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牙观察:外交战略重大变化,美国地位排名下降

从以下两个例子,可以看到美国在中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排名已经发生重要变化。

第一个例子,是中方发给拜登的贺信,与2016年发给特朗普的贺信差异。

我们看给拜登的贺信正文:“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再看2016年发给特朗普的贺信正文:“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发达国家、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着特殊的重要责任,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期待。我高度重视中美关系,期待着同你一道努力,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拓展两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合作,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进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各国人民。”

长短姑且不论,在国际政治交往中,用词多少本身就已经能传递出不一样的信息——更关键还要看信中两处最重要的措辞变化。

2016年发给特朗普的贺信,在一开始就明定了中美两国的地位以及处理好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对与美国合作承担国际责任寄予了强烈期许,“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发达国家、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着特殊的重要责任,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但是在给拜登的贺信中,这一句是没有的。

另一处更重要措辞变化是在2016年发给特朗普的贺信中,有“高度重视中美关系,期待着同你一道努力”一句,在今年发给拜登的贺信中,大家可以看到,这一句话也没有了。

这两处重要变化所蕴含的意义,不用详细解释,相信大家都能品出其中差异。

第二个例子,是外事委员会杨洁篪主任11月30日在《人民日报》刊发《积极营造良好外部环境》一文称,疫情使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调整,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将面临更加复杂变化。

他在文中表示,中国将“不断完善以周边和大国为重点,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以多边为重要舞台的外交布局。”请注意这个表述顺序,先说“周边”,再说“大国”,这两者虽然都是“重点”,但是“周边”被放到了“大国”之前。

而自2006年以来,中国外交总体布局都是“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

在中国的外交语境中,“大国”是指美俄欧(俄罗斯同时还是邻国),其中又主要是指美国,“周边”则是指邻国,包括陆地与海洋的近邻。

在讲究遣词用句的外交话语体系,这种调整绝非随意之举,而是有着深刻含义。通过这个顺序的变化,可以更清楚地看出美国在中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变化。

在中国的外交战略中,中美关系历来是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事实上,在过去四十年,中美关系一直是中国外交主轴,改革开放所以能顺利启动并推行,也是在处理好中美关系的前提下进行的。

但是如今,随着中美实力对比和国际格局变化,在特朗普政府逆转了尼克松时代开启的对华“接触战略”之后,这种情况也发生了相应改变。

尤其自中美冲突与疫情爆发以来,因应对美战略布局与经济“双循环”的内在需要,中国明显加大了对周边国家的外交工作力度。

最近以来,杨洁篪和王毅频繁出访东南亚和日韩等国;在RCEP签约后,中国又明确表示愿意启动加入CPTPP谈判。种种迹象都显示,美国的地位已经被降级,周边国家已经替代美国,成为中国外交战略的“重中之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