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伊斯兰教为什么不让喝酒

提到中东的饮食,人们自然而然会因为穆斯林的习惯想到不吃猪肉,不喝酒。

但其实,虽然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禁止吃猪肉,但在酒这点上,两家却未能达成一致。犹太人从古至今一直有喝酒的习惯,而阿拉伯人在伊斯兰教兴起前后,在台面上对酒的态度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虔诚的穆斯林,完全滴酒不沾。这又是为何呢?

500

伊拉克巴格达的一处酒类商店

摄于2003年萨达姆倒台之前

以酒代水

酒在古代世界的重要性,比当今有过之而无不及。

古代并不具备先进的处理自然水的条件,从河溪湖泊乃至井里取出的水,都有被污染之虞,直接饮用极易摄入细菌与微生物,不利于健康。为此,东西方在古代产生了两种处理水的主流方法:中国人选择烧开水再喝,而西方人则想到了酿酒喝。而最初的酒,就来源于遍及地中海周边的葡萄。

原来你们俩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存在的

500

由于葡萄表皮上自然存在酵母,若采摘后不进行处理,葡萄便会自动发酵,变成葡萄酒。当人无意间饮用葡萄发酵产物后,觉得味道亦无不可,便有了人工酿造酒精饮料的发明。

理想生活

500

作为地中海世界的一部分,新月沃地(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与伊拉克)在5000年前即有栽培葡萄酿酒的历史。这在《希伯来圣经·创世纪》有提及:诺亚在出方舟后,当起了农夫,栽了一个葡萄园,他喝了园中的酒,醉了,发起酒疯,在帐篷里赤着身子。

表现诺亚之子闪与雅弗为其父盖衣服的画作

500

由此不难看出,犹太人同隔壁的阿拉米人、阿卡德人等邻居一样,很早就发现了葡萄酒的好处与坏处。

与此同时,用大麦等粮食酿造的啤酒也开始在古埃及与两河流域流行起来。由于酿造技术的限制(无蒸馏技术),古代酒酒精浓度低、甜度高,不是那么难入喉。卫生而好下口的低度酒,就这样成为了日常饮料。

一幅表现古埃及人种植葡萄,酿酒并进行

贸易的壁画,作于公元前1500年前后

500

在公元70年耶路撒冷第二圣殿被毁后,绝大多数犹太人都流散在外,其中不少人往南迁移至阿拉伯半岛西部的汉志,进入叶斯里卜(今麦地那)等绿洲定居。

与大批犹太人同时到来的,还有最新的葡萄栽培与酿酒技术。周边的阿拉伯人也学习了这门技术,还发明了用椰枣酿酒的技术。可是,不像犹太人有犹太教的约束,绝大多数阿拉伯人此时信奉阿拉伯多神教,信仰混乱无法自我约束,不少阿拉伯人由此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在阿拉伯多神教中,甚至有一名叫左-舍拉的酒神,经常与葡萄一同露面。

左-舍拉的雕刻

500

一些阿拉伯诗人还饮酒作诗,娱乐嬉戏,歌颂醇酒、女子与骏马之美好。甚至在阿拉伯诗歌中,还有专门的一类咏酒诗。被挂在麦加天房上的七首“悬诗”(由公众推举,用金水写在细亚麻布上的最佳作品)也多次提到酒。

如阿穆尔·本·库勒苏姆·台额兰所作的悬诗中有下列片段:“难道你还不赶快端上盘子,好让我们一醉方休。难道安德里亚的名酒,要让它有点滴流走?”;乌姆鲁勒-盖斯的悬诗中有:“今朝痛饮非作孽,未曾过量醉醺醺。”;塔拉法的悬诗中也有:“贵族会上君求我,盛宴席前舞杯觞;芬芳冽酒奉尊前,劝君痛饮勿徜徉。”“如君不能保我千百寿,我必狂饮欢乐寻死亡!”

但酒要少吃,事要多知,不然会误事的啊。

但是好想继续喝啊

500

 

 


醉酒误事?

阿拉伯半岛上的自然环境恶劣,各个游牧部落为了争夺日趋匮乏的水源与牧场,常常发生争执乃至械斗。酗酒的恶习,更使得阿拉伯人时常在喝上头后,仗着酒劲,抢夺其他部落的妇女,杀人越货。

而受害者所在的部落又必定会“同态复仇”,部落之间之间动辄大打出手,你杀我一人,我杀你一百,甚至为了一头骆驼的归属权都可以拉帮结派,打上数十载,生命财产损失严重。

半岛社会在旷日持久的部落冲突之下日趋动荡,酒精则成为了灾难的催化剂。伊斯兰教初兴时,这一情况仍未得到根本改变,哪怕是穆斯林,也有不少喝酒犯事的。

有次,阿里(穆罕默德的女婿兼堂弟,第四任正统哈里发)与一位铁匠牵着两匹老母驼去运收割下的作物,卖掉换钱,筹备他与穆罕默德女儿法蒂玛的婚礼。两匹老母驼中一匹是他在白德尔战役中分得的战利品,另一匹是穆罕默德送给他的。

阿里·本·艾比·塔里卜,作于19世纪

500

阿里把两匹老母驼拴在铁匠家门口,和铁匠一道去收割了。穆罕默德的叔叔哈姆扎·本·阿卜杜勒-穆塔里布当时正在铁匠家里喝酒,一位歌女为他伴歌。那位歌女唱着唱着,突然唱到:“啊!哈姆扎,看见了吗?那些驼多么肥美啊!”哈姆扎就起来,仗着酒劲,不管三七二十一,割下了阿里两匹驼的双峰,剖开其肋腹取走肝脏。

面对前来质询的穆罕默德,哈姆扎瞪着醉醺醺的双眼说:“你们不就是我父亲的小奴仆吗?!”穆罕默德见哈姆扎醉得不成样子了,便带着阿里转身离开了。

除去平时喝酒,穆斯林上战场也少不了酒:624年12月22日,麦加古莱氏贵族(阿拉伯多神教徒)意图直取穆斯林占据的麦加,消灭伊斯兰教,双方在吴侯德山谷交战。开战前夕,包括曾喝酒杀骆驼的哈姆扎在内的不少穆斯林喝了一碗又一碗的酒,以此壮胆,上阵厮杀,并血洒战场。

吴侯德战役中的穆罕默德(绿衣无面者)及其追随者

500

穆罕默德眼见半岛陷入因酗酒引起的无休止内斗中,做出了彻底禁酒的决定。在《古兰经》第二章中,穆罕默德以真主的名义说:“他们问你(此为穆罕默德)饮酒与赌博的律例,你说:‘这两件事对于世人有许多利益,但也都包含着大罪,而且其罪过比利益还大。’”。

阿拉伯穆斯林由此开启了禁酒大战的序幕。虔诚的穆斯林听闻了先知的教诲,把所有的酒统统倒掉,搞得麦地那满街都是酒,活脱脱地成了“露天酒池”。

穆罕默德此后多次强化了对酒的禁绝,如《古兰经》第四章中“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在酒醉的时候不要礼拜。”;第五章中“饮酒、赌博、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恶魔的行为,故当远离,以便你们成功。”,“恶魔惟愿你们因饮酒与赌博而互相仇恨,并且阻止你们记念真主与谨守拜功。”。

而在圣训中,穆罕默德也提到了酒的恶处,他宣称自己在登宵(骑飞马一夜之间从麦加抵达耶路撒冷)过程中登上了七重天,并遇见了亚当、亚伯拉罕、约瑟、摩西与耶稣(阿丹、易卜拉欣、优素福、穆萨与尔萨)。有人给穆罕默德端来了两个器皿,一个盛着奶,另一个盛着酒,他被告知可以任意选用。穆罕默德就拿起奶喝了,有人就对他说:“你选了正道,假使你选了酒而饮之,你的乌玛(阿拉伯民族)必迷路无疑。”

对于犯戒饮酒者,穆罕默德下令让人用椰枣树枝与鞋子(鞋子被阿拉伯人认为是不净的,用来打人极具侮辱性)打喝酒者,作为惩罚,警示他人。

现代也有禁酒的

500

 

 

 


照喝不误

禁酒之后,果然阿拉伯人的力量如同火山爆发般被释放了出来,其先是侵占了拜占庭统治下的叙利亚与埃及,后又灭亡了萨珊波斯,为阿拉伯帝国后世的繁荣富强奠定了基础。

不过,随着阿拉伯帝国版图的扩张,变局也开始出现了。阿拉伯穆斯林不再是绝对多数,愈来愈多的阿拉伯基督徒、科普特人(古埃及人后代)、犹太人与波斯人等各类可以饮酒的人群开始进入帝国的版图。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穆斯林统治者会允许他们酿酒用于自己消费和交易,只要不卖给穆斯林就好。

当扩张到波斯的时候

就已经出现严重的各地风俗习惯不同的问题...

500

但这个口子一开,对穆斯林禁酒就不是好事了。如果身边喝酒的机会大大滴有,念头上来了就很容易犯。

为了给自己的信徒找到正道,伊斯兰宗教学者们对酒的定义也争论不休。有的人认为只有椰枣酿的烈酒是不清真的,其他度数低的都没问题;但也有人引用圣训“凡是醉人的饮料皆是非法的”,宣称只要有一丁点酒精,就是不清真的;还有人认为,《古兰经》中只是名为禁止了名为Khamr的酒,其他都没事;更有人干脆给酒换了一个名字Shirāb,照喝不误;民间既有改宗不久的新穆斯林私自酿酒喝,也有年轻穆斯林背着父母喝酒……

至于王公贵族,那就更不管什么教律了。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从第二任开始,几乎个个都喝酒:绰号“酒徒”的叶齐德一世天天喝酒,他还驯养了一只猴子,教他参加自己的酒席;阿卜杜勒-马利克虽然每个月只喝一次,但是喝得特别多,以致于最后不得不用催吐剂,把肚肠里的酒肉弄出来。

瓦利德二世则喜欢在酒池里游泳,同时狂饮酒池里的酒(希望他没有在里面小便),使得酒池的水位明显下降。有次,瓦利德二世大醉后,翻阅《古兰经》,看见这样的语句:“每个顽固的暴虐者都失望了。”(第14章第15节),他立马抓起自己的弓箭,拉弓把《古兰经》射得破烂不堪,还用自己所编写的两句诗向《古兰经》挑战,不知道真主会不会爱他。

波斯诗人艾布·努瓦斯祖上被迫改宗伊斯兰教,自己却一边喝酒一边念了两句诗:“酒袋摆一边,经书供一起。美酒饮三杯,经文读几句。读经是善举,饮酒是劣迹。真主若宽恕,好坏两相抵。”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哈伦·拉希德读后,觉得应该请这样的高明,真的让他到宫里给自己写商业互吹诗。

来,大家一起喝几杯

500

上面的政教领袖哈里发都不能带头以身作则,还能指望下面的芸芸众生能遵守教规?举例来说,阿拉伯的科学家们在做化学实验的同时,发明了蒸馏技术,正好用来提高酒的纯度,酿造烈酒。叙利亚的亚力酒(’Araq)便是阿拉伯人蒸馏出来的烈酒,在蒙元时期传入中国,被称为“阿刺吉”,成为中日韩三国现代烧酒的鼻祖。

叙利亚霍姆斯出产的亚力酒

500

英语中表示酒精的Alcohol一词,其源头正是阿拉伯语Al-Kuḥl。该词在阿拉伯语原指化妆用的眼影,但后来被欧洲人借用,指称酒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完酒的人眼睛会起一层红晕,看上去像是化了妆。

在宗教宽容的世俗社会中,也只有极为虔诚的阿拉伯穆斯林,才会彻底拒绝酒。可以看见,穆斯林其实对酒文化世界的贡献颇多。

实质上,穆斯林不喝酒,只是为了戒除阿拉伯人早先酗酒的习惯,为阿拉伯民族整合做辅助的短期举动。当伊斯兰教传入其他有着深厚酒文化的地区之后,尽管异族百姓在阿拉伯人的压力下,改宗了伊斯兰教,但他们照样喝酒,禁酒的禁令并未随着伊斯兰教其他教义一同牢牢扎根,因为酒文化也是他们民族认同的一部分。

正在倒葡萄酒的波斯女子,作于17世纪

500

但在尊原教旨主义为大的政教合一体制之下(沙特:正是在下),哪怕你想喝酒,也没可能了。普通人在全国哪个旮旯,都几乎找不到酒。王公贵族呢?和千年前一样,正在私人酒席上酒肉欢歌呢。

沙特宗教警察:哪个敢喝一杯?我们让他‘喝一壶’!

500

宗教戒律与任何种类的道德规范一样,某种程度上都是少部分人用来约束大多数人的行为,使之不从事特定意义上“不良”的行为,不与自己争抢有限的资源。

真正被迫禁欲的,永远只是下层百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