艾伦肯定不是无组织无纪律,乱吼乱冲的中二少年(稍微带点理智看作品的人都明了),其次艾伦肯定是一位将在没有多少鲜花掌声中落幕的悲剧英雄。

500


《团长复仇记》,另一位哈姆雷特

《进击的巨人》的故事里,还有一位有着哈姆雷特既视感的人物,就是调查兵团最伟大的第13任团长,埃尔文.史密斯。

童年的埃尔文在自己当历史老师的父亲的课堂上发问,父亲私下说出了【墙内人的记忆被篡改】的推论,之后因为自己将推论与街上的孩子说起,遭到中央宪兵盘问,导致父亲被王政府秘密杀害。埃尔文从此背负了自己害死父亲的罪恶感,证明父亲的推论假说,也成为了一生的理想。

显然,这段童年回忆成为了【父亲的鬼魂】,促使埃尔文开始向王政府复仇,具体要做的,就是查出这个墙内世界的真相。由此埃尔文成为调查兵团最出色的一任团长,智谋卓越,铁血强硬,即使牺牲无数战友,也要不择手段地前进。

500500500

复仇的过程中,埃尔文也在不断进行【欺瞒与伪装】,用自己强大的领导魅力与演讲能力,一直高举【为人类献出心脏】的大义,掩饰自己对真相的追求。一方面是对王政府打的官话,一方面以此保持调查兵团高昂的士气。杀伐决断,一将功成万骨枯,也要查出真相,其实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复仇。

为了保住艾伦,不惜在城市中拿下女巨人,牺牲平民。艾伦被超大巨和铠巨掳走,埃尔文率部营救抢回,极尽铁血与疯狂。尽管客观事实上,的确为墙内人保住了希望。但内心深处,也是艾伦的巨人之力,给自己的复仇带来了破局,艾伦父亲的地下室,更是让梦想有了实体具象。所以即使调查兵团死伤惨烈,即使自己搭上了右臂,也要高喊【为人类献出心脏】夺回艾伦。

终于在王政篇中,埃尔文运筹帷幄,成功发动政变,推翻了王政府,并查出【始祖巨人可以篡改人民记忆】的事实,证实了父亲的假说,可谓非常成功的实现了复仇。背负着【自己无心害死父亲】的罪恶感,隐忍周旋多年,找到恰当的时机与名义击败王权,为父昭雪。哈姆雷特在复仇中所纠结的弑父与弑君,在团长的故事中同样有所体现与重组。

但团长在复仇之路上,内心早已不堪重负,深知自己是一路踩着战友的尸体走来,对于自己的【欺瞒与伪装】抱有深重的愧疚。玛利亚墙夺还战,团长面临重大选择,是趁还活着跑去看一看心心念念的地下室,还是带兵进行自杀冲锋,为人类赢得胜机。兵长也在针剂之争的最后,面临着让团长【生存还是死亡】的选择。

500

最终团长真正为人类大义献身,在个人梦想成真的前一刻死去。这大致就是属于英雄在复仇之后后【死亡与升华】的尾声。毕竟父亲的假说,被害的冤屈,在推翻王政之时得到证实与正名,复仇其实已然完成。地下室里的真相,更像是梦想的延伸。

而那三本书里的真相,把梦想延伸到了的地方也的确太可怕了一点,其实团长到最后也不是为人类献出心脏,只是一个叫艾尔迪亚的民族。所以不如就让带着拯救全人类的心情而重伤昏迷的埃尔文.史密斯不再醒来,梦回当年举手提问的课堂,然后去和父亲的鬼魂重逢。

当以哈姆雷特的角度看去:埃尔文在加入调查兵团前将心上人玛莉让予宪兵团长奈尔,只是在多年以后,狡黠地说道【其实我以前也喜欢过玛莉的哦】,奈尔反唇相讥【我早就知道了,居然觉得巨人比玛莉要好,真是疯得不轻……】;未尝不是一出王子为了复仇与恋人疏远的癫狂。

埃尔文.史密斯这位魔鬼一样的哈姆雷特,完成了复仇,也没有让奥菲莉亚溺死,这一出《团长复仇记》,在复仇剧中已经算是最美好的结局。

500

结语

作为漫画的《进击的巨人》具有文学作品的气质,稍作沉心观阅,读者都会有所感觉,通过引入与《哈姆雷特》的联系,以西方复仇剧为容器,装出这股文学气质的一部分,希望能将其具象些许形状。谏山创的这部大作,也不仅仅只是复仇剧的变种,还有着推理小说、反战小说、魔幻现实主义等等文学方面的气息。

《哈姆雷特》在《进击的巨人》中的化用,在其他多重叙事的包装下,较为隐蔽。即便《进击的巨人》是超人气作品,也不会像《狮子王》或者《反叛的鲁路修》那样成为广为人知的《王子复仇记》改编,但这个高超深沉的复仇故事,在【哈姆雷特】系的文艺作品序列中,绝对堪称经典。

最后也麻烦【作者没想那么多】系列的读者观众消停一下,《进击的巨人》恰恰是那种作者想了很多的作品,经得起也值得上过度解读。如此大面积的特征重合,我不认为是巧合。就算真的只是巧合,能重合到如此程度,谏山创这无意仿摹出来的英雄所见略同,不去欣赏考察,而是调笑抬杠,《进击的巨人》和本文真的不适合你。

500

站务

  • 本周六,台湾名嘴黄智贤首次大陆公开演讲,开始报名啦!

    时间:12月15日19:00-21:00 地点:南京西路1728号百乐门大都会22楼主题:《在台湾做政论节目是种怎样的体验》她是前段时间怒怼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台湾主持人。她出身于深绿家庭,却成长为一名坚定的统派人士。她当过企业高管,也经历过辍学、打工的艰辛探索,辗转于社会底层,7年的闯荡磨练了她一身“......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