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另类眼光看动画之灼眼的夏娜

  对于轻小说改编动画,特别是奇幻战斗类作品来说,2005年《灼眼的夏娜》第一季播出,作为开启轻改动画热潮的作品之一,当年可是走在时代前列。从此之后,轻小说改编在市场上越来越吃香,并在过去十年中,改变了日本ACG产业的面貌。

  等到2012年完结之时,《灼眼的夏娜》已有三部TV动画,再加上OVA和剧场版,论作品数量以及完成度,迄今在轻改动画中仍能排在前列。

一、夏娜的反差萌

  “炎发灼眼的讨伐者”,作为著名的傲娇萝莉,夏娜是本作最吸引人的角色。钉宫理惠的独特声线为夏娜增色不少,夏娜也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夏娜的反差萌,令人印象深刻。从外形上看,萝莉身材与作战方式形成反差;从心智上看,作为战士经验丰富,又与作为少女不经世事产生对比。这个设定颇具幻想意味,具有浓烈的二次元特征。

  别出心裁的卖萌方式,使得夏娜这一人设与众不同,并非是简单的漂亮或可爱。过去的战士型美少女,最经典的例子是宫崎骏电影《风之谷》中的娜乌西卡(漫画另说),这种追求唯美主义的倾向,在日本动画界影响深远。相比之下,夏娜身兼重任战斗力强大,却有明显弱点和不成熟之处,并非圣女式的角色,反倒更接地气。

  不过在紧张的战斗场合中,夏娜特别表现出沉着冷静的气质。她有比较男性化的英气逼人的一面,在前两季中面对男主往往显得强势。夏娜的个性相对独立,她和悠二的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直至最后才完全确认关系,并不是单纯的无脑倒贴。

  与红世之神的契约,使夏娜获得超能力,并肩负起重大使命,面临着不断战斗直至死亡的宿命,于是这个角色便有了崇高感和悲壮感,超凡脱俗。其实火雾战士的契约设定,非常类似于魔法少女,只是更严肃更沉重,尤其是悲剧宿命,可能对《魔法少女小圆》有影响。

  有时候令人仰视,有时候又令人莞尔,夏娜很有反差萌,人物形象也较为立体。这一设定在当年具有新意,是对日本ACG传统女性形象的一种突破,推动了萌系动画的热潮,又与现在流行的卖肉风存在区别。

二、弱受男变成龙傲天

  与人气很高的夏娜相比,男主角坂井悠二则备受争议,因为前后反差实在太大了。

  日本游戏界有种采用第一人称,但是弱化主角个性表达的传统,例如说一言不发的RPG游戏主角,还有从不露脸的Galgame男主角,目的都是为了增强玩家的代入感。夏娜第一季动画的出品年份,正巧处于Galgame大热的时期。一些动漫很可能是受此影响,倾向于突出女性形象并淡化男主。

  前两季动画的剧情开端,正是通过悠二的主观视角,营造出类似于Galgame的感觉。悠二看上去只是普普通通一个人,战斗力几乎没有,话也不多显得木讷,身负宝具倒是块唐僧肉,至于心思缜密的特点有所表现,但并不突出。总之,他的存在感不强(这一点和设定有契合之处),战斗中作为旁观者或辅助者,主要起衬托作用。既模拟了游戏的代入感,又不会抢去夏娜的风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因此这部动画给人的初始印象,原本是强势傲娇女保护弱受男,没想到第三季来了个大翻转。悠二黑化后那是王者归来,一时风头无两,实际上他已成为真正的主角,夏娜反而要退居其次,对不住标题了。

  不过这也算是与时俱进,那时候Galgame的热潮已退,龙傲天式的主角越来越受欢迎。当男主角被设定成强势人物,比女性更吸引眼球的时候,动画的制作风格必然要随之发生改变。

  前两季展现女性风采,第三季男主装逼扮酷,背离了先前的卖点,观众受不了是很正常的,不过《灼眼的夏娜》也借此成为一部较为奇特的作品。

三、现实与逃避现实

  为什么要让剧情如此发展?

  我的猜测是,原作者高桥弥七郎太爱夏娜了,为了将夏娜从悲剧命运中拯救出来,他动用了各种创作手段。

  搞笑的是,这个悲剧设定,恰恰是他自己写出来的。

  火雾战士的悲剧命运,作为全剧最煽情的要素之一,改动余地太小,不如将战斗的大前提取消掉,或者做彻底弱化处理,才能使夏娜不再受命运束缚。

  为了将火雾战士与红世使徒的对立消除掉,作者发明的办法是再造一个新世界,问题是由谁来做这件事,谁又有能力去做?

  坂井悠二最有愿望去做,大BOSS祭礼之蛇最有能力去做,于是两者一起创造了“无何有镜”这个异世界。

  前两季动画,表现了夏娜的萌和燃;第三季动画,则是对夏娜的拯救行动。为了达到目标,创作者脑洞大开,发明了一个又一个设定,将世界观搞得繁琐复杂,甚至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人的存在消失,这种情节在日本动漫中由来已久。从广义上来看,可以归结为工业化对人性的压抑,或者说异化;从狭义上来看,过度同质化的日本社会,强调集团主义和服从意识,使“存在感缺失”这一病症变得更为普遍。

  红世使徒吞噬人类的存在之力,这一设定不仅暗示了人们的存在感缺失,而且意味着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弱肉强食被极大化的世界。在《灼眼的夏娜》的前两季中,如果说红世使徒相当于恶魔,那么火雾战士则代表了神罚,神与魔的战争,象征了善与恶的对决;至于“存在之力”,这个设定近似于灵魂能量,也可以说代表了有限的生命资源,因此有影射现实社会的感觉。

  然而到了第三季动画,红世使徒被刻画成各种异界生物,火雾战士也被矮化成各种偏执狂人,于是红世使徒和人类的冲突,变成了种族之争,原有的善恶对立被取消掉,而作者提供的解决方案,则是创造一个资源充足的新世界,并且红世使徒良心发现,同意不再吞噬人类,于是乎皆大欢喜,圆满收场了。

  如果说前面的剧情,揭露并放大了现实社会中的矛盾和阴暗面,那么最后的结局,则属于乌托邦式的空想,借以逃避残酷的现实。

四、二次元的诱惑

  为了拯救夏娜,坂井悠二也是拼了,真是什么都敢做,至于战争所造成的伤亡,以及“无何有镜”中的人类会不会被吞噬,他就先不管了——尽管制造了很多理由来洗白他,他也表示自责,但是坂井悠二在黑化后,明显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倾向,这与前期的唯唯诺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在第二季OVA的第二话中,威尔艾米娜对悠二有段评价,“难道说他是不论在大难临头,还是日常生活的时候,都不会流露内心的特殊人格,所以对于日常生活中由于感情而产生的事件,会觉得陌生,迟钝”,这段话巧妙地掩盖了前两季对其性格刻画不足的问题,将他的木讷解释为人格特殊,喜怒不形于色,简直是高凡人一等了。

  不过正如前面分析的,前两季有模仿Galgame的感觉,像这种事后诸葛亮的做法,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单就前两季动画来看,悠二一副大众脸,表现得木讷又迟钝,缺乏幽默感,也不算特别温柔,居然还有美少女为之争风吃醋,这也真是意淫了。除了淡化男主的倾向,悠二其实还代表了不擅长人际交往的宅男属性。

  如此缺乏个性和实力的悠二,恐怕配不上超凡脱俗的夏娜,这一点观众会想到,作者也能意识到,人之常情嘛。说到底还是因为题材的缘故,《灼眼的夏娜》作为强调战斗环节并且世界观黑暗的作品,男主角战斗力太弱显得不协调。等到第三季,坂井悠二终于脱胎换骨,帅气有型,从屌丝一跃而成龙傲天,变被动为极其主动,可以说黑化后性情大变。换个角度来看,以前他缺乏力量,因此表现得很弱受,现在他有实力了,于是威武霸气,成了一代枭雄?(他那身铠甲装扮,简直有点像某些动漫中的三国人物)

  祭礼之蛇称悠二是“只要是能利用的,连神都会去利用的人类”,并对他坚韧不拔的思想表示满意和尊重。像这种道德观念淡薄,心机又特别深沉的男主角,在青少年向作品中实属少见,但又不怎么讨人喜欢。

  再来谈谈悠二的另外两位女朋友,其中第二季的近卫史菜是动画原创角色,作为收集人类感情的“虚假的容器”,相当于黑卡蒂的分身。可惜动画没能挖掘出这种设定的真正内涵,远不如1997年的《新天地无用》。

  值得分析的是吉田一美这个角色,她的戏份非常多,在恋爱上与夏娜缠斗不休,那场圣诞对决令人印象深刻。这一幕出现在第二季结尾,并在第三季开头重现,此时气氛已变得凝重而感伤,为何如此?

  当悠二黑化后回到家乡,当他重新审视过去与自己有关的那一切,他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的目光是怎样的——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其实他早已下定决心,要放弃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存在。

  一个人决定走上不归路,他在远行之前,料理自己的后事,回忆自己的生前经历,遇见故人并告别,但是他们并不理解自己,……,诡异的剧情,感伤的情绪,压抑的氛围,我认为这段情节是第三季最出彩最另类的地方。

  悠二选择了夏娜,并最终从现实世界消失,这个结局暗含隐喻。

  夏娜和吉田一美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二次元美少女,后者则是能在现实社会中存在的美少女,幻想之美,还是真实之美,你会选择哪种?

  类似的对比同样存在于《真实之泪》中,石动乃绘更具二次元幻想特征,而汤浅比吕美却更现实,男主最终选择了后者,含泪告别了前者,表现出现实主义的倾向。

  《真实之泪》是个日常向的校园恋爱故事,描述的就是普通的社会生活;《灼眼的夏娜》的世界尽管很残酷,却有着千变万化的自在法,激烈而精彩的超能力大战。

  悠二选择了代表幻想的夏娜,于是从现实世界中消失了,这不正是二次元的诱惑,吸引宅男脱离现实,情愿进入到异世界的生动写照?至于悠二的性格转变,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动漫作品激发了宅男的潜在人格?然而这在现实社会中并没有什么卵用,宅男只有在幻想的异世界中才能成为龙傲天?

  毕竟只有在幻想世界,才能随心所欲,才能与幻想中的少女,并肩同行。

  如果说《战斗妖精雪风》倾诉着被主流社会抛弃的孤独感,那么《灼眼的夏娜》则宣称现实世界那是多么的昏暗无趣。

  不妨设想一下,没有红世使徒,没有火雾战士的世界,根据动画的设定,坂井悠二喜欢平井缘,平井缘喜欢池速人,池速人喜欢吉田一美,吉田一美喜欢坂井悠二,这就是个普通的多角恋故事,诸人生活在小小的天地中,追求着小小的幸福,其实这就是普罗大众的人生。

  当悠二目睹了人类的存在被吞噬,新世界的大门便向他打开了。动画中反复出现的封绝场面,普通人此时一动不动,如同待宰的羔羊,这又暗示出大众活得肤浅,甚至都没有见过“世界的真实”!

  经历过幻想世界的洗礼,悠二不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二次元的世界太精彩了,相比之下,现实世界则是黯淡无光。(因为爸爸经常出门不在家,悠二生活在一个近似单亲的家庭里,他的妈妈又很强势,可以说在夏娜到来之前,他的个人生活并没有多少趣味,内心却是不甘平淡——这是对剧情的另外一种解读)

  总之,悠二的最终选择,不管怎么包装,不管如何美化,在本质上却是对现实世界的弃绝,可不是啥正能量,与《战斗妖精雪风》殊途同归了。剧中搞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反而更像是托词。

五、杂糅的故事,惊艳的开头

  把两种不同的句法结构混杂在一个表达式中,结果造成语句结构混乱、语义纠缠,这样的语病就叫杂糅,用来形容《灼眼的夏娜》,我觉得十分合适。

  从基本设定和早期剧情来看,这部作品带有反思社会的色彩。第二季OVA中有段前传剧情(第三话和第四话),描述了大上准子的消失,接下来第一季的剧情,也是以平井缘的消失为开端的。如果将剧情聚焦于各种人的存在及消失,按照这个思路来展开故事,那么作品将描绘出一副人生世态图。

  除此之外,前期几位反派都可以看做是对变态人格的象征,吞噬掉大上准子的乌科巴克,相当于变态摄影师,“猎人”法利亚格尼有着高富帅加宅男的混合属性,表现出病态的玩偶情结,而爱染兄妹则明显暗示了乱伦。

  对普通人存在意义的追问,以及刻画变态人物的动机和心态,结合这两个方面并深入创作的话,那将是很有现实意义和思想深度的严肃型作品。

  可惜原作者对萌和燃更感兴趣,探讨社会非其所长。故事的后续发展,聚焦点已不是人的存在及消失,而是火雾战士和红世使徒的激烈战斗,特别是每次封绝中的大破坏,基本上都能恢复过来,削弱了先前的冲击感和恐怖感。

  于是《灼眼的夏娜》变成了战斗加恋爱式的主流商业作品,应该这也是作者的初衷。夏娜和她的战斗,作为最突出的卖点,辅之以悠二的配合,已经足够将故事讲好了,却又加上了三角恋,甚至还弄得很纠结,有这个必要么?

  毕竟标题突出的就是夏娜,以男主为中心的三角恋剧情,实际上是不协调的,一旦在恋爱上刻画太多,不免带来偏离战斗主题的感觉,第二季动画即是如此。

  与通常的校园恋爱类作品相比,《灼眼的夏娜》明显不够生动活泼,缺乏朝气蓬勃的氛围,看起来甚至有些抑郁,男主悠二的个性也并不适合青春题材。

  根本原因在于世界观太黑暗,无论如何卖萌如何搞笑,终究脱离不了阴暗深沉的基调,反而显得不太适宜。尽管夏娜是个傲娇型萌妹子,但她还有作为火雾战士的悲剧宿命,这在第一季动画中表现突出,煽情效果也很好。

  与某些奇幻战斗类动画比较,《灼眼的夏娜》在制造激情上却显得不足。一方面是源自设定的压抑气氛,另一方面夏娜和悠二都倾向于沉着冷静,情绪发泄不多,导致战斗在爽快感上有欠缺,热血亢奋的高潮不多,限制了商业价值的进一步拓展。

  并非那种欢乐后宫向的作品,但也不是苦大仇深的黑暗系,对于《灼眼的夏娜》来说,最核心的剧情仍是少年少女的并肩战斗,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战胜各种艰难险阻,这一点又类似于传统的冒险故事。

  作为日本ACG中常见的题材,冒险故事通常是以主人公误入异世界为开端,以胜利归来为结束,或者没有穿越情节也行,设定一个架空幻想世界,青少年男女们或两人一组,或几人组成一个小团队,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进行冒险,探索各种神秘场所,发现各种新奇事物,等等,简而言之,冒险故事的精髓在于探索世界。

  《灼眼的夏娜》在男女搭配上有这个风格,然而故事框架却有点背道而驰。尤其是动画版的剧情,基本集中在御崎市,男女主人公长期呆在一个地方不动,想走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离开。除了各种角色及自在法,在《灼眼的夏娜》中,不但现实世界显得无趣,对所谓的红世也是刻画不足,突出表现的其实是人物的行为和内心状态,并不像欧美的主流奇幻作品那样,创造出庞大而复杂,并且结构清晰的幻想世界。

  反过头来看,可以说悠二所做的一切,简直是为了前往异世界探险而做的准备。很多冒险类作品的主人公是父母双亡或失踪,悠二则是主动将自己的存在给消除掉,先做到了无牵挂再去异世界冒险,这可真是绝了。如果原作者有兴趣,将故事续写成正统点的异世界探秘类型,那么现在这三季动画也就相当于个前传。

  《灼眼的夏娜》,真的就像一个杂糅式病句,第三季犯了偷换主语的错误,以致于悠二成了真主角,夏娜反而被弱化了。前期出现的红世使徒更像是些怪异的魔法师,后面搞出一大堆奇形怪状的异界生物是咋回事?大集团作战看起来壮观,其实很难处理好,因为人物越多,线索越复杂,刻画难度也就越大。

  前期有点反思社会的倾向,收尾却搞成世界性的种族大战,中间又夹杂有校园三角恋,《灼眼的夏娜》有着繁复的情节,庞杂的内容,体现了吸收各种商业元素的意图,然而最终效果并不是很好。

  与《绝对双刃》《铳皇无尽的法夫纳》等“名著”相比,《灼眼的夏娜》卖点突出,硬伤并不明显,综合水准还是要高得多。为了融合各种各样的设定,作者付出的努力还是有些效果的,虽然没能达到完美的层次。

  说到底还是功力不足,导致内涵不能向更深层次发展。例如说作者热衷于各种装逼式的称谓,恐怕只对低年龄的观众有吸引效果,如今已沦为被调侃的对象(《日常系的异能战斗》)。再比如说作者企图自创一套独特的世界观,却脱离不了传统的神魔色彩,即便后面改成种族对立,这也不是啥新奇的手法。 

  不过我这只是动画评论,没看过也不直接针对原作,有些论断可能并不适合,希望看过原著的读者能理解。单就《灼眼的夏娜》的动画版而言,我觉得第二季相对糟糕(那四话S-OVA倒不错),第三季虽然人气不高,但很特别因此值得推敲,相比之下,第一季的整体效果要好得多,但其最精华的部分,还是那部剧场版的内容。

  《灼眼的夏娜》的开头极为惊艳,逼格很高,非常震撼。初看的观众可能会被吓到,因为场面如此惊悚,真相如此虐心,营造出强烈的压迫感,刺激中又含有现实意味,令人反思自己的存在。

  夏娜首次登场时气场最强,同时悠二的表现也值得赞许。与后来补完的性格不同,此时的悠二是在生死线上挣扎,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宝具,在承认自己即将消失的情况下,他不甘于同伴的默默消失,完全是拼死一搏,帮助夏娜消灭了害人的红世魔王,体现了内心的善良,以及顽强的求生意志。

  悠二和夏娜,从邂逅到初胜,这段经历险象环生,并不令人轻松愉快,却很精彩,很浪漫。(写于2015年7月)

500

500

500500500

500

500500

500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