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狗肉销量世界第一的韩国,全面禁止吃狗肉,原因竟是.市长被流浪狗电影感动哭了?

500

韩国首尔禁吃狗肉,竟是因为一部流浪狗电影?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10月末的韩国已有几分凉意,相比于中国绝大多数地区,整体纬度更高的韩国比我们更早步入冬季。在过去,此时的韩国大街小巷餐馆中,少不了热气腾腾的狗肉汤的身影。

500

▲韩国街头的狗肉店与狗肉菜肴

韩国是一个非常喜欢吃狗肉的国家,长期狗肉消费量世界第一。对韩国很多老一辈人来说,狗肉已经是再常见不过的滋补御寒食材,而狗肉店铺在韩国各大都市中,也是再常见不过的民俗饭馆了。

然而,这样的景象在未来可能会在韩国彻底绝迹。就在10月24日,韩国首尔市政府宣布,最后一家狗肉屠宰场将在10月底停止营业。首尔的狗肉店也很快将成为历史。

500

▲韩国某地的狗肉屠宰场

而本次禁止狗肉的原因同样令人难以捉摸:据首尔市长自己的解释,下令禁止吃狗肉的原因是他在今年年初观看了一部名为《Underdog》的讲述流浪狗故事的电影,市长被影片感动落泪,“幡然醒悟”后便做出了如此决定….

500

▲搞笑的是,令首尔市长潸然泪下的狗狗电影

在网站上的评分很低....

以这样荒唐的理由颁布对狗肉的一纸禁令,让很多吃瓜群众感到惊讶。

在朝鲜半岛,民间吃狗肉传统历史悠久,吃狗肉有着大量忠实拥趸。作为长期稳居狗肉消费量世界第一的国家,政府为何要冒着违背民意的风险,多次禁吃狗肉呢?

500▲韩国其他地区过去也发生多次禁止狗肉的立法斗争

即便是立法成功,在民间推行的阻力依然很大

与韩国众多风俗传统一样,吃狗肉同样来自中国,后在朝鲜半岛“发扬光大”。在中国,吃狗肉在过去长达上千年的历史中风行全国,不但平民百姓会吃狗,狗肉还登上大雅之堂,甚至被视为宫廷珍品,是用作祭祀、贺礼之选。

三千多年前的商朝,狗肉就是祭祀的必需品,当时宫廷里更设置了负责养狗的专门职位,(《周礼》的《秋官》中曾记载这个名为“犬人”的职位)。此后周、春秋战国及秦、汉诸朝,无论是在高堂中的祭祀,还是乡里间的宴请,狗肉始终占有一席之地。

500

▲西汉猛将樊哙早年就是卖狗肉的屠户

因为刘邦常去他的店吃狗肉却拖欠饭钱

因此两人成了老熟人

狗肉逐渐融入儒家文化成为中国饮食传统的一部分,在旺盛需求的影响下,在很长时期内,中国市井间的屠夫大多都是干着“屠狗”的营生,其中不乏有聂政、朱亥这样的战国刺客,或是樊哙这样的开国名将,甚至明代诗人还曾写下“仗义每多屠狗辈”的名句。

作为深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的朝鲜半岛,自然也接受了来自宗主国的食狗肉传统,自朝鲜半岛三国时代起,民间就开始食用狗肉。中国部分地区有着“伏天吃伏狗”说法,而韩国人同样认为三伏天吃狗肉汤可以补身子,类似民间风俗与传统有很多共通之处。

500

▲狗肉汤是韩国主流的狗肉烹饪形式

朝鲜半岛相较于中国纬度偏高、气候较寒冷,地形多山地少平原,农业不甚发达。食物品类与中国相比并不丰富,在肉类食物上情况更为严重,为补充营养、抵御严寒,用狗肉弥补其他畜类的空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此韩国吃狗肉传统比发源地中国更为普及、根基更深厚。

据统计,韩国全国有6000余家供应狗肉的餐馆、1.7万个售卖狗肉的肉类市场,年产值约为20亿美元,每年吃掉的狗有200余万只(超过10万吨),另有9.4万吨狗肉被做成各种保健品。甚至20%狗肉还要从中国进口。

500

▲韩国人吃狗肉的照片

虽然近几年受西方文化、动保组织等因素影响,狗肉行业风光不再,但仍是世界第二大狗肉消费国(2016年之前韩国为世界第一,后被越南超越)。

500

▲越南近年的狗肉消费量可谓是异军突起

众所周知,由于众多历史、政治等原因,韩国是一个民族自尊心极为强烈的国度,韩国对自己在的国际形象、民族文化亦颇为在意,近年来通过本土文化申遗、国际宣传、打造流行文化等方式,千方百计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与国民自豪感。

500

▲韩剧、韩流、韩服都是令韩国人深感自豪的文化元素

不过在同样历史悠久的吃狗风俗上,韩国从上到下大多讳莫如深,官方也一改鼓励支持的态度,在韩国建国后的半个多世纪时间里,多次尝试限制甚至彻底禁止全国的狗肉消费,最近一个月时间里首尔全市对狗肉餐馆的关停行动,不过是韩国上下与这一饮食文化对抗多年的缩影。

500

▲韩国动物保护支持者抗议吃狗肉

早在1945年,韩国刚摆脱日本殖民统治获得独立,首任总统李承晚就禁止吃狗肉未果。

80年代韩国两任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先后通过颁布法律、政令的形式试图封杀狗肉,而民间餐馆则偷偷将狗肉汤改名为“补心汤”、“补身汤”或“补养汤”,用改名战术将吃狗肉“复活”,韩国政府也很是无奈,几次禁止都是不了了之。

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韩国政府又试图禁吃狗肉,不过多年的“斗争”似乎让官方认识到,这一习俗无法用强力手段根除,只能用怀柔手段“循循诱导”——据报道,韩国江原道地方政府对奥运会期间更换狗肉菜品的狗肉馆给予2000万元韩币(约11.6万元人民币)的补助(但平昌郡仅有一家餐厅申请并得到了补助);

500

▲店名改为“补养汤”的韩国狗肉餐馆

如果把招牌上的“狗肉”改为“营养汤”“补养汤”等其他名字的话,最多可获得1000万韩元(约合5.8万人民币)的补助,据称有12家餐厅提出了申请。但韩国政府并没有明令禁止在冬奥会期间禁止售卖狗肉。

500

▲韩国餐馆内更改后的菜单

换句话说,韩国官方也认可了这种改名避讳的行为,很多网友笑称韩国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挂羊头卖狗肉”(狗肉改名“补养汤”中的“养”字在韩文中与“羊”同形)。

为何韩国对吃狗肉的态度与对其他传统文化的态度截然相反?本质上来说,禁吃狗肉与申遗、韩流一样,都是韩国提升自己国际形象、增强国际影响力的手段,然而两者的境遇形成强烈反差的根本原因在于,吃狗肉被国际“主流”社会视为“糟粕”,韩国只能对这一流传千年的风俗“痛下杀手”以“取悦”“主流”。

500

▲韩国总统文在寅曾收养一只流浪狗并带着它在媒体前亮相

此举也被认为是在释放对狗肉问题的信号

而所谓的“主流”,正是宠物文化繁荣,把狗视为家庭成员的西方社会。在近现代历史中,西方一直对亚洲以中国为代表的吃狗肉传统大加批判,甚至还有不少“中国人人吃狗”的妖魔化段子,而同样有吃狗肉传统的韩国、越南、柬埔寨等亚洲文化圈内国家,自然也少不了来自西方媒体、动物保护组织的抨击批评。

500

纵览韩国官方与吃狗肉传统“斗法”的几十年历史,不难发现多数封禁行动皆是发生于韩国举办大型国际赛事、活动的前夕。

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2002年韩日世界杯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皆是如此,个中缘由也不难理解:办国际大赛令全球瞩目,西方记者、各界名流、运动员也会云集于韩国,为了不让他们“挑刺”,禁吃狗肉哪怕是短时间禁止对韩国官方来说都是极其有必要的。

500

▲美国电影明星亲赴韩国参加反对吃狗肉活动

即便如此,在韩国依然时不时发生诸如动物保护组织、名人营救待宰狗的新闻,甚至来韩国参加体育赛事的西方运动员与明星都要亲自上阵,救几只狗以表达自己的立场。

500

▲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期间

赴韩参赛的加拿大运动员就进入狗场“救”出了几只狗

相关报道一出现,韩国自然是要被各方口诛笔伐。近年来,本土动保组织也开始壮大,与狗肉从业者频繁爆发冲突,重压之下,韩国政府也只能妥协。

500

▲美国滑雪名将也在韩国冬奥会期间探访狗场

并附言:“这是我去过最伤心的地方”

然而,反观对吃狗肉大加批判的西方,却鲜有国家在官方层面明命禁止吃狗,即便在西方文化发源地欧洲,也只有奥地利、波兰两个国家命令禁止吃狗,而在瑞士、丹麦等国的部分地区,吃狗肉同样十分流行,尽管有反对声音,但他们依旧我行我素。

500

▲瑞士某地区吃狗吃猫是例行的传统

例如美国50个州中有44个州允许吃狗肉,其中堪萨斯州一个名为“Overbrook”的小镇每年都要举办狗肉节展示狗肉文化,至今已经举办了20多届。值得一提的是,小镇的吃狗肉并不是当地原生习俗,而是由一批越南移民在上世纪70年代带入该地。然而在越南移民逐渐搬离,白人成为社区人口的多数后,居民仍决定将这一传统坚持至今(哎嘛,真香!)

500

▲在美国能坚持举办20多届狗肉节,

自然要面对各方反对力量的抗议批评

然而该小镇依然我行我素,照办不误

讽刺的是,近年来热衷对吃狗肉“围追堵截”的地区,恰恰是我们东亚文化圈,不少国家/地区都已立法或命令禁止屠狗、吃狗肉的行为,还有国家/地区正在进行着禁止狗肉的推进工作。这里面包括了新加坡,菲律宾、越南以及中国的香港、台湾地区。

500

▲越南首都河内已经以“维护城市形象”为名

禁止了吃狗肉行为

无一例外,这些国家/地区要么曾经或现在受到西方经济文化影响、冲击,要么是西方国家的前殖民地,这一共有特征背后的深意,就有些微妙了。

为什么反对吃狗肉文化底蕴最深厚的西方发达国家,却几乎从未禁止民间吃狗肉,而一众发展中国家或曾经被西方殖民的亚洲国家/地区,却为了“提高国际形象”等原因三番五次的禁止民众吃狗呢?

军武菌觉得,韩国、新加坡等一众亚洲国家/地区,对吃狗肉这个从国家层面来看影响极其微小的事件的态度比原本不吃狗、反感吃狗的西方世界要更敏感、更抵触,这种怪相可以完美套用“皈依者狂热”理论来解释。

500

▲韩国一些明星也追随欧美名流,

在狗场解救待宰狗并将其收养

所谓“皈依者狂热”现象,简而言之就是当一个组织接纳新的成员后,新成员为巩固自身存在的合理性,获得老成员的身份认同与地位认可,往往有意或无意的效法组织内老成员的行为,且他们的行为会比老成员更激进、强烈。

韩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家/地区就是“皈依者狂热”的生动案例,它们在二战前都是为西方强国(日本“脱亚入欧”后也跻身西方列强行列)长期统治的殖民地,深受西方制度、文化、经济等诸多方面的渗透影响。

500

▲首尔作为韩国人口最多、现代化程度最高的

国际化都市禁吃狗肉也在意料之中

二战结束后又效法西方体制,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从广义上讲,他们自认为是西方世界的“新成员”,因此在某些问题上,势必表现会比“老成员”更为激进了。

除了“皈依者狂热”的因素,新成员在进入西方世界后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相对弱势成员无法彻底摆脱对这一强势力量的依赖,这一点同样存在于新成员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

以韩国为例,韩国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毫无疑问是西方世界的老大——美国,韩国在经贸、政治、技术甚至国防安全等领域几乎对美国形成了全方位依赖。

500

▲韩军与驻韩美军举行联合军演已是“传统项目”

所以美国要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亦或是狮子大开口向韩国索要几十亿美元的安保费用,尽管韩国国内反对声此起彼伏,最后也只能认栽。而被美国不少明星、动保组织视为眼中钉的吃狗肉,韩国自然也无法坚持己见,只能“从善如流”。

500

▲美国驻军费的开价年年涨,韩国人年年都

反对但最后该交钱还是要交

最根本的问题在于,长期的依赖不仅会让这些国家/地区将“授人以柄”,将命脉拱手相让。还会导致自身长期处于西方文化、道德等高地下的“洼地”里,

本土的各种道德、文化、风俗标准被侵蚀殆尽,话语权大大流失,西方的文明标准成为公认主流,随着西方宠物文化、基督教在韩国年轻群体中风靡,生活和意识越来越地方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吃狗肉或从未吃狗肉,支持吃狗肉的群体大多数都是中老年消费者或狗肉从业者了。

500

▲与环保组织针锋相对的韩国狗肉支持者

吃狗肉真的有错吗?客观来说,吃狗肉与养狗并不冲突,如果狗肉来源合法卫生,有人吃,旁人也无权横加指责。问题在于,现在的世界仍然是西方评判标准占上风。西方文化强势的时候吃狗就是残忍,如果印度文化强势,那西方人吃牛排就是犯罪!

归根到底,国家综合实力的强弱,才是能否保留延续自身文化传统的基石。这一点适用于一国的主权,同样适用于延续千百年,融入血脉中的文化传承。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请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军武次位面”点击关注!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