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我今天目睹了两个保洁阿姨在家里上演后宫剧,崩溃了

来源:微信公众号“行尸走肥肉”

这是一件发生在今天的真实事件,我亲眼目睹了两个年过半百的保洁阿姨,在家里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后宫保洁传。

虽然我也很喜欢宫斗剧,但它莫名其妙发生在你面前时,你就会知道自己从前肤浅得多么二逼。

————《后宫保洁传》————

上午我家显得有些金碧辉煌,因为来了两个保洁阿姨打扫我不足70平米的出租屋,而我并不是出于洁癖心里,只是单纯因为智障发作,不小心多定了一个阿姨。

我很无辜。先来的阿姨刚准备打扫,就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看见的是另一个阿姨。两人拎着清洁工具箱互相打量,显得都很错愕。

门外的阿姨脸上挂满了对生活的怀疑,她不清楚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会有一个保洁阿姨叫另外一个保洁阿姨来家里打扫卫生?难道是因为她的保洁工作太忙吗?

门里的阿姨是背影突然显得有些落寞,因为她是我惯用的阿姨,上次打扫卫生的时候还不小心打碎了我的玩具,她觉得我显然是对她的能力产生了怀疑,所以叫来了另一个阿姨来羞辱她。

我站在一旁,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解释,尴尬的像是脚踏两只船的负心汉。

今天北京的雨很喧嚣,想到无论哪个人冒雨来到这里干活都不容易,只能装作镇定我酒仙桥首富向来喜欢看两个阿姨竞争打扫的感觉,就让她们都留下来打扫了。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能不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马上跪下来道歉,大大方方承认是因为自己智障多才定了一个,请你俩不要和一个傻逼计较,后来我就不会那么痛苦。

两个阿姨在刚开始打扫的时候,明显很慌乱,生活不是在录极限挑战,她们不懂两个彼此生命中没有交集的人,怎么马上挑战一项任务,共同热情地打扫这间我们三个人站在一起都显得拥挤的小屋。我虽然表面镇静,实则内心慌得一逼,也不知该如何分配。

所以她俩只能生硬地商量,要不你负责上边,我负责下边,还是咱俩一人一边同时进行,然后再换边?或者我们一起进行,在同一处干?其中一个阿姨说,我都行,我们还是看他喜欢怎么来吧。然后两个阿姨同时害羞地看向了我。

今天北京的雨很喧嚣,我拧头望向窗外默不作声,我们仨尴尬的像是要3P。

500

她们先是一起打扫一处地方,又有些手忙脚乱,于是又改成了各自打扫一边,这期间她们一直没有对话。而我假装沉迷手机,妄图借网络的力量忘记现实的苦痛。人类不在沉默中变态,就会在沉默中爆发。

然后,后宫保洁传就这么突然的在我70平米的小屋中爆发了。

新来阿姨率先打破了沉默,亲切地问另一个阿姨:姐姐,你是属于长期在她家干还是单次啊?

另一个我比较熟悉的阿姨也显然不是省油的灯,她也管那人叫了声姐姐,自豪的表示在我家干好久了。

新阿姨听到对方也叫姐姐,明显脸色不是很好。又是良久的沉默。

而我变得更加无辜了,因为我没有分辨两个互相叫姐姐的阿姨谁岁数更大的能力,也更不能突然插入话题,缓解气氛,表示哈哈哈哈哈哈既然来了都是我的阿姨,不要在意大小嘛~这只会让气氛更尴尬,我可能会从此放弃自己的人生。

此刻我只能拿手机在微博上向关注我的那些沙雕们求助,大家好,我不小心叫了两个阿姨来,现在气氛很尴尬怎么办?沙雕们很亲切地建议我:那你们仨斗地主呗。

我:滚。

沙雕们持续亲切:要不你再叫一个打麻将啊,再叫俩你在家装空虚公子玩也行。

我:那不如干脆再叫8个组成保洁101,送她们集体出道行吗?

沙雕们: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这个好!

我绝望的放下手机。这时俩阿姨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明争上了,新阿姨在询问老阿姨的收入,老阿姨说每小时30。新阿姨傲然道:我每小时35,因为我接的都是急活。这局老阿姨输了。

但是老阿姨并不服气,开始拿出自己的各类工具,展示自己的专业性,并夸张地询问:呀,你们公司都不给你们配工具箱吗?然后看似很和蔼地说:进了我们这一行,就要有这一行的样子,不同的毛巾处理不同的情况,你这个样子人家是不会喜欢的。新阿姨只能点头称是,这局老阿姨追平。

交锋已不可避免了,暗流在我不足70平米的出租屋内疯狂涌动。


她们开始暗斗了。

我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以前的老板,喜欢把明明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事情,交给两个人做。因为那时候我的家里是真的被打扫的很彻底,这个阿姨把我所有的拖鞋包括脚上穿的全部拿去仔仔细细擦了一遍,这个阿姨不甘示弱搬开沉重的电视柜开始擦角落。甚至我第一次看见有擦完茶几,把茶几翻过来,再擦背面的服务。

虽然我很满意这种清洁,还隐隐产生出了势倾天下的错觉,但是她们的比拼太激烈了,我开始害怕这不到70平米的小屋经不起她们这么碰撞。可我又不能也拿起一个抹布冲到她们中间开始疯狂的擦拭,分开她们,大喊:住手!你们住手!不要再打了啦...

我错就错在,不小心对新阿姨表示了赞赏:收拾的真的很干净,不用这么认真了,这间屋不值得。

新阿姨很得意,导致了老阿姨趁她收拾卫生间的空档,偷偷跑来委屈的问我,是不是因为上次弄坏我的玩具,所以嫌弃她一个人做不好?气氛更尴尬了,空调16度,我汗如雨下。

500

我明确表示阿姨你多心了,这个人只是暂时的,以后我肯定还会义无反顾的选你。老阿姨觉得自己得宠后,又把新阿姨收拾的地方重新去擦拭了一遍,并且一边擦一边故意问,这个地方你是不是没擦过啊,怎么看着这么脏?新阿姨说,因为我在忙着收拾你扔在地上的垃圾,没顾到。

虽然我平常也喜欢看宫斗剧,但这事血淋淋地发生在我面前时,我感受不到一点快乐,因为朕的后宫才70平米。朕不能因为逃避尴尬,大大方方的宣布摆驾回宫。我只能在四处疯狂流窜,尽量避免遇到她们,这很具有难度,对速度和敏捷要求很高。

最后,新阿姨败下阵来,问我还有活吗,没有的话我能回去了吗。语气很明显不是在询问,而是告诉我她不想做了。但我求之不得,连忙表示没有了没有了,你赶快回去吧。为了让省去客套时间让她迅速撤离尴尬现场,我还特意嘱咐了她,走的时候顺便丢一下垃圾。

老阿姨很高兴,还主动帮我把脏衣服拿去洗了,还要给我整理衣柜,在我天真的以为事情终于接近尾声时,老阿姨发现她赖以生存,刚才还赤裸裸炫耀的工具箱不见了。她笃定地认为是新阿姨偷走了,因为她嫉妒了,她害怕我以后不找她...

我尽量劝,说偷有些夸张了,也许是拿错了呢?她说不可能,我刚给她看过我的盒子什么样,她怎么可能拿错了!我又劝,也可能是她不小心和垃圾混在一起,扔到垃圾箱里呢?阿姨一副我不听我不听,你赶快报警抓她的样子。

万般无奈下,我抢拉着她,一起下楼翻了十分钟垃圾桶...

从垃圾桶里的摆放位置来看,确实很像新阿姨故意扔的,因为它在垃圾桶里单独摆放,显眼的很嚣张。回家后,老阿姨更委屈了,眼眶很红,骂那个肉眼看起来四十岁的“小姑娘”不懂事,开始说那人刚刚如何的懒惰,犄角旮旯都没照顾到,你说,她是不是很敷衍你?

我:...敷衍。

她:而且她这么坏,我怕她以后对你也不好。

我:...别怕。

她:你说她坏不坏?

我:...坏...你一直在我心里收拾的最好...

我留下了屈辱的泪水。

以上类似对话,进行了20分钟,在我反复表示知道了她很坏,你很好,我不该随便把她招来,终于把最后一个阿姨送走了。

我送她到楼下,道别时北京大雨已过,细雨落在她头上,阿姨表情委屈而又决绝,她说我走了,谢谢你。让我恍惚中听到更像是说臣退了,这一退,便是一辈子

回家后,我感到一种从灵魂到肉体的虚脱,这一天才刚开始,而我像是走了一辈子,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叫了两个阿姨打扫卫生,最累的是我?

是真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整天后,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写下了这篇血泪史。希望大家认清现实,远离沉迷宫斗剧,它并不有趣。如果你不信,那你也花300元,就可以身临其境的体验到我的痛苦。

相信你会变得更成熟。

站务

  • 本周六,台湾名嘴黄智贤首次大陆公开演讲,开始报名啦!

    时间:12月15日19:00-21:00 地点:南京西路1728号百乐门大都会22楼主题:《在台湾做政论节目是种怎样的体验》她是前段时间怒怼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台湾主持人。她出身于深绿家庭,却成长为一名坚定的统派人士。她当过企业高管,也经历过辍学、打工的艰辛探索,辗转于社会底层,7年的闯荡磨练了她一身“......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