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中盘绞杀(上)(明初系列之三十二)

      至正二十六年七月,朱元璋在应天召开了对张第二阶段作战的军事会议,这次作战会议的规格之高实属罕见,大都督府和中书省在京府臣全部都来了,作为在场官职最大的右丞相李善长率先发言:“张氏宜讨久矣,然以臣愚观之,其势虽屡屈,而兵力未衰,土沃民富,又多储积恐难猝拔,宜视隙而动。”这话说完其实朱元璋是不认同的,他认为张士诚“昏淫益甚,生觉不已,今不除之,终为后患,且彼疆域日蹙,长淮东北之地皆为吾有,吾以胜师临之,何忧不拔,况彼败形已露,何待观隙。”李善长吃了瘪自然也就唯唯诺诺不好再做声,毕竟自己猜错了朱元璋的想法,这时候徐达发言了,徐达道:“张氏骄横,暴殄奢侈,此天亡之時也,其所任骄将如李伯升,呂珍之徒,皆龌蹉不足,数徒擁兵众,为富贵之娱耳,其居中用事者,黄蔡叶三参军辈,迂阔书生,不知大计,臣奉主上威德,率精锐之师,声罪致讨,三吴可计日而定。”此言一出,朱元璋大悦,徐达这番话就对了朱元璋的路子,很高兴的对徐达说道:“诸人局于所见,独尔合吾意,事必济矣,于是命诸將检阅士卒,择日启行。”

500

      至正二十六年八月三日,朱元璋在应天祭大江之神,先是吹一波自己的功绩,然后例数张士诚逆天而行,自己是替天行道。命徐达为大将军,常遇春副之,率兵二十万讨伐张士诚。这架势朱元璋还是很给张士诚面子的,要知道血战陈友谅和北伐大都,兵力也就徐达常遇春这二十万人,张士诚的待遇同另外两次相同。同时嘱咐徐达兵临城下之时大军不要过多的杀掠,焚庐扰民,张士诚母亲的墓就在平江城外,你们千万不要毁坏。这份谕旨抄写多份,军中每位将领都发了一份,违者军法从事。大军快要出发,朱元璋前来送行的时候,朱元璋又问你们准备先打何处。常遇春有仗打就高兴,很兴奋的说道:“逐枭者必覆其巢,去鼠者必熏其穴,此行当直捣姑苏,姑苏既破,其馀诸郡可不劳而下矣。”这时候朱元璋听完常遇春的对策,又要开始秀他的操作,对曰:“不然,士诚起盐贩,与张天骐潘原明等皆强梗之徒相爲手足,士诚苟至穷蹙,天骐辈惧俱毙,必幷力救之,今不先分其势,而遂攻姑苏,若天骐出湖州,原明出杭州,援兵四合,难以取胜,莫若出兵先攻湖州,使其疲于奔命,羽翼既披,然后移兵姑苏取之必矣。”常遇春见状还想再争一争,真是个急性子,但是朱元璋恰恰就喜欢这种直性子,一点没有怪罪常遇春的意思,又说道:“攻湖州失利,吾自任之,若先攻姑苏而失利,吾不汝贷也”此话一出,常遇春就不敢说话了。然后朱元璋屏退左右悄悄对徐达常遇春说:“吾欲遣熊天瑞从行,俾爲吾反间也,天瑞之降非其本意,心常怏怏,适来之谋戒诸将勿令天瑞知之,但云直捣姑苏,天瑞知之必叛从张氏,以输此言,如此则堕吾计矣。”这个熊天瑞是陈友谅手下大将,巅峰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司徒、平章军国重事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当初坐看陈友谅败亡而不援救,又想南侵广东被何真击退,后来在常遇春的攻势下被迫投降,而朱元璋观其之前的一些行为判定他不是真心归降,而且后来他果然叛投张士诚。

500

      八月四日,徐达等率军出发,十二日抵达太湖,二十号同张士诚军相遇于港口,常遇春击败之,擒其将尹义陈旺,兵抵太湖洞庭山。另外两路偏师,李文忠攻杭州,华云龙攻嘉兴,牵制张士诚的回援兵力。二十四日攻至湖州之昆山,又生擒张士诚部将石清,汪海。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在太湖上驻军,闻听徐达到了昆山,望风而逃。就在一切顺风顺水,湖州弹指可下的时候,熊天瑞果然如同朱元璋判断的那样,投降张士诚了。不过由于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负面影响。八月二十五日,徐达军至湖州三里桥,湖州守将张天骐分三路拒敌,声势浩大。参政黄宝领南路,院判陶子实领中路,张天骐亲领北路,同佥唐杰为后援。徐达也想应战,可是有人说今天这个日子不适合接战,不吉利,我们还是等等吧。此言一出倒是把常遇春给惹恼了。常遇春大怒道:“两军相当,不战何待。”徐达拗不过他,就下令常遇春攻黄宝,王弼攻张天骐,自己则在中路攻陶子实。徐达这边派遣猛将王国宝率领长枪军直挺挺的冲到城下堵住了守军。而南路的黄宝很不幸碰到的是暴脾气常遇春,被常遇春一通暴打,被迫退回到城外,结果发现入城的吊桥怎么莫名其妙的断了,进不了城,黄宝被迫只能在城外死战,最终被常遇春生擒。另外两路张天骐和陶子实见这种情况都收兵回城,不敢应战,但是却知道向张士诚求援。湖州作为张士诚的重镇,不能不救呀,但是此时的张士诚手上能战之将真的太少了,数来数去就一个李伯升,于是便派李伯升从荻港潜入湖州城同张天骐一起据守。徐达见此情形,强攻上网太大肯定不现实,只有先把四门围起来慢慢磨。把湖州围起来之后,派遣之前的猛将王国宝攻打南门,湖州这边同佥余德全院判张德义陶子实出战都被王国宝击败。围城的这段时间,张士诚也没闲着,到处调集援兵准备进行二次增援,调平章朱暹,王晟,同佥戴茂,吕珍,院判李茂及其第五子号五太子者率兵六万号称三十万,来援湖州。注意这个五太子只是张士诚的养子,本姓梁,并不是张士诚的亲儿子。元军屯驻在城东旧馆,筑起五座营寨防守。徐达常遇春和汤和为了防止援兵同城内守军会和,分兵于东阡镇南姑嫂桥处连筑十道军墙防守,以绝城中外援。张士诚的女婿潘元绍此时也驻扎在乌镇之东声援吕珍,徐达遣人夜袭潘元绍,大败之。这样就绝了吕珍的粮道。张士诚一看完了,这样下去所有的主力都要砸在湖州了。必须要亲自出马了,于是便亲率大军来援,徐达领兵同张士诚战于卓林,大败张士诚,俘虏甲士三千余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