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智库”究竟是干什么的?

 张志坤

——中国国际关系学界之怪现状

(2012-07-24 07:57:39)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是中国古人对谋士作用高度凝炼的概括,纵观中国历史,每一重大转折关头,谋士们都各领风骚,演出一幕幕生动威武的历史活剧,直到今天都让我们叹为观止。现在,人们对谋士冠以“智库”的头衔,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越来越离不开他们,各国政府、各类企业、各种社会组织越来越倚重他们。特别是在国际关系国际战略领域,“智库”更是决胜千里乃至决胜万里的思想力量,是现代条件下“庙算”的主要担当人,其得算多少,在相当大程度上决定着战略博弈的得失成败。所以,当今各国无不把“智库”及其建设摆在十分突出的位置。

中国更应该是这样。对于成长中的大国来说,实力与谋略缺一不可,在某种意义上说,谋略甚至比实力更为重要,因为没有谋略就没有战略,没有战略就要策略失当,就将陷入困境之中。当代中国正走在快速崛起的道路上,所面临的战略形势日益复杂,各种挑战空前严峻,无论是战略上还是策略上,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亟须高明的帷幄运筹。所以, 各类“智库” 应该源源不断地出产众多之锦囊妙计,惟有如此,中国的崛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道理虽然这样,但实际情况又如何呢?当代中国国际关系领域的济济“智库”,真的可堪当大任不负国民之众望吗?

遗憾的是,尽管当代中国可谓“智库”林立,多如牛毛,在各类科研机构和高等学府中麋集着成千上万的“专家”、“学者”,人们也经常读到他们发表在各类媒体上的杰作,但他们的主张总的说来还是不免让人们大失所望,以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起到现代战略“智库”所应有的作用。

如果仅仅这样也还罢了,更让人心寒不已的是,在国际关系领域,当代中国的战略“智库”不仅无能而且很怪,多年来比较一直充分都表现出诸般离奇之怪现状。在此,我们不妨进行一番探讨。

一怪:预测苍白

准确的战略预见是谋略的根基,也是“智库”的魅力价值所在。曾几何时,在中国主流“专家”、“学者”的鼓噪下,什么“冷战后一个超级大国解体了,另一个超级大国衰落了,想独霸世界力所不能,世界正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成了定论,也成了中国对国际战略形势的基本判断。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世界就是典型的一极世界,多极化的世界又在哪里呢?是显得孤家寡人的中国算一极呢,还是经常暴跳如雷的俄罗斯算一极?更可笑的是,这些人当年居然把日本也算上了一极,简直滑了一把天下之大稽!

在至关重要的中美关系上更是这样。他们总是喋喋不休地絮叨说:“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中美两国谁也离不开谁,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中美两国应该“风雨同舟”、“同舟共济”,世界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中国与西方应共同建设这个“利益共同体”等等。

实际上如何呢?

实际上是美国愈发加紧了对中国的战略压迫和围剿,所谓的“出了合作别无出路”简直成了摇尾乞怜般的哀嚎。

现在,中国的战略安全环境正呈逆转状态。对此,中国主流的“智库”们毫无预见,他们既没想到越南、菲律宾如此猖獗,也没想到日本会如此卖力地倚美反华,更没有料到美国对中国的包围打压是如此凶狠和不留情面。

所以,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举凡在一切重大战略与安全变化方面,中国的“智库”都没有表现出起码的预测能力。

二怪:解释牵强

如果说形势预测很难,确实不好把握的话,那么作为“智库”,如果能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现状作出深刻解读的话,也可算不枉盛名。但同样遗憾的是,主流的“专家”、“学者”对西方的解读,对美国战略的解读,基本上都是牵强附会、东拉西扯,他们看不到或者根本不想看到西方极力控制世界统治世界的战略本质,不去认真研究“反恐”、“反导”、“无核”等一系列金字招牌背后所隐藏的险恶用心,把美国及西方在世界各地的战略举措进行表面化、美丽化的解读,实现同西方的宣传异曲同工。具体到中美关系上来,他们把美国针对中国庞大、深刻而系统的战略设计简单化,举凡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压迫,如向台湾出售武器,攻击中国的人权、制裁中国的贸易等等,统统都说成出于美国国内政治的需要,要么是选举,要么是党争,要么是利益集团云云,他们总能给美国的白宫、国会和五角大楼找到恰当的理由,总能为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的说辞找到注释,甚至滑稽到说“美国政府神经错乱,中国可以坐着不动等待下一届”的地步。在至关重大的“重返亚太”战略上,他们大造无足轻重的舆论,或者说什么这不过是美国“虚张声势”,或者说“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或者是这不只能是美国最大的“烂尾工程”等等,在他们看来,在“重返亚太”的战略打击面前,中国需要的不是足够的警惕,而应使劲地吃镇痛药、安眠药和糊涂药,似乎不如此就要影响干扰中国改革开放大局一般。

如出一辙,他们也同样将日本、越南、菲律宾的猖獗解释为国内政治的需要,同样以此否定他们针对中国不可告人的大小野心。仅仅数天之前,著名的一家大报还发表社评文章,说什么“日本对华强硬其实露出了软弱”,大放“中国不是日本的敌人”、“日本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之类的烟雾和迷魂弹

三怪:对策乏力

在人们的想象中,谋士或者智囊一般都是些“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的了不起的人物,解决难题直如探囊取物一般,至于因“智”成“库”,锦囊妙计更该是堆积如山。但当代中国国际战略领域的“智库”与此却大相径庭,他们虽然也笔下千言,但焦点无外乎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为歌颂,歌德拍马。在他们的描述下,当代中国对外政策策略是时时正确、处处正确、完美无缺,没有任何一点瑕疵。特别是“韬光养晦”这个战略大计,简直就是须臾不可或离的达道,必须坚持一百年不动摇。二为呼应,应和西方。美国及西方在打压中国的同时,还在施展“合作”、“互信”的招数,施行“打”、“拉”结合,中国主流的“专家”、“学者”积极呼应西方这一战略诉求,起劲鼓噪中国应该强化与西方的合作,特别是在朝鲜问题、伊朗问题、叙利亚等问题上,要加强与西方的沟通磋商。当西方需要中国的具体出力的时候,他们则奔走呼号,要求中国出兵阿富汗或者开放瓦罕走廊,以支持美国的反恐大业,当美国深陷经济危机的时候,他们高声演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大合唱,呼吁中国在经济上救援美国、救援欧洲。当西方对中国崛起感到“焦虑”的时候,他们则祭出“防止中国过快崛起,防止西方过快衰落”的法宝来,当中菲中日中越领土争端冲突激烈的时候,他们又呼吁中国应该“克制”,应该让权让利,等等。在上述这些问题上,他们总数有说不完的话,出不完的策,而面对中国的战略困境,面对以美国为首战略集团的步步紧逼,他们则钳口不言,简直就是一帮进了曹营的现代徐庶。

上述种种,难道不都是些很怪的现象吗?一个国家的战略智库,不是殚精竭虑地为本国利益谋划,而怀着普世情结处心积虑地为西方筹谋,这样的情形,当今世界除了中国外还还有那个国家存在呢?

笔者孤陋寡闻,以为,除了当今中国之外,当今世界除了中国以外,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存在此种鬼象。

这样的怪现象,折射出当代中国令人揪心的社会面貌:

其一,当代中国虽然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但西方思想、西方意识、西方情怀早已大行其道,他们对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讨伐,对社会主义思想意识的鞭挞比西方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话语权基本上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至于政府掌控下的舆论阵地,其貌似大而实小,其声似高而实低,影响力与实际效能已经居下,不过惯性犹在,依然每日里照本宣科而已。

其二,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这样一支力量,这支力量无论是情感还是行为离民族的中国越来越远,与普世的西方越来越近,与普通百姓的裂痕日益加剧,他们脑子里装满了西方的逻辑,深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其中有些人已经公开声明要为西方带路,当“带路党”,有的虽然不会做出这样的声明,但在战略意义上已然起“带路党”的作用。说到底,在这支力量的心中,中国的利益已经无足轻重,在他们看来,如果中国能如其所愿地实现与“国际社会”的“全球化”、“一体化”,他们就继续乘坐中国这条大船,否则,就将扬长而去,就要投奔西方极乐。前一段时间甚嚣一时的富豪扎堆外流,就是此种趋势之先河。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中国出现战略上的困境理之当然。从来都是谋略由人,谋略靠人,谋事在人。为中国所谋之人以此等居多,中国不陷入战略困境才是咄咄怪事。所以,当代中国其实并不缺少战略“智库”,但缺少的其实是“自己的”战略“智库”。这样令人悲哀的状况,预计还将延续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