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困兽犹斗(明初系列之三十六)

     平江城下,尸首满地,有张士诚军的也有徐达军的,尽管守军的形势及其恶化,但是平江城依然坚不可摧。至正二十七年正月,松江府及嘉定、太仓二州,昆山、崇明等府县都已经归降西吴,尤剩下平江一座孤城屹立不倒。二月,朱元璋写信给张士诚,劝张士诚投降,效仿汉之窦融,宋之钱俶。但是张士诚就是不肯,按照他的性格,那投降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能勉强守守城维持生活的样子。当年脱脱百万大军高邮城下他都没有降,现在贵为吴王更不可能投降,所以只有勉强死守才能维持的了生活的样子。而徐达这边他现在可以说是军方一把手,最精锐的军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他处事也越来越小心,自从朱元璋登基吴王之后,徐达领兵在外可以说处处都要像朱元璋汇报,让他做决定。朱元璋起初也不在意,而这次讨伐张士诚开始,徐达的汇报请示什么的愈发的频繁,朱元璋虽然每次也都没做什么具体的指导操作,时间长了自然也知道徐达在想什么,所以当二月徐达再次遣人回去汇报工作询问指导意见的时候,朱元璋直接让人带话给徐达道:“古者帝王之兴,必有命世之士以爲辅佐,成周伐罪,鹰扬奋兴,炎汉仗义,群策毕举,所以克集大勋肇基隆祚者也,将军自昔相从,忠义出乎天性,然且沉毅有谋,端重有武,故能遏绝乱略,消弭群慝,建无前之功,虽古豪杰之士不能过也。今克期来所请事,悉欲禀命而行,此贤臣事君之道,吾甚嘉之。但所请事多,可便宜行者,而识虑周详不肯造次有违诚社稷之庆邦家之福。然将在外君不御乃古道也自后军中缓急将军从宜行之。”意思就是将军事事都禀报,我很感动,但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放心大胆的去做吧,你办事我放心。

500

     打发完徐达的使者,朱元璋这边就开始下旨实行文武科取士,这个动作可以说是隋唐开始历代封建王朝的标配,除了元朝这个奇葩很多时候为了压制汉人的势力干脆不搞科举,全靠蒙古色目贵族出仕。元朝总共只搞了十六次科举考试,其中十次是在元顺帝在位时期。而朱元璋现在开始搞文武科取士标志着自己也开始设立自己的官员储备选拔体制。但是有一点要着重介绍的就是文武两科的取士重点,并不是我们电视剧里看的文科考八股文,武举考武功就完了。对于这两科早期的应试重点,《明太祖实录》中有重点的介绍,文科以“其应文举者,察其言行,以观其德,考之经术以观其业,试之书算骑射以观其能策,以经史时务以观其政事。”为重点。经史子集,骑射术算样样都要考,可以说难度很大。而武科“应武举者,先之以谋略,次之以武艺,俱求实效不尚虚文。”的重点是以谋略为主,武艺为次。对于参加文武科的整体要求则是“然此二者,必三年有成,有司预为劝谕民间秀士及智勇之人,以时勉学俟,开举之岁充贡京师其科目等第各有出身”也就是说必须学有所成三年及其以上,然后由地方发现推举,到了科举举办的时候再统一选送到进城来进行考试选拔。此次文武科的制度颁布,算是明朝对于科举制度应用的一个雏形。

500

     应天府对于新创之朝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然而有些人却等不到这一天,比如秦从龙还有俞通海,作为巢湖系仅剩的大佬,在鄱阳湖血战中立下汗马功劳,救朱元璋于危难之中,却始终也逃不过命运的惩罚。继俞通海的父亲俞廷玉被赵普胜斩杀之后,俞通海似乎也有着要战死沙场的宿命。至正二十六年年底的时候,俞通海遵徐达的将令,领兵前往平江参与围城,一路上闻其大名追随入伍者有数千人之多,结果队伍走到桃花坞的时候中了张士诚军的埋伏,本来这个埋伏的规模也不是很大,但是很不幸的是一只流矢不偏不倚的射中了俞通海,而且中箭的创处越来越严重,被迫只得返回应天府修养,等俞通海回到应天府,朱元璋亲自来俞通海的家里看他,问俞通海道:“平章知予来问疾乎?”结果是俞通海已经病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朱元璋见状只得哭着走出房间。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朱元璋流着泪离开了俞通海的府邸,没过多久俞通海就去世了。朱元璋赠其光禄大夫追封豫国公,由于他没有儿子,其爵位便由其弟俞通源继承。虽然俞家作为巢湖系头马,但在俞通海之后基本也淡出了明朝的政治舞台,但是朱元璋至始至终没有忘记他们,整个洪武朝朱元璋对于俞家的封赏达到54次,毕竟没有俞通玉父子,朱元璋就过不了江,更遑论后面的春秋霸业了。

     至正二十七年六月初四,张士诚被围困的受不了了,想要突围决战,登城观察徐达这边的军阵,发现阊门汤和这边的军阵有利可图。便遣徐义潘元绍悄悄从西门出去,绕到阊门攻势威猛,同徐达这边的神武卫指挥使杨国兴大战一场,杨国兴不敌,中流矢而死。这两人赢了一阵之后膨胀的想要冲击常遇春的军营,常遇春发现了他们的意图之后便分兵北濠以截断其后继的援兵,然后自己领兵与徐义潘元绍二人正面决战,双方打了很久都没有分出胜负,张士诚见状又派遣千余援兵出击援助二人,同时自己亲自出兵山塘为援,山塘的路非常狭窄,又堵塞不可通过,你说张士诚这水平,亲自带兵出击援助,却选了这么一条不能走的路。见到张士诚军被堵在了山塘,常遇春大笑,抚着军中副将王弼的背说道:“军中皆称尔为猛将,能为我取此乎?”王弼答应道:“诺”。随即上马,手持双刀冲向张士诚军。王弼冲入张士诚军中一阵砍杀,杀的张士诚军步步后撤,常遇春率领主力在后面看到张士诚军队开始撤退便率主力压了上来,张士诚军看到常遇春主力压了上来,掉头就跑,很多人都淹死在了沙盆潭。此战中,张士诚军中有一名外号叫做十条龙的猛将,当日也被击败淹死在万里桥下。张士诚慌不择路的逃回平江城,路上自己的战马掉到水里了他都来不及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