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回归市集”的平遥影展

作者 / 方尼可

当一股略微能被嗅到的刺鼻烟熏味,从自北京西站出发的动车向西南方向行进约四小时之后飘进列车中,目的地平遥也就到达了。

走出车站,手拿各式标识牌,对每一位从出站口迎面而来的陌生面孔都投来盼望眼光的接站人群熙熙攘攘,和古朴的小城融为一体。

500

贾樟柯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展,让这座古老小城被热衷于追逐电影的狂热年轻人延续着它在旅游旺季时绽放出的活力与热情。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再次来到平遥,在感受浓郁的电影氛围与充满年代感的古风建筑间交相辉映的成果时,也试图粗浅描摹出第二年平遥影展的初次印象。


500

女性导演发力、大师班星光熠熠

影展在基础设置和人文气质营造之后,最重要的莫过于展映影片的片单。去年影展能够成为许多观众心中“内地最好的电影展”,也得益于强大的展映影片阵容。

今年在平遥电影展上展映的影片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43.4%为全球首映,47%为国际首映,75%为亚洲首映,98%的影片为中国首映。

女性导演作品成为今年平遥国际电影展的重头戏,开幕片和“平遥之夜”影片均为女性导演作品,分别是由五位女性导演执导的女性主题短片所组成的集锦长片《半边天》,以及中国第五代女导演刘苗苗的最新力作《红花绿叶》。

与此同时,多部影片将全球或者国内首映放在平遥电影展举办,如《国王与平民》(入选威尼斯电影节非竞赛单元)、《狂野生活》(保罗·达诺的导演处女作)、《红花绿叶》《钦奈风云》《冥王星时刻》《宝贝儿》等。

500

片单之外,今年平遥电影展更吸引人的不外乎星光熠熠的大师班,国内有杜琪峰、徐峥,国外有李沧东、阿伯德拉马纳•希萨柯、拉夫•迪亚兹等导演都将现身平遥,做客大师班。五湖四海的导演齐聚平遥小城,也足见“贾科长”在全球的好人缘了。


500

更完善的设施和更浓的影展氛围

走进平遥古城下西门,在前往电影宫的路上,道路两旁的影展宣传旗像是彬彬有礼的迎宾卫士夹道欢迎着来影展的每一个人,今年影展更加浓郁的电影氛围从这里开始。

进入电影宫园区,基本每一个可以走到的小路和角落,都摆满了影展的海报和展映影片的海报集。

500

500

500

草坪中,今年担任影展三个单元的评委画像也被错落有致的摆在其中。

500

和去年只有一块LED屏幕不同,今年在电影宫内多处都设置了能够同步直播的巨大LED屏幕,无论是在新闻中心内的发布会,还是在站台露天广场里的开幕式表演,都能通过屏幕传送到电影宫里的每一处,这给观众和普通百姓提供的便捷条件可见一斑。

500

500

去年影展因准备不足而出现和暴露的问题,在今年也都一一被解决,比如因电影宫里标识和指示不明显,导致观众找不到影厅,今年的电影宫里就把简易的易拉宝换成了正式的路牌,影厅位置和路线清晰明了;因电影宫出入口设置不明确而出现的观众在园区内“绕迷宫”,在今年也没有再出现;

媒体和嘉宾兑换电影票的制度也更加完善,媒体大部分都能够兑换到想看的影片;去年的影展手册在影展开始后才姗姗来迟,而今年给到媒体和嘉宾的影展手册及伴手礼就丰富了许多,不单单有非常精致的影展展映手册,还有影展活动排期的手册。

500

另外,影展礼品店的周边和衍生品种类及样式也多了不少,从日常用品到小巧的纪念品,并且价格与去年相比,都所有下降。

500

500


500

影展变“市集”

去年,当第一届平遥影展以“平遥元年”的姿态降临在闻名中外却在历史文化形态和影像承接亟待开发的平遥古城时,影展与城市留存的丰富人文气息恰如其分地结合,令中外电影人都感受到了有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中国孕育电影节展时的诚意。

“惊喜”和“成功”作为大部分人用来形容上一届平遥影展的词语,很大程度是来自于对比肩“欧洲三大”规模和设施的平遥影展心生的新鲜与好奇。

一万三千平米的电影宫在国内就是第一例,对于没有去过海外顶级电影节展的观众来说,惊喜与震慑是意料之中,而对于跑惯了国外电影节的媒体记者和电影从业者,电影宫的存在也更拉近了其与影展的距离,同时也以A类影展的规模对参与影展的所有人表示出尊重和友好。

今年的平遥影展,主题定位“回归市集”,按照官方对此的解释,“电影天然含有杂耍的基因血统,根扎于市集场景之中。在发明之处,电影是传统市集杂耍的新类型,市集性成为电影原始魅力的部分之一。”

因此,今年影展最大的变化就来自对电影宫的重新布置和装潢,从陈列到展位的设置都遵循着“市集”的概念。

500

500

“市集”里的摊位基本覆盖了本土传统特色、影像相关和当地美食,包括能够售卖明信片并实时寄送的邮局也出现在了其中,在对影展主题严格策划并实施的同时,影展的人性化和趣味性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电影宫内“市集”的设置,一方面合理且最大化地利用了去年许多被荒废的园区空间,使得1.3万平米的电影宫内每一个板块布置和设计更加井井有条,另一方面也将影展与旅游结合,置身在电影宫内很像是在某个著名的景点里,这是影展今年着力强化的一点,坐落在平遥古城里的电影宫,能够作为旅游资源融入到其中。

500

500

夜晚的电影宫,被霓虹灯装点的像是上世纪有“迪斯科”味道的小镇集市,与贾樟柯《江湖儿女》里所展现的世界非常一致,有行人就说“科长把电影搬到了现实啊。”

从“市集”中出走的贾樟柯,又将“市集”带进电影中,想来也是一番有趣的回旋。不过这正是贾樟柯最热爱也最擅长的,正如他在开幕辞中说,将市集延伸到电影内外,创作者,和观众都可以快乐着。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