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近未来project 小说】边境城市的7月

边境城市的七月

   七月到了,现在在南半球是冬季,人们本应该窝在家里,和家人们齐聚一堂。但是在这里却不是这么回事,这里不可能出现。

  这里是边境城市,在某些人看来,这是一个不正常的地方。

    边境城市,这些位于防御防线最前端,与灰区接壤的城市。有数百数千的城市作为边境城市融入了防线,这些城市里总是生活着数以万计的人。

    这里是雇佣兵,PMC(私人军事承包商),军火商的天堂。而构成以上三种人群的主力军之一,是孢子战争中流离失所的难民们。

    例如蒂亚戈,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了。

    蒂亚戈,一名前难民,一名现役的雇佣兵。

  “这就是我的生活”,蒂亚戈总是这样子对别人说。蒂亚戈是一名前巴西某座城市的 SWAT队员,但是在孢子战争中巴西不幸亡国,蒂亚戈不得不开始亡命。

    “我曾经有个美丽的妻子与女儿。”蒂亚戈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么说,但是没有了,他不再拥有亲人了,他的妻子女儿没有从那座城市里逃出来。

    “只有杀死这些怪物我才有生活的意义”蒂亚戈在战斗中总是这么说。蒂亚戈依靠自己曾经所受的训练很快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佣兵,作为防线构成之一的边境城市,蒂亚戈在这里总是很吃香,因为边境城市需要他这种人,需要他这种有能力的雇佣兵。因为总是有各种情况成功达到边境城市附近的孢子生物,这些生物需要佣兵你去消灭。而且对付灰区各种大大小小的流寇,这些雇佣兵也是不二之选。

    蒂亚戈杀死怪物会得到金钱,金钱会保证蒂亚戈能够活下去,活下去就能够继续杀死怪物,杀死怪物就能够继续得到金钱,蒂亚戈的生活就是这样。

    许多难民逃难至此后因为生活所迫以及对孢子生物刻骨的仇恨促使他们成了这样的雇佣兵,有钱的难民则许多变成了私人军火商,靠贩卖武器赚钱,更有钱的人则看到了商机组建了各种各样的PMC,靠雇佣他们昔日的同胞赚钱,但是确实有许多PMC的建立是为了光复自己的家园,灰区内的各种复国军与这些PMC关系紧密。

    难民们诅咒着这些让他们流离失所的怪物,并且试图将自己武装到牙齿,然后投入到和怪物们的厮杀中去,生活大抵如此。

    当然他们偶尔也会去杀杀流寇赚一些外快。

    除此之外,这里还是许多想要发快财的人们聚集的地方。孢子生物的相关生生物组织总是能卖个很好的价钱,成为雇佣兵只要不死也能拿到不少的佣金,这成为了许多年轻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希望能够发大财的地方。每年总有许多在家乡失意的男人女人来到这里希望暴富衣锦还乡,这些人或许死了,或许活了下来。但是活下的人都已经适应了这里,适应了边境城市里的狂野危险与机遇,已经变得不再能够离开这里了。他们将自己的血肉融入了这里,成为了边境城市的一部分,成为了防线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更有边境城市直接自力更生,自发的开始改变。有许多非洲与南美的边境城市,整个城市经济直接来源于各种佣兵活动。政府出钱组建属于这个城市的佣兵公司,直接与世界上大型PMC洽谈合作,整个城市大部分市民直接参加佣兵活相关经济活动,整个城市与佣兵经济绑在一起。甚至一些小城市都出现了年满18岁必须参加佣兵活动的现象。这些城市被称为佣兵城市,也有的被称为战争城市,作为现实,作为防线的一部分。

    “快点走啊,今天上学有打靶的考试呢,迟到了小心教官拿鞭子抽你。”

    “我都忘了这事了,我现在战场枪械故障处理还不是很熟悉呢,打靶考试估计会有枪械故障处理,我这回完蛋了。”在边境城市的路上,一个男生苦恼的对着另一个男生说道。而另一个男生毫无波动的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把 56半,让自己的朋友在上学路上熟悉一些结构,到时候别被教官抽鞭子。他的朋友非常高兴,许愿等自己要是过了就送一颗特殊穿甲弹。

    特殊穿甲弹是能够依靠小口径击穿爬虫外壳的特殊子弹,造价相比普通子弹昂贵的多,很多佣兵迷信这种子弹会在危机关头救自己一命,于是送子弹成了这些城市里非常常见的一个送礼环节。

    “新进的这批枪械貌似不好用,那些佣兵不愿意买。”一名当地男子抽着当地的土烟,给自己的合作伙伴抱怨着。

    “已经不错了,我隔壁邻居进的那批货好像有问题,故障率特别高,上回那匹买枪的佣兵没活下来几个,活下来的人昨天绑架了他和他的家人,并且在他的眼前吊死了他的妻子和孩子,然后将它吊死在自己家门口,军警们正在追查这些人呢。”他的合作伙伴也抽着土烟,向他举起了手机,里边正是灭门惨案,商人被铁丝穿过手掌绑在了一起,然后被吊死在自己家的大门上。

    “太惨了,我要不要雇佣一个人保护一下。”这名男子吸了一口凉气。

    “没用的,干这事是佣兵的大忌,没人会保护你的。而且这也不是头例,这个月已经有三起了,现在佣兵和军火商人关系很紧张。”他的合作伙伴猛地吸了一口烟,对他摇了摇头。

    “这些军火商是把从灰区搞来的垃圾枪稍微翻新了一下弄出来卖,没办法啊。”这位合作伙伴扔掉口中的土烟尾巴,正色问道。

    “rpg这个月售价正常,107mm火箭炮倒是价格下浮了不少,你要进多少货物。我这也有最新的感应式地雷。爬虫肚子下面没有护甲,只要一发地雷甚至爬虫也得死。但是价格不会便宜,那些佣兵也不一定要。因为能跑到这里的爬虫不多,很多都是畸形的孢子生物,或者半孢子生物。不然我们怎么用普通口径枪械都能打死。要不继续买我的拉线式手榴弹,这个很便宜的,几个一捆威力也不小,那些佣兵不是最爱了吗?还又你预定的俄罗斯的德什克重机枪已经到货了,要不要去看看。”合作伙伴说了一下现在的行情,这名军火商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他们约定去餐馆继续。

    “妈妈,我想去别的城市看看,咱们什么时候能去啊。”总有小孩子天真无邪的问道。这名小孩子正坐在一堆7.62mm子弹上,正在玩弄着这些子弹,而一旁的大人则毫不在意。

    “别的地方?那里又有什么好的,快别墨迹了,帮妈妈多拿几个弹匣。”他的母亲茫然的思考了一秒钟别的地方,但是还是发现眼前的活要紧,这些子弹卖不出去哪来的饭吃呢。还不如拿几个弹匣有用。

     “帮妈妈把这些子弹装好,现在我应该去做饭了,你父亲和人谈完生意应该要来吃饭了。”母亲急急忙忙的冲向了厨房。

    五岁左右的男童只好帮助妈妈整理子弹。

    “我们活下来了!让我们一起喝酒,吃肉,泡妞!”城市里的酒馆总是这些声音。这些人有男人女人,有黄种人有白种人有黑人,有正常人残疾人。

    无一例外高声喊叫着,发泄着战场上的麻木与恐惧。让自己的脑子放空,这一刻什么都不想。依靠啤酒与肉食麻醉自己。但是这些人很多依靠上述的东西无法麻醉自己,于是他们会将手伸向医用麻醉药甚至是毒品。

    而有些人终于心理防线崩溃,就很可能变成孢子神教的教徒,去赞美不存在的孢子神,赞美他净化了人类的恶。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麻木的重复着这句话,将不知道第多少个尸体扔到卡车上,一起拉去火化。这位年轻的医生来这里不过三个月左右,从看到尸体会呕吐到胆汁外流到麻木也仅仅是三个月罢了。

    各种各样奇怪的尸体他都见过,甚至某些不幸被感染的佣兵尸体,这种尸体会被军警当场倒上汽油火化。

    而面对那些重伤员抬进来时赶到医院看望的家属,他只能重复一遍又一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然后看着家属的眼神从担忧恐惧变成绝望,再从绝望变成麻木。

    他知道的一个老爷爷三个儿子都是佣兵,也目睹着他三个儿子的接连死亡。看着他的表情一次比一次变的麻木。

    当他的最后一个儿子死去后,老人麻木的领取了死亡通知单,麻木的点了点头。然后边走边说“我也该去死了,那么死前还要抽一根吗?”“算了,太麻烦了。”正当医生从麻木中反应过来的时候,老人已经将枪口伸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砰!”

    七月份了,南半球已经是冬季了,真的冷啊,好冷啊。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