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美国在华间谍网全灭,谁来背锅?

1. 一场为时八年的阴暗反谍剧告破

今年8月15日,全球庆祝又一年战胜德意日法西斯之时,美国著名政论杂志《外交政策》上刊登了一篇文章。

500

“拙劣的CIA通信系统暴露在华特工”

由政治学泰斗亨廷顿所创办的《外交政策》杂志,专门鼓励对美国外交政策上的重要问题进行争论。

图片来源:《外交政策》

文中讲述因为中央情报局的通信网络被中国黑客破解,导致2010-2012年三年间,因为某些并不起眼但十分致命的技术错误,使得原本单向单次的下级通讯系统其实依旧可以与主系统相连。其结果是美国对中国情报工作遭到全面打击,大约三十个美国线人被抓获。

文中还提到:

“这次情报灾难或许是一系列综合原因相结合导致的结果” 

综合原因都有那些呢?最重要的就是2018年初发生的前中央情报局特工为中国提供情报被抓获,中央情报局认为他出卖18-20个线人名单给中国政府,导致这些人被处决。

2018年1月15日星期一的肯尼迪国际机场,一位美籍华人刚迈出从香港飞来纽约的国泰航空班机,就看到有人对其招手,他很自然地作了回应,然而等待这位前CIA特工的却是FBI的凯利·奥布莱恩特工,他随即被捕。

根据指控,这位名叫李振成的美国公民曾经非法携带高度机密信息,但调查小组的怀疑更加严重,认为此人曾经出卖线人信息给中国政府。

500

1965年出生在香港的李振成是一名有丰富生活轨迹的美国人

其实还有更早的黑客攻击导致政府文件泄露,但都不重要。相比“CIA里出内鬼”,什么技术故障,文件泄露的鬼理由根本就无法对这次“灾难”负责。经过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联手进行长达七年联合调查,现在双方就是要“杀一两个自己人以谢天下”。

一切都看起来如此惊心动魄,似乎在这个故事中应该充斥着各种谍战元素,那么这幕规模堪比

冷战时期联FBI特工罗伯特·汉森和CIA反间谍官员奥尔德里奇·埃姆斯被克格勃策反”的变节,

 时间也“长达八年的阴暗反间谍调查剧(大西洋杂志语)前后都发生了什么呢?

在想象中,反间谍戏就算没有詹姆斯邦德式的豪车美女,也应该有着美式情报界做派,擅长妥协和谈判、身着华尔街式风衣的特工,在灯红酒绿的香港和中国人做利益交换,但事实上似乎并非如此,让我们直接回顾这场大戏高潮部分。

500

比如《间谍之桥》就是是冷战电影里美式情报界风范集大成者


2. 中央情报局几十年里的最大失败

所有故事都发酵于2017年5月,博闻强记的读者们或许还记得,这个月的22日,大家所熟知的纽约时报发布了一条爆炸性新闻:2010年至2012年,美国在华间谍网遭到毁灭性打击。

500

“中国处死或监禁多名CIA线人,美国在华谍网被毁”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讲述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从2010年开始后的两年中因为有人向中国出卖美国在华间谍名单,使中国政府监禁或处决了CIA(美国中央情报局)18-20名线人,华盛顿面对如此灾难,将之定性为“中央情报局过去几十年里最大失败”

文章中认为,2010年是中情局对华侦查巅峰,他们甚至开始

“在北京政府内部纵深发展线人,因为某些官员认为政府糟糕透顶” 

但是巅峰持续并不久,到2010年底开始情报就出现枯竭。两年后,对华情报工作已经完全陷入瘫痪,“灾难”直到2013年才结束,但也意味着多年来中情局在中国建立的情报网络已不复存在。

文中还提到:

“因为是在中国(所以间谍并不会被审判),至少有十几个人被处决,甚至还有人被枪毙在政府大院外的墙边,这是一种为了防止其他人也干间谍的杀一儆百手段”。

不得不说真是非常有纽约时报式想象力,其实这未必是西方人臆想出的东方专制主义,因为拖进政府大院枪毙是希特勒对7·20政变集团的处理措施,人家就是照着纳粹描摹共产主义国家。

而中情局官员对情况的估计更为糟糕:

美国的通讯设施长期遭到攻击,一旦了解这一点,我们行动的秘密就会被高度关注,我们行动的目的就会被对方获知。我们情报人员被发现,这不是损失的终点,而只是灾难的一部分。我们遭遇了灾难性的失败,使我们的许多消息源被诱捕。

            ——给中央情报局监察长办公室的信(2010年) 

你可以看出,中国人不是在猜测。中国国安部(负责外国情报和国内安全事务)总是拔掉正确的“钉子”。一旦事情开始变坏,往往坏得很快。

——匿名前美国情报官员(2018年8月)

八年后重温两条判断,只能表示“说得好,可这毫无意义”


3. 同床异梦的联合调查

总之情况是如此严重,以至于CIA和FBI开始联手调查此事,双方在弗吉尼亚州北部的中央情报局所在地兰利附近找了个密级最高的办公室展开工作,领导这个小组的则是资深联邦调查局反间谍特工查尔斯·麦克尼格尔,他曾经调查过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而2004-2006年又负责过东亚反间谍工作。

随后,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每一个人,不论级别多高,都将接受小组审查。

这项调查被命名为“Honey Badgey”即蜜獾“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

500

虽然有着可爱的外表和好听的名字,其实蜜獾是能够和狮子搏斗,没有天敌的猛兽。

调查从2011年开始,CIA和FBI对情报网被破坏作出截然不同的猜测。

1. 某些人认为是CIA里出了细作、内奸,向中国出卖辛苦收集情报的特工。

2. 而另一部分人完全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可能是秘密联络系统出现技术问题,一个小小技术疏忽就可能导致拥有强大反间谍能力的中国,在短时间内将整个在华间谍网破解。

3. 当然还有一些和稀泥认为是因为多年来因为在华的情报收集过于顺利,因此往往工作流程规章上十分草率,导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结果。

500

比如2015年6月,纽约时报就报道过中国网络攻击致使美国所有联邦雇员信息泄露。

500

又比如,隔岸观火看的门清的俄国人在2017年3月报道:早些时候维基解密公布了位于兰利中央情报局总部的网络情报中心内部网络中存储的超过8.7万份文件

不管如何,从2011年开始,基于两个方向的调查工作都逐步展开。针对“小小技术疏忽”的调查在8月中旬得出结论,就是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下级系统被反利用侵入主系统,导致全系统被渗透,但美国人认为这只是一个可能性。

那另一个结论自然是内鬼, 还记得纽约时报在2017年5月那篇爆炸文章中提到某个倒霉的CIA前雇员吗?。在猜测这位是叛徒的前提下,几年调查后中情局锁定目标。不出意料,亚裔华人李振成。


4. 那个自投罗网的替罪羔羊

根据目前为止美国媒体以及其他外媒披露的消息,我们可以大致整理出李振成的生活轨迹。从履历看,这是一个标准的中情局官僚前半生模板。

1965年在香港出生后不久移居美国。

1982年加入美国陆军服役4年。

1986年,从军中退伍,随即进入夏威夷太平洋大学学习。

1992年,人力资源硕士毕业,1994年就受聘加入中情局,担任案件专员(case officer),后任职于东亚区和北京站。

1999到2002年,以外交官身份在日本常驻。

2005年,前往北京,这期间发展多名当地情报员,同时负责与国安联络。

到此为止一切都显得中规中矩,没有去过大陆的香港人移民美国先参军后上学,再顺理成章加入中情局,虽然对大陆一无所知,但一口流利的中文还是让他在东亚事务中脱颖而出。

 

2007年,他42岁以外交官身份退休后带着家人回到香港,和上司David Reynolds(2002年从CIA退休)一起任职于日本国际烟草公司,作为调查员继续活动,从事反烟草走私的工作。

不要奇怪为什么CIA特工会去日本烟草公司,这类暴利垄断公司的某些部门往往充斥不三不四的奇怪人员。一个东亚情报人员想更加自由活动,总要担任类似的非官方性质职务。至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无需多做科普。

500

李振成上司David Reynolds经历几乎和他如出一辙,1988年从美国陆军退役后加入CIA然后在2004年离开政府前往日本国际烟草公司。(还写过几本反走私的书)

2009年,李振成离开日本烟草公司。

媒体猜测是因为他向中国透露日本国际烟草公司其实是中情局安插人手的皮包公司,日本国际烟草公司对此十分不满,并向CIA投诉他,但根据美国司法部公诉文件,美国此时完全没怀疑李振成是个间谍。

2010年,他投资三百万港币在九龙创办一家从事香烟走私调查业务的公司FTM International,后来创业失败,可能因为赴美接受审查导致业务中断。

2011年,美国在华间谍网情报覆灭,CIA与FBI展开“蜜獾”行动联合调查,从驻北京大使馆开始逐个过关美国涉华人员。

可以看出就如同前面那样,这家调查香烟走私的企业也是情报贩子的幌子公司。

2012年8月,李振成返回美国接受审查,回到弗吉尼亚州北部居住。在与家人外出旅行时,联邦调查局特工在夏威夷州与弗吉尼亚州的酒店进行过两次隐秘突击搜查,发现李振成携带有未经授权与国防有关的材料。

特工发现两本写满机密信息的笔记本,包含线人和隐蔽特工的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会议地点和秘密设施位置。

2013年6月,他因为泄密事件而被多次约谈,审查结束后返回香港,供职于雅诗兰黛,同是还在佳士得拍卖行担任保安主管,不再参与CIA业务。

关于李振成这次被审查,纽约时报也有所报道:

时任司法部长小埃里克·霍尔德和时任FBI局长罗伯特·穆勒亲自听取了调查结果,并承诺可以调用所需的任何资源。不过,政府高级官员们表示,他们不记得当时有任何人强烈要求逮捕李振成,或试图指控他参与了导致中国线人失踪的间谍活动。

近年来在佳士得的同事则这样评价他:

李任职佳士得期间,一个曾经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士披露:“我感觉他似乎毫不在乎自己的工作,这份工作或许只是一个掩饰,并非真正工作。”

2017年5月,《纽约时报》发文,披露美国在华间谍网一事全景,称CIA一名前亚裔特工疑似反水出卖在华线人。

2018年1月,53岁的李振成突然从香港动身前往纽约,随即在肯尼迪国际机场被捕,对他的起诉书很久之前已经准备好了。

500

李振成二十年奋斗史也可以看成美国华人另一种上升路线,当他07年从CIA退休时或许没有想到过,

最后欲为保安主管而不得,也算是求仁得仁。


5. 迷雾后的疑点

检方提出的指控罪名来源,也是本案中最大证据,不过是2012年8月李振成回美国时被搜查出来的两册笔记本,所谓“非法保留国防机密文件”,六年后才逮捕他,不禁让人心生疑惑。

让人奇怪的有两点,首先是多年浸淫谍战片的诸位一定很清楚,如果暴露的三十个人任何一个与他有关,是李振成发展的下线,那2010年他早就暴露被抓,还要等到今天?李振成又不是周恩来总理,哪里来那么多单线联系?

其次,既然两册笔记本暴露国防机密,那为什么李振成在2012年末的一系列调查中安然度过呢? 我认为可能如同“蜜獾”调查里,某一派人的猜测:一个升迁无望的前CIA粗心大意忽视规章,外出旅游携带公文。而调查小组也很清楚“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所以2013年他很自然通过审查返回了香港。(之后他还很正常回过一次美国,也没出事),但李振成退休后多年在香港的生活,必然不可避免的同中国情报人员有接触。每件小事分开看不算什么,但结合亚裔身份和事件背景,合起来就让他成为最好的替罪羊毕竟是CIA数十年之大败,必须有人来负责,不抓几个人是不可能的。

最后是整件事情最大疑点,就是为什么李振成突然要回纽约,上次事件已经五年之久,2018年又被翻出来,是同样都在东亚任职过的调查组长查尔斯·麦克尼格尔与李振成(毋庸置疑他们在北京共事过)有什么协议,还是一次成功诱捕,现在我们只能做合理猜想,真相恐怕不得而知。

按照以往的尿性,CIA和FBI可以说对于2013年的放虎归山,其实是一次成功的钓鱼执法,我觉得或许李振成回纽约,根本没想过自己可能会被逮捕吧。


6. 预谋已久的审判

2018年5月8日,恰好是欧洲战场胜利日,53岁的李振成被弗吉尼亚州东区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两项指控分别是间谍罪和非法保留机密信息罪,当他1月被逮捕时,身上还只有后一项指控,而现在他终于是Chinese Spy了。

500

如果李振成真是一个“祖国不会忘记你们”,那未免太辱金无怠烈士

然而,美国德独立司法制度似乎让这位53岁的美国中年人还有一线希望,哪怕现在所有知道他的美国人都认为他是间谍,所有人都觉得也希望他有罪。

5月8日的法庭上,检方并不能拿出任何一份直接证据,控告他出卖三十名美国在华特工,因此检方拿出来大量间接证据,证明李振成不断与中国情报机构见面,接受中方贿赂,或者“通过电子邮件与中国朋友接触”等等,以此暗示他的立场十分危险。

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

检方证据中的中国官员不仅给李振成十万美元,还承诺”我们将照顾你一辈子

这种充满想象力的奇特发言不仅让人想到前面“将美国线人枪毙在政府大院里”还让我想起前不久对周立波深情告白的美国神秘人某某。

500

2018年5月8日的美国司法部新闻中专门提了一句,目前的起诉书仅仅是一项指控,

被告人被推断为无罪,除非在法庭上被毫无怀疑的证明有罪。


7. 不算结局的结局

自2018年1月被FBI逮捕开始过了八个月,李振成名义上还是一个无罪自由的人,而且运气还很不错,第一次接受审判后才过去三个月,关于CIA系统技术漏洞疏忽的猜测就得以证实,或许8月中旬《外交政策》杂志的佐证文章会对脱罪辩护给予有力支持,但是他依旧需要等待2019年2月12日下一次开庭审判。

“ 一些看过证据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说,针对李振成的指控是有力的,但(证据)是间接的,并不是刀枪不入。CIA的人认为,当有一个自然而然的解释时,官员们太急着去怀疑有一个鼹鼠。”——纽约时报

“ 李先生不是中国间谍,他是一名为了自己国家曾经在军队和CIA服役过的忠诚美国人

——爱德华·麦克马洪(李振成的律师)

经过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几个月的“努力”调查,出生后三十年才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的李振成终于坐实中国间谍这项罪名。

或许,李振成应该反省的还是2012年返回自己祖国接受审查时疏忽大意留下口实。但为什么在2017年5月纽约时报提到自己后,还要次年1月返回美国也让人无从得知,但在长久以来身处国际情报界这摊灰色地带浑水中,谁又能不留下把柄呢。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