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深挖了李雪这个宝藏女孩后,你就能知道她有多么地虚伪了

昨天,风闻里连着出现了两篇贴子对李雪的奇葩言论进行揭露:

这个反对禁毒、呼吁毒品合法化的作家,看了她的言论我……

“被爱的人吸毒就不会上瘾”?言论自由不等于撒谎自由

500

我想我们观友应该都知道这个“著名心理学者”了吧。

比起我们观友的批评而言,社交媒体上对于她的“围追堵截”更加猛烈,她过往的一些微博发言也被翻出来了,同样是让人瞠目结舌。

比如说,这一则微博:她依然把吸毒人员分成两类,一种因为内心极其痛苦而降毒品视为“救命稻草”的;一种是因为毒贩引诱而误吸的。这个分类跟她在腾讯节目里的分类稍有出入,不过这都是小细节,依然不妨碍她提出取消禁毒会使得吸毒人数下降的观点,因为她认为误吸的群体会随着禁毒消失而消失,而禁毒等法律条款侵犯私权。

500

如果毒品存在暴利,那么贩毒团体就依然会诱人吸毒。李雪应该去指责贩毒团体,把矛头指向形成毒品产业链的土壤,而不是指责国家的禁毒政策。

包括李雪对于明星吸毒的维护也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偏执”。

明星吸毒看似没有侵害到任何人,但是明星作为有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的一言一行本身就会给社会做出或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这样来说吸毒还不侵害到人吗?

500

李雪真的很喜欢谈“吸毒”的议题,无论是亲子教育,还是社会热点,她都能把这些和吸毒联系起来。

500

500

但是,你要问李雪她会去尝试吸毒吗?

不,她绝对不会的。因为她说,“我决(绝)不会因为朋友吸毒而把他视为恶从而绝交,给我偷偷下毒的才会绝交。”

不知道,她会不会认为自己到处散播反对禁毒、呼吁毒品合法化的言论,其实也是在给这个社会中没有多少判断能力的青少年“下毒”呢?

500

不仅仅是吸毒,李雪也提到说,代孕与吸毒同理,应该允许自愿代孕交易,甚至理论都是同一套。

她没有认为自己有“圣母情结”,她认为把一切都交给法律反而是侵犯自由契约的。因为在代孕合法后,所有的交易都会变得公开竞争,自由自愿,代孕者的安全系数会增加,而代孕者也能够获得更高的酬劳。

500


相关的话题是否可以讨论,很难判断,社会上对于代孕是否合法也的确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但是在讨论中,动辄扣上一个“圣母情结”,或者“高尚正确”的帽子,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竖起了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的真实模样。能够说出,“明知会造成犯罪滋生的地下黑社会交易,死伤无数无辜的人,那我不管,关我屁事,我是高尚正确的‘好人’”,其实就是觉得只有自己才是“高尚正确”的,不是吗?

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很难看。

500

而在患者向她倾诉自己的童年阴影——亲眼看到母亲和亲戚毒杀自己父亲的人伦惨剧——的时候,李雪仍然主张患者要原谅自己。

大致可以理解李雪这么做的原因,对于饱受折磨、有严重心理问题的病人,首先要做的确是开解,帮助他先走出心理的“围城”,重新面对这个世界之后,才有可能让他去做出正确的选择。可是她不应该泄露病人的隐私,以及在有更优、更佳的方式去处理的时候,不应该如此堂而皇之地公布出来博人眼球,以致于违背社会正常运行的秩序。

500

有观友认为她可能是极端的自由主义派。不,她不是!她更不算移民到自由国度,在她看来“标榜自由和自由是两回事”。

500


她更像是有点虚妄的“博爱派”。

李雪主张毒品合法化,主张代孕自由,主张各式各样的议题皆源于她的“博爱”,她认为只要有爱,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比如说,她举例说,一对遭到父母“棒打鸳鸯”的小恋人,他们逃学泡夜店喝酒,堕落自己,却又保有最后的底线,那就是没有吸毒、没有自杀。“他们之所以没吸毒,没自杀,就是因为世界上还有对方牵挂”,还有爱。

就是不知道,李雪在接受这对小恋人的心理咨询的时候,有没有提醒对方要珍爱自己,不要继续走在危险的人生边缘。

500

李雪号召的“爱”,是希望能够让所有人雨露均沾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与自己观点相左的人,她却选择了“拉黑处理”的操作。

500

500

对此,李雪也有自己的解释。

500

她反对新浪官方强加给自己的权力,她认为“拉黑”、“全微博禁言”是官方对大V和普通用户的集体绑架。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动用这个权力,“被我拉黑的人3天内无法去其他微博发言,这是新浪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

又比如,她还暗戳戳地操作对立,无形之中把自己置于道德评判者的地位。

500

由此可见,李雪的“博爱”是非常虚伪的。

正话、反话都被她说尽了,既想超然于社会之外,却又忍不住动起“凡心”,想要搅乱池水,便于攫取利益。

你能说李雪是“墙头草”吗?似乎很难说!你能把她归结到哪一个派别之中吗?同样也很难。李雪的本质,就是一个披着“博爱”外衣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似什么都为别人着想,其实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名与利。

社会上,像李雪这样的人还有不少,她不是第一个,她只是奇葩得有点外现而已。

(完)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