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哲思】囚徒困境,出路在哪里?

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是博弈论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

从模型上来看,在单一博弈的背景下,困境的其中一种是这样的:

两个疑犯被警察抓住,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各自接受审讯。

警察知道两人有罪,但缺乏足够的证据,必须依靠口供来得到更多的信息。

在模型中,为每个变量设置了不同的回应:

1.如果两人都抵赖,只能各判刑一年;

2.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八年;

3.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判十年。

那么选择出来了。

坦白或抵赖。

你该怎么选?

从规避风险的角度来看,不管另外一个人怎么选,每一个人的最优解都固定是坦白:

1.如果同伙抵赖、自己坦白的话放出去。

2.两个人都抵赖的话判一年。

3如果同伙坦白、自己坦白的话判八年,比起抵赖的判十年。坦白还是比抵赖的好。

因为你不管哪样选,坦白都是”最好的“。

结果,两个嫌疑犯都选择坦白,各判刑八年。

而从结果上来看,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一年,显然这个结果最好。

但是为什么”聪明“却被”聪明误“了呢?

这是因为个体的理智优选,叠加到集体层面上,却又成为一个不理智的选择。

非零和博弈中,帕累托最优和纳什均衡是相冲突的。

比如国家之间的关税战,就是囚徒困境的一种很好的反映。

那么在大家看来,单一博弈的囚徒困境,出路在哪里呢?

 

站务

风闻热评

中国大陆的动保(狗狗)管理应该参考香港做法
血色残阳 :

嗯,城市的市区饲养可以参考,但是以后必须全面推广。
因为国内宠物保有量2020年能到2亿,2025年左右超过3亿(甚至4亿),宠物经常接触者达到8亿人(除了宠物主人,还有邻居,同小区人等近距离接触者),所以这是一个涉及到8亿人安全和生活的事情,不是小事情。而中国狂犬病发病是世界第二高(以前好几年都是世界第一。2007年全球死亡2万人,中国发病3300人死亡3300人,当然因为最近防控好,降到了每年发病600多人)。但是,死亡率下降是因为最近十几年来大力宣传的结果。而被狗咬的人却是每年都增加,数据可怕到什么程度,我20多年前参加畜牧局培训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兽药生意)好像记得那时候每年狂犬病注射每年大概几万份,而现在每年是1500万份。如果不是国家大力宣传,还是以前那点注射量,那后果想想是不是很可怕。看看下面这个表格,虽然我很烦那些宣传狂犬病的人,开始认为这些人不管怎样宣传,效果都不会好,直到看到了这个表,才知道国家做这些事情,真的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最明显的就是我们宠物从业者,以前宠物店的老板店员,是高危人群了,但是也很少有人注射疫苗的,毕竟他们那些人每天接触几十只甚至上百只各种狗猫等动物,被咬伤,抓伤非常频繁。但是现在每年固定注射,被咬后及时注射都做的非常好。
jpg

66
全部热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