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最想让美舰过海峡变成“台海危机”的,是台湾当局

上周六,由台湾“中央社”先行报道,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言人回应确认的方式,两艘美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通过台湾海峡的消息被媒体披露了出来。在中美贸易战全面开始的当口,这样的消息自然引起了一些爱国者朋友的愤怒,什么“第七次台海危机”之类的说法也有了,自然也免不了替解放军撂硬话的。

500

▲ 说实话,“伯克”在附近晃来晃去已经是常态了

施佬这个小小的公号回复里,也有几位朋友点了这个题目,本来觉得中国有一句古话叫闷声发大财,不过看大家这么热情,我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姑且就信口胡诌几句,聊一聊和美舰过海峡相关的情况。

500

▲ 一家人就是齐齐整整,这是另一艘马斯廷号

先说说这个“台海危机”,作为一个国关背景的好学生,施佬也是刚才百度之后才知道原来还有六次台海危机这样事无巨细的说法。一般来说,在国际关系学里谈的台海危机一般说来只有三次,就是1954年一江山岛战役和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实际名称《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1958年炮击金门以及1996年的“导弹危机”。

500

▲ 对我们这样的80后来说,1996年的台海危机是印象最深刻的

这固然是掉书袋,但反映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事实:所谓台海危机,第一要和台湾有关,第二必须得是中美两边有重大的变动甚至对抗,才能算得上数。不然国民党反动派来个“反攻”,民进党当局搞个“公投”、甚至来个选情对泛蓝不利的“大选”都算危机的话,那“台海危机”也不会到现在才第七次。

500

▲ 要把海峡两岸准备开瓢的事儿都算上,“危机”得有个十几次

为什么不少人要将美舰进入台湾海峡看那么重呢?这可能是沿袭了1950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这一事件的印象,再加上1996年所谓“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进入台湾海峡”的传闻(真实情况到现在也没有特别明确的答案),导致“美舰进台湾海峡”=“挑事儿”的概念深入人心。

500

▲ 毕竟在很多年里,我们都曾经一厢情愿认为我们离祖国统一就多了他俩……

不过客观上说,台湾海峡确实是一条国际水道,中国政府自己就承认这一点,比如2017年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明在回应辽宁舰编队穿越台湾海峡的时候,就使用这一表态。所以美舰通过台湾海峡这事儿,相比美舰进入西沙岛屿周围12海里内这样“侵犯中国领海”或者进入南沙礁盘周围12海里这种“地位未定的挑衅”(毕竟中国政府从未对南海礁盘有过新的定义),美国人更加合理合法也理直气壮,而且这也不是“说辞”,而是得到中美两国认可的。

500

▲ 2017年辽宁舰编队也经过了台湾海峡,台湾的反应才是紧张

另一方面,美舰进入台湾海峡的次数并不少,毕竟在从南海前往东北亚的过程中,台湾海峡是可选的一条合理路线。上周美舰进了台湾海峡,去年6月美舰也进了台湾海峡,更早之前的行动虽然美军没有大张旗鼓报告(本身没这个必要),但有据可查的在2014年美军也有过通过台湾海峡的舰艇。这要都算“台海危机”,那这个词也太不值钱了。

500

500

如果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有关类每次点似事件的表态,就更能够理解这件事情实际的意义。7月8日国台办主任刘结一的话强调的是“台湾同胞……千万不要有人去帮助美国打‘台湾牌’……”,而在更早以前的一次表态中,国台办针对美国有人称“台湾海峡是公海”的话,其表态是“美方应该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规定,慎重处理涉台问题”。看得出来,一方面中方并没有正式回应这件事情本身,因为事件原本就无法回应;另一方面,中方的回应完全没有对类似事件有定性,只是希望“慎重”,甚至在美舰穿越台湾海峡之后,表态喊话的对象,其实是台湾“同胞”而不是美国。

500

中国大陆的这一表态,很准确的表达了这次“美舰通过台湾海峡”事件的实质:即台湾有人处于自己的目的,希望借此事件大做文章,客观上替美国打了“台湾牌”。至于是谁,想想过去两三个月台军的《莒光园地》栏目都一直以一副“大祸临头、大战将临”的状态在播送“精神战力建设”节目,就明白希望抓住一切机会,把各种蛛丝马迹都装饰成美国对台湾的“国际支持”,给台军和台湾民众打气鼓劲的,就是现在心里最虚的台湾当局。

500

▲ 把这次行动当成美国的“支持”,那可不就中了反动派的计了么……

为什么1950年的美国舰队进台湾海峡,甭管多少都是“协防台湾”,1996年两个航母战斗群靠近台海就能激化“危机”,这回就不是了呢?你得看你派来这点军舰是干嘛的。1950年的解放军海上力量几乎等于0,美军出现在台湾海峡里就等于断绝了解放台湾的可能性;1996年的台海,两个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力量,当时的解放军只要不动核武器,哪怕拼上身家性命,也难说有几分胜算。这些都是美军明确、清晰地以实际且有效的军事行动,对解放军潜在可能的军事行动做出的回应。说白了,美军要出手的时候,是真的考虑到打起来的可能性的,而在今时今日仅仅是通过台湾海峡,“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云彩”的两艘伯克级驱逐舰,对于解放军来说算什么呢?

500

▲ 当然有些人说一艘伯克能抗64枚导弹……咱们得多做准备

当然,如果执着地认为这是“第七次台海危机”的话,将未来必然发生的解放军军事行动解读成回应,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如果一个月内解放军搞什么远海长航、海军演习、陆航突击训练、远程火箭炮实弹打靶……想把这些东西和攻台这个话题上带是轻而易举的,如此一来,不就能看成是解放军的“回应”了么……嗯,做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

500

- 欢迎关注 -

微博|@天真卖萌Bernard

微信|胡诌施佬

500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