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非法移民家庭骨肉分离问题:特朗普何以出尔反尔

500

6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一项行政命令,规定在拘留非法移民过程中无需再将其中的未成年人和他们的父母强行分离、单独管理,而是可以将他们拘留在同一个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前一天,特朗普还公开宣称,自己将在对非法移民“零容忍”和在驱逐非法移民过程中让未成年人和其父母骨肉分离方面“坚定不移”,并称“要想实现‘零容忍’,坚持‘分离’就是必须的”。不到一天,这位“推特总统”就来了个貌似180°的大转弯,并表示“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在我这个位置上都会这么做”。

特朗普的出尔反尔立即遭到许多反特朗普人士的嘲笑,和不少中立围观者的调侃。有人在推特上笑称“如果6月20日的特朗普是有良心的,那么6月19日的特朗普难道是没有良心的不成”。

尽管看上去有些“无厘头”,尽管对特朗普“说了不算、算了不说”,反复无常,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看上去如此戏剧性的反转,“剧情”又发生在美国社会性事务舞台,就不免让许多人感到困惑,想问个“为什么”。

首先,这其实不完全是“反转”和出尔反尔。

正如不少明眼人所指出的,特朗普的“零容忍”强调的是两个要点:第一,严防死守,不让更多新的非法移民入境;第二,上穷碧落下黄泉,动用一切手段搜捕已经在美国居住生活的非法移民,把他们尽可能驱逐出境,至于这些被搜查出来的非法移民在等候驱逐期间是阖家团圆还是劳燕分飞,是金玉满堂还是妻离子散,对他而言并无实质性影响。

许多人津津乐道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就非法移民骨肉分离问题上公开与总统反目,但其实特朗普本人在今年稍早也曾流露过类似的意思,即能否修改法令,让非法移民在被驱逐前不必骨肉分离。与其说6月20日的特朗普是对6月19日特朗普的“反转”,毋宁说5-6月间他对“骨肉分离”突兀的力挺,是对自己此前多次表态的“反转”,如今只不过又转回了原地而已。

其次,“骨肉分离”是两项相互矛盾法律条文“对撞”的结果,这个责任不能都归咎于特朗普。

原来在美国相关法律中,针对非法移民中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最长拘留时间是不一致的:成年非法移民可最长被拘留6周(42天),而未成年人可被拘留的最长时间为20天,如果将全家一同拘留,就很可能出现成年父母仍在“走程序”,而未成年人必须被驱逐或释放的场景,其结果同样是“不堪入目”的。正因如此才有了拘留非法移民的“骨肉分离”规定。应该说,这项规定的初衷并没有那么“不堪”,且早在特朗普上台前就有了,特朗普上台后为兑现竞选承诺,推行“零容忍”,甚至一度提出修改相关法律条文,让成年、未成年非法移民的最长拘留时限相等,但在国会民主党人和共和党内“温和派”阻挠下不了了之。简单说,“骨肉分离”措施在以往拘留、驱逐非法移民不过是偶发个案情况下,并不会引发太大麻烦,但一旦和特朗普大规模集中搜捕、驱逐非法移民的“大清理”相结合,就会迸发出可怕的“负能量”,对此特朗普其实早有预料,并试图未雨绸缪加以预防,但在当前美国国会政党生态下注定徒劳无功。

第三,这恐怕是特朗普又一次“习惯性操作”。

特朗普习惯于“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即故意把事情激化到不可收拾,或刻意提出明知对手绝不可能接受的苛刻条件,力图给对方和社会造成强大压力,然后再稍作“退让”,把看上去较“温和”、实则远比正常情况对方可能接受条件更符合自己心意的结果塞给对方。其它领域不去提,仅非法移民和出入境管理领域就不乏其例:被称作“禁穆令”的、针对6个国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一度闹得鸡飞狗跳,甚至已在美国工作多年、持有美国绿卡的上述6国公民也被骚扰得不轻,在各方强烈反弹下特朗普“反转退让”,但实际上他却在一进一退间达到了自己“收紧对上述国家公民出入境限制”的初衷,而且比正常手法可能达到的目标走得更远(北美时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禁穆令”有效)。此次在“零容忍”操作过程中故意“矫枉过正”,恐有趁机推动一些原本“怎么推都不动”方案“落地”的想法:6月20日的“反转”后仅仅4天,特朗普再度在推特上发出“‘零容忍’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的声音 ,而6月27日美国国会众院按计划进行了有关非法移民“梦想家计划”(Dreamers)的折衷版本表决,这项折衷方案将原本民主党执政时“赦免已入境非法移民、但阻止更多非法移民入境”的“梦想家计划”加以修改,规定“梦想家”(渴望在美定居工作的、已入境的非法移民)工作和居留许可6年一审核,且雇主有责任确保所雇佣“梦想家”始终保持工作状态,不仅如此,稍后众院还将就斥资250亿美元修建美墨边界“隔离墙”进行表决。

很显然,在正常情况下,这两个法案几乎毫无“闯关”可能,但特朗普或许觉得如此折腾一番,把水搅浑了,通过的概率就会大些——“禁穆令”不是在最高法院闯关成功了么?

但人数众多、成员需考虑任期限制,且党外有党、党内有派的国会显然不是人数有限且长期缺编、成员原则上可终身任职的最高法院所能比拟:6月27日,美国众院以悬殊比数驳回了特朗普渴望趁乱通过的“折衷版‘梦想家’方案”,赞成“特朗普方案”的仅121票,也就是说,不但民主党人几乎都投票反对,原本在国会拥有席位优势的共和党众议员中,也有114人投了反对票、弃权票,或干脆未投票。

如果在“骨肉分离”问题上特朗普是又一次“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故技重施,那么他这一次恐怕至少在当前是有点“玩砸了”,这不仅因为他的老套路人们早已耳熟能详,更因为形势所迫:在当前党争激烈情况下民主党人几乎不可能在国会倒戈支持他,而共和党议员在中期选举前必须顾及自己所在选区的民意——如果说“优势意识”习惯成自然的“红脖子”们对贸易战后果后知后觉,那么他们对朝夕相邻的非法移民,以及相关政策改变会令其生活发生怎样变故,可就反应灵敏得多了。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