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1个月闪婚,却独宠她57年:90岁的袁隆平,也太酷了!

文 | 湾湾

来源 | 她刊

  前几天,是袁隆平90岁的生日。这个特别的日子,用袁老自己的话说:

  过了这一天,就要从「80后」正式变成「90后」了。

500

  就在这个盛大的生日宴上,可爱的袁老还大秀了一波恩爱。

  当端上来九层高的大蛋糕时,他开心地剜下第一口,马上递到了妻子的嘴边,还边喂边说:来吃!

  那一刻,83岁的邓哲,笑得如少女般甜蜜羞涩。

500

  袁隆平这个活在教科书里的人物,专业上的成就人人皆知。

  他是著名的「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也是“眼中心中只有水稻”的科研狂人。

  但鲜有人知的是,除了水稻,袁老的最爱,是相伴近60年的妻子。

500

  在这场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陪伴中,夫妻二人相互扶持,并且少有争吵。

  年轻时虽聚少离多,但彼此信任。

  饱受相思之苦,袁隆平写了无数封书信倾诉爱意;

  年老以后,他仍心系民生,不谈退休。

  但辗转了大半辈子,为了能守着老伴近一点,就坚持在老家做研究。

500

  从青春年少,到白头偕老,两人越到晚年,爱意越浓,耳鬓厮磨。

  在家人眼中,他不只是个为国为民的科学家,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对老婆的宠溺几十年如一日,让后辈们看到了爱情最美的样子,也做出了最好的榜样。

500

  1953年,袁隆平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农校教书。

  年轻时的他身强体健,出于志趣和国家建设的需要,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农业。

  虽然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对于学农的辛苦却丝毫不在意。

500

  作为一个一心搞科研事业的「理工直男」,袁隆平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水稻研究。

  在当时二三十岁的年纪,他唯独痴迷稻田,对谈情说爱不感兴趣;

  每天下田插秧,风吹日晒,也并不在意自己外表黝黑,穿着随意。

  对他来说,心中既已被水稻填满,似乎已经容不下其他。

500

  然而,当遇到了那个令自己心动的人,所有想法都发生了改变。

  34岁那年,他的班上新来了一位女学生,名叫邓哲,比他小7岁。

  她不同于其他女同学的害羞内敛,非常活泼大方;

  不仅能歌善舞,而且爱好运动,篮球打得比男生都好。

  袁隆平对她印象很深,而且颇有好感。

  后来在同事的撮合下,加深了解之后,他认准了这个女生,就是他要娶的人。

500

  年轻时的袁隆平(前排右二)

  就这样,相识一个月后,在学校的操场上,没有华服,没有盛宴,两个人用50元钱的喜糖,办了一场俭朴的婚礼。

  用现在的话说,还是时髦的“闪婚”。

  所以袁隆平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邓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的求婚。

  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她始终和我在一起。

500

  电视剧《袁隆平》剧照

  当问及为什么会选择嫁给他,邓哲回忆起来,一脸幸福的笑意:

  他人品好,课讲得好,还有一件小事让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一起去游泳时,临走前看到他带了一把剪刀,我不理解就问他为什么,

  他说,河里有很多渔网,万一你游泳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我能马上帮你脱身。

500

  和这样心细如丝、考虑周全的人在一起,就会觉得心安许多。

  而时间证明,袁隆平的确用耐心和细心,呵护了邓哲一辈子。


500

  结婚后,科研压力依旧繁重,日子清贫辛苦。

  袁隆平每天在田里做实验,邓哲就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每天和他一起头顶烈日,脚踩黄泥,也历经无数次挫折与失败。

  辛苦培育出来的植株经常被偷,邓哲就提前将秧苗分散或转移,打好最强掩护,一次次重燃袁隆平的信心。

500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981年,他获得了建国以来第一个特等发明奖;

  1984年,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成立,袁隆平成为了全国知名人物,而邓哲变成了背后的女人。

  但成名后的他,对妻子更加疼爱和敬重,更是给了足够的安全感:

  别说进城搞科研,当主任,我就是当了瓦尔德海姆,也要把你带到联合国。

500

  后来,袁隆平被调到省农科院工作,邓哲一人撑起全家。

  夫妻相距甚远,很难见面,分别多年中,袁隆平写了无数封家信寄托相思,对妻子热切表白:

  茫茫苍穹,漫漫岁月,求索的路上,多想牵上一只暖心的酥手;

  穿越凄风苦雨,觅尽南北东西,蓦然回首,斯人却在咫尺中。

500

  还会感慨:

  一个人如同一粒尘土,无论怎样飞扬,怎样喧嚣,到末了,还是要落到自家的土地上;

  一个人也如同一片树叶,无论它怎样张扬,怎样由绿变红、变黄,到末了,还是要落叶归根。

  难以遏制的思念之情,把一个“不解风情”的科学家,活生生逼成了一个「情诗作家」

500

  1982年除夕,袁隆平在外10多年,第一次回家过春节。

  没想到邓哲突发急性病毒性脑炎,病情危急,被送进医院抢救。

  袁隆平顿时慌了,不仅推掉了所有工作,更是寸步不离地守护在病床前,日夜不眠地亲自照顾。

  他为妻子擦身子、换衣服、按摩、讲故事、唱歌,为了唤醒她的意识竭尽所能。

500

  爱的力量果然能够创造奇迹。

  半个月不到,邓哲渐渐苏醒,一个月之后,竟顺利痊愈了。

  经历了这场生死劫,让袁隆平更加珍惜自己的最爱。

500

  年轻时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能给邓哲,让袁隆平始终心怀愧疚。

  经济条件好转了,虽然自己依然习惯节俭朴素,

  但对老婆,他却是「霸道总裁式」的宠溺:

  爱她就给她花钱,就要买买买!

500

  出于工作需要,袁隆平常年出差世界各地。

  1985年赴菲律宾前夕,他第一次给邓哲买衣服,还附信说:

  在京给你买了两条裙子和一件汗衫(两黑一深蓝)。

  这是我第一次买裙子,不知什么号码适合你穿,只好买两条供你选择。

  此后的三十几年,他就养成了无论到哪里,都给妻子捎衣服回来的习惯,

  而且永远是买两条,一条大码的一条中码的,穿哪条合适自己选。

500

  在妻子邓哲的眼中,先生还特别喜欢送纪念品。

  无论是什么纪念日,他不仅记得比自己还清楚,而且逢节日必买礼物。

  买的都是女生很喜欢的项链、戒指、手表之类的物件,

  邓哲提到这些,还抬起手指给大家看:我的这些东西,都是他买的。

500

  众所周知,袁隆平一贯对自己抠门,一件50元的衣服,连穿了好几年也舍不得换;

  家附近一家小门面的简易理发店,他一去就是17年。


  他觉得,那些东西对自己来说都不重要,却唯独愿意把所有钱都给妻子花,买最贵的礼物送给她。

  不仅心甘情愿,更是乐在其中。

500

  到了该退休的年龄,虽然依旧在为水稻事业劳碌,但大多数时候袁隆平都守在老家。

  平时吃水果时,他总是剥好吃一半,给老婆留一半,

  以至于偶尔离开家,邓哲自己吃水果会觉得不习惯,还笑称是「袁隆平效应」;

500

  在她洗澡时,袁隆平总是隔两分钟就喊她的名字,只是担心她煤气中毒;

  她在晚年终于学会了开车,却一直不被允许,就是因为怕她出危险。

  在家人的眼中,老两口的甜蜜和腻歪,远远超过了年轻人。

500

  只要是不在一起,袁隆平每天一定要通电话,听到老伴的声音才安心。

  无论是他自己出差,还是邓哲有事出门,都是他主动打电话

500

  邓哲就这样一直被呵护和照顾了几十年,以至于她常会向家人“抱怨”:

  他管我真是越来越严。

  说起这些,她的眉眼间,却是藏不住的幸福笑意。

500

  “念旧而常情,简单而纯粹”,是身边人对袁老一致的评价。

  无论对人还是对事,无论是对挚爱的妻子,还是奉献终身的水稻事业,

  袁老永远怀揣着一颗单纯的赤子之心,倾其所有,始终如一。

500

  提到“那个年代的爱情”,袁隆平和邓哲,像极了当年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他们两人,一直是广为称道、无可争辩的模范夫妻,

  恰逢今年,也正是周恩来邓颖超的结婚95周年。

500

  在两人51年的婚姻中,大多时间都是分离,但并不影响彼此的感情。

  如今留存下来的74封往来书信,仍可窥见些许“肉麻”的甜言蜜语。

  邓颖超说:我可想你得太!深深地吻你!轻轻吻你!

  周恩来回: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邓颖超再回: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这些炽热直接的告白,难分难舍的缠绵,想必在现如今的很多婚姻中,已经很难找寻。

500

  去年的未来科学大奖颁奖晚会上,袁隆平在获奖感言中,说了自己的两个梦想,

  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这两个梦想为全世界所知。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话筒前说完前两句,他紧接着用手轻轻拉了一下旁边邓哲的衣袖,羞涩笑着说:

  其实我还有第三个梦想,跟我的贤内助一起白头偕老。

500

  岁月偷走了青丝,却偷不走情深;

  老一辈的爱情,总是美好得不像话。

  跨越了大半个世纪的风雨,却仍保持不变的浓烈和浪漫;

  一生一世一双人,对他们来说,从不是虚无缥缈的誓言,只是两情相悦的必然。

  在这个“车马不慢,书信不远”的今天,专情似乎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当看多了情人的分分合合,我们依旧愿意期待本真的爱情,

  从青丝到白发,不惧皱纹和衰老,仍有他紧握双手,说一句:有我在。

点击「她刊」阅读原文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