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在电视剧这件事情上,我们卖不过韩国

以前中国电视剧是“送出去”的,现在终于“卖出去”了。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压在身上的两块“石头”依然很重。

从“送出去”到“卖出去”

6月13日,在“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分论坛上,华策集团副总裁傅斌星说,去年他们参加戛纳电视节,国产剧出口海外卖了1.3亿。

而十几年前,这个数字是0。

500

华策集团副总裁、华策影业董事长傅斌星

湖南卫视台长吕焕斌在今年的白玉兰台长论坛上表示,我们中国电视剧以往是送出去的,现在要卖出去。

现在,我们卖出去的电视剧比想象的更多样化。

以前古装剧是出口主力,但现在《白夜追凶》卖到了南非,《北京女子图鉴》卖到了马来西亚,《生活启示录》卖到了蒙古,类型剧和都市剧打开了新的天地。

500

甚至偶尔,连观众群也有突破。

傅斌星说,几年前一部低成本投资的网剧在一个提供亚洲电视节目的平台DRAMA FEAVER上,一周的点击率超过了很多韩剧。70%以上的用户是非亚裔用户。而他们喜爱的原因是,东方纯爱的表达方式。

这为什么会让人惊喜?

因为这部剧让迄今为止依旧压在国产剧上的两块“大石头”看到了动摇的可能。

我们卖不过韩国

一块“石头”是观众。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说,“中国国产内容出海首先还是更多地给华侨来看。”如何让当地观众来看这是一个问题。

500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

怎么解决?给他们好电视剧?

没那么简单。

因为“我们认为他们会喜欢的题材,其实他们并不喜欢。”

这句话是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鸿亮说的,他曾经带着所有正午阳光的项目去敲“六大”的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即索尼影业、福克斯、迪斯尼、华纳、派拉蒙和环球。),在《琅琊榜》、《欢乐颂》、《鬼吹灯》等一众电视剧面前,对方唯一稍微感兴趣的是《鬼吹灯》。不过,最后的答案依旧是“No”。

500

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制片人侯鸿亮

如果这块“石头”可以靠着发掘更多新题材还能看到搬开来的希望,另一块“石头”则重得多。

这块“石头”就是韩剧。

马筱楠说,一部剧不是说它特别成功,它就能拿到一个很高的价格,很好的市场反馈。“可能在全球的买家来看,它还是一个中国国产剧的代表,它还有一定的价格阶梯。”

在国产剧之上的是韩剧。

500

白玉兰电视节韩国展区

据现代快报报道,《琅琊榜》、《武媚娘传奇》的海外售价卖到过几万美金一集。在这个“天价”之外,中国国产剧最便宜的只卖几百元一集。

而《太阳的后裔》每集的版权费用高达23万美元。

500

难道真是因为国产剧质量比不上韩剧?

并不。


侯鸿亮说:“《琅琊榜》、《欢乐颂》在海外的视频平台播出非常好,大概多少个亿的点击,我就给海外的同行分享。他们说,我们都不会找人买的。他要来买的话,他要花更多的钱来买,他对我们真是一个定价。我们现在没有超过韩国。”

我们不信任你

为什么国产剧的海外售价就是上不去?

原因之一,盗版。

傅斌星说:“因为在美国大量的中国内容被盗版。当很多用户他们免费看,他们盗版看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不会付费看。”

而韩国在世界上对于盗版韩语内容的处理上是“特别一致”的,“但是我们更多同行的关注点还是放在了本土市场上。”

原因之二,对于中国影视工业体系的不信任。

华策曾经将三体的策划拿给Netflix的高层看过,对方非常感兴趣。很多顶级制片人都觉得这是一部伟大的,也可以被“世界化”的小说。但是“他们不相信中国的工业体系能造出好的,一部具备国际标准的作品,因为科幻这类题材、选题本身就是我们制作的短板。”

这种不信任同样深植于部分国内观众心中,因为傅斌星话音未落之时,身后的某位女观众也脱口而出:“中国人自己也不相信。”

搞个合拍片十年都不止

有差距可以,那我们拜师学艺?

学习的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

比如做中美合拍片。

大家一起排片赚钱还能学习一下对方的长处,听起来是门好生意,但做起来是这样的。

既然你的目标受众包括美国市场,那你先把中国小说翻译成英文投入国外出版市场。看英文版的小说能不能火?

火了,行,那下一步,来做动画片。

做完动画片,再来谈拍片。

柠萌影业总裁苏晓感叹这一套做下来,“十年都不止啊,又打退堂鼓了。”

大项目不行,我们就做小项目。

大家你50%,我50%,拿出钱来,有什么事情一起说了算。

看起来很公平吧?

实际操作起来是最难的。

“中美整体创作的理念和方法差异还是非常地大。同时兼顾两个市场还是非常难的。”苏晓直言。

500

柠萌影业创始人、总裁苏晓

不急着赚钱

那路是走死了么?

不,我们还有路可走。

侯鸿亮说,我们要慢慢来。

“原来的时候,我们经常去买韩国的版权到中国来翻拍。你中国的IP在世界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后来《伪装者》和《琅琊榜》之后,韩国就去找我,我能不能在韩国翻拍?虽然这个生意没谈成,但是我觉得特骄傲。”

从文化背景更相近的亚洲入手,我们可以“农村包围城市”。“慢慢地让他们对你的文化有需求了。再从世界慢慢地去包围。”

苏晓也表示:“走出去,我不急着赚钱,作品能够输出海外,尤其是海外主流人群这是我的第一诉求。”

培养好了观众,价格的“天花板”还愁不能突破?

拜师学艺很困难,我们不如自己先做好。

侯鸿亮说:“其实一定不要认为完全崇尚国外的一些大公司的那种制作标准。我说一个很冒昧的话,我觉得国外的整个影视行业的思维僵化,非常非常严重。它真的不如国内的影视行业更有活力,更有想法。但是,我们问题当然也很显著。我们大家都是希望未来能不能达成一个合作,这个路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急,我们慢慢来。

【本文版权属于风闻原作者张雅琦,欢迎转发,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