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台湾购买力平价人均GDP“高达”5.3万美元的真相 | 陈经

导读

这不是台湾的成绩,反而说明台湾经济扭曲地发展,长期积累下来出了问题。

有人给我发了老朋友“洛杉机房东”的文章《台湾经济究竟怎么样?》,让我给些意见。这篇文章说台湾经济很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购买力平价GDP”高达5.3万美元,好到世界排名第15。

500

我和洛杉矶房东产生联系,是因为房东炮制了一个“深圳三季度名义GDP增长只有0.5%”的怪论,我2019年11月5日写了个文章驳斥。房东“如获至宝”地发现了2019年三季度深圳GDP名义值居然和2018年差不多(实际是有统计调整,不可直接除),就此引申出“深圳经济失速”这么个“大新闻”。这个驳斥文《深圳三季度GDP增长“只有0.5%”?初中数学错误的根源在哪?》(文章见: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35291829043348?_wb_client_=1)还入选了当周微博的头条文章“先锋创作者”榜单。因此,我对房东是有好感的,有一定水平,犯的错误还值得说一下。

500

我仔细解释GDP结算调整的原理之后,洛杉矶房东还是不承认他关于深圳GDP的说法有错。即使一度引为知己的盟友“格隆汇学堂”改变观点认错了,房东仍然坚持观点,安抚对他经济水平产生疑问的粉丝。房东的微博只许关注了7天以上的人留言,经常删贴拉黑人。通过这种“骚操作”,社区维稳搞得还不错。但这事毕竟没法掩盖,有一定影响,不少人有印象。不止一人又将房东关于台湾经济的离奇文章发给我,想搞明白怎么回事。

 

500

2014年与2018年台湾9合1县市长选举结果对比:国民党大胜

2020年1月11日台湾选举,民进党蔡英文大胜连任了。但如果要说原因是台湾经济搞得好,连民进党死忠粉都不会同意。就在2018年11月24日的台湾9合1选举中,国民党还压倒性大胜,22个县市拿下16个。韩国瑜就是在民进党执政30年的大本营高雄奇迹般逆袭,奠定了成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政治基础。当时都认为国民党“总统”大选机会很高,不少人出来争当候选人,朱立伦、王金平、吴敦义、郭台铭都有意向,国民党内乱了好一阵才征召了韩国瑜。民进党贪腐无能,从2000年陈水扁上台开始,台湾经济就走入颓势,这已经是业界共识。

后来蔡英文借香港闹事,以及国民党内乱和韩国瑜的失误,猛打政治牌才翻身的。国民党的选举口号是“拼经济”,而民进党自知经济是弱项,口号是“芒果干”(亡国感),说选国民党就是要一国两制“亡国”。台湾人看见房东鼓吹“台湾经济很好”的文章,会觉得难以理解。如果台湾经济数据不错,怎么解释国民党2018年底县市长选举的大胜?

这回让洛杉矶房东“如获至宝”的数据,是2018年台湾“购买力平价”人均GDP,台湾高达5.3万美元的数值,高居世界第15位,比日本4.4万美元还高,也高于韩国的4.1万美元。台湾汇率人均GDP是2.5万美元,购买力平价GDP比它翻倍还多。房东还鼓吹了台湾经济的其它方面,但我这次就谈这个“购买力平价”人均GDP,值得分析一下。

这个“购买力平价”GDP,大意是说各国汇率GDP统计,没有考虑各国物价的区别。物价低的国家很可能GDP被低估了,所以要用“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来调整,简称为“PPP”。美国作为基准,PPP和汇率GDP都是用美元计价,数值不变。其它国家与美国物价对比,从汇率人均GDP计算出PPP计的人均GDP。

500

房东发现的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出的2018年世界各国PPP人均GDP数值。台湾53023美元排第15位(不计澳门与香港)。美国的PPP人均62606美元,和汇率GDP数值完全一样,作为基准。

500

下面是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都比台湾低不少。中国大陆18110美元(2018年数值)排73位,正好刚超过世界平均值。

500

2018年相关国家的PPP与汇率人均GDP的变动统计(IMF数据,GDP单位为美元)

如果按IMF的2018年汇率GDP排名,台湾是25008美元排世界第35位(不计香港澳门)。台湾的PPP人均排名高居15,比汇率GDP人均排名高了足足有20位,排名提升非常多。

文莱升了23位,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升了22位,阿曼升了18位,阿联酋升了16位,巴林提升了14位。PPP排名前30的经济体,就只有这几个排名大幅提升。台湾怪异地混入了一堆石油土豪国家中。

在排名中等的国家中,伊朗提升了30位,伊拉克升了16位,埃及升了35位,印度升了22位,越南只升了9位。

中国大陆2018汇率GDP是9608美元,排名67,PPP人均GDP只排73,反而降了6位,这可能出乎不少人的预料。日本的PPP排名也降了4位,韩国降了1位。

世界各国一般物价比美国低,PPP计的人均GDP相对汇率GDP会提升不少。只有瑞士、澳大利亚等极少几个国家物价比美国还贵,PPP人均GDP还降了。世界PPP人均GDP比汇率人均GDP多出1.6倍,代表了世界各国相对美国的物价调整幅度。发达经济体,除了台湾(石油土豪不算发达),调整幅度都小于1.6。

而发展中国家,调整幅度普遍大于1.6,通常都大于2.0,埃及甚至高于5。中国调整幅度只有1.88,所以PPP排名被一些调整大于2.0的国家超过去了,如多米尼加(2.64倍),泰国(2.71倍),伊朗(3.56倍)。

如果要问这个PPP调整合不合理,从大的方向来说,调整还是有道理的。发达国家上调的少,发展中国家上调的多,这个大方向是对的。中国等一些发展中国家上调以后,PPP人均GDP就能超过世界人均了,这更合理一些。

但要问具体国家与经济体的PPP调整是不是合理,这就问题很大了。

比如印度汇率人均GDP是低于越南一些的,从平均生活水平来说,也明显不如越南。越南人均住房23平米是印度2.3倍,越南人均吃猪肉就有30公斤,超过世界人均肉类消费水平,是印度人均肉类消费的七八倍。但是经PPP调整,印度上调了3.87倍,越南只上调2.94倍,印度反而排越南前面去了。再如埃及夸张地调整了5.19倍,汇率人均本来和越南差不多的,PPP人均一下跑到中等水平去了,比越南高了78%。

500

埃及大饼

印度其实和埃及差不多,人口多国家条件差,大量穷苦人在社会艰难维持一个最低生存水平。埃及有名的是大饼,社会底层吃的“黑大饼”只要人民币7分钱一个,政府为了社会稳定,锁定价格十几年不变。有这个大饼供应,埃及人收入再低也不会饿死。埃及尼罗河三角洲古代是粮仓,但是人口增加到约1亿人以后,已经远远不够吃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要进口粮食。现在每年要进口100多亿美元的粮食保证生存,好在进口来源没有问题。印度也是,大量底层人收入极低,但是吃喝物价很低,也能活下来。如印度主力蔬菜洋葱,平时供应充足时人民币1毛1斤,非常便宜都能吃得起。近来印度洋葱短缺价格大涨20多倍还产生了政治危机,补货后慢慢平息(印度能摆脱“洋葱政治”吗?| 毛克疾、李知非)。

这样用PPP来调整印度、埃及的GDP,就有系统性的问题。它生存相关的物价便宜,但是在本国GDP构成里,这些生存型GDP占比并不高。主要的GDP是工业、服务业等其它成分,如印度汽车业占了制造业产出的一半。这些工业和服务业GDP,和美国的对应产业不是一回事,无法比较物价。最后,就以生存型物价为主,物价指数只相当于美国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PPP人均GDP翻了四五倍。

结果是,印度PPP计的GDP总量超过了日本,排世界第三。印度服务业增加值占GDP超过一半,本来就是不太合理的经济结构,因为没有对应的实物,服务质量也不高。这些服务业产出,还要因为食品的低价,再翻个3.87倍,成为平价GDP总量超过日本的主力。说实在的,印度这种PPP搞上来的GDP,让人不太服气。一个发展中国家,靠服务业去拼日本的各种实物产出和消费,似乎倒过来了。

相应的,越南人生存没有问题,就不用搞成7分钱大饼、1毛1斤洋葱这么夸张,卖菜的也得挣钱。越南物价虽然低,但不需要搞成极低。越南猪肉10多元人民币一斤,也不是特别便宜。这样,越南PPP调整倍数只有2.94,生活好了反而吃亏了。越南普通人生活再怎么也比印度、埃及人要好。

倒不是说越南调整的少了,而是印度和埃及上调的幅度实在太大。伊朗和伊拉克上调的倍数也偏多了,弄得PPP人均GDP和中国差不多,都不合理。

中国的PPP上调幅度1.88,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因为中国的物价体系比较丰富。有便宜的底层物价,月入1000能活;也有极高的物价,月入1万是讨饭,不要找我女儿。到底用哪个层级的物价去和美国比,说不清。但从生活感觉来说,上调2倍说得过去。中国PPP调整后的GDP超过美国至少比印度超过日本合理,各种实物不怕比,倒是美国要靠服务业来拼中国的制造业产出。

说印度、埃及、越南的情况,和台湾的购买力平价GDP大跃进有啥关系?原理是类似的。

文莱、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曼、阿联酋、巴林这些石油土豪国家,人均GDP和台湾都算较高的,PPP上调幅度也普遍不低,在1.9-2.5之间。石油土豪国为什么物价比较低?因为大搞国家福利,汽油跟不要钱一样,是挣钱不愁只管花钱的生活方式。因为宗教和文化原因,这些国家不太考虑长远问题,既然现在能靠石油挣大钱,管它以后如何,先把福利用低物价的方式搞起来。这其实是人为扭曲了物价体系,价格没有人为降低的GDP成分,甚至一些离谱的高物价奢侈消费GDP,也被乘以低物价导致的高倍数。这些土豪国家极高的PPP人均GDP也难以让人服气。在那胡搞消费,一些压低,一些又狂高,最后弄出一个不合理的倍数。

台湾在发达经济体里,独树一帜地搞了个2.12的PPP调整倍数。而其它发达经济体都在1.6以下,新加坡1.57就算高的了,香港1.3。一般发达国家也就是1.2、1.1的常见。是因为台湾在发达经济体里都特别优秀么?其实不是,根本原因是台湾不涨工资,底层收入太低。

当然说台湾人收入低,是在发达层面说的,不是印度、埃及那个情况。台湾人能买得起汽车的不多,和越南人一样,搞个机车骑,慢慢收入提升了才换汽车。从汽车消费来说,台湾真算不上发达。台湾万人汽车销量约190辆,还不如中国大陆的约200辆。这个数字不能说低,但在发达经济里就算落后的。

500

台湾最低工资变化

再如台湾的最低工资,有名的是大学生起薪22K(2019年提升到23K)。22K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5000,这个收入在大陆大学毕业生里,都只能说一般。所以确实有不少台湾大学生跑大陆来谋生了。要看上面的图,似乎起薪从1997年到2019年也涨了50%,但这是22年,年增长率只有2%,非常的慢。

500

台湾经常性薪资1980-2019

台湾2019年经常性薪资(不计奖金等一次性的)约每月42000新台币(约9700人民币),只比1996年多39.5%,每年增幅1%。20多年这种加薪幅度,怎么可能让人满意?再加上奖金等一次性收入,也就相当于每月多个2000人民币,对年收入增幅没什么影响。

台北的房价、房租、物价,和大陆一线城市大致可比,台湾其它城市比台北便宜个15%。台湾人的平均收入,远没有达到美国人均工资5.6万美元的水平。即使考虑交税,台湾的人均收入也不到美国人的一半,仅相当于日本人的一半。韩国人均月收入1.8万人民币,也大幅高于台湾。

一年到手10万,每月到手9000多点,在一线城市生活。这种收入,也能勉强过上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智能手机档次不低,吃喝不是太差。这种生活水平,其实中国大陆小资很熟悉,哭惨是常事。房租一高,立刻就要骂娘了,群租也有可能。买房就得靠父母了,买车也要存钱。

你要说台北或者台湾这种生活方式是“小确幸”,是5.3万美元的PPP人均GDP世界前列,先得问下大陆一线城市的月入1万的小资答不答应。对台湾生活不需要想象,在大陆就能找到非常真实的对应,台湾人来大陆工作的也是上百万,情况很清楚。民进党搞经济不行,经济发展停滞,被大陆逐渐追上,一些指标被大陆超过,两岸生活水平慢慢接近。

台湾人的痛点就是工资涨不上去,和大陆青年说买不起房差不多,感觉不可能多好。工资涨不上去,物价当然也就不可能高成美国、日本那样,不然低收入的没法活了。

但是台湾仅相当于大陆一线城市的相对低的物价,倒是产生了一个意外的效果,就是PPP调整倍数高达2.12。说实在的,还是有点迷,为什么台湾的调整倍数比大陆的1.88还高,难道是大陆物价比台湾还高?那大陆低收入民众怎么活?我的猜测是,IMF用大陆一线城市的小资物价,代表中国整体去和美国物价比。

所以,台湾这个2.12调整倍数,就成了发达经济体里的异类。2000年之前,台湾刚进入发达模式,人均收入不高。民进党胡搞经济,贪腐无能,国民党也好不到哪去,台湾经济止步不前,20年下来人均收入也没多少进步。所以弄出了离奇的低收入和低物价。可以这么说,20多年的政治折腾,让台湾成为唯一一个低收入的“发达”经济体。低收入是眼见的,低物价导致的高调整倍数,乘出来高达5.3万美元的PPP人均GDP,就需要洛杉矶房东这样的人来发掘其伟大意义了。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台湾的人均汇率GDP也停滞,那PPP人均GDP也不会高。那台湾的汇率GDP是怎么回事?和人均收入的低增长不同,台湾的GDP增长率数字还行,在发达经济体里算是过得去的。

1999年,台湾人均GDP是13768美元。2018年,25008美元,19年增长了82%,年均增长率3.2%。这个和中国大陆,以及发展中国家比要差很多,但是在发达经济体里算正常偏高的水平。美国人均GDP从1999年的34513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62606美元,正好也是19年增长了82%,而美国比欧洲不少国家增长要好不少。

所以,台湾是人均GDP增长还可以,人均收入增长不行。收入不行,就低物价。低物价就有高的PPP调整倍数,就搞出了高的离谱的“5.3万美元”PPP人均GDP。这个数值,以及15的高排名,不是台湾的真实经济水平,比德国、日本还高,直觉就不太合理。但是要搞明白,也并不很容易。幸好我作为洛杉矶房东的老朋友,还是能解释清楚。

有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台湾人均汇率GDP增长还可以?一是新台币的汇率基本稳定,对美元长期就是33左右。二是台湾“主计处”报出来的GDP,它就是在那增长。年年常见剧情就是,算出来的实际GDP增长率高于人均收入一两个百分点。长年累月下来,再除以基本稳定的汇率,就是这个效果了。

为什么台湾统计出来的GDP在那增长,这个原因就有点复杂了。它相当于是说,台湾的经济活动在增加,推动经济活动需要人做事,需要给人发钱。台湾人收到的钱增加不多,但是台湾经济活动却增加了更多。这个原因是,台湾的经济活动,有不少和台湾人关系没那么直接。

比如台湾公司到海外接单,到大陆生产出货,代工是台湾最常见的贸易模式,增长是相当可观的。这些活动算是啥?这就有些说不清楚了。可以把一些经济活动创造的增加值放进台湾的GDP里面,但是做事发的钱,却发给了在大陆工作的员工,就算是台湾员工,也大批在大陆生活。

台湾也缺少国际知名的品牌,手机品牌不行了,汽车品牌没有。如果有品牌,就算跑到大陆制造卖到全球,利润放在台湾也是不错的。一些美国公司就是这样,在中国生产,卖回美国卖到全球,创造了很多GDP和渠道收入。台湾只靠代工,对本地人收入提升有限。

总体来说,台湾因为政治纷争,经济发展找不到方向,人均收入增长低迷。不高的收入,让台湾的物价仅相当于大陆一线城市,这种独特的状态,让台湾的PPP调整倍数高得不正常。又因为独特的代工经济模式和统计处理,台湾的汇率GDP维持了基本的增长。两者结合,搞出了5.3万美元的离奇PPP人均GDP,超过了一些老牌发达国家。这不是台湾的成绩,反而说明台湾经济扭曲地发展,长期积累下来出了问题。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