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一款半个世纪前的外国两栖车,为啥我军最近突然开始用上它?

一年一度的国际军事竞赛又将拉开帷幕,赴境外参赛的我军各支参赛队伍也陆续通过各类方式向比赛地域进发。本周,军网又对参加“开阔水域”比赛的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某舟桥分队近日来的赛前准备进行了报道。

500

“开阔水域”比赛是国际军事比赛系列赛事中,考验各国工程部队的三项赛事(其余两项为安全环境、工程方程)里的一项,考验舟桥工程部队保障作战部队渡河作战的能力。我军曾于2016年赴俄参加该项赛事,当年除我军外共有俄罗斯与塞尔维亚两支参赛队,我军以50分01秒的总成绩取得第二名。而去年我军并未参加该项赛事。

500

这是一辆基本型ПТС/ПТС-М,注意第一对和第四对负重轮轮缘已经脱落

500

可见明显不是我军之前装备的任何一款国产车辆

在备战本届“开阔水域”赛事期间,第83集团军某旅舟桥分队的一款装备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即ПТС/ПТС-М型履带式两栖运输车。这款能够装载一辆卡车进行水上浮渡的大型履带式车辆,在我军着实是个生面孔。而从车辆的外观来看,这些运输车显然已经有了非常重的使用痕迹。

熟悉“开阔水域”这项赛事的读者,应该还会记得其中的一个项目,就是使用两栖运输车运送迫击炮排渡过河流,而这里的两栖运输车,指的就是ПТС系列履带式两栖运输车。

500

苏军卫国战争时装备的ТМП浮桥

相对于使用卫国战争时期使用拖航式浮桥运送车辆渡河,战后苏联开始研制能够快速运载车辆渡河的两栖载具。

500

500

К-61两栖运输车(下图),二者使用了相同的履带和负重轮

上世纪40年代末,苏联基于Т-70轻型坦克变形车研制了К-61型两栖运输车,这种履带式两栖运输车陆上载重3吨,水上载重能力5吨,足以运载一门火炮,或者一辆ЗИЛ卡车或者40名士兵。

500

АТС-59

500

ПТС与ПТС-М外观区别不大,在АТС-59上增加了一对负重轮

500

ПКП两栖拖车,可由ПТС-М、ПТС-2/3牵引

500

拖挂ПКП两栖拖车的ПТС-2,ПКП两栖拖车可以一次性将火炮牵引车和火炮运送过河

上世纪60年代初,苏联又在经典的АТС-59履带式牵引车(我军曾引进)的基础上研制了ПТС型履带式两栖运输车,其货运平台面积与运输能力有所提高。而在60年代中期的改进型ПТС-М,则在ПТС的基础上扩大了货运平台的面积,同时增加了牵引ПКП两栖拖车的能力,从此可以将卡车和牵引式火炮一次性运送过河,水上速度可以达到15km/h。从负重轮形制上看,我军引进的应该就是这个型号。

500

ПТС-2/3采用拉长的Т-64底盘,并增加了一对负重轮

500

比赛中的ПТС-3,注意负重轮和Т-64坦克相同

上世纪70年代,伏罗希洛夫工厂又研制了ПТС-2履带式两栖运输车,这款运输车是在Т-64坦克基础上变形而来。作为ПТС-2的进一步改进型ПТС-3,则正是近年来国际军事竞赛的比赛用车,ПТС-2/3的运输能力增加到了12吨,极限情况下可以运输一辆БМП-1步兵战车。尽管在“开阔水域”项目中,我军参赛队大部分装备为自带,但由于我军长期以来并不装备此类车辆,所以也使用了俄方提供的ПТС-3两栖运输车。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开阔水域”-2017俄方官网中文网页中的阶段设置(请原谅毛子破碎的中文水平)

研究一番“开阔水域”的比赛流程我们可以发现,其比赛过程就是一次完整的苏军机械化部队突破进攻路线上河流的过程。首先用橡皮筏运送侦察部队渗透至河对岸;然后使用工程机械构建渡河出发阵地;接下来用ПТС运送迫击炮排渡河(规则中将卡车视作“迫击炮排”),为大部队渡河夺取对岸登陆场;随后用汽艇后送侦察部队伤员,之后使用机械化舟桥与车载舟桥运送坦克、装甲车与自行火炮等重型技术装备渡过河流。

500

苏军长期准备陆上大纵深进攻作战

对于长期以来以在中西欧平原上向西大纵深进攻为作战想定的苏军来说,快速突破进攻路线上的河流是保障部队作战的重要一环。而众所周知的是。在广阔的北约国家内显然不可能有早已准备好的预设工程部队“潜伏”,这就使得苏军需要一种能够伴随部队机械化行军的渡河装备,这一需求就催生了ПТС这类两栖运输车的诞生与发展。

500

我军长期以来考虑内线作战为主

反观长期以来,以国土防御这类反侵略战争为备战目的的人民陆军来说,由于主要面对内线作战环境,所以完全可以依托各地驻军就近支援的舟桥部队,有充足的时间来为作战部队作渡河保障。所以也并未大量装备使用这种两栖运输车。

500

在那个最困难的年代,渡海登岛也不是这种内河两栖装备能够胜任的

另一方面,在彻底消灭东南方向大型敌占岛屿上的非法武装组织的祖国统一战争中,这种内河两栖车辆在部队渡海输送中又难以发挥其作用。

500

上世纪90年代,军工部门曾经接触过ПТС两栖运输车

虽然早年间我国军工部门已经接触过ПТС两栖运输车,但在我军工程兵舟桥部队的日常训练当中,却基本看不到有这类装备的存在。尽管如此,对于我军参赛队来说,“开阔水域”赛事中的其他科目,比如快速架设浮桥还是很能锻炼部队的实战能力,勇争第一的精神,也使得我军必然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单项赛事。

虽然在比赛现场会使用俄方提供的ПТС-3,但为了赛前充分准备每个科目的比赛,我军还是使用了此前极少露面的ПТС。虽然这款车是比赛时实际使用的ПТС-3的上一代产品,但考虑到我军大多舟桥部队平时并不使用同类装备,为避免赛前集训时出现无车可练的尴尬,让这些车辆作为“训练器材”,能让我军参赛队员更多地熟悉这类装备的操作方式,从而为我军参赛队创造更好的成绩。

500

欢迎扫码关注“扬基帧察站”获取更多内容!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