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用最简单的大白话来说说葡萄酒吧!

这篇是之前给我一位长辈写的,求的是通俗易懂,因此打了许多比方。

肯定不太严谨,大概讲个意思罢了。

如果您对葡萄酒不太懂,觉得很神秘,可以看看。

如果本身是葡萄酒达人,那就免啦。

葡萄酒是葡萄酿的——这当然是废话。

红葡萄酒的颜色,主要来自浸泡的葡萄皮——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剥了皮吃过葡萄的诸位都知道,葡萄肉汁本身,没那么华丽的颜色。

葡萄皮(种子和梗)里,有个玩意叫单宁,很

酿红葡萄酒时,果皮浸泡着,这涩味就融到酒里了。

所以红酒,一般来说,比白(葡萄)酒要涩。

哪位会问了:神经病哦,专门喝涩的?那我还不如吃冻柿子呢……

这涩味有一大堆用途,太复杂了不多说。

比较重要的一个是抗氧化。

涩味越重,往往越能保证这酒藏得出风味来。

一般不涩的酒,酿出来一两年就很好喝,再摆个几年就不好喝了,而且比较清汤寡水,味道淡,喝了就喝了。

涩一点的酒,酿出来相对比较好放,而且味道越来越深,花样越来越多。

科比·布莱恩特2013年跟自己起过个意大利语绰号,Vino。这词就是法语的vin,是英语的wine。很好认吧?

他就是指望自己越老越陈,味道越厚。

许多看着莫测高深的品酒家,会喝一杯酒,摇头晃脑,说“这个酒很有潜力”、“这个酒结构感很强”,别看表情很享受,当时基本都是一嘴酸涩,靠着这个深度在猜测呢——就跟我们看一个球员天赋挺好,但动作粗糙,很辣眼;听一个人唱歌,嗓门很好,但技巧很糙似的。

酿酒,分不同的葡萄。

法国的波尔多,最有名的三种葡萄,一是Cabernet Sauvignon,一是Cabernet Franc,一是Merlot。

您觉得拼写太复杂啦?我也觉得!

那我简称这三种是黑咖啡、热巧克力和牛奶吧?

许多波尔多葡萄酒,都是这三种混一起来的。

波尔多右岸,小酒农居多,酿了酒马上要喝。那当然要顺口的咯?所以就是牛奶相对放得多。不苦,好喝,柔顺;如果嫌味道淡,多加点热巧克力吧!

波尔多左岸,著名的五大酒庄都在那里。财大气粗,酿了酒就准备藏个几十年的。所以就是黑咖啡居多。

当时你喝一口,苦得舌头不能要了;但放时间长了,就奇货可居,很香浓了。

传说中的拉菲,也算五大之一。所以老梗会拿82年的拉菲炫富。当然五大里其实风格也能细分,有的浓厚得沉甸甸的(我在2007年的木桐十岁时喝过一次),有的比较柔(玛尔戈)。

美国加州、澳大利亚许多酒也是这么兑的。老派欧洲人会觉得加州的比较甜腻,不够硬核。当然那是各人爱好了。

500

法国还有个地方叫勃艮第。酒卖得也很贵。

那里的做派是:不兑。

不像波尔多这样咖啡牛奶热巧克力,兑出一个完美比例来。

我们地里长的是梨子味的葡萄,好,出来就是梨子汁。我们地里长的是苹果味的葡萄,好,出来就是苹果汁。

哪位会问了:有桃子味的葡萄么?有的,那种葡萄,德国长得很好,这个后话。

勃艮第用来酿红葡萄酒基本是Pinot Noir,香槟酒必不可少的一样。

用来酿白葡萄有名的是Chardonnay,您如果觉得麻烦,就记住:是柠檬柚子汁味的。这一款,许多地方用来搭配海鲜吃。

好,说到搭配食物了。

我知道,我知道,许多人看着别人点菜,配菜还要搭配什么葡萄酒,觉得很矫情。

其实我开始也这么觉得。

我们江南人,盐煮笋、茴香豆、豆腐干、青鱼干、肴肉切片、鹅掌、鸭舌、螺蛳、爆鳝,配啤酒和白酒,好像都行。花生米就酒,越喝越没够。白酒配爆肚、涮羊肉,都挺好。

怎么就你们喝葡萄酒的,那么作呢?还吃不吃饭啦??

是这样哈:

一般比如啤酒配香肠、麻婆豆腐配米饭,都是一口味道重、一口味道爽。浓艳到清冽,讲究个循环往复,浓淡相间。

但法国人给葡萄酒配菜呢,往往不是为了洗嘴。还有类似于酱料的添味调味作用——这是葡萄酒配菜与其他酒配菜,很大的不同点。

如果搞抒情一点,比如我以前写专栏就是:

勃艮第的黑皮诺以轻柔见长,所以适合搭配各色蘑菇这类有地方风味的清鲜菜;霞多内有优雅的酸味,所以适合搭配酱汁鲜美的鱼与虾;好香槟偶或有坚果味,也适合搭配咸脆的小食;波尔多左岸的卡本内苏维农该搭配多汁的红肉,丰饶的奶酪制品该搭酸甜的桃红酒。阿根廷的马尔贝克搭配甜辣的烧烤,再辣一点的食物就得搭配西拉。东南亚系列的甜辣,适合配桃子口味的雷司令。

——其实也可以这么理解:

这些酒是菜的第二酱汁。

红酒配红肉,白酒配白鱼,您不妨就这么理解:

红酒就当做蘸酱,白酒当是配汤,搭配起来咂摸滋味用的,而不是“吃完一口肉,喝口什么洗洗嘴”。

所以呢,点菜配酒时认认真真的人中,固然不少是附庸风雅,但也有可能是真吃货,在给自己认真配酱汁呢!

——就像我们自己吃火锅前,都想自己调配好香油蒜泥似的。

500

最后啊,喝葡萄酒呢,可以放松一点。

觉得喝不下葡萄酒,也没关系。

古希腊人喝葡萄酒是会兑水的,当饮料喝。

觉得涩,没关系,喝点甜的酒呗。

一般来说,越接近赤道的葡萄酒越甜,同样一种葡萄,往南种,就能种出热带水果味道来。

还有各种非常规酿法出来的甜酒:葡萄牙有波特酒,西班牙有雪莉酒,齁甜。C罗的故乡还有马德拉葡萄酒,当地人自己配齁甜的马德拉蛋糕吃——就在马德拉的植物园,你不爱吃,他们还硬塞给你。

500

我们江南人,冬天会把黄酒加热一下,加点姜丝,喝得一脸红。搭配吃点肚丝肴肉。

其实法国人也这样:到冬天,葡萄酒里加点姜糖,红热热的一杯。搭配吃点奶酪炖土豆配咸肉。

香槟酒配麻婆豆腐,波尔多红酒配红烧羊腩,甜白葡萄酒配炒肝,干白葡萄酒配臭豆腐——只要自己高兴,怎么都行。

您如果觉得最后这两组,很诡异,嗯:

Jurancon产区的白葡萄酒,自己就吹嘘天然适合配鹅肝吃呢。

勃艮第地区的奶酪配桃子酱加我刚才说的那个柠檬柚子汁葡萄酒,也是当地土著搭配。

重要的是喝得开心。别被各色摆谱给吓到啦!

如果搞得战战兢兢“妈呀喝酒可是很庄重的,错了一点会惹人笑话”,酒都会不好喝了呢!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