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中美大战的总体性思维

最近一则新闻引起我的注意,7月7日,两艘美国军舰进入台湾海峡,美国称在此享有自由航行权,借口直接copy南海。

仅从公开信息来看,美国舰队只是偶而接近台湾,一次是1995年,一次是1996年,一次是2007年。前两者事关台海危机,后者是因为当时美国航母访问香港的行程被中国拒绝,需要返回横须贺基地。

所以,美舰绕台并不常见,即便常见,传递的信号也十分危险。

500

500

最近中美贸易战打的火热,人心浮动。但老实讲,贸易战最终是看谁能勒紧裤腰带的问题,动刀动枪则是性命攸关。台海是公认的中美冲突点,在台湾海峡耀武扬威,无疑在提升战争风险。今天只是巡游一下台湾,若台湾如愿以偿加入环太平洋军演,大陆该如何自处?

特朗普上台以后,国际形势激荡,他能做到这点,说明他统合美国的能力,而这又反映出了他在美国的民意基础。这个民意至少包含两点:1.基层人士的民粹心理;2.中上层人士的恐中心理。

其实美国的中国情绪一直存在,但远没有这几年的大。首先是中国崛起的确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去年上海台湾研究年会上,复旦大学信强教授特意从美国赶回,做了一个关于美国形势的报告。从他接触的情况看,目前美国的政客、智库、学者,基本上都流露出对中国崛起的焦虑,精英们普遍存在这样的情绪,行动的方向也自然明显。其次,以往的美国领导人可以用政治理性规范这股情绪,而特朗普这股“清流”则会助长这种情绪,特朗普其实解锁了中美之间的负面情感。

500

崛起国和守成国之间的关系历来是国际关系领域经典不衰的话题。考虑到特朗普的支持度,其极有可能做满两届,而如果特朗普紧随全球强势领导人这股潮流,中美之间龃龉可能会持续更久,除非特朗普拖垮美国,但短期之内看不出这样的征兆。

可能很多人会好奇,特朗普左右开弓,在全球到处煽风点火累不累?我觉得上海交通大学林冈教授的判断很在理,就是对特朗普而言,可能某一部分会失利,但只要总体收益增加即可,尽管这样的收益是感觉上的。

也许我们也可以学学总体性的思维。

我一直赞成朝鲜有限度的拥核。(如果让朝鲜拥有核武器,会发生什么?)首先,朝鲜骨子里不能弃核,另外,至少从长期安全收益而言,这对中国有利。在美朝关系缓和之后,贸易战先声夺人,中美结构性矛盾立刻爆发。因为对于美国而言,中国才是最大的敌手,扫清了东亚地区的其他障碍后,美国可以专心对付中国。

如果半岛问题处理的不如美国心愿,美国至少在这方面有求于中国,中美合作的可能性就存在,缓和的可能性也存在。近来蓬佩奥被朝鲜打脸,至少说明美朝关系进展并不那么顺利,美国在对待核武器的问题上有些急躁,这也符合美国现在全球开工的现状。毕竟朝鲜和美国的安全不信任是历史造成的,想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略显幼稚。

500

当然,为了更好的对付中国,美国依然会对朝鲜开出一些筹码,但80后也不是trick or treat的小孩子。

眼下中国还是不是全球性大国,其他区域的问题,我们鞭长莫及,也不会对美国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重新考虑朝鲜的价值,或许是一个可能的方向。

当然,纵横捭阖只是策略上的游戏,苦练内功才是自信的基础。张仪能玩连横,追根究底是秦国国力玩得起。从某些角度而言,中美贸易大战至少给国人提了个醒,戳破了2008年以来虚假的“天朝上国”美梦。如果真心爱国,就放弃对世界居高临下的心态,多赚赚钱,买买东西,刺激一下内需,这样恐怕更为实在。

天佑中华!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