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那些年抽烟的飞行员们

根据港媒报道,7月10日晚上,国航CA106航班从香港飞往大连的途中突发意外,客舱降压,氧气面罩脱落,飞机在十分钟内高度降低25000英尺至10000英尺。根据FR24上显示的记录,飞机在北京时间1855起飞后刚刚到达巡航高度随后恢复高度至24000英尺,并维持在这个高度飞行到目的地。

500

FR24上国航106航班记录

根据未经证实的网络消息,国航CA106航班发生意外是由于机组在驾驶舱内抽烟,错误操作所导致的。而国航官方称事件还在调查中,如果发现机组存在违规行为,公司将严肃处理。

500

未经证实的消息

500

国航的官方声明

500

图文无关

当友人拿网传消息截图来问笔者时,笔者第一反应是:FAKE NEWS!飞行员驾驶舱抽烟我信,但是抽烟弄得喊Mayday这开哪门子国际玩笑啊,还按错开关导致客舱降压,以为这是太阳神航空522航班呐?Unbelievable!然而随后的消息显示,虽然飞行员有没有抽烟还需等待调查结果,但是从披露的客舱照片来看,客舱降压导致氧气面罩掉落是客观存在的。

500

500

图为国航106航班旅客展示掉落下来的氧气面罩

基于现在的消息来看,国航106航班飞行途中客舱减压,氧气面罩释放,机组降低高度至10000英尺,并随后维持在24000英尺继续飞行到目的地是事实。至于是否因为机组在飞行途中为了抽烟进行了误操作导致客舱降压并进而呼叫“mayday”,则有待国航与局方进行调查。毕竟如果是无中生有的事,我重复一遍,那也是有责任的嘛~。

 机组的问题有待总局的调查结果,而今天笔者也借国航106航班事件的东风来说说机组抽烟这么些事。众所周知,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烟民群体。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截止2016年中国有3亿烟民,其中15岁以上人口吸烟的比例为28.3%,而其中男性比例为52.9%,女性比例为2.4%。可以说根据统计数字,中国境内的成年男性有一半以上是烟民,而飞行员中大部分为男性。考虑到飞行员群体中工作压力大,精神需要高度集中,且作息不规律,烟民比例会比平均值更加高。而笔者在多年的工作中就遇到过不少飞行员与香烟的故事。

 我想读者朋友们都知道,机场内除了吸烟区外别的都是禁烟区,机坪上也是如此。笔者在国内前十的机场中工作过两个机场,在机坪区域内都会划分出一些吸烟点,并且有固定的打火机,毕竟打火机这种东西也是严禁带入机坪的嘛,光有吸烟区不给人提供打火机那不是唆使人偷带进来么~当航班进港靠桥,下客结束后到航前准备之前对时间,对机组成员来说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笔者就遇到过好几次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轻男空乘,来到候机楼工作区打听哪里有抽烟点好“烧一根”。笔者的同事也曾和笔者讲过经常在做某航班时,德国龙骑兵大妈乘务员问他借火抽烟。当然这都是合理的解决烟瘾的办法,没有违反八项安全禁令中的“不在禁烟区域内吸烟”。然而对于一些老油条而言,遵守禁令什么的好麻烦啊……于是就有了禁区内厕所时不时会看到的烟头。

 对于那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来说,禁烟的规章制度显然太麻烦了,要抽根烟还要等飞机靠桥了去机坪上找抽烟点?大爷我啥时候受过这种气啊,我是这班航班的机长,只要在飞机上,我就是最大的。于是,笔者在还需要跑现场保障航班的日子里,经常能打开驾驶舱就看到两名飞行员,中间摆着放了湿毛巾的一次性纸杯当烟灰缸,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甚至有一次还有位操着一口北方口音的四条杠飞行员大叔给我扔了根烟……

500

500

当时还是个小鲜肉的笔者,哪里见识过这种排场,别说在驾驶舱里和飞行员们一起吞云吐雾了,哪怕抽烟点抽烟都得小心躲着同事,事后还要塞两颗薄荷糖进去生怕被人发现自己抽过烟了。

 在ACARS系统上传尚未普及的日子里,每一个航班都需要跑上飞机去送单据,由此也见识了诸多老油子飞行员们驾驶舱里吞云吐雾的场景。而根据笔者的观察,遇到的驾驶舱内飞行员吸烟大概有三分之二是某华东航空公司的航班。笔者多年的工作中,也是见识了该航空公司飞行员诸多神奇操作,相比之下驾驶舱抽烟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笔者仍然记得那一个夜班,该华东某航空公司一个航班由于天气原因延误,好不容易等了两小时航班有时间了,准备要起飞了,赶紧麻溜的做好最新的单子送给飞行员。然而等回来了之后又接到噩耗:该航班发生机故,很可能今晚走不了了。行吧,那就准备做航班取消后补班的准备吧。过了大约一小时后,说修好了正常起飞。第二天一早,听现场的监管员说,这航班发生的故障是驾驶舱窗户关上后无法锁定,自然也就无法起飞。而随后找了隔壁上航的老师傅来看驾驶舱的窗户,火眼金睛的老师傅发现窗户被人为破坏过了,被拿掉了一个小弹簧。而嫌疑最大的则是一心不想飞今晚航班的机长了,毕竟之前全体机组除了机长都认为还是继续飞航班,哪怕下半夜才落地,那也能回家睡。而这位机长为了不飞航班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据称老师傅看出该机长动的手脚后,对机长说:“侬格能噶佛作兴的”(上海话,意为:你这样做很不好)。自那之后,笔者在该航空公司的航班中,再也没见过这位机长,想必已经凉了。

 再说回飞行员在驾驶舱内抽烟这档子事,两年前某华南航空公司出过这么件由于在驾驶舱内吸烟所导致的事故症候。当时飞机停在地面上进行航前检查,机务在检查氧气面罩与供氧是否正常,打开了驾驶舱内的氧气瓶,而涉事机长正在驾驶舱内吞云吐雾聊着天。嗯,接下来的故事想必大家大概都猜到了,机长手中的烟头掉落到氧气面罩上,而此时正在面罩供氧测试中。当纯氧遇到烟头,那就是一场干柴烈火的爱……不,燃烧了。当然由于驾驶舱内有着两名飞行员和一名机务,自然也不会发生火灾这种事。然而氧气面罩上还是被烧出了一个大洞。这已经算是大事,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闯祸的机长试图和机务串口供,来逃避责任。放现在这就是严重违反民航安全八项禁令中第一条也是最严重的一条了:严禁弄虚作假,隐瞒真相。至于机长试图串供是否成功?这要是成功了笔者也不会讲这个故事了啊~事故调查小组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驾驶舱内吸烟,飞行中吸烟是民航局与各个航空公司严令禁止的行为。然而这样的行为屡禁不止的背后是一部分人视安全规章制度为无物,相关部门检查不严格,平时教育不够到位,甚至熟视无睹,尾大不掉。国航106航班客舱失压的原因以及机组是否有飞行中抽烟这一行为还有待调查,但飞行员驾驶舱吸烟这一违规行为需要大力整治,要不然中国民航的安全记录指不定啥时候就毁于小小香烟了。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