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面对步步走近的巨大颠覆性危机,苏联决心全盘按照西方的方案深化苏联央行的改革,无比虔诚地忠实照办美国金融专家小组的新自由主义指令,无视外资银行高息揽储吸引大量储户和巨额资金。任凭资本代理人的境内外舆论,大肆贬低卢布,诋毁国企,集中报道负面新闻,为公有资产的彻底贬值,低价收割做好铺垫。西方国家认可央行权威,但对待苏联的央行,却丑化为专制集权。苏联央行到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一道,已被公众舆论塑造为罪恶深渊,充满忏悔。在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善意”的指令下,苏联央行的彻底地、投降式的开放,创作了人类史上最荒唐的金融开门缉盗段子。

【本文为作者紫虬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500

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国最漂亮的反击,是华为对极限施压的应对。美国人的举国之力,被华为步步化解,美国佬的拳头,砸在包了棉花的钢板上,相比美国钦差监督国企中兴,令国人舒了一口恶气。

倘若把中美贸易比作二战德苏之战,以美方遏制中国科技的战略目标来看,美国休克中兴是苏军受挫于明斯克的话,华为破解美国举国打压,则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当然,这个战争转折点的判断,是基于有效防范了美国高官口中的中国“内部力量”,基于有效防御了对华金融进攻。

今天如何预防美国的对华金融战?唯一正确的方法,还是华为十年前的战略措施,在开放中预先做好应对极限施压(你死我活)的准备。

有人说:

【“历史上过去央行都是每个国家自己的!”】

这种观点有道理,但那只是通常情况下!——别忘了前苏联。

500

苏联是金融开放的第一个极限殷鉴,也是最惨重的一个

1990年10月1日,苏联实施沙特林计划,亦即美国新自由主义操控的500天计划。首先是允许国企全面私有化,放弃外资对银行控股权的限制,外资控股比例从49%上升到100%。对于苏联公民,则极为公平的,产权格外清晰的,每人分到一万到一万五千卢布的国企有价证券。应该说,这是自哈耶克等人布道鼓吹的所谓的公平、自由、产权清晰,尊重人性,恒产恒心……资本主义降世以来,第一次有了彻底地实现,这种新自由主义学者连篇累牍、顽固坚持的乌托邦难得有个具象化,可惜的是,这种公平自由的归零起点并不稳定,只能昙花一现,毫无生命力。这种“公平”产权最终在贫富分化、制造悲惨上创造记录,在全世界空前,也很有可能因为愚蠢的登峰造极而绝后。

在极端自由化的经商环境中,外资银行以高于30~40%的高息大肆揽储,银行雇员嘘寒问暖,端来咖啡的微笑服务,令看惯了国资银行冰冷脸色的苏联储户受宠若惊,充满着幸福幻想,他们绝不相信,在他们强大国家的“新思维”之后,等待着的将是破产的严冬。

面对步步走近的巨大颠覆性危机,苏联央行歌舞升平,决心全盘按照西方的方案深化苏联的改革,就像无比虔诚的教徒,对美国金融专家小组的新自由主义指令忠实照办,无视外资银行高息揽储吸引大量储户和巨额资金。任凭资本代理人的境内外舆论,大肆贬低卢布,诋毁国企,集中报道负面新闻,为公有资产的彻底贬值,低价收割做好铺垫。

500

西方国家认可央行权威,但对待苏联的央行,却丑化其为专制集权。苏联央行到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一道,已被公众舆论塑造为罪恶深渊,充满忏悔。在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善意”的指令下,苏联央行的彻底地、投降式的开放,创作了人类史上最荒唐的金融开门缉盗段子:

无比尊重“市场价格信号”,基本上放弃利率、汇率、黑市,外汇等一切管控手段,先是完全放开卢布美元汇率,造成卢布贬值一泄到底。然后,继续忠实听命于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实行雪上加霜的新旧卢布货币改革,进一步加剧了旧卢布的新一轮贬值。

最终,国际银行家和俄国新生金融寡头通过几年的套路操作,总体上以令人惊讶的72,800卢布:1美元的垃圾比价,总计花费不到1千万美元。(《江晓美:一个超级大国的消失 ——前苏联金融崩溃的戏剧性过程》)“市场公平”地“买”进十万亿旧卢布的前苏联国民经济,几代人的血汗付诸东流,喂饱了资本大鳄,而生活骤变令前苏联人民寿命缩短10岁,平均每年人口减少100万,全苏各地,无数家庭上演了破产哀号的悲剧,这是一个和平时期罕见的民族浩劫。

500

500天计划中的苏联央行表现,让人想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晚清庸官叶名琛。工人贵族苏共的习惯性特权专制,遇到美国垄断资本新自由主义平等自由套路时,变成无比乖顺、引颈就戮的羔羊。

这种新自由主义误导下央行卖国的历史教训,竟然被忽视了。归纳为历史上央行都爱国,在中国金融放开控股权之际,真让揪心的中国人手心捏着一把汗!

金融开放的另一极限殷鉴是中华民国

1933年,日军挟肢解中国东北之威,进攻冀东、热河,民国政府对日暗中妥协,拒绝中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主张,开始第五次围剿苏区。与此同时,民国央行实施了“废两改元”,银元本位,实行币制统一改革。形式上统一了辛亥革命以来流通的100多种碎银、铜钱、纸币、银元。

500

但是好景不长,1934年,美国为了摆脱经济危机,高价收购白银,禁止出口,大量吸走了中国白银,当年中国白银出超同比增加1750%。1935年中国黑市走私流出的白银数额更巨,导致民国财政枯竭。同年被迫实施法币改革,发行法币的三家银行可以无限制的买卖外汇,规定一法币兑换1.25英镑和0.3美元。

这种外汇本位制埋下了两个伏笔,一是任由英美控制金融,二是滥印纸币。宋子文对英美的俯首听命连蒋介石也有五十步笑百步的微词:

【“子文对财政无自立方针,始终受英人之迷惑,不能脱离其羁绊”。】

1948年流通币发行量比1937年增加了47万倍(李春燕《探源民国时期的金融改革历史》《兰合世界》2012.7.上旬)。1948年夏,蒋介石推行金圆券制,出现了领薪需要麻袋的景象。以上海米价为例,1949年元月,是1000金元一石,到了同年4月是180万元一石。

500

哈耶克是不主张央行的,其核心是市场“无形之手”。但是民国央行滥发钞票,苏联央行放纵汇率,无一不是迫于当时凋敝经济的市场需求。差异是民国为日本侵华和发动内战的战争风雨飘摇所迫,嫁祸于人民,1949年7月恢复银本位制,虽说不过是蒋家王朝的随葬品,但也算是尽了一点央行的形式,而被新自由主义迷信束缚住手脚无所作为的苏联央行,则是忠实于“无形之手”,沦为跨国垄断资本黑手的白手套,背叛民族,嫁祸于人民。

回顾苏联、民国两大殷鉴,国人至少应有三大教训:

1,居安思危,警惕苏式改革思维,警惕苏式超级大国的盲目自信,牢记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2,市场“无形之手”的双刃性,也可以是不同时期不同国度共同的迷幻药。已耍滥了的套路是:你谋求“无形之手”的红利,彼时刻谋取你的本金。

3,人民立场与资本特性的互斥性。从蒋介石到苏共权贵,由革命沦为人民敌人的过程,就是向垄断资本俯首帖耳的过程。现代跨国垄断资本来到俄中两个前农业大国,没有建立资本主义的义务,而是谋取殖民经济。无论旗号三民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在资本规律面前,很容易沦为西方垄断资本的仆人,嫁祸于人民。

2019年7月,某些人表示,人民银行若搞加密货币,应参考香港经验,也可由商业机构发钞。改开以来,通货膨胀已势若猛虎,金融“池子说”代表的畸形房地产业对国民经济的绑架尚未去势,又在宣传商业银行发钞。万变不离其宗,这次“无形之手”捎带的是央行去主权化。我们当然关注区块链的社会化大生产性,但又怎能忘记华尔街的虎视眈眈?

500

2019年9月,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发布专栏文章,称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非常正确,美国对华为的封杀更不能解除,还呼吁国会立法,限制特朗普可能会为了大选选情而将对华为的限制“交易”出去。——"我对打败中国的兴趣,胜过关心美国家利益",这是两种制度的对决,华为和华尔街的对决代表的是两个阶级的对决,是中美的举国之力对决。

习近平总书记告诫:

【“要防止有些人用他们的解释来宣扬‘新自由主义’,借机制造负面舆论。”】

当下,华为和华尔街的斗争还在继续,在更重要的金融界,人们更当警惕!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